【公钟】地狱笑话(24.2.10更新06)

野生魅魔达达利亚x地府公务员钟离(啊?

喜闻乐见的都市恋爱喜剧

♪春眠不觉晓,何不择日再飞仙♪

————————————————————

阴历七月十五,不宜出门。一个人影在深夜漆黑的乡道上独行,许久才听得他泄气般的一声长叹。

人影,或者说魔影,名叫达达利亚,方才他于一道乱石嶙峋的壕沟中苏醒,身下垫着被自己蹭花的召唤阵,满身都是人类腥热的血气。

好吧……达达利亚茫然地打了个哈欠,他是个正儿八经的恶魔,如一切恶魔故事的开头一般,时隔不知道多久,封印中的恶魔被无知的人类唤醒,恶魔将实现主人的愿望并将人间化作地狱——达达利亚推开身上压着的尸体,手臂上魔光一闪,刻下了他主人的愿望:“保佑我活着。”

主人?达达利亚环顾四周,寻找主人的视线锁在了被自己推开的尸体上。

死了。恶魔随手撕下尸体身上的布料擦身子,想到,这倒霉老登愿望没实现呢就死了。

被封印许久的躯体僵硬滞涩,兜头浇在达达利亚身上的血液渐渐冷却,达达利亚逐一活动麻木的关节,从尸体身上扒下有用的装备,混沌的大脑也尝试着思考起问题,恶魔想了半天想不明白是什么bug,只得顺着契约里残留的微量愿力感应站起来,无意识地往乡道上走。

不知走了多久,密林稍有稀疏,达达利亚抬起头,树冠间已隐约可见藏在云层后幽冷的明月,他眯起眼睛看向远处乡道上的一点白光,辨认出那是一间破旧不堪的便利店。达达利亚摇身一变,细长的瞳仁铺开变成人类的圆形,在这种时候遇到便利店,颇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感,也许还能找老板问问路。

走近去,整个便利店灯光暗淡,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死气,激得达达利亚后颈寒毛一竖,先买点什么吧,青年捻掉自己发梢上干涸的血迹,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进偏仄的货架间。在乏善可陈的商品中游移片刻,达达利亚发现了最底层货架上的半条香烟,“烛牌”,一块五,便宜得要命,青年数了数口袋里的硬币,俯身拿走了一盒。

店铺里窄小的柜台被盘得乌黑油亮,恶魔敲了半天柜面才等到店主出现,店主在幽暗的灯光下如鬼魅般可怖,她满脸怨气地瞟了瞟他手里的烛牌,缩缩脖子收走了放在柜面上的硬币。

“呃,咳咳……大姐,下山的路怎么走?”

店主犹豫了几秒,似乎是想起什么不答鬼魅语的乡村怪谈,扁着嘴比划了个顺路一直走的手势。

“哦哦,谢谢。”达达利亚牵起还带着血痂的嘴角扯出他复生后的第一个微笑,在昏白的灯光里温暖得店主一溜烟钻回了柜台下。

走出几百米路,看不见便利店的灯光后,达达利亚打个响指点燃了手里的廉价香烟。

真他妈倒霉。达达利亚吸上一口烟,含在肺里还没出气,耳畔突然响起来一个甜美的女声:“欢迎使用地府香火通讯系统,失道旷野请按1,路遭贼人请按2……转接人工服务请按5。”

达达利亚:?

这他妈什么东西,他卡在喉咙里的烟不上不下,硬是哽得他咳嗽起来。

那个公式化的女声念完这句就没声儿了,达达利亚缓过气儿来,再吸口烟压惊,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在呼出那口烟气时他突然发出声音来:“5。”

“请稍等,正在为您转接人工服务……”那甜美女声即刻接上话,随后是一阵逼真的忙音,待耳边再有动静,是变作了一个略有沙哑的低沉男声:“你好,地府香火通讯,工号1231,有什么能帮到你?”

这声音似乎是刚被唐突的电话叫醒,在寂静的夜里贴着达达利亚耳际响起来,语气平静,尾音里含着淡淡的鼻音,激得魅魔后背起了一溜儿鸡皮疙瘩。人间的烟火气顺着这声音流到达达利亚身边,他被百年的封印冰透了的身体终于缓缓回过温来。

这把嗓子真他妈好听啊,达达利亚想,要什么来什么,世间巧合不过恶魔撞鬼,这香火通讯就当他是本地特色吧。于是他沉默了几秒,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说出了自己的现状,复生后头一回说这么多话,稍微有点语无伦次。

“呃,我是个恶魔,恶魔……你应该知道恶魔吧,恶魔在这边应该不受管制的……好,事情是这样的,我刚被人类唤醒,但我的召唤者似乎是死了,呃,但是…契约书还在,就是找不到人,也就是说我契约没解,主人死翘翘了变成鬼了。这种情况应该归你们地府管吧?”

男声听他颠三倒四地说了一堆,轻轻吸了口气,简短地表达了惊讶:“竟有此事,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还有,我想问,我只是在路边买了包烟,这个香火通讯系统,是怎么回事?”

男声均匀的呼吸声停了,他似乎陷入了沉默,达达利亚等了一会儿没听见他的动静,两指间夹着的烟悠悠燃烧着,烟气笔直地飘上漆黑的夜空。

过了一会儿,那支烟已经烧了一半多,男声才回来说话,他语气还是那样公事公办的,听起来有点飘渺:“首先为你解释本通讯系统的使用方法,你应该可以注意到,方才你买烟的那间店铺,是我司在人间设置的网点之一,而这种烛牌香烟,专门用于通讯,你能巧合地将它买下,亦是我们的缘分。”

达达利亚回想起那个阴森森的店主,又看看兜里这包全货架最便宜的烟,大脑里划过一丝沉默。

“其次是你的契约,我查阅了过往资料,给你的建议是,收集身边残留的信息,尽量寻找主人生前活动线索,争取自主寻回……”男声轻轻咳了一声,“好了,还有什么问题?”

达达利亚站起来原地转了两步,远远地望过去山下灯火零星的县城。效率挺高的啊这个男人,恶魔的大脑经过快速思考,送上门的靠山不嫖白不嫖,“1231先生,我能请求你那边的帮助吧?我只是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小小恶魔,听说在这片地盘上挂掉的人全都得过你们那奈何桥,你们帮我留意一下那家伙的去向,如何?”

男声稍停了一秒,似乎是觉得这个年轻恶魔的要求太得寸进尺,但作为客服不能对客户说不,他还是应下来:“……我会尽量协助你。”

好实诚一男的,达达利亚咧开嘴笑出两颗虎牙,正要开口接点骚话,又听见耳边的声音说:“如果下次想指定我为你服务,请在扣5以后念我的工号,通话时间即将结束,祝你好运。”

明明是很正常的客服礼仪,青年却听出一股不正经的味道来,耳边开始响起通话挂断前的十秒倒数,达达利亚忽然提高了声音,仰头乐了:“1231,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略带疑惑地嗯了一声,在最后那两秒倒数里他还是开口了。

“……钟离。”

通话挂断了,烛牌香烟滋滋燃起的青烟散在夜露中,达达利亚抖抖手腕,一截烟灰掸落到地上。

行吧,他伸伸腿,晃晃悠悠地沿着公路往山下走去。契约的问题有地府给他兜底,也不太打紧了,那这阔别已久的人间啊,也该好好看看了。

达达利亚进入县城的时候天刚蒙蒙亮,除了一盒烛牌烟外身无分文的青年很不厚道地从路边折下几片树叶,吹口气将它们变成了一沓高仿纸币。几百年前他去过稻妻,当地本土化程度很高的魅魔同事教了点低素质的变现手法,没想到今天这逗小孩开心的妖怪法术居然派上了用场,青年在路边找了间旅店,叫没睡醒的前台开了间钟点房。

身上冰冷的血腥气顺着热水化进下水道,达达利亚裹着毛巾走出浴室,像狗一样甩甩头发,高阶魅魔的身材自然是顶级,宽肩窄腰大长腿,线条清晰的八块腹肌跟建模似的,下腹的皮肤上纹着个浅红色的你懂的纹,细看也是充满了设计感。

达达利亚往床头一靠,从枕头下拿出一部手机,这是临走前从他死去的主人身上扒下来的,心大的老登没设锁屏密码,青年划开锁屏,点开他的联系人,却有点不知如何下手。

达达利亚被唤醒的时候已经通过契约学习了现代社会的基础知识,他知道,理论上获得了一个现代人的手机,就好比这个家伙已经在网络和现实双重意义下裸奔,但是这家伙的手机太干净了,虽然32G的内存用得满满的,但无论是相册还是聊天软件,里面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是登山越野相关,至于召唤恶魔的黑魔法,达达利亚翻了足足一小时手机,甚至连搜索词条都没有。

恶魔小伙把耗尽电量的手机丢到一边充电,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以前也不是没有代签契约的先例,那具倒在他身上的尸体可能只是可怜的祭品,达达利亚驱动魔力让手臂上环形的契约书显现出来,蝌蚪一样的魔文死气沉沉的,看不出半点愿望反应,恶魔闭上眼睛感受契约的指向,只见到一缕苟延残喘的黑雾连接向无限远的虚空。

倒霉的死老登,倒霉的我。达达利亚放弃了用契约搜寻主人,侧身倒在床上,心累地捏了捏眉心,他瘫了一会儿,想起自己买的那盒烛牌烟。

“欢迎使用地…”

“5,接1231。”

“……正在为您连线指定客服,请稍…”

“您好,工号1231竭诚为您服务……你是那个恶魔?”

熟悉的低沉男声在达达利亚耳际响起,听起来比半夜有精神多了,声音饱满,带着客服特有的真诚感。

“对,是我。你叫我达达利亚吧。”清晨的阳光穿过半透的纱帘,达达利亚推开窗,山间清新的空气争先恐后地涌入房间,他咬着烟道:“钟离…先生。我想拜托你帮我查这个人,昨夜死在我召唤阵上的是他,我捡走了他的手机。呃,名字叫黄虎三……看他的手机好像住在天衡市。”

钟离那边传来翻动纸页的声音,男人似乎是在跟其他人说话,过了一会儿他转回来道:“确有此人,状态是失踪…达达利亚阁下,为了获得更强的感应,这边建议你到天衡市来。刚复生的恶魔魔力不稳定,阴司的路不好走,你坐城际班车会方便很多,最近的班车在七点一刻,九点到达,你若搭乘这班车,我会接待你。”

达达利亚被这一串利落的回应震了一下,缓缓挺直了腰板,他意识到钟离工作的地方是地府,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东方鬼城酆都,就算是干接线活的也是公务员,跟他这种海外散户不一样。

那厢钟离似乎意识到了达达利亚的沉默,轻轻笑了两声:“阁下不用太紧张,可以当是复生后的第一次旅行,我今天在汽车站附近有公务,正好去接你……到了给我打根烟。”

“嗯…哦。”达达利亚发出表达知晓的音节,然后掐灭了烟。

对恶魔来说,就算是清晨的阳光也十分灼热,达达利亚拉上遮光帘,回味方才电话里钟离的声音。磁性好听,做事效率也很高,恶魔化出尾巴将手机卷到自己裤兜里,无意识地咧开嘴,尖尖的舌头舔了舔发痒的犬齿。

他魅魔的基因在身体里叫嚣着,明确传达出一个意念:想和他做爱。但达达利亚的脑回路非比寻常,这个原始的意念经过大脑加工,变成了“没有展现出攻击性的强敌”。

达达利亚走到门边拔走房卡,下楼买了把伞,往车站方向走去。

天衡市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傍山城市,体量自然与县城不可比较,达达利亚从车站出来,化形成常人不可视的恶魔形态,摸索着点起烟。

“钟离先生?我到了,对,飞云汽车站。我长得还挺好认的,橙色头发。你在哪?”

达达利亚眯起眼睛在灿烂的日光中寻找和他对话的男人,人行横道的交通灯正好变绿,他抬步往前走,耳畔钟离的声音忽然加重了语气。

“我看到你了。达达利亚,抬头。”

达达利亚抬头看向马路中间,在看到钟离的瞬间,流淌在他们之间的时间似乎簌地一声变慢了,川流不息的模糊的车流里,一个打着黑伞的男人站在路中间,他正把香烟从嘴边放下,恶魔的视线投到他身上时,男人轻轻吹出一口过肺的青烟。

“在下钟离,酆都官差,幸识。”

伞下的脸瘦削苍白,钟离幽然抿起一个缥缈的笑来,他似乎心情颇好,手指一拧,黑伞滴溜溜转了半圈。

瞬间达达利亚感觉周遭的时间恢复了流转,他猛然惊醒过来。

吱嘎——

电光石火间,一辆失速的轿车骤然擦着他的鼻尖冲过十字路口。恶魔睁大双眼,他跟前,一个低着头玩手机的行人,什么反应都没来得及做,便正好被轿车冲撞出去数十米。

车祸。

整个十字路口的秩序瞬间破裂了,此起彼伏的尖叫一声声炸响在达达利亚耳边,血迹从他跟前延伸向车轮下,路人纷纷恐惧又好奇地掏出手机拍照,但达达利亚仍站在原地,他幽深的钴蓝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黑伞下的钟离,喉头缓缓咽下一口唾液。

钟离掐指灭了燃着的烛牌香烟,越过惊慌的人群行至达达利亚身边,他自然地举高黑伞,将高大的青年恶魔也笼罩进幽暗的光线中。

“我和你说过的,今早来这里除了与你碰面,也有公务要办,达达利亚阁下还请稍等我几分钟,我去做个收尾。”

“…你去。”达达利亚垂眸看向男人的脸,这位阴差眼底一片鬼物特有的憔悴的乌青,而一双鎏金的瞳仁却流淌出某种慈怀的淡然,无悲无喜,这场人间的飞来横祸对他而言只是家常便饭的公务罢了。

撞鬼撞上真的了,他早该明白阴差所谓的公务就是守死勾魂,达达利亚想。钟离像旧时的中国人那样倾身行礼,便往受害人横陈的方向走去。

上午十点,阳光明媚,钟离和达达利亚,带着一只浑浑噩噩的新晋小鬼,回到了阴差先生的住所。

是一间丧葬铺子,门面不大,却悬了一块颇有历史感的匾,上书“往生堂”,钟离推开复古的对开木门,里边一股幽冷的木香扑鼻而来。

钟离跨过高高的门槛,收起那把黑伞,将它靠在门边:“进来吧,阁下吃过早饭没有?我去给你做点。”

达达利亚在门口犹豫了几秒,这间丧葬铺子对应的大概是钟离在阳间的活计,他细长的恶魔尾巴上上下下打了几个旋儿,还是进来了,完全陌生的环境,还有……早饭。他想,钟离应该不清楚他是什么品种的恶魔,吃之类的字眼对魅魔来说可称富有挑逗的性暗示,他又去看钟离,男人背对着他脱外套,那件做工考究的长衫被脱下来搭在椅背上。钟离在店内昏暗的光线下似乎更加有了实体,达达利亚视线下移,注意到他的身材——

非常好。钟离转过身来,达达利亚心虚地移开视线。

“据说西方的地狱用岩浆泡澡,还在里面烧烤,是真的吗?”钟离突然问出一句奇怪的话来。

“什么?”达达利亚愣了愣:“我是魅魔。我不吃。”

“这样啊…”钟离捏着下巴偏了偏头:“我不太清楚魅魔的口味,给你下碗面条罢,你看如何?”

太周到了,达达利亚想,这是个小玩笑,钟离在试图缓解气氛?在他的恶魔观念里,只有地狱最耐心的骗子会这样忽悠人类……但他是鬼,秉公无私的地府公务员,达达利亚还是开口了:“呃,好,麻烦……钟离先生了。”

“客气。”钟离笑笑,毫无血色的薄唇抿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钟离绕过屏风往后院去了,达达利亚闲的在厅里晃悠,他发觉厅内四壁上挂了不少字画,所述皆是鬼神之姿阎罗之景,正当他端详那副重笔焦墨的夜叉降魔图时,大厅后门吱嘎一响。

“钟……”达达利亚回头,从屏风内走出的是一位少年模样的鬼差。

面目森严,煞气逼人,腰间悬着狰狞的面具,应是主司刑罚的恶鬼,恶魔后退半步,自己的实力尚未恢复,到哪都只能避人锋芒,可算憋屈。

鬼差几步行过他身边,略停半秒,描了朱红的金眸瞥他一眼,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达达利亚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鬼差便裹着一阵阴风离去了。

靠……小东西,达达利亚盯着门几秒,回头继续想事。

等钟离端着面出来又是一段时间,男人把两碗面摆到屏风前的小桌上,又拿双筷子架在碗沿,坐下来,示意达达利亚慢用。

两碗阳春面浸在澄澈的酱汤里,白细的面条上头撒了一撮碧绿的葱花,对切的鸡蛋火候正好,留有一汪橘黄的溏心,热气一熏,面食的醇香四散开来,嗅得人食指大动。

恶魔下意识看向钟离的脸,面色红润 ,一改阴差的飘渺死气,这才意识到先生去下厨那会儿是附回了便于阳间行动的肉身,东方的鬼物就这点特别,没有媒介诸事不便。达达利亚摸了摸额上支起的双角,运转魔法把恶魔的特征都收了起来,也从恶魔的本体切换到了人类拟态。

先生讲究礼仪,似乎是在等他先下口,于是达达利亚坐下来,捏住两支竹棍儿,挑起一口面往嘴里送,面汤冒着香喷喷的热气,钟离半开的嘴唇有湿润的水光,色情又漂亮。

一切都好,除了那筷子颤颤巍巍滑回碗里的面条。

往生堂前厅里小小的静了一瞬。

“咳…是我疏忽。”达达利亚刚想说话,钟离抢了先,男人起身去了后院,再回来时手里拿着把叉子。

达达利亚看着钟离把叉子放在自己面前,莫名有点恼火,他没去接那叉子,眯眼笑了笑道:“这餐算是钟离先生做东,我这得客随主便才是,或者说入乡随俗?我打算在璃月过日子,用筷子是迟早要会的,先生也不用太照顾我。”

钟离看看他的面,眼神柔和了一瞬:“也好,阁下自便。”他举举筷子示意自己开吃了,低头含进一筷面条。

这餐早饭吃得不算顺利,达达利亚努力了很久去驯服这两根小竹棍,最后不得不悄悄用魔法把面条粘在筷子上,折腾久了面也凉了。钟离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只待他吃完把碗收进厨房。

吃饱喝足后也该谈正事了,钟离从后院回来时捧着一本卷宗,达达利亚听见他给后门上了锁。

钟离将卷宗放到桌上,向前几步关上往生堂的大门,他转身向达达利亚微微一笑,鞠躬道歉:“昨夜我说你的状况闻所未闻,实是保密问题所迫,像你这样的案例,你是第十一位。”

安静的前厅里,面目清俊的鬼差用他勾人的声线发出了对达达利亚的宣判:“我司将这批事件定性为连环杀人犯罪,在事件解决前,阁下请协助调查,切莫逃避责任。”

达达利亚看着四壁书画上亮起的缚魔咒,笑容僵在嘴角,额头上缓缓浮出一颗汗珠。

359 个赞

打根烟哈哈哈哈 这个设定特别喜欢!老师加油:pleading_face::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0 个赞

好有趣的设定,好喜欢!!!!!

3 个赞

太有趣了

1 个赞

特别可爱的设定!!!好喜欢!!!

3 个赞

好喜欢这个设定哇!蹲个后续!

2 个赞

我来了!蹲一下后续!

1 个赞

有意思唉!马住了,蹲蹲

好有意思!!

好喜欢!!蹲蹲!!!

2 个赞

好有趣哈哈哈哈,连环杀人案?难怪鸭鸭的召唤主心愿是活下去,虽然还是死了。题材好有趣,地府和地狱的联动哈哈哈哈哈哈,蹲一蹲

6 个赞

好有意思!期待后续!

1 个赞

蹲蹲后续

1 个赞

买房住下了!

4 个赞

好棒的設定: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个赞

轻置玉臀

好有趣,太太还继续更吗

好有意思的设定 :pleading_face:,住下了:pray:t2:

2 个赞

蹲蹲後續! :ganbei:

2 个赞

♪化作走兽云中雁,日月星辰伴我眠♪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