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快穿】莫比乌斯环(6/8 C53)

亲友赐名《为什么这个世界我们又BE了》《前炮友失忆后变成我的系统是有什么心事吗》

「拯救BE快穿系统旨在拯救所有因不可抗因素而不得长久的爱情!」
达:报一丝啊主系统大人,没能把你直接爆头是瓦达西的过失
离:用现代世界的话来讲……阁下实在是一个过于超模的外挂。

原作向起手绝对1v1,被清除记忆的系统达看着宿主离撩遍(?)自己平行世界的达们
*最先出现的系统达和主线离不是一对!他俩是不同世界的,之后会慢慢找自家男人(?)

「每一个人,他们记忆中的每个人,那些笑容和眼泪,完成与未能完成的约定…最后都将迈向既定的终局。如果在启程之初,你便已知晓此行的终点……」
「请问,你还会踏上这段旅途吗?」

【我终会在无尽的回溯中拥抱你 / 我终会在无限的可能性中找到你】
【别害怕,我们终将重逢】

暂定七个世界结束,最后会回到原作向世界,大结局HE

傻逼作者不会搞目录,目前进度:
世界一·赠华于荒:现代pa 美术生达x教授离(4-16)
世界二·虞渊幻梦:西幻pa 人鱼达x吸血鬼离(18-31)
世界三·赤霭荼蘼:妖仙pa 狐妖达x仙君离(33-50)
世界四·昭雪缚春:古风pa 伴读达x皇子离(51-?)

未来的我穿越回来看开头觉得还是重写一遍吧。建议先从50章开始吃比较好,不影响什么剧情。

anyway,请慢用!↓

【莫比乌斯环】
【开幕】

1.

“滴——滋拉——”

刺耳的电流声充斥脑海,钟离费力的睁开眼。

一片黑暗,除了脑海中无法忽视的奇怪声音。

“——检测到符合标准的世界线……”

“正在检测主人公状态……已符合标准……”

“正在扫描世界线走向……滴,世界线错误——错误——错——”

“——世界线128000,检测到与世界线000001重合度过高,已自动进行融合。”

“正在处理原世界时间……”

“正在载入宿主身份……”

“滴,滴,滴,滴——”

“钟离先生,欢迎来到‘拯救BE快穿系统’。我是您的引导系统,编号AJAX。”


「不久之前」

“哈?都这时候了你还惦记着你那老相好呢?”胡桃坐在草垛上,指尖对着刚才和她说话的人一晃一晃,“钟离,现在前线人手可紧张得很,上哪找个又能自保又能跑大老远儿帮你找人的人呀?”

钟离拉着小姑娘的手放下来,摇摇头:“随口一提,堂主莫要放心上。”

胡桃“嗳呀”一声:“我知道你放不下他,但现在……你是谁?你身后是什么?这不是给你回忆往昔追悔莫及的时候,再说,好歹一执行官,哪那么容易死?你别想太多,好好把仗打完,到时候本堂主亲自给你去至冬把人绑过来。”

“让堂主见笑了。”

“客卿你呀……”胡桃叹了口气,“你是真的……第一次谈恋爱啊?”

“我……”

“钟离——!”熟悉的声音遥遥传来,胡桃回头看去,果然是旅行者身边那个白色的小飞行物。难得只看见派蒙一个人,胡桃心里却隐隐透出一点不安。

“旅行者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大事不好啦!”派蒙急匆匆飞过来,“天理一个亚空之矛把深渊给砸开了!现在主战场到处都是深渊的魔物,普通人根本没办法待下去,人手不够了!”

她看着钟离,又一拍脑袋想到了什么:“哦!还有!达——”

胡桃一看她表情就感觉不是什么好事,眼疾手快,把她的嘴捂上了。

钟离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紧。

“……你们守护好后方的人民,我去主战场支援。”

“钟离,你——”

贯虹之槊亮起金光,钟离指尖凝出一颗小小的天星。

“我若是回不来,便把它种下。苍生苦楚,我不可为一人私欲而弃他们于不顾。”

胡桃心中越来越不安,但她还拦得住钟离不成?

“……钟离!”她冲着那道背影喊,“你给我好好的回来!到时候本堂主亲自给你吹锣打鼓八抬大轿送去至冬!你要是死了——本堂主不给你办葬礼!”

白袍在风中猎猎作响,钟离脚步顿了顿,没再回头。

他走后,胡桃举起派蒙,声音压的很低:“达达利亚怎么了?”

派蒙还有点懵,甩了甩脑袋才回答:“达达利亚他……被吸进深渊的裂口,失踪了。”


钟离没能回去。

他造出最大的玉璋,几乎包裹了整个提瓦特,而后七神集齐力量为旅行者砸开了通往天空岛的门,与此同时亚空之矛铺天盖地的落下,钟离力量接近枯竭,只堪堪化出半秒龙身挡下一波攻击后,便自高空坠落。

巴巴托斯扇着残破的翅膀试图伸手去拉他,被他躲开了。

别带着其他人一起。

一朵小小的水花溅起,他坠入云来海。

因为以往处理的魔物,他并不喜欢海。那种海腥味包裹着他,很难不想起那些不愉快的回忆。

但海的颜色好似那人的眼睛,钟离无端想起那天年轻执行官踏上船后回头看他的那一眼。

——他原来注定溺入这片海。

鱼群游过上方,他闭上了眼。

……只是不知道,两年前一别后再未见过的人究竟在何方。

“——滴”

轻轻的一声响。

那些流逝的生命力忽然回到身体中,钟离猛地睁眼,最先看到的就是上方的鱼群。一动不动,他周围的水流也不再运转。

死一般的寂静。

“世界线128000,检测到符合系统标准,已停止运转。”

伴随着一声不知从何而来的叹息,一道空洞的女声在潮水般涌来的黑暗中轻轻说:“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吧。”

“你们……就要永别了。”




谢谢每一个愿意蹲后续的家人!!!!

439 个赞

!真的很喜欢这种类型的快穿但是好少
太太写得很好看: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在这住下了

11 个赞

坏了,房子地基都没建怎么就有人来了(惊恐

15 个赞

呀呼!是快穿的耶! :baoxiang:

2 个赞

快穿,仙品(叉腰

2 个赞

蹲个后续

1 个赞

一点很无趣的设定放送(
第一次写快穿,不知道怎么解释好,只能寄希望于你们都知道这是个啥玩意了orz
看过垃圾桶的人应该会更好理解一点,设定比较相似
2.

“所以……我已经不在提瓦特了?”

自称编号为AJAX的系统用毫无起伏的电子音回答道:“是的,介于宿主处于的世界位面科技水平低于平均数,即将发放详细版快穿系统基本说明。稍等,正在提取提瓦特语……”

钟离一边读着脑海中出现的文件,一边探索着周围的环境。

黑暗刚才已经褪去。这里像是一个休息室,装潢与他在璃月的住所差别不大,桌上还放了些他未曾见过的事物……大概是水果吧。

沙发背面就是一道门,系统还在播报说明,他试着按了按门把手——打不开。

“……以上就是对于该系统的基本说明了。宿主还有什么疑问吗?”

“穿越不同世界?”钟离搓了搓指尖,“然后完成任务?”

“是的。宿主位于提瓦特世界的原身由于濒临死亡而被载入该系统,只要完成一定数量的任务就能够回到原世界的任意自选节点,并且改变后续发展。”

“……也就是说,只要能够完成后面的任务,就可以……改变过去?”

“没错。会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想要回到过去改变某些事情的人。您应该也因为某些事情,很想回去吧?”

钟离想,或许是的。

他想过回到交出神之心的那一天,踏出那一步拉住达达利亚;他想回到那天晚上,回应那句曾装睡而视而不见的轻声表白;他想回到他们的初遇,不再因为需要一颗推动计划的棋子而回应至冬人的搭讪……他们两年未见了,达达利亚失踪,生死未卜。而他们的离别是那么仓促,璃月的那场大雨在他们之间垂下一片帘,模糊了他们看向彼此的目光,执行官终于踏上甲板,侧过头轻声说了句什么。

他甚至没能听清达达利亚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知道了。如果任务失败呢?”

“任务失败后宿主会依该世界线设定接受一定惩罚,之后将重启世界线,但任务难度会上升。重启没有上限,然而一旦惩罚升级到一定等级,宿主或将死亡。”

“包括原身?”

“包括原身。”

钟离试着调动自己的元素力,发现已经全部消失了。他不动声色的放下手,坐回了沙发上。

“多谢,我大概明白所谓‘系统’的运作规则了。”

“下面即将发放任务说明。”电子音再次响起,却忽然被钟离打断。

“稍等,你的编号……是怎么来的?”

“宿主,这个问题与系统任务无关。”

“无关,但也可以回答不是吗?”

“的确,该问题没有被纳入禁忌题库。”

禁忌题库……?看来曾经有人问出过一些不该问的问题?

就好似他曾向天理发问为何要歼灭坎瑞亚,天理称其问题为“僭越”。

系统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所有引导系统的编号都是随机发放,进行一定字母排列组合后形成。系统大厅已经有了许多数字组合编号的系统,我生成较早,字母编号仅有四位。宿主如果觉得麻烦,直接称我为‘系统’即可。编号只是用于系统内部的区分,在任务完成前,宿主只有一个系统,不存在搞混的可能。”

“生成……也就是说,你们都是一种数据?”

“抱歉,宿主,该问题您无权访问。”

……无权访问。

或许是需要做任务开启权限,也或许……

钟离从听到AJAX的第一句话那一刻就有一种熟悉感,现在说了这么多话,他越来越确定这种熟悉感并不是无依无据。

哪怕被电子音模糊处理,哪怕声调毫无波澜起伏,他也听出来了。

——达达利亚。

这绝对是达达利亚的声音。

自己“濒临死亡”之前,达达利亚已经下落不明,或许……或许现在这个编号为AJAX的系统,就是先他一步离开提瓦特的达达利亚?

但很显然,这个系统根本不认识他——当然也不排除失忆的可能。不过往坏里想……

他在来到这个休息室之前曾听到一道女声,她说自己即将与提瓦特永别。

系统说任务完成就可以回到过去,万一这只是一个骗局,这个系统的运作者读取了他的记忆,专门把自己的系统安排了这样的编号与声音,再想办法让他留下来……

“那换个问题吧。”钟离指尖点着沙发扶手说,“有人成功离开了这里吗?”

如果又是无权访问……

“有。”系统回答的很干脆,“‘拯救BE快穿系统’一共接收过7453215位宿主,其中3162745位宿主已经完成任务并且离开,3635273位宿主正在任务当中, 372547位宿主完成任务后选择留在已通过的世界中,234024位宿主任务失败并死亡,37613位宿主选择加入系统行列,8263位宿主由于系统紊乱等原因已由另一快穿系统接管,余下2750位宿主无法查询状态。”

“什么叫无法查询?”

“当前任务屏蔽查询、处于更高阶的位面、正在主系统惩罚过程中、以及少数已抹消的存在。”

“……抹消存在?怎么会这样?”

“这些宿主曾对主系统造成一定威胁。”

“威胁……是动摇了祂的存在?还是勘破了祂的秘密?”

“我已经引导过28位宿主,其中一位的数据现为一片空白,我的数据记忆库也是缺失。”AJAX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钟离感觉系统似乎叹了口气,“希望您不会成为下一个他。”




数字是随便打的乱码,但减出来=0(大概吧……不排除我计算器按错的可能性 (悲

另外世界线128000纯粹只是那副盘龙雕凤筷的价格啦()

41 个赞

后续来咯(端

8 个赞

补一个Bug
简介里说“系统达x宿主离”,说明一下,这里的系统达说的是文中写的这个达,但这个达和现在出现的离不匹配,离脑子里其实还有一个达,这个才是独属于他的小达啦~
……前提是我写得到那个达出来(。

11 个赞

住下了!快穿好耶!!

2 个赞

(泡茶(搬凳子(扇风
对不起房子没建呢,养养肥再来住吧(轻轻跪下

4 个赞

这篇还是无聊的解释设定,结尾加一点点先生的小情绪ovo

3.

“您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暂时没有了。”

“好的,那么下面即将发放任务说明。”

接着,钟离听到了一段饱含感情,声情并茂的人声朗诵。

“‘拯救BE快穿系统’旨在拯救每一对因不可抗因素而阴阳两隔的恋人。他们或许曾一同看过流星划过上空,或许在林间送予对方捧花,或许在新年的钟声里许下对未来的美好期许。然而他们的幸福却因一方的死亡戛然而止,车祸、火灾、作战、变异……各种各样的缘由剥夺了他们继续相爱的权利,他们……”

“……你们发布任务要煽情这么久吗?”

“您并不是第一个想要停下这段录音的人。”在深情的朗诵背景音中,AJAX也发了声,“但这是要求,所有人都要听一遍。”

说完这句话,AJAX又接了一句:“我也不想听。”

钟离甚至想象出了青年撇嘴的样子,没忍住轻笑了一声。

“好吧好吧,给你们录音的人一点面子。”

任务前情喋喋不休地煽情了两分钟,总结了一下就一句话:这是一对小情侣,其中一个人死了,他们很惨对吗,所以欢迎来到系统。

“——那么,去拯救他们的爱情吧!”

录音“滴”一声结束,AJAX沉默了五秒,钟离感觉他要是有实体,那一定在翻白眼。

“这完全是一种浪费时间的行为。”AJAX评价道,“您还是把它忘了吧。”

钟离点头赞同,接着AJAX便开始详细解说任务。

“您即将经历的世界中,有一对恋人由于一方死亡而无法终成眷属,系统接管世界后已将时间拨回一方死亡以前,您要做的就是代入主角身份,并且阻止另一方的死亡。”

“在该角色的‘死亡日’当天,您需要用各种方法阻止该角色的死亡。打个比方:该角色当天死于车祸,您可以想办法让他不坐车以避免该形式的死亡。但在此之后,任何外力都有可能导致角色死亡。例如吊灯砸落,起火,暗杀等等因素。您需要想办法带领该角色逃离命运,只要在死亡日中角色没有死亡,哪怕在第二天的第一秒咽气,您的任务也判定为成功。”

“啊。”AJAX顿了一下,“您还没有了解过现代社会的一些设定,正在为您发放……”

钟离脑海中出现了一大堆新的名词,AJAX正在帮他梳理。

“……任务完成后,在三天内您必须登出该世界,登出后该世界则会时停——就像您的原世界提瓦特现在的情况那样。若是三天内您没有主动登出,则系统会强制带离宿主,您将会立刻去到下一个任务地点。”

“在一切任务完成后,您可以选择回到原世界的过去,也可以选择留在已经历世界中的一个——不包括已抹除的世界——代入主角身份继续生活。”

“讲解完毕,您有什么问题吗?”

钟离抿了抿下唇:“离开那个任务世界后,它会怎么样?”

“时停,直到某位宿主随机挑选任务时选中它,时间线倒退并且重新开始。”

“那些世界……是复制品,还是……”

“我们无从得知。”

“这样吗……多谢。我们……也开始任务吧。”

“好的,正在为您随机挑选模组……”

“模组已生成,请您过目。”

几个图标出现在面前,钟离垂着目光,轻声叫道:“Ajax,你……”

“宿主,我的编号是四个独立的字母。”

“……啊。抱歉。”

AJAX沉默了一下,又开了口:“……但您想这么叫,我倒是也没意见。抱歉打断了您,您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说……称呼我,可以不要用敬语吗?也……不要叫宿主。”

“人性化需求,予以通过。但我认为,介于你我初识,作为系统,我应该保持些许尊敬。那么需要让我称呼您为什么?”

钟离哪怕知道这个系统并不可信,但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把那个青年的脸代入进来。

这是他的一点私心。

“叫……先生吧。”

“好的,钟离先生。”AJAX的声音还是那么平淡,“请过目您接下来的第一个任务世界吧。”




下一章开始世界一!是美术生达x教授离,纯纯的现代小甜饼 (你确定你没有先把达写死一次?
36 个赞

第一个世界终于开始啦——!(欢呼
看我我爆肝肝肝肝肝肝

4.
【第一世界 · 赠华于荒】

手机的闹钟准时在7:00响起,原主的肌肉记忆促使着钟离先伸手关了闹钟,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才坐起来。

“早上好,钟离先生。”还是那个熟悉的系统音,“这是您在任务世界一的第三天,还习惯吗?”

钟离本不是赖床的人,奈何原主被恋人磨的习惯了赖床,他现在都要花点时间反应系统说了什么。

“嗯……早。”他打了个哈欠,“已经第三天了吗?感觉过得好快。”

“或许是因为这几天您一直在学习新器物的使用吧。”AJAX说,“毕竟哪怕享有原主记忆,有些事情还是要亲自动手。”

“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和原提瓦特比起来还是差距太大了。”钟离一副还没睡够的样子,衬衫刚扣了一半扣子,手机忽然又响了。

“啊,是原主恋人打来的视频通话。”AJAX帮他解释道,“原来的世界里,这个时候他确实打了语音给原主,无非就是说了些恋人间的情话而已。不用紧张,大不了我调台词出来帮您把这里过了,反正是三天适应期内。”

通话键按下,对面屏幕还在抖,似乎是对面正在找支架。接着,钟离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早安,先生~”阿贾克斯单手支着脑袋,笑吟吟的和他打招呼,“这个点你果然已经起来啦。那正好,我是今天第一个和你说早安的人咯。”

这就是他的第一个任务世界——他和达达利亚的平行世界之一。

刚登入世界的时候,时间停在原主打领带的那一刻。钟离第一眼就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对系统发出了疑问。

AJAX倒是很习以为常:“哦,这也是常有的事情。平行世界的存在已经解释过了,很显然,这就是您所在世界的平行世界之一,一个发展到现代社会的地方。”

钟离凭着刚接收的记忆尝试着把这个领带系完,语气复杂:“这个世界的我……”

“等等……欸?”

饶是见多识广如他,也狠狠愣住了。

“这不是……达……”

“哦,这位是原主的恋人阿贾克斯,具体的记忆您应该已经读到了,此处也不多赘述。——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钟离心中五味杂陈,那个词叫什么……哦,这是我前炮友兼暗恋对象,你现在告诉我这是我男朋友?

甚至名字都……

他和达达利亚关系最好的那会儿,年轻的执行官有一天晚上跟他坐在天衡山看星星,偶然提起自己的本名。

「“达达利亚是女皇给我的名字,我以前不叫这个。先生要是乐意……也可以叫我阿贾克斯。”」

他没认真叫过几次,多数都是在床上达达利亚咬着他的耳垂要他这么叫自己。

那个时候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达达利亚要告诉自己这件事,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床伴,却会在夜深时听到抱着自己的人用至冬语小声说我爱你。

——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动了心的?

“钟离先生?”AJAX的声音让他回了神,“刚才的话,您听见了吗?”

“抱歉,走神了。”钟离清了清嗓子,“麻烦再重复一次吧。”

“好的。接下来三天是新世界的适应期,期间不会和主角有太多互动,主要是让每个宿主习惯不同世界的生活方式。根据日期来看,今天您不用上班,原主穿的如此正式是因为要去见朋友。一点小小的老友重逢,基于现在是适应期,我稍后会将剧本发放给您,不知道如何相处的话,照着念就可以了。”


钟离看着小小屏幕中的“恋人”,指尖在下方掐了手心一下。

“除了你,也没有人赶着我刚起床的点和我道早安。”他没去按着剧本念,架好手机继续系自己的扣子,“倒是你那边——比我早了四个小时,三点起床就为了和我说早安?”

对面的青年笑起来:“哎呀,先生这么关心我。但今天你可是要去上班啊,大学里那么多学生,每个人见了你都要说一句钟教授早,我怎么能把你的第一句早安让给别人呢?”

“……什么时候回来?”

“噗……先生害羞啦。”阿贾克斯笑眼弯弯,“好啦不逗你了,不出意外的话后天下午就能回来了,到时候先生会去机场接我吗?”

“看我有没有临时开会。”

“好好,大忙人,我早晚要想个办法让那帮老头不拉着你开会。那先挂啦,早上我们还要去写生呢,我得补补眠。”

“嗯,别看手机,赶紧睡觉。”

“知道啦知道啦!不给我一个晚安吻吗?”

“阿贾克斯,现在是早上。”

“害羞就直说~”明明自己困得要死还是要开他玩笑的青年凑近屏幕,隔着几百公里吻了他,“好啦,我的先生,拜拜。”

挂掉语音,钟离搓了把脸。

AJAX不合时宜又及时万分的说了话:“您的表现很不错。完全符合了原主的人设。”

“……谢谢夸奖。”钟离站起来,“我只是在按照‘我’的方式去回答,毕竟这是平行世界。”

“不过您还是应该表现的更加亲密一些,虽然原主的确是外冷内热的性格,但毕竟面对相处一年多的恋人,您应该稍微表现出一点热情。”

钟离叹了口气:“我会努力习惯的。”

“您已经是我引导的宿主中非常出色的了。接下来的任务是适应工作。……等等,您这两天是不是还没有试过开车?”


这个世界里,钟离是一位大学教授,阿贾克斯则是一个美术生,两人是在咖啡馆初遇的。钟离坐在靠窗的位置等人,旁边的年轻人正在本子上画窗外的花丛,时不时侧头吸一口咖啡。

——他们就这么认识了。

阿贾克斯时不时需要去其他地方写生,一去就是一两个月,回来几个月又走了。但这也并不妨碍他和男朋友黏黏糊糊卿卿我我,狗粮恨不得给全世界的狗盆都装满。

然而就在第二年的新年前夕,钟离答应陪恋人回家过年后的一个月,阿贾克斯在坐飞机去国外参加小组评选的路上遭遇空难,飞机坠海,警方只打捞到飞机的残骸,乘客们连尸体都找不到。

世界的时间停止在钟离参加葬礼的那一天。他把手中的花放在墓碑边,白色的小花在风里轻轻摇曳,黑白照片中,青年的笑容永远定格。

那天在咖啡馆他画的就是这种花。下面还悄悄写了一行字。

“想把每一朵好看的花都送给你——你应该不会嫌弃这朵小花的吧?”

可他再也无法如变戏法般从身后拿出捧花来,向他的爱人讨一个吻了。

“滴”

……

“停,这里再放一次。”钟离坐在出租上,在脑子里和系统说,“原世界的结尾。”

AJAX把进度条拉回去,视频中的教授放下花,刚站直的那一瞬,随着轻轻的一声“滴”,视频结束,只剩黑屏。

“有什么问题吗?”

“这声‘滴’是怎么回事?”

“停止世界时间线的表示。”

“无妨,兴许是我太敏感了。”钟离看向窗外,心道,毕竟这一声和我初入系统的声音似乎有些像。

正巧,前面的导航用机械女声说道:“已到达目的地附近,本次导航结束。”

司机停到大门旁边,钟离付了钱下车,站定在高大的校门前。

呼……虽说是适应期最后一天,不过……

他的第一个世界,也将正式拉开帷幕。




跟我念:AJAX,A、J、A、X

真的是编号,请务必念成四个字母:tiantang:

恭喜阿贾成为先生的第一个任务对象!不要像之后的先生一样纠结他是不是他他不是他我也不是他这个问题(瘫)本质上都是一个人,不过是水岩分裂出来的无数世界线中可能性之一而已啦
解释不了?交给隔壁虚数之树(喂

悄悄瞒着小系统提前透露一下,这个世界的阿贾知道一些事情,会在任务过程中悄悄滴告诉离离
AJAX:so?(恼

36 个赞

古代权谋可以安排一下吗 :da:想看 :baoxiang:

4 个赞

好棒好棒,所以阿贾知道一些世界和系统的事?期待后续发展!

2 个赞

我也在纠结……因为有一个想写的类仙侠,但是也想搞点皇室,这几天一直在想怎么合并好 :tiantang:

9 个赞

阿贾确实知道一些o,但不多
不过他可以确定自己的世界有问题

据我现在的想法来看可能还会在之后提一点关于第一世界离的事情,当然想法随时会改啦(笑

5 个赞

我想知道以后系统达会不会吃任务达的醋(手动狗头)

3 个赞

吃啊,怎么不吃,甚至要看着这俩doi(喜

20 个赞

温迪是串门来的,大概跟主线没什么关系)
中间几句回忆杀(你俩谈恋爱怎么胃痛的都是我啊喂!
因为没打算写太长所以主线可能会推的特别快,下一章你贾就要憋不住力(
……发现我废话真的很多,对不起(鱼冻音

5.

“好了,课就上到这里,大家去吃午饭吧。”
历史系的钟教授是从来不拖堂的,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随着下课铃响起,课件也正好放到最后一页,钟离理了理散落的纸张,摘下眼镜,等学生走的差不多了,也拎起包向外走。

刚走到楼梯拐角,就听得一个欢脱的声音出现:“诶!这不是老爷子吗?好巧啊,我来替人讲个课也遇见你啦。”

AJAX帮他省去了翻找记忆的步骤:“隔壁大学音乐系的教授温迪,原主的老朋友。”

温迪啊……反而让他松了口气。

“你今天来这里讲课?课程表上没有写你的名字。”

“哎呀,这不是临时的嘛,我这几天清闲的很,就被拉过来做苦力咯。”温迪摊开手,“怎么不见你家小朋友?”

“什……啊,阿贾克斯他在外面写生,后天才回来。”

“后天啊,好吧好吧,那今天的午饭可就是我陪你吃咯~”

温迪走在他前面,钟离隐约听见了几句嘟囔:“……中午……,晚点……?”

他们照样去校门口那家麻辣烫解决中饭,吃完回学校散散步聊聊天,下午又上了节课,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学生三两成群离开阶梯教室,钟离轻抒一口气,第一次讲了大半天的话,嗓子有些受不住。

他正要拿起水杯,手里忽然被塞了另一个杯子。

“别老喝白开水,你都不嫌没味儿的吗?”懒洋洋的声音从后放传来,“诺,蜂蜜柚子茶,温的,专门给你泡的。”

钟离一愣,随即转过头:“你不是说后天才回来吗?”

“为了回来见你呀。”阿贾克斯往讲台一靠,“中午在机场吃了饭,坐了两小时飞机赶回来了,虽然没有男朋友接机,但我给了你一个惊喜——不回我一个吗?”

钟离现在是一点不怀疑这会不会是冒牌货了。

达达利亚那会儿也这副德行。

他捧着玻璃杯道:“现在还在学校呢。”

“哦~那意思就是回了家就给我咯?”

“……”

钟离下一句话还没想出来,AJAX发声了:“钟离先生,或许是因为您先前的谈话有所变动,现在世界线的发展已脱离既有剧本。根据主角性格和该世界先前剧情分析来看,或许您稍后将要与他相吻。”

钟离手一抖,被水呛着了。

“怎么喝个水还能呛着?”阿贾克斯给他拍背顺着气,被钟离瞪了一眼——天生带红的眼尾边还坠了些生理泪水,看得方还打算再逗两句的大学生默默闭了嘴。

“包我拎上了……走啦,回家。”


阿贾克斯开车来的,钟离坐在副驾驶,垂着眼看他怎么启动这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铁块——毕竟以后他经常得自己开车去上班。

AJAX给他了一些这两人会聊的话题,钟离满脑子都是那句“与他相吻”,随便挑了一个就和阿贾克斯聊起来了。

“先生?你有点心不在焉哦。”开到一半,阿贾克斯转头看了他一眼,“是今天太累了?”

“嗯……?嗯,是有点。”钟离捏了捏眉心,“昨天睡得晚了。”

“这样啊。那你在车上睡会儿好了,到家了我把你抱上去也行。”

“……到了叫我。”

“好好,一生要强的钟大教授现在就好好睡一会儿吧。”

……

【“下着雨,这么晚还要翻我这里来?”

“想你了嘛。先生不会要赶我走吧?”

“……给,把头发先擦擦,我去找换洗的衣物。”

“先生果然还是不舍得赶我走。唔……给不给亲一下?”

“随你。反正我就在这,你不妨先去冲洗一下,换了衣服再回来。”

“唉……先生啊,你到底是不明白,还是装作不懂呀……”】

……

钟离再醒时,最先闻到了厨房传来的饭香。这两天他就下厨了一次,冰箱没多少东西,原主会做饭,但很显然并不怎么关注健康问题。

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掀开身上的毛毯坐了起来。

“醒啦。”阿贾克斯从厨房探了个头出来,“你怕不是今天睡的吧,动静那么大都没醒。”

钟离面上摇头,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一席习武之人,居然一路上来都没有醒过?究竟是原主对熟悉之人的信任作祟,还是……

他零星想起几个画面,似乎是之前在做梦,不过醒来一瞬就忘了。应是哪个雨天,执行官大半夜爬人窗户,一边用他递去的毛巾擦头发,一边凑过来要吻他。

是我躲开了吗……?钟离茫然的想,他的表情好像很难过。

没能醒来的缘由被归结于做了个想不起来的梦。钟离往锅里看了眼,阿贾克斯在炖腌笃鲜,现在是下午五点,看样子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好了。

“回来之后我看了眼冰箱,我不在,你又没好好吃饭对吧。”

钟离叹了口气:“忙忘了。”

阿贾克斯一伸手,从后面把他揽进自己怀里:“唉……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听,我好不容易把你那娇弱的胃养好了,早晚要给你自己再作出毛病来。”

怀里的人身子几不可查地一僵,钟离呼出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最自然的状态,瞄了眼AJAX打开的剧本低声说:“……还不是你惯的。”

这要是再早两个月,谁告诉他他会用这种语气和别人说这种话,儒雅如钟客卿也要客客气气请人走好不送。

可惜他现在被这么一抱,大脑宕机,哪还有闲心去纠结这些呢。

男朋友好不容易撒个娇,阿贾克斯见好就收,一连串的“是是是好好好今晚给你做顿好的”答应下来,末了一侧头,在爱人耳朵后面落下一个轻吻。

“你在这看会儿锅,我去收拾个东西。”

36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