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快穿】莫比乌斯环(C51 第四世界)

阿贾已经要憋不住力!
感觉之后要写一点点车(比划),是不是还要打个r18(思索

6.

人一走,钟离先伸手撑了一把墙。

“钟离先生,您还好吗?”AJAX问道。

“……不好。”钟离指腹刮过被吻到的地方,“别告诉我除了吻戏,以后还会有床戏。”

“按照您的语气来看,我似乎应该否认。”AJAX十分友善的回答,“但很可惜,是的。”

“就没有什么能跳过这种桥段的方法?”

“可以有。比如用各种方法搪塞以不发展此种桥段以逃避,不过逃避可耻,逃避没用;或者您可以尝试直接提出分手,一劳永逸,使得死亡日无法实施有效贴身保护,甚至提前死亡日。”

“提前主角的死亡日,宿主会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

钟离皱起眉:“这是所有世界,每个宿主都会经历的选择?”

“是的,我引导过的早期宿主中曾有一位女同性恋,她的一个世界中任务对象是男性,她选择了直接接受惩罚,之后在系统医院休养了整整两个月。”

“这种情况数不胜数,主系统后来也调整了随机生成系统,会优先挑选符合宿主性取向、性格偏向、无不良反应等一系列前置条件的世界。这里即是您的平行世界,也就是说明——”

“就是因为我喜欢他才不愿意。”钟离打断了AJAX,“他们是不同的人,我扮演的也不是我自己。”

“宿主在离开系统前可以选择清理所有在系统内的记忆。”

“做过的事就是做过了,遗忘不也是一种逃避么?”

AJAX沉默两秒,也懒得再和他争这个没有结果的论。

“您从见到他的一瞬间开始,情绪明显波动起伏大了一整个度。这是您开心的表现。”

“多说无益,每个宿主都要面对不同的可能性。——顺应剧本还是直接登出接受惩罚,您来选吧。”

钟离无意识回过头去,正对上放好东西下楼、“爱人”深沉的目光。

“先生在看什么?”蓝色的眼睛弯起来,“小心锅烧坏啦。”

钟离撇过头:“听到动静回头看一眼而已,这锅的质量还不至于那么差。”

该怎么办?

AJAX说的一点没错……和阿贾克斯待在一起才两个小时不到,他已经不想走了。

或许这才是他们该有的样子,或许这样的平静生活才是他想要的。

但不一样……他们不一样。

阿贾克斯不是达达利亚,达达利亚不是阿贾克斯。他也不是钟离教授。

或许一切都只是他臆想的一场梦,他的真身早已在云来海沉到了底,没多久就会尘归尘土归土,化作海洋的养料。

但是再看到那双钴蓝色的眸子后,他做不到再拒绝。

他们已经错过了。

他还要再推开他一次吗?

钟离眨了眨眼,把情绪全部掩盖掉,接受了对方的第二次拥抱。

反正……和达达利亚也不是没做过。他安慰自己,抬手捏了捏年轻人的后颈,大不了少一次是一次,就当是……一种补偿好了。


约莫是阿贾克斯起的太早也累,吃过晚饭,和分别一月的爱人黏糊了一会儿,就打着哈欠去洗漱睡觉了。钟离在安静的客厅里看着手腕上刚被咬出来的红印发呆,直到AJAX叫了他一声。

“钟离先生,您要是没什么事想做,不如也早些睡。”

“他是空难死的?”

“是的。事故原因暂不可查,但很显然,只要您想办法不让他坐上那班飞机,之后的事情都将引刃而解。这是宿主的第一次任务,难度不会很高,这个世界也是惯用的新手上路任务。”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不让他被困在回溯中?”

“钟离先生,这并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您能做到最好的事情,就是保证主角的存活,并且给他一场毫无察觉的美好离别。”

“现在离那一天还有多久?”

“47天。”AJAX顿了顿又补充道,“有些高难度世界中,主角的死亡日甚至在登入世界的一周之内。曾经出现最困难的世界之一是一个有着强烈自杀倾向的主角,宿主登入世界的当天险些自杀身亡。这是我的其他同事所经历的世界,据其后来所说,宿主任务还是由于大意而失败了。”

“不过我想,您应该不会有那样差的运气。”

他们还要相处一个多月的时间。

钟离深吸了口气:“我明白了。……你能知道阿贾克斯睡着没有吗?”

“呼吸与心跳呈平稳状态,无法探测更深一步,从外表来看应已陷入深眠。”

“好,多谢。”

没多久,钟离也进了房间。

在床边看了熟睡的人一会儿,他轻轻掀起被子的一角,也缩了进去。

“晚安,钟离先生。”AJAX说,“明天将是正式的任务开始,希望您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嗯……晚安。”钟离闭上眼,身后绵长的呼吸声似乎有催眠效果,他没多久就睡着了,系统也自动关了机。

睡着没多久,钟离翻了个身,下意识往身边人的怀里蹭了蹭。本该熟睡的人眼睛已经睁了一条缝。

阿贾克斯看着爱人的眉眼,轻轻笑了一下。

“演得还挺像……”

“……好吧,准许你靠着我睡了。”

接着一伸手,把被角给钟离掖好,抱着人终于睡去。




离离和系统对话都是在脑子里就可以,怕被人听到不会说出来

但这也不妨碍阿贾知道他在偷偷和【某个东西】说话

贾不是知道最多的一个,不过也算开局给离离来点小小的剧透开挂震撼)

不出意外下一个世界会写西幻,可能是人鱼达x吸血鬼离……?搞点会造梦的达:D

31 个赞

是终于憋不住的阿贾啦
中间是为男朋友某器官健康瞎操心的离离hhh

7.

“我今天可以晚点去学校。”阿贾克斯给钟离盛了碗早起熬好的粥,“要不要我送你?”

钟离揉了揉脖子:“唔……随你。”

和达达利亚一个样,阿贾克斯也特别喜欢他这幅刚起来没多久时迷迷糊糊的样子,凑过来亲了他两口。钟离是真的没睡醒,自然而然伸手勾了他的脖子,仰起头让他亲。

阿贾克斯好像顿了一下,随即搂着他的腰咬了一口他的锁骨。

“嘶,你是狗吗……”钟离揉了把他的头发,“不亲就放开。”

阿贾克斯装委屈,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颈侧蹭来蹭去,又偷偷亲了几次。

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往生堂的房间。执行官仗着上班迟到也没人管总喜欢在早上粘着他,亲两口咬一口,咬的客卿烦了推他又卖乖,蹭来蹭去可怜巴巴说对不起嘛,再让我亲亲……

直到被客厅的灯晃了眼,钟离搭在阿贾克斯肩上的手一紧,把人往外推了推。

“要迟到了。”他垂下眼,指节蹭过嘴角,“……补昨天你要的惊喜。”

阿贾克斯愣了一愣,很愉快的笑出了声。

“你不说我都忘了。去吃饭吧,煮的小米粥,等下我先去把车开出来。”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又顺意。

阿贾克斯和达达利亚在喜欢人这方面非常像,钟离压根不用花别的心思,之前怎么和人处的现在就怎么干。让他惊讶的是,这俩在性生活上简直是两个极端。达达利亚三天两头就盘算着怎么把他拐上床,和阿贾克斯待一起两周多了,这家伙一句都没提过。

“根据以往的世界线剧情来看,主角并没有过大的该倾向,但频率大约在十天一次左右。”AJAX告诉他,“而且照理说,主角在外出归家后通常会在三天内表现出想要和恋人上床的需求。”

“……所以他这是怎么了?”钟离瞄了一眼在阳台浇花的阿贾克斯,表情复杂,“总不会是……这次在外面遇到了些事情,不举了吧……?”

AJAX也不知道啊,引导系统的职权没那么广,他查不到那么细致的地方。而且按照原剧本来看……哦,自从那通电话开始,这个世界的发展和原剧本已经不一样了。他也查不到其他宿主做任务时主角是不是也这样。

“虽然这样能够让您不再那么苦恼,但终究有悖恋人的相处方式。”小系统不太想纠结主角是不是不举的问题,于是把其抛给了宿主,“我认为您应该主动一些。”

这就真有点为难钟离了。这事儿他还真没干过。

自从第一次的默许之后,向来都是达达利亚说想做,他要么点头,要么因事推脱,要他主动……那只有少数被折腾迷糊的几次。

让他去问达达利亚为什么不做?疯了,真是疯了。

……他是疯了。

“诶——?先生你怎么……这么主动呀?”阿贾克斯听完对方隐晦又别扭的问题,笑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捏了捏钟离越来越红的耳朵尖,又忍不住笑了半分钟才回答,“你该不会觉得是你男朋友不行吧?”

“不准笑。”

“是是是不笑了不笑了……”阿贾克斯死死抿着嘴,但眼里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这不就等着你来问我呢,咱俩谈恋爱快两年,除了那次你聚会喝醉了,从来都是你答应我嘛。”

“……你钓我?”钟离眯起眼,“那我要是一直不问呢?”

“因为你总会问的呀。”

阿贾克斯忽然凑近了他,刚才的笑意全无。光线位置不好,他的眼睛看起来深得仿佛一滩死水。

这可是你的必经任务。 他俯视着自己的爱人,又好像在透过这幅皮囊看着什么。

他眼里的光并不亮,很多人都被他这样吓到过。

看到恐慌的表情,被推开,从此疏远……他再熟悉不过。

现在到你了,他想。

然而预想并没有发生。钟离抬起手,用十分暧昧的力度捏了捏他的脸。

逞强,他也不是没见过……

下一刻,他差点从沙发上跌下去。

钟离就如同在问晚饭吃什么一样开了口:“那到底做不做?”

……不对,这肯定不对。

阿贾克斯愣在那里,完全丧失了语言功能。

太像了。他指尖泛白,实在是太像了,不论是语气,目光,甚至下意识的那些动作……

可是明明——

他瞳孔猛然放大,声音又轻又抖,如同对待一个随时会破碎的玻璃制品。

“钟离………?!”

“这么惊讶干什么。”钟离歪了歪脑袋,“我是没主动开过口,又不是不会主动开口。”

阿贾克斯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低下头那一瞬,一滴眼泪悄悄落在沙发的扶手上。

“……没什么,我……我太高兴了。”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钟离不解,伸手勾了勾眼睛上另一人的手指:“所以你的答复?”

“做。”阿贾克斯回答得斩钉截铁,“现在就做。”




你贾要狂炫代餐力(?

关于为什么阿贾哪怕知道“钟离”不是钟离还是同意上床这件事,后面会解释的(好像把他写太惨了……我改改orz

后面估计要来点意识流+胃痛回忆杀

(r18就……先不打了……吧?

我真的有在努力区分的地得怎么用 :ku:

25 个赞

在这里住下了(放板凳 :da:

2 个赞

这种设定好喜欢!夸夸!

3 个赞

好喜欢的设定!(落座)

1 个赞

没有文笔就只能用设定来凑了哈哈哈(苦涩

4 个赞

发出楼上id的声音:好耶!

5 个赞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是快穿!系统达透着一种无机质的帅气和有点搞笑味的可爱www赞美太太:pray:

系统达保留了一部分原汁原味,但是原型最主要的部分已经被清理啦ovo
可能会让离去一趟系统达的世界喵

8 个赞

哇哇哇哇哇哇哇我大期待:rose::rose::rose:

1 个赞

下一章再做(即答
这章透露一点系统达的事情啦(你离主角光环开挂一直可以的(?

8.

洗澡的时候,钟离对AJAX说:“他刚才怎么了?他那些话……好奇怪。”

AJAX或许更加无法理解人类的思维吧,他想,不知道会分析出什么。

他的系统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我不知道。刚才我去系统大厅问了几个去过这个世界的同事,他们都说主角偶尔会有一些奇怪的发言或者举动,这是很正常……嗯?你说没有吗?”

大概是AJAX忘了关掉大厅的声音转播,钟离听到了他和一位女性的谈话。

“A,你在问关于那个空难美术生的世界?”

“37210小姐,你也去过那里?”

“当然,那里可是我去的第一个世界。”37210说,“当时我还不够熟悉自己的工作,还给宿主添了些困难呢。明明是那样简单的世界,愣是磨合了不少时间才堪堪明白怎么做好任务。”

“啊,我不是来说这个的,刚才听到你们说起那个美术生,都说他偶尔举止奇怪,说一些似乎有暗示意味又无法理解的话……这好像并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美术生?”

“此话怎讲?”

“当初我和宿主都业务不熟练,踩了一大堆雷点,尤其是OOC这一条。但主角完全没有表现过任何异常,完全就是复制品那种死板走剧情的样子。”

复制品?

钟离皱起眉,把水关小,更加仔细地听他们的对话。

“没有任何异常?”

“是啊,反正本身就是不断回溯的世界中,一个不断回溯的NPC而已,说是世界的主角,放在整个系统里,连一行代码都算不上。”37210轻轻叹了口气,“我的那位宿主呀……放着好好的青梅不去追,最后留在一个任务世界,留在一个劣质的复制品里,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和主角在一起好好过日子了,还是已经随着世界被抹消了。”

“你的记忆力很好。”

“那可不,我带了48位宿主了,每个人每个世界都留在我的数据记忆库里,随时都能把细节重温一遍。倒是你,怎么说话一直跟挤牙膏一样,又闷又冷着个脸,活像被谁甩了十八次一样?”

“这和我们开始讨论的问题无关,小姐。”AJAX总算多说了几个字,“我和你们不一样,初入系统时就没有任何过往的记忆。与其说我是死后成为系统的人类,我更偏向于自己本身就是一台机器,不过略微参杂了一些人类的情感而已。”

钟离搭在墙上的手慢慢握紧,试着理解刚才这一句话传达的信息。

这个系统中所有的引导系统,都是死亡的人类转变而来的。

AJAX 曾经也是人,但不知为何没有过去的记忆。

“诶?所有系统的详细身份都在总数据库里呀,你查不到吗?”

“正在调取……GZ世界#127999;姓名:埃阿斯;年龄:24岁;死因:自杀;已带领宿主共28位;任务失败次数:三次,其中一次记为宿主过失,不计入考评;宿主#17由于违反系统规则,已交由主系统处理,归期未定,数据已抹消;正在带领宿主执行任务,目前进度世界一,1-10难度等级估计为2,剧情……”

“停停停停停,我又不是要这个!”37210叫起来,“我说的是你自己的详细身份,一个名字年龄和死因,没啦?系统详细数据不是连几岁尿床都记得一清二楚吗?”

“让你失望了,没了。”

“怎么可能,你不会真的是系统自花授粉搞出来的仿生人吧!?”

“……小姐的想象力十分丰富。”

远处似乎有人叫了这位小姐一声,37210嘟囔着“不可置信”一路远去。

“钟离先生,抱歉突然停止了交流。”AJAX很快就回来了,并且似乎并没有发现异常,“方才从同事那里得知,该世界的主角在最初并没有反常举动,推测或许是因为世界使用次数太多,历代宿主情感堆积对世界发展造成了一定影响,后续主系统应该会处理的。”

“……嗯。”

“您不用太担心,主角的性格转变对剧情不会有过多影响,世界难度等级划分为1到10,这个世界只有2级,很容易就能通过。”

“我知道了。”

钟离裹上浴袍,垂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钟离先生。”AJAX出声,“不出意外稍后就是床戏了,有什么准备是需要我帮您做的吗?或者调出相关记忆……”

“之前你提过一次,我所在的原世界编号是128000?”

“是的。这是方便区分各个世界而编制的。准确而言,您的原世界编号是GZ#128000。”

“这有什么含义吗?”

“引导系统的职权还不足以了解到关于【世界】的部分,推测是用于区分不同位面与科技水平类。”

“好,谢谢。”钟离擦着头发,小幅度吸了口气,“等会儿……你能像平时晚上一样休眠吗?”

“准确而言,我并没有休眠,只是在您熟睡时会关闭感知与通讯回到系统大厅。”AJAX十分认真地解释了一句,“引导系统的任务主要是提供帮助与监督完成任务,如果您稍后确认不需要任何帮助,我可以离开。”

“嗯,我应该不需要。”

“好的,正在处理……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嗯?”钟离被系统突如其来的问句搞得莫名其妙,“没有了呀。”

“哦,因为以往这种时候您经常会打断我并且提出问题,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毕竟如果没有突发情况传到我这里,一直到明早我都不会回来。”

钟离哭笑不得:“没有了,这次真没什么想问的了。你去休息吧。”

“好的,正在处理请求……”

几声“滴”过后,钟离试着叫了AJAX几声,真的没有回音了。

莫名有一种……突如其来的轻松感和不习惯。脑子里没有一个人和他共享记忆,也没有一个人能随时陪他说话了。

钟离捏了捏眉心,打开了浴室的门。




一般路过的活泼姐姐是水岩生日数字打乱啦诶嘿

别听小系统瞎说,GZ是你俩cp名缩写,仅此而已(

引导系统的职权蛮小的,而且也没那么严格,出于“人性化需求处理”是可以基于宿主要求暂离的o(别问,问就是“主系统”飘了

以及……
AJAX看不到钟离洗澡!不要多想!!(明明多想的就是你自己吧喂!

25 个赞

嘶,一拍脑袋来了新灵感,好像要扩到六个世界结束……又想到一篇有点想写的双魔神……
可恶,又要写长还要挖坑了!
看我爆肝肝肝肝肝明早写好了就发第九章

12 个赞

期待期待 :baoxiang:

哇,系统达的过往里面有宿主过失和抹除宿主数据诶,猜一个是不是也是钟离!本世界线达:还没有人说吃代餐还会碰上某种程度上的正主啊!(x)看来小达遇到了不少宿主(还试图用眼神吓走),而且保留了各个周目的记忆…不简单呀,好期待后续! :ganbei:

12 个赞

你真的有在认真分析你温我哭(猛亲
之后两章就有各自的回忆啦!等我把做好的饭摆个盘再端上来(蹦跶

7 个赞

好耶!坐等吃饭! :chifan:

2 个赞

究极无敌意识流,r18就不打了(确信
穿插一点先生原世界的回忆杀,说话不打引号,对世界发展有影响的打了【】←这个
哎哟写得我自己胃痛。

9.

阿贾克斯也洗好了,坐在床上等他。

钟离不是很想去翻原主的记忆来看这时候他们会先干什么,本着反正都是同一个人的想法,闭上眼接受了年轻人的亲吻。

达达利亚教过他很多次,接吻的时候要怎么呼吸,但帝君先生觉得没那个必要,反正自己不会窒息,忘了就忘了。

可现在不一样。钟离被吻得有些失神,他现在可不再是岩王帝君了,不呼吸真的会死。

好吧……也不至于,阿贾克斯已经放开他了。

“怎么还是学不会?”他带着轻笑去蹭爱人的颈窝,“每次都喘不上气还要瞪我。”

钟离被他的头发丝蹭得痒,咬了一口那只在摩挲自己嘴角的指头。

“好好,不玩儿了,钟教授等得不耐烦啦。”

嘴上说着不玩儿了,橘毛大狐狸这里亲一口,这里捏一下,这里再用小虎牙磨一磨……钟离全身上下敏感点被摸了个透,都没意识到扩张什么时候已经做好了。

“嗯……我的手有什么好咬的。”钟离好不容易提起力气,用水雾朦胧的眼睛看了在亲他指缝的阿贾克斯一眼,“嘶……”

进去了。

钟离被烫得一颤,这才堪堪进去一个前段,他就觉得好涨。

搞什么……原来是在分他的心。

他抬头又和阿贾克斯接了个长吻,脑袋昏昏沉沉不知道想到哪里去。最后一次和达达利亚做是在北国银行一别后的第三天,璃月的雨倾泻而下,客卿睡不着,起来去窗边坐了一会儿。

窗台上的花瓶是达达利亚上周送的,里面的琉璃百合是三天前的早上折来的,执行官抱着他亲了好一会儿,问他想不想去至冬。

客卿鎏金色的眼睛眨了眨,为什么问这个?

嗯……我手里有个去至冬的船票,过两天我可能也要回去了,但到时候坐的是专门给愚人众的船。你要是想去,不如今天就走,这趟船还有一个多时辰开,够你收拾收拾东西。

他好像急着让怀里的人离开这个地方,好像极力掩盖着什么即将发生的事情。

客卿没有答应。

既然要远行,自然该好好准备。他这么回答了执行官,一个多时辰实在太仓促,再者,你不是说想带我去见见你的家人?一起走也无妨。

他没坚持,出去了没多久又折回来,往花瓶里放了一枝不知哪里折下的琉璃百合。达达利亚低头抱着他,轻轻地问:钟离,你会阻止我吗?

未等他回答,达达利亚又松开了手。

【“我要去找一趟旅行者。……你还会给我开着这扇窗吗?”】

那枝琉璃百合下午就枯死了,达达利亚也再没来找过他。

但客卿卧房的窗户一直开着,好像是一句回答。

雨太大了,打在干枯的花瓣上,客卿看着灰黄的花瓣落下去,忽然有点想那个人。

他说得对。如果他不是执行官,如果他不是摩拉克斯,或许他真的会坐上三天前的那趟船。

可惜没有如果。

他伸手想关了窗,但下一刻,熟悉的黑影就翻了进来。

带着一身酒气和寒风,伸手就把他往怀里一拉。

年轻人一个字也不说,客卿静静地让他搂着,终于身后人低声问他怎么不关窗,雨这么大,也不冷得慌。

【“给你开的。”】

钟离闷哼一声,指甲在阿贾克斯背后留下一道印子。

不……不。这是后来他无数次想起那天夜晚时想要说的话,但他不是这么说的。

他说,公子阁下,或许我们不必再这样互相欺瞒了。

他们打了一架。赤手空拳地搏斗,再到不知谁被桌角绊了,带着两人一起摔到床上,达达利亚手里动作停了,发了狠咬他,他被咬疼了,那块皮肤就变成了一层玄石。

达达利亚松了口,攥着他的衣领,冰冰凉凉的水珠落在床上,分不清到底是他身上的雨还是眼泪。

他伸手抱了他。

阿贾克斯吻过他的眼角,又一次顶到最深处,钟离呜咽着咬住自己的下唇。

不对……不对,这不是他的记忆。

他分明是推开了他。

他说,公子阁下,自重。

达达利亚红着眼睛看他,窗外的雨很大,很吵,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摩拉克斯,我真的好爱你。

……可我也好恨你。

霓裳织成的衣服被扯破,伴随而来是下体撕裂般的疼痛。达达利亚从来没让他在床上受委屈,向来都是好好哄着,哪里舍得让他掉一滴血。

这是第一次这么疼。

他的眼睛一瞬间成了竖瞳,屈起胳膊狠狠给了身上的人一击。

他们边打边做,最后也不知道床上到底是谁的血,金的红的流了一地。

他忘了达达利亚是什么时候射进去的了,只记得当时他们好不容易停了一会儿,他仰着头等那阵劲过去,腿刚刚一动,又一滴液体落在脸颊上。

【“先生……先生,跟我回至冬,跟我回家好不好?妈妈会给你做她最拿手的甜菜汤,冬妮娅会用你从来没见过的花给你编花环……手环也可以,我们一人一串,你可以给托克讲讲璃月的故事,哄他睡着之后我们就可以出去看极光……”】

他放轻了呼吸,这是达达利亚和他说过很多很多次的想象,甚至一边说一边给家里写了信,墨还是他亲手磨的。

【“…是谁都好啊,谁都可以……为什么是你啊,为什么就偏偏……为什么偏偏是你啊!!!”】

达达利亚几乎是吼了出来。……他当时在想什么来着?

他在想,还好已经设下了结界,不然堂主多半要提着长枪上来踹门。

所以他没有回答。

阿贾克斯安抚着在高潮余韵里颤抖的人,轻轻问:“先生,你在想什么?”

钟离眼前有些模糊,垂着眼轻声说话的人好像和记忆中的青年重合,他闭上眼,侧过了头。

“……在想,今年就陪你回家。”

“…你说……”

钟离缓了一会儿,脑海中模糊的画面逐渐淡去,他闭着眼睛伸手摸了摸阿贾克斯的脸,重复了一遍:“我说,今年春节,我就陪你回家。”

阿贾克斯愣了愣:“真、真的?你之前还……”

“怎么我同意了,你还怕了?”

“没有!我就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

“……唉。”

“先生?为什么叹气?”

钟离眼睛睁开一条缝:“还做吗?”

阿贾克斯笑起来:“为什么不呢?先生难得这么主动……”

“他已经走了。”

“……什么他?先生在说什么?”

钟离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之前你说的那些,是说给我听的。刚才说的那些,是说给他听的。对吗?”

“先生,”阿贾克斯撑起上半身,“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钟离眯起眼睛:“‘因为你总会问的。’你知道这是任务的一环,知道我一定会主动提起这件事……”

“嘘。”阿贾克斯低下头吻住他,声音有点哑,“先生在床上就不要说这些啦。”

他扣住钟离的手,钟离刚想动弹,就觉得手心有点痒。

等等,他在……写字。

点,横撇,竖……

祂、在、看

钟离心里一惊,不小心咬了一下阿贾克斯的下唇。

“先生累了吗,累了就去洗一下,然后睡吧?”

“……好。”




粗体字是其他世界里离的做法

就理解为,某个世界里他们也发展到了这一步,但是离选择了当场接受达,世界线就往HE发展——当然最后达还是会死或者说失踪,离也会进入系统

离骗走小系统,要和阿贾说正事啦!下一章是阿贾的回忆!

AJAX:不是,我就这么没地位吗?(怒

35 个赞

!一分钟前这是什么缘分哈哈哈
饭做好啦!(端

4 个赞

新的饭饭我哐哐哐哐吃!那个祂是主系统还是天理呢…怎么像个变态水岩妹一样偷窥水岩生活!!让我看看!!!被支走的小达be like: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却没有我的姓名(不是)不过背着系统说话,这个世界线的达应该是站在系统的对立面…?
好期待系统小达什么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作为达达利亚的人的身份!不过话说回来,既然这个钟离的躯壳被好多人顶替过,那原本这个世界线的钟离又去了哪了呢
总之,太太加油! :ganbei:

5 个赞

反正官方不告诉我天理是什么玩意,我就造谣祂究极无敌大反派,主系统就是天理(没啥悬念hhh

这个世界原本的钟教授嘛……好像在前面透露了一点(超小声)可以猜猜!

1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