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敲钟人达达利亚

*半原作向,半旧设鸭*短打1.4k

凡是来过璃月港著名殡仪承办公司往生堂的人,必定会对堂内那个戴着暗红眼罩的年轻人有所印象。

他叫达达利亚,是往生堂特聘的敲钟师傅,平时总是在坐在那口大钟前一言不发,拇指上套了一只金属制的扳指,沉默地转啊转啊……直到午时的时候起身,懒散地抓住身旁悬空的石锤,撞向石钟。

“嗡——嗡——嗡——”

每到听见钟声的时候,璃月港的纤夫们、渔民们、货郎们、商贩们、老人们、大人们、小孩子们就都知道自己该回去了,该回去找老婆们、情人们、妈妈们、工友们吃午饭或者吃早饭了。

达达利亚就再次坐回到他的位置上,盯着扳指,发呆。

有见多识广的人依据他蓝眼橘发鼻高眼深的相貌猜测他也许是个至冬人,不知为何漂泊至此。

又有厌恶往生堂的人造谣说是往生堂欺负人,故意用了什么计,把至冬来的独眼可怜鬼拴在这里给人敲钟。

更有甚者,因着这个理由去上报了七星。

当然,后来查出来这人是另一家殡仪馆的员工,来使坏抢生意的。

不管外头的人怎么说,往生堂内部倒是风平浪静,偶尔现任堂主家的小孙女会在老堂主的指使下窜到达达利亚跟前,小姑娘咿咿呀呀地要抱,达达利亚拿他深不见底的蓝色眼睛看她,小姑娘依旧咿咿呀呀地呲着奶牙要抱要抱。

每到这个时候,达达利亚就会轻声叹气,然后把小姑娘小心翼翼地抱起来,带她在庭院里逛来逛去,逛去逛来,告诉她,这个是芙蓉、这个是杜鹃、这个是君子兰、水里的是睡莲、蔓长的是朝荣、树上的是玉兰……

花一朵也没开,而小姑娘很快就会睡去。

达达利亚就收拾收拾,抱着她找老堂主,把她交给老堂主,谢过好心的老堂主,再继续回到他的位置上,继续转扳指,继续等钟,继续敲钟。

直到有一天,璃月港来了一个外乡人。

有人愕叹于那人璀璨的金瞳,有人惊讶于那人含情的双眸,也有人沉迷于那人挺拔的身姿抑或是渊博的学识。

达达利亚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达达利亚在往生堂敲钟,一下又一下。

外来客说他的名字叫钟离,和往生堂那口石钟一样的姓,和分别一样的名。

“和石钟一样的名,和分别一样的姓?“达达利亚重复道。

“不,是和石钟一样的姓,和分别一样的名。”达达利亚纠正道。

“好那我记住了,钟离,和石钟一样的名,和分别一样的姓,钟离。”达达利亚再次重复道。

“你错了,钟离,是和石钟一样的姓,和分别一样的名,钟离。”达达利亚再次纠正道。

“嗯,钟离,和石钟一样的名,和分别一样的姓,钟离……”

不知是谁最先发现,自打外乡人钟离来到璃月港,往生堂的达达利亚除了敲钟又多了一项事务,那就是念叨钟离,名和姓分开,零零碎碎地缱绻至极地念叨。

往生堂里的员工问他,是不是看上了人钟离先生?

达达利亚不理睬他。

后来老胡堂主知道了,就亲自去钟离栖身的白驹逆旅,诚恳地请求他来担任往生堂客卿。

并无不可。

钟离是这么说的。

从此,璃月港的人们就都知道了,往生堂不只有一个敲钟的达达利亚,还有一个儒雅的客卿钟离。

不过说来奇怪,在钟离担任往生堂客卿之后,璃月港的人们再也听不到往生堂传来的敲钟声了。

好在没人在意,就像石钟低沉久远的声音从未响起过。

短短几年后,往生堂的老胡堂主病逝,新任堂主尚且年幼,钟离客卿又助她担起了整个往生堂重担。

再后来,整个璃月的主心骨岩王爷仙陨,在所有人慌张不已之时,往生堂的客卿钟离却在三碗不过港喝茶。

在他身旁陪坐的是一个异国打扮的青年,肆意张扬,生了一双深不见底的蓝色眼睛。

青年自称,“达达利亚“。

END.
尝试一下这种奇奇怪怪类似童话(bushi) 的叙事方式,结果感觉不解释就成谁也看不懂的天书了……
所以解释一下,背景大概就是一条莫比乌斯环,时间线往前推移的同时会成为过去,但是过去时间和现代时间会同时存在且不可同时展现,就像莫比乌斯环的里外两面,所以旧设公子不会碰上客卿钟离,因为他已经有过一段属于他和他的先生的故事了……
大体就是这样,没啥意思……

9 个赞

啊,感觉蛮有意思!确实也很适合旧设鸭

1 个赞

喜欢就好:d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