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论一见钟情相爱的几率

来了来了,是上一篇恐怖游戏主播的前置内容,即未交往背景
是离先喜欢的鸭,没想到吧
5k+

para.1 一瞬回眸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下午,这也是一个很不普通的下午。
钟离和往常一样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心里想着晚上直播要讲的内容。他是某站历史区的一个up主,主要讲璃月的历史,偶尔会穿插其余六国的一些历史故事。因为其内容殷实,讲话幽默(其实还有他的嗓音和颜值),收获了不少粉丝喜爱。承蒙厚爱,钟离则在一些特别的粉丝数达成后开直播作为粉丝福利。
今日便是百万粉福利兑换的日子。

下班高峰期,也是年轻人出来玩的时候,道路交通非常拥挤。钟离等在一个十字路口,不少人和他一样等着红灯变绿。没多久绿灯亮了,行人们匆忙上了斑马线,钟离混入了人流中。
对面迎面走来一个年轻人。倒不是特意在意他,只是他的一头橘毛过于扎眼了些。钟离抬眼看了过去,两人擦肩而过。
年轻人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看他的钟离,继续直直地往前走,顺便朝路口的一个金发年轻人挥了挥手。钟离在原地驻足几秒,望见年轻人和另一个年轻人会合后才重新提起步子。
说实话,他是有被惊艳到的。
至冬人不少见,只是像那个青年一样的至冬人很少见。橘毛张扬,透蓝的眸子又好似无垠汪洋。他笑得很好看,钟离是这么觉得的。
许久古井无波的内心被一颗小石子震出了圈圈波纹,钟离后知后觉他也许有些心动了。
对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心动,这说出来怕是要被胡桃那个小姑娘嘲笑。
或许只是我太久没见过好看的人吧,钟离自我安抚道。
只是,究竟有没有真动心,他心底是知道的,瞒得了别人也瞒不过自己。

para.2 原来他也是主播

钟离回了家,给自己收拾了一顿晚饭,又做好了家务,才打开某站开始直播。不过在直播前他有点进直播首页看看热度。目前排在榜一的是一个叫【公子】的恐怖游戏主播。
钟离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由于本身并不偏爱游戏便也从未了解过。他的直播封面是一个Q版的人物,看起来还挺讨人喜欢。钟离看着那个Q版,鬼使神差地点了进去。一进去,差点给钟离吓得关闭页面。并不是因为游戏本身,而是因为尖叫,准确的说是公子的尖叫。那声音高亢激昂,能直通人的天灵盖,叫人一个泗泪横流。
尖叫声后,钟离勉强稳住了心神,这才有空去看看主播长什么样。这一看,钟离便睁大了眼睛,正是他擦肩而过的人!就说世界是真小,这都能遇见。
此时的公子和马路上碰见的阳光青年可不一样,他现在皱着眉苦着脸,不时战术后仰,嘴里还念念有词:“退退退!”
有意思,钟离翘了翘嘴角。
他继续往后看,听见他说:“不是,我都躲了,他还能看见?”“这是bug吧?是bug吧?”“好啊霰弹枪,看我不喷死他!”“众所周知,能塔塔开的恐怖游戏就不恐怖。”
这样话不停的公子,是过于可爱了。
钟离心里喜欢,默默点了个关注,送了点小礼物打赏就关了页面开始了自己的直播,毕竟自己的粉丝也不能忘记。
本身只打算直播一个小时,所以在讲了40分钟历史后,便留了20分钟当作有问必答时间。粉丝们立马炸开了花,弹幕刷得一条比一条快。钟离无奈地看着飞速的弹幕,但好在sc还是很瞩目的。

“先生先生,你是一个人住吗?”

“是。之前还有堂主和夜叉和我一起住,不过他们现在已经搬出去了,所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粉丝们是知道堂主和夜叉的,他们都是某站的up主。堂主全名往生堂堂主,主要玩恐怖游戏,不过她胆子大基本吓不到,特别是玩灵异驱鬼的,那叫一个得心应手,一拳一个物理超度。夜叉是玩竞技类游戏的,人狠话不多,手法娴熟爽快,而且声音清冷好听,有不少女友粉妈妈粉,据说最近在和某战队接洽。
钟离和他们俩的关系都不错,平时没事还会聚一聚。

“先生这房子是买的吗,现在的房价好贵啊买不起呜呜。”

“是买的。不过我买的时候是很早之前,房价自然不如现在。”

“可是先生看着很年轻啊,果然年纪轻轻就有房了。”

“我已经28了,小姑娘。”

“那先生有对象吗,有理想型吗,有喜欢的人吗?”

“阁下的问题有些多了,我一个个来说吧。目前没有对象,理想型大概是个活泼阳光但是也很可爱又怂又想玩的人吧,喜欢的人大概是有的吧。”

“唉?????!!!!!!”弹幕狂刷问号和叹号。

“是谁!是谁能被先生喜欢!”
“不是我说,这个描述就很像某个人啊。”
“这性别不对吧?”
“性向自由好吧,不过确实有点牵强了,先生和那位八竿子打不着啊。”

眼看弹幕聊的越来越接近真相,钟离只好出声制止了他们的发散:“各位就别猜了,我也不一定是真的喜欢,只是略有好感,别误伤别人。”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各位早点休息吧,我下播了,晚安。”

关了摄像头,钟离窝在床上点开了公子的直播。他还在玩,只是比刚才淡定了不少:“朋友们看我杀穿这游戏!”

难得的休息日,钟离也不想麻烦自己,便外出去吃了早饭。早饭后是闲逛时间,钟离的作息很稳定,此时正好应当去公园里逛逛。这种被胡桃称为老大爷的作息方式,钟离坚持了好几年。
大清早的公园人并不多,是一份难得的宁静。钟离四下闲逛,远远看见一头瞩目的橘毛。心头一动,钟离提步走了过去。那年轻人坐在公园长椅上,手里拿着筷子,和一盒炒面作斗争。他似乎是不太会用筷子,两根木棍跟要打架似的,就是不到适合的位置。年轻人有些恼,皱紧了眉头,手下更用力了些。
抛去年轻人就是公子而言,这样的筷子用法也叫钟离很难不上去指导。

“阁下可是不擅用筷?”钟离走到达达利亚的视野里。
“啊?没有不是。”达达利亚下意识否认,这么糗的时候都能叫人看见,他这面子可不能要了。
“何必否认,这里只有我们两人。”钟离浅笑。
达达利亚好似是泄了气的气球,刚刚强装的镇定立马消失,叹气道:“不是我说,这筷子确实太难用了。”
“你是至冬人吧,来璃月不久?”钟离不动声色地问道。
“也来了有几个月了,只是还没学会用筷子而已。”达达利亚为自己正名。
“那不妨让我教教阁下筷子的用法吧?”钟离弯了弯眉眼说道。
达达利亚一下愣了神,眼前突然出现的璃月美人笑起来更是勾魂,石珀色的眼睛闪着光,勾着他,叫他不能不答应。
“啊,好。”
钟离坐到他身旁,接过他手中的筷子为他演示。达达利亚点头表示自己懂了。待他自己再次握住筷子时,钟离略微俯身将手覆了上去,调整自己还有些错误的手势。长发扫过自己的嘴唇和鼻翼,达达利亚呼吸一窒,喉头一紧,心脏砰砰乱跳。他好香啊。
“阁下?”感觉旁边的突然没动作了,钟离转头投去疑惑的一眼。
“没,没事。”达达利亚慌乱地说道,“先生教的真好啊,我感觉自己马上就会了。”
“既然如此,阁下不妨自己多练练,钟某便不奉陪了。”钟离起身打算走。刚刚的身体触碰心动的不止达达利亚一人。虽然在将手贴上去之时他并未想太多,只是想好好纠正一下,但刚触碰到对方温热的皮肤,钟离心就跳的厉害。他感觉到了对方手指骨节的力量,想来他的手应当比自己大上一些。再待下去钟离怕自己先一步破防,毕竟不急于一时。只是没想到对方叫住了他。
“先生,我叫达达利亚。”看着对方要走达达利亚鬼使神差地开了口。
“我叫钟离。”钟离回眸轻笑。

太阳已经升起得很高了,阳光都带了些许灼人的热度。只是此时阳光洒在钟离身上,让他美得好像一幅画。
达达利亚不可否认,自己一见钟情了。

para.3 双向奔赴了属于是

钟离回了家,点开了达达利亚以往的游戏视频。刚刚他与达达利亚告别,看见了年轻人的欲言又止。他想说些什么,他是否和自己怀有同样的心思,钟离都无从知晓。他现在只能通过视频的方式来了解这个他动了心的男人。
只能说“人怂瘾大”这个词形容他真的没错,明明那么怕恐怖游戏却还是要壮着胆子来玩,不能不为他的作死精神鼓掌一下。不过他也确实在逐步克服自己的恐惧心理,当他现在再去玩那些俗套的恐怖游戏时,他已经能面不改色。钟离从他身上看到了坚持与无畏。或许真是因为有滤镜在,达达利亚在他眼里是怎么看怎么好。意识到了这一点,钟离都愣了一下,无奈地摇头叹息,这可真是不像他自己了。

年轻人今天晚上又开了直播,只不过玩的是一个无脑小游戏,看样子开直播的目的并不是游戏。
钟离耐心地看他玩,果然不久达达利亚就停了下来,有些迟疑地问:“你们有喜欢过谁吗?”

“?????鸭头妈妈不允许你谈恋爱!”
“什么什么公子有喜欢的人了?”
“啊?这波是要虐单身狗?”

“喂,你们在说什么啊!”达达利亚无奈。

钟离心跳立马提速,他很难不把这个问题联想到早上他与达达利亚的见面。那么,达达利亚是否也对他有好感?

“没有,就今天见到了个人,感觉他挺好看的。”达达利亚挠了挠头说道。

“男他女她?”
“这问题好啊!”

“男女,不重要吧?”达达利亚选择性规避。

“哦那我懂了,但我不说。”
“我也悟了。”
“鸭头,一般来说,当你觉得一个人很好看,并且还在意的时候,说明你就心动了。特别是你说一个男人的时候!”

“诶,没提性别啊!”达达利亚立马说道。

“就你这欲语还休的样子,不猜他是男的都说不过去吧?”

看着弹幕和达达利亚的反应,钟离顿时了然,果然他说的就是自己。那他是不是可以再进一步呢?
切了小号,钟离发了一个sc:“公子能否形容一下他的长相?”

“对啊,我也很好奇,能让鸭鸭喜欢的人得有多好看。”
“说实话我是不敢想的太好看的,毕竟鸭头很直男。”
“死亡芭比粉,谁懂。”

达达利亚看着弹幕逐渐走向人身攻击,立马出声表达自己的不满:“我说,你们真的是我的粉丝吗?有这么黑我的吗?”
“那个人啊,他是长头发,束了一束发辫在身后。然后眼睛是石珀色的,很亮很好看,有眼尾描红,戴了耳坠。就这样。”
达达利亚从回忆里出来,看见弹幕一连串的问号和感叹号。
“你们键盘坏了?滚了一圈?”达达利亚皱眉。

“不是,就太震惊了。”
“woc,我昨天才在那里看到了相似的场景。”
“我也,我当时还说,这两个区八竿子打不着。”
“结果人家搭了个鹊桥。”
“世界,真的好小。”
“为什么我就不能拥有这样甜甜的恋爱:sob:

达达利亚越看越迷糊,他们在说谁啊:“你们说谁?”

“鸭头,答应我,成了请我们喝喜酒。”
“我可以随份子钱!”
“我,我也可以!”
“名字叫摩拉克斯,祝你好运。”

达达利亚输入那个ID,点开了他最近的视频,一张熟悉的脸显示在屏幕上。达达利亚睁大了眼睛,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涌到嘴边:“woc!”

钟离不可抑制地心跳加速。现在他们都知道了彼此的身份,这波属于是双向奔赴了。但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和达达利亚相处,毕竟他还没做好准备。
关了直播,钟离打算先冷静一下,不急于一时,双方都需要思考。虽然双方信息不对等,但钟离觉得也未免不是个好机会。

第二天一早,钟离去了公园里和达达利亚遇见的地方。他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去的,没想到对方也正好在这里。
只是这次年轻人手里不是炒面,而是两碗馄饨,配了勺的那种。
“先生。”至冬青年见钟离来了,有些局促地将两碗馄饨放到一边,站起身来打招呼。
钟离是惊讶的,特别是看到两碗馄饨的时候。
“阁下…是什么时候来的?”
“没多久之前。先生…要吃馄饨吗?”达达利亚指了指旁边的馄饨。
“给我买的?”
“也不知道先生吃没吃过早饭,啊,要是您不喜欢也可以不吃的。”达达利亚说道。
“无妨。只是,若我今日不来,你这馄饨可就浪费了。”钟离轻笑。
“没事啊,我自己吃。但先生这不是来了嘛。”达达利亚扬着笑,好像一只小狐狸,竖着尖尖的耳朵,摇着尾巴说:看,我赌对了。
钟离有一瞬间想去揉揉对方的脑袋,但还是抑制住了,这说到底是过于亲昵了。
钟离吃东西时很文雅,不急不缓,看着就赏心悦目。他正舀着馄饨,余光好像瞥见了一部手机竖在旁边。他侧头往达达利亚那里看,只见对方一脸淡定地吃着馄饨,好像无事发生。难道是我看错了,钟离心里疑惑。但只有达达利亚自己知道他刚刚有多慌张,先生太敏锐了,幸亏他藏的快,否则就要被发现了。
他刚刚是拍了张钟离吃馄饨的侧颜,光线正好,映得他亮闪闪的,达达利亚手一动就拍了下来,连脑子都没过。不过达达利亚构图构得好,很能当作手机壁纸。
吃完,两人便要分开了。各自都有工作,不能耽误时间。
“先生,我们加个vx吧。”达达利亚说道。
钟离没有拒绝。
“那先生,再见。”达达利亚笑着说拜拜。
钟离也挥手作别。

再见,再一次相见。

para.4 谁先表白

自从加了vx,达达利亚就时常来找钟离聊天,分享自己的生活和游戏。
钟离虽然比达达利亚年长,但在相处时总是很难掌握主动权。有几次钟离安排好行程,却总是在半途被达达利亚以堪称奇妙的方式进行改变,叫他都没办法回到原来的轨迹,只好顺着达达利亚来。虽然结果都很不错,但过程一言难尽。
达达利亚有时候喜欢叫他来一起玩恐怖游戏,虽然说着你要是怕就钻我怀里来,但实际上都是达达利亚跑到自己的怀里来。钟离不觉得那些恐怖,但还是要安慰一下瑟瑟发抖的达达利亚,说,没事了,他已经走了。这看着挺硬气的至冬小伙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叫钟离都只能扶额叹息。
但是除了恐怖游戏之外,达达利亚的男友力堪称爆表。出门逛街,钱是他付的;提东西也是他提的;有人请自己吃海鲜,他也会帮自己全部拦掉。虽然年纪比自己小,却意外地非常可靠。

感情在升温,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就是临门一脚的事儿。

所以,谁先表白,谁就占据了主动权!

两人各自暗戳戳地准备着自己的表白仪式,就打算来一个先发制人。
正好星期六晚上要约着吃饭,就在那里表白吧!两个人如是想道。
应该说不愧是天生一对,连表白的日子都如此一致。所以,当两个人同时开口:“我有话要对先生说。”“我有话要对你说。”的时候,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几乎是一瞬间,两个人都意识到了对方想说什么,钟离先一步笑出了声。
“先生~!”达达利亚明白钟离笑的意思,拉长了声音叫他的名字。
“只是没想到我与阁下如此心有灵犀。”
“那不行,我要表白的!”达达利亚说道。
钟离止了笑,认真地看向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不自觉端正了起来,清了清嗓,说:“先生,我喜欢你,从见你的一眼我就喜欢你了。之前我看到一句话说,我命中注定要遇见你,我觉得形容我也很合适。你是我命中注定要爱的人。先生,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嗯,我愿意。”钟离抬手抱住了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被突然的拥抱乱了手脚,但手比脑子更快就搂了回去。

他听见钟离说:“阁下有所不知,在公园之前我就见过你。
在马路上,你我擦肩而过。
那一瞬间,我就对你动了心。”

32 个赞

人群里一见钟情,那不就是PV里那个,其他人都是黑白,只有公钟两人是彩色,先生扭头看走过的公子

5 个赞

概念就是这个哦

甜甜恋爱啊,香香!ヾ(・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