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映岩月|公钟】生日陪老婆回娘家享受极致战斗!

备注:是喜添冤宝那篇的后续,有生蛋孵蛋的内容,含私设
.
.
.
一枚光泽莹润的龙蛋被武装带固定在健硕的胸肌中间,而龙蛋的父亲达达利亚目前坐立不安。他松松地披着愚人众执行官的礼装外套,看上去随时有可能从船上发射进璃月港。

龙蛋表面的微光随着内部小生命的呼吸而明暗变化。达达利亚调整武装带让龙蛋贴得更牢靠,以便孩子能够继续大口吞咽他已经能够熟练调配供给给孩子的力量。

在海上航行日久,龙蛋的母亲已经有较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甲板上赏景了。一方面是钟离听取了达达利亚的建议,减少了吹拂海风避免生产不久的自己着凉感冒;另一方面则是晕船这种普通人的生理现象前几天居然出现在了强大得几乎无所不能的前岩神身上,导致钟离不得不长时间窝在头等舱客房里,没精打采地对着达达利亚端来的各种食物轻轻皱眉。

也就轮到钟离孵蛋时他的表情会缓和一些。他会慈爱地接过尚未孵化的他和达达利亚的孩子,温柔地将精炼后的元素力缓缓注入。

但眼下是轮到达达利亚孵蛋。困在船上不好去打扰老婆休息又不能逗尚未孵化的自家孩子玩,甚至还没机会去打架……达达利亚憋得简直要长蘑菇。

达达利亚忽然腾地跳了起来。

璃月的海岸线!能看到了!他狂喜地想,“魈——”他狂喜地大叫。

达达利亚在稻妻那会曾经从旅行者伙伴那里听说过降魔大圣对钟离的敬重以及逐月节期间在璃月港的成功被召唤——那么至少现在,传说中的夜叉也行,快让他活动活动筋骨!在他无聊得死掉之前!

“降魔大圣——魈上仙——”

没反应。也对,他的契约对象又不是自己。

于是达达利亚想了想,他立于船头,双手交叉环住胸前的龙蛋,严肃认真道:“魈,你们璃月的神明怀孕产卵了,孩子父亲是我。”

还是没动静。

达达利亚不得不下猛药:“我承认我就是故意要让他怀的。”不过没想到居然能够一发入魂,“他最后挣扎得很厉害,但被我用魔王武装强行摁住了。”

啊,想起来就觉得自己运气真好。

达达利亚又等了一会,仍旧没什么迹……

达达利亚嘴角得意地微翘,稍稍偏头。

随后他精神了不少,还拍了拍怀里的龙蛋:“宝宝,看来你的魈大哥哥是不太愿意现身来见我们呀。”

达达利亚说完,哼着歌返回船舱。海风轻拂,几缕之前被切断的棕橙色发丝随风散落进海中。

如果达达利亚刚才再躲慢一点,被削断的就不是他耳畔的发丝,恐怕是他的颈动脉了。

“还好你的母亲一开始就决定留下你。”达达利亚逗怀里的龙蛋,“不然我要把他骗到海上,恐怕要费好大一番功夫。”

他的钟离先生啊……看着温和甚至似乎有些天然呆,实则城府极深。他莅临至冬的时候,执行官们的全体会议还没过去多久,自己那群同事都没走远,女皇的目光也还全部留在冰之国土。自己要在至冬向相对虚弱的他下手的话,表面上自己似乎拥有主场优势,实则却是处处受制。

达达利亚垂眸,轻轻抚摸怀里的龙蛋。

如果钟离当时是想要拿掉这个孩子,自己就不得不将他引诱到公海上,囚在船舱里直到他生育……好在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钟离一直窝在船舱里,也真的只是因为晕船而不是锁链。

“所以我们的运气果然很好呢,宝宝!”达达利亚又开心起来。他将嘴唇贴在龙蛋上,给予自己正在孵化的孩子一个温柔的吻。
.
.
.
在钟离生蛋时,达达利亚差点以为自己会被吃掉。

那时钟离忽然一反常态地点名要吃极致一钓。达达利亚拗不过他,好容易才把海鲜都锤成了看不出原型的模样。他把菜肴端去给钟离,结果人刚走到房门口就被长长的龙尾给勾进去了。

温度凉得刚刚好的极致一钓被突然浮现的岩造物接住。龙瞳竖成一条缝威严地看着他,尾巴绕了达达利亚一圈又一圈,将他牢牢绑在钟离身边。

“钟离先生……摩拉克斯?你还清醒吗?”达达利亚试探性地挥了挥他剩下那只还没有被龙尾捆住的手。他随时期待和钟离战斗,但是眼下情况特殊。钟离怀了他们的孩子而且快临盆了,达达利亚由衷地希望他们这对父母打起来不会伤到他们的孩子。

“嗯……尚可。”钟离沉吟着,完全化作了龙的形态,“我们的孩子或许马上就要降生了,阿贾克斯。”

“不是要打架啊。”达达利亚稍微有些遗憾,收起了马上就要化成武器的元素力,“好吧,负责接生的医生随时待命,我这就叫他们进来。”

“不必。”龙瞳警告地看了过来,“不要收起你的元素力,公子阁下。”

龙尾逐渐勒紧,达达利亚吃痛地眯起眼睛,本能地运转起元素力进行抵抗。

“不错,不过我还需要更多。”钟离把已经化成龙爪的双手搭在达达利亚肩头,“从现在开始,我需要你全力释放你的力量。”

“哈,”达达利亚扯着嘴角笑,如钟离所愿开始全力爆发,“我在古籍上看到过,古时候一些生物会在生产时将它们的伴侣吃掉以便能有足够的营养和力气去进行生育。”

他的手搭上钟离的脸颊:“所以我现在看上去怎么样?足够美味吗,摩拉克斯?”

“原来你连这个秘密都已经调查到了……哪怕明知会如此也要留下我和孩子吗?”神明说着,温柔地给了他一个吻,“阿贾克斯,在我看来你一直都很‘美味’。”

达达利亚坦然地看着钟离,就人类来说已经强大得难以想象的力量毫不退缩地张扬着,又迅速被面前的魔神吞噬。

力量张牙舞爪着,却又在飞速流逝,达达利亚不打算恐惧也没必要悲伤,因为这对他来说同样是一场战斗,哪怕最后的结果注定是被伴侣吃掉,他也要将自己战士的姿态狠狠烙印在神明的眼底。

“但,在这方面我没必要完全遵循‘传统’。”钟离笑了,脸颊、双手——属于龙的特征逐渐褪去,“我不必真的吃掉你……吞噬你的力量即可,好在你足够强,我已经完全储备了足够的能量。”

“现在的环境早已不如上古时代恶劣。更何况我这么做的话,冰之神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冷汗划过达达利亚的下颌,他强撑着身体,不甘心道:“我呢?你就不能再找点理由?”

“我还以为这个是不需要解释的。”钟离抱住达达利亚,将脑袋搁在对方的肩头,“我当然爱你,阿贾克斯。”

达达利亚感觉自己好多了,同时他察觉到钟离腹部的隆起正同样紧贴着自己,并且在逐渐下移。他回抱住钟离:“你不愿医生进来……那么我来帮忙可以吗?”

“嗯,那就拜托你了……开口比预计的慢了些……”钟离话音未落就浑身颤抖,然后他咬住了达达利亚的肩膀。

十分钟后,他们爱情的结晶降临在彼此之间。随后在钟离的小声提醒下,达达利亚倍有精神地冲出房门,一脚踢飞了正在屋外探头探脑的博士的密探,给对方来了个记忆消除(物理)。
.
.
.
堆叠得相当高的大包小包出现在璃月港的港口。人们要仔细看,才能看见一大堆包裹下面还站了一个人。

“你去蒙德的话,说不定会是堆高高游戏的高手。”钟离穿着达达利亚给他准备的纯棉宽松衣物,只手抱着龙蛋,“其实你可以给我拿一部分的。”

“巧了,我正好还有一个称呼,就是‘蒙德的冒险家’。”达达利亚在那一大堆行李后面说,“先生你就别拿了,这才生育完没多久呢,别累着。”

达达利亚边说边努力把行李移动到一侧肩膀上,将空出来的肩膀和手臂向钟离示意:“晕船好些了吗?要不你和孩子坐我这边手?我来抱你们。”

钟离笑了:“虽然生育对我确实造成了一些影响但是……我还没那么虚弱。”

“那晕了三天船,都没吃什么东西的人是谁啊?”达达利亚无奈地收回了手臂,又朝着龙蛋说,“宝宝,你来评评理。”

“好好,是我,是我。”钟离无奈,“说起来今天正好是你生日,待会我请你吃饭如何?就去三碗不过岗。”

“啊,哎?”达达利亚愣了愣,他算了算从至冬到璃月的航行时间,“真的哎!……不过你不许去。”

“钱我来付。”钟离补充,有些不悦,“从我在船上你就管我的吃、管我穿,现在下船了也还要管我吗?”

“不不,不是摩拉的问题。”达达利亚想起这几天他无论怎么照顾钟离,对方一看到他(和他端来的饭菜)就没有好脸色,也有些不爽,不过他忍住了:“三碗不过岗那里人来人往,我是担心你会染病。”

钟离按了按太阳穴:“你是想说我的璃月港卫生条件不够好吗?”

达达利亚跟着火气上窜:“谁他妈……产妇的产后护理要点你难道自己忘了?!”

钟离沉默。

达达利亚:“……总之,先去往生堂放下行李。”

“胡桃那孩子一定会揍你一顿的。”钟离低声说,“还有其他仙家也恐怕……我临去至冬前,他们对你的评价并不算客气。”

“我正求之不得!”达达利亚忿忿地大步走到了前面,“待会的午饭还是我来准备吧,清淡、荤素搭配……别沉着脸了,璃月已到,会有你喜欢的正宗菜。”

“……”钟离没有跟上去,他抱着孩子缓缓走在璃月港的街头。

他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他看得出达达利亚有在努力照顾自己。作为一位年轻的父亲、年轻的伴侣,达达利亚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但是自己依然会克制不住地为一些小事发火。

明明今天是他的生日……难道没能适应角色转变的人,其实是自己吗?

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了……

钟离正茫然着,忽然在繁忙的人群中听见了那个熟悉的脚步声。

他抬头,发现达达利亚肩头的行李们都不见了,正怒气冲冲地快步向自己走来。

“啊,呃,公子阁下……”

还没出口的歉意被达达利亚紧紧的拥抱打断了。

“对不起,在船上的时候,我不想打扰你休息又不能和孩子交流,总觉得很无聊,老是在船上闲逛。”达达利亚一边生自己的气一边反思,“我明明应该多陪陪你的。”

“我没事。”钟离一边说着没事,一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因为达达利亚去而复返的怀抱感到了安心,“我也要说对不起,我因为一点小事就对你发脾气。”

产后抑郁情绪是这样的。达达利亚心说,“好险啊,明明我做过功课,却因为过于期待真刀真枪的实战,竟然忽略了照顾你和孩子同样是一场不能掉以轻心的战斗。”他心有余悸。

“这么说来,我同样大意了。”钟离点头,“多亏你及时发现。”

龙蛋在他们怀里开心地动了动。

“没错,爸爸妈妈已经和好啦。”达达利亚摸了摸龙蛋的外壳,“那我们等下一起去三碗不过岗?”

“倒也不必……我们的行李你放哪了?”钟离问他。

“往生堂你的住处。”达达利亚吐舌,“胡堂主一看见是我,确实有抄着护摩追出来,不过被我甩掉了——比起打架你更重要。”

钟离失笑:“辛苦你了。这样吧,我带着孩子先回去休息——舟车劳顿,我确实有些乏了。”

就说嘛。达达利亚在心里吐槽,但他可不想把这话说出来,再惹钟离生气了。

钟离:“待会劳驾你打包一下饭菜,我用餐的时候,就轮到你来孵蛋了。”

“没问题。”达达利亚立即说。

“还有……”

“还有?”

钟离手指勾过达达利亚的下巴,在他唇上轻轻碰了一下,“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说起来,我们已经多久没有……”

钟离留下意味深长的半截话语,转头悠然地朝往生堂的方向走去。

达达利亚愣在原地几秒,紧接着脸红到了脖子根。

他搓了一把脸,兴奋极了:好啊,好啊!这天一定会是个美妙的生日!他已经回到了璃月港,想必看他不爽的璃月仙众很快就会找上门来和他打上一场。然后等他回到往生堂,找到钟离……

噢,达达利亚,阿贾克斯,现在自己还在大街上,忍住!

达达利亚露出灿烂的笑容,哼着小曲往三碗不过岗晃悠过去。

想着即将发生的战斗和“战斗”,达达利亚美得仿佛自己现在就已经身处天堂了。

他还不知道,从他和钟离踏上璃月港起就在暗中观察的璃月仙众们,已经从他到港后一系列的行为勉为其难地承认了他算是个合格的帝君伴侣。等他到了三碗不过岗,代表着认可的“美梦”就会替换掉普通的杏仁豆腐,出现在他的餐桌上。

40 个赞

可恶太太写的hso我好喜欢哼哼啊啊啊啊为了帝君我阴暗的爬行(bushi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