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搬运】龙神大人帮帮忙

达达利亚在路边的水潭照了一照,确保一双紫色的眼睛看着神采奕奕,随手又擦了擦自己笔直的独角。

一般来说达达利亚并非在意外表的恶魔,只是他即将拜见的龙神是自己期盼已久的对手,亦是需要尊敬之人,让素来不拘礼节的至冬恶魔城的第十一领主也收敛了一点天性。

年轻的恶魔领受恶魔首领,拥有冰之权能的女皇陛下谕旨,前往拜会大陆最年长的生物——龙神,带去合作的信物并接受龙神大人给予的试炼,得到龙神的秘宝。

龙在大陆上留下诸多传奇,似乎历史诞生之时,龙神就已经是强大无匹的战士。传说他曾在洪荒之中与诸神交战,投下的岩枪历经万年海水侵蚀依旧巍峨矗立于东海;他曾一箭射杀善于逃遁隐匿的梦神,从此拥有自我意识的族群有了能力塑造美梦;他曾亲自统领一方千载,他的治下就如同他身躯的延申,交错的道路流动着黄金……

龙神大人的传说千万,大多赞颂他无上的勇武和睿智,只是世间已有千年未见他的踪迹,在女皇将达达利亚叫道座下领旨拜访之前,他本人也以为龙神的踪迹早已寻觅不得。

不过自己也不过是只有二十岁的幼年恶魔,神明们沉睡起来动辄百年,他自然无从知晓哪里去找避世的龙神。达达利亚耸耸肩,比起龙神为何这么久不出现,他更关心自己能否得到一场满意的试炼,最好是能和龙亲自过上几招,那自己这几个月来的风餐露宿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跟随女皇陛下法术的指引,龙神的居所——或者用他的子民的话说——仙府近在眼前。达达利亚曾经想象过龙神,也许他和恶魔城的龙族一样,以翅膀飞行,张嘴喷出寒冰或烈火,那他应该也住在铺满财宝的洞窟里,趴在金币堆上,打个呼噜声音都在岩壁上回响。

但眼前的仙府却和这种想象大相径庭,他一靠近那扇怪异地立在山岩上地厚重木门,锁就感应到他身上携带的冰神神力自动打开,门起初云雾缭绕看不真切,待他一脚踏入,门已在他身后消失,雾气才缓缓散开,脚下明明依旧云雾一般,但却能稳稳踩上,一座秀美凉亭就托于云上。

而亭内那有两人高的长形生物,大概就是龙神大人。他自然也同达达利亚想象的完全不同。修长的身躯盘曲在凉亭的石桌,石凳乃至柱子上,凛凛鬃毛与坚硬的鳞片都闪烁着金红的光泽,一双似鹿的龙角暖玉一般流光溢彩,锋利的龙爪活动间刮蹭地面发出锐响,龙的眼眸随之睁开看向达达利亚。

恶魔就仿佛神魂都被摄入那片金色的深渊。

“达达利亚。”

龙知道恶魔的名字,他的声音低沉悦耳,达达利亚回过神来。这却让恶魔意识到,龙神的岩元素力是可怖的庞大,如同海啸一般向他涌来,但是这也意味着神明已然抑制不住元素力外流,眼前的神明正在衰弱。哪怕他的强大依旧难以企及,但是已然颓态尽显。

达达利亚感到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悲伤,恐怕是因为昔日实力鼎盛的龙神他已无缘得见了。不过如今的实力依然可以给他带来相当大的挑战,这有些不自量力的恶魔高声回答:“正是,女皇大人带来合作的诚意与真挚的问候。我领命前来接受试炼,取走约定好的秘宝。”

达达利亚尤嫌不足,直接说道:“不知龙神大人能否亲自和我过过招?”

龙似乎顿了几秒,低声笑了一下,达达利亚未来得及分辨那是何种笑声,就听龙神回答:“这正是你的试炼内容之一,不过在真正地挑战我之前,我还需要得到两个问题的答案。”

“我为何不能直接挑战您呢?”

“年幼的小恶魔,”龙神带着笑意回答,“你现在离打赢我还差得远呢。”

这话倒是真的,只是龙神称达达利亚为“小恶魔”一下激起已经位及领主的达达利亚的好胜心,非要试试不可。龙神脾气倒是当真过好了,居然真的答应他先试试。

龙往凉亭后的宽阔地带去了,恶魔跟过去将将站定,原本只有两人高的龙身形暴涨,顷刻之间就如山一般巍峨。龙一颔首,岩刺便拔地而起,达达利亚匆忙躲避,掏出自己的雷刃反击,迎面劈开拦住自己去路的岩元素造物。龙再以指爪轻触地面,岩牢便凭空凝出试图困住对手。龙神甚至只是随意役使一些简单法术,甚至没有动用过多的力量,只几息之间,达达利亚就被困在岩牢之中,紫色的电光徒劳地闪烁着。

折腾了一遭,达达利亚也算消停下来。龙神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现在可愿回答我的问题了?”

与历史本身同生的古老龙神,能从他这里得到什么想要的答案?

龙神并未在意恶魔的疑惑,只是直接发问:“你是何人?”

龙不是知道吗?虽然疑惑,但是被按住的达达利亚老实回答:“我是至冬恶魔城的执行官,第十一领主,大恶魔达达利亚。”

龙气定神闲,看不出满意与否,只是再问出第二个问题:“若想战胜我,需要什么?”

“自然是更强大的力量。”

龙同样不置可否,只说那你便去寻求更强大的力量吧,望你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答案。

而龙的目光,将注视他的旅程。

达达利亚是受封领土的大恶魔,但是再怎样成长迅速,他也不过只有二十岁,虽然并不喜欢龙神这样叫,但他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小恶魔”,凭他自己哪想得出打败龙神的方法?

“我该怎么变得更强打败龙神?”

他这样问炽烈的炎之魔女,同为执行官的她是生活在恶魔城的人类,但是永恒燃烧着的魔女到底还是不是人类真不好说。

魔女漫不经心地出主意:“再怎么样,也得有无冠的武艺。”

听闻深渊的魔剑士还愿意收徒。达达利亚去往倒映星辰的地底,用被击倒无数次依然爬起来挑战少女剑士的毅力赢得修习她的武技的资格。经过三个月无尽的修行,厮杀,挣扎,成长,踏过无数魔兽的尸体,少女终于对他说:“你已习得所有的技艺,只是如何使用还需你自己体会,离开这里吧。”

而他重新见到明亮的日光照耀大地的时候,裂隙不远处,他进入深渊之前起的火堆仍有暗火未熄。他似乎透过火光看到,自己曾在某时某刻已然修习过师傅的剑技,自己此次离开之时,已能让魔剑士双手对敌。

“我还需要什么才能打败龙神?”

苍白的人偶与他更合不来,只是作为神造物,人偶或许能有什么好主意。

人偶甚至懒得看他一眼,敷衍地随口一提:“自然是屠龙的宝剑——不是宝剑也行,总得有件神兵利器。”

虽然人偶态度令达达利亚不爽,但他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于是年轻的恶魔拜访远古遗迹,也许旧日诸神彼此厮杀曾经在这里留下什么武器。最后他在一处古战场的废墟寻到一副魔铠,战斗波及了数百公里的区域,大概只是千年前的战斗,却堪比近万载前神明之间的搏杀的威力,其留下的人迹稀少的废墟与丰富的元素力滋生出极为强大的魔物。即使是比以往更加强大的大恶魔也奋战数月,才终于在中心地带发现这幅铠甲,而他的手触摸武装的一瞬间,他如获天启般知道了如何将其完美地运用在战斗里,当他穿上武装,又自然而然地学会使用水元素力。

“我的实力并非羸弱,为何在龙神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恶魔甚至去询问女皇,女皇轻声叹气,认真回答他:“自然是缺少与此相当的谋略——你一直在这方面有所欠缺,这次倒是积极。”

女皇甚至为他准备了一些不知是谁书写的笔记。达达利亚翻开被法术保护依旧已经非常古旧的书本,本应是他人的心得却自然而然地被他所理解。读完这些笔记,达达利亚有些恍然,有一些旧事回归记忆。

达达利亚再次站在龙神面前,许是因为一直分出力量注视他的行动,短短一年过去龙神竟衰弱得比先前更快。但龙依旧是非常棘手的对手,全力以赴也未必能够取胜。

龙神依旧好脾气又温和,只是进攻时不再手下留情。从天而降的不再是一人高的岩刺,而是天星陨石,和如传说一般能深深插入海床的岩枪。

达达利亚从最开始就开启了魔王武装,只是比先前魁梧不少的体型与巨大的龙神相比依旧非常渺小。他没有别的选择,面对如此强敌只能拖延时间寻找胜机。衰弱的龙神力量不能像以往那样源源不断地补充进身体,只要能保存一定的体力与他周旋,一定能等待龙攻势减弱的时候。

以厉雷劈开岩枪,以水流缓冲天星,虽然偶感勉强,但龙的攻击终究还是被达达利亚一一化解。不知过了几个日夜,恶魔居然获得了反攻的余裕,于是龙不得不开始分神防卫,旷日持久的战斗之后,龙与恶魔均接近力竭。

终究是无时无刻不流失着力量的龙神先耗尽了心神,可达达利亚也筋疲力尽,武装早已不能维持,他凝出水刃用最后的力气近身龙神抵住龙的逆鳞,这是他此前特意研究过的,龙的要害。

“龙神大人,看来这次要算我赢了。”

他的实力比起龙神当然依旧差得远,只是对方开战之前就已经衰弱到极限,才能有这样一场艰难的胜利。

龙微微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开口却道:“那么达达利亚,我需要再问你一些问题。”

“你用什么打败了我?”

“更强的力量,还有通向力量的坚持,勇气,和相信自己能改变世界的意志。”

“你是何人?”

达达利亚抬起他暗蓝的眼,已经有很多事物重新回到他的身体里:“我是曾经失败的勇者,转生成为恶魔,现在追随女皇陛下的理想,再一次尝试改变这个世界。”

龙神的声音带了满足得笑意:“天空的王座对尘世控制日益严格,智慧生物的意志应该由他们自己变作推动世界前进的力量,而非被无知无觉地提取出来作为维持法则的燃料。千年前的你同样为改变这些而战斗,只是最终还是落败。我与冰神施展神力将你的意识送往转生,将你的记忆,武技与经验附着在灵魂碎片上存放,我遁出尘世便是为了保存力量维持这些碎片稳定,直至今日你通过试炼。这些年来,着实辛苦。”

神明声音端得沉稳动听,但最后一句倒有些莫名嗔怪,听得达达利亚一阵心疼,不知从何安慰千年来不断把自己的力量送出去才衰弱至此的龙。不过神明好像只是想让他心里好好难受一番,并不需要安慰,直接继续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达达利亚,你是否明白之前为何会失败?”

“我并没有获得全部的记忆,只有武技,铠甲和经验附着的与它们相关的一部分……我猜也许是那时准备得还不够?”

龙神轻轻摇头:“你只是还缺少一样东西,这也是我将赠与你的秘宝,你且离开,三日之后再来,就能得到它了。”

龙说完便再也支撑不住,变得比初见时更小,趴在地上闭起了眼睛。

感受到龙神的气息已然微弱,无所适从的慌乱与痛苦涌上心头,达达利亚有些惶然地祈求:“龙神大人!你会离开吗?你还会继续见证我改变一切吗?”

龙神没有回答,只是又发出一些状似愉快的笑声,尾巴卷起达达利亚一丢,他就一个人呆立在门口了。

达达利亚枯坐龙神仙府门前度过了这过于漫长的三日,门轻轻打开时,靠在门上,反应慢半拍的恶魔一下子摔进门里。

门内精致的凉亭与威严的龙神都已不再,只有一枚散发着澎湃的岩元素力的蛋,也就一拳大小,上有一个闪着光的岩纹,与一直逸散着力量的龙神相反,四周的元素力漩涡一般涌入蛋内,仿佛里面有个无底洞。

达达利亚不禁走过去拾起蛋,待蛋稳稳落在他的掌心里时,不知是否是感受到了他的气息,立刻出现一道裂纹,裂纹中先是顶起一对琥珀质感的小小鹿形角,一点点把裂隙顶开,里面便钻出一条小龙来。

小龙钻出来便一尾巴把蛋壳甩出去,独占达达利亚的掌心,把自己整个盘进去便睡着了。

这就是龙神的秘宝,他所缺少的最后一件事物——一个形影不离,无条件信赖对方,永远并肩战斗的同伴,而这个位置龙神决定自己占了。

好吧,好吧,看来上一次分工出现了问题,龙神大人没能一直和他一起战斗,这事让他惦记了一千年。

这次他们会一直守护彼此的。

不过达达利亚得先花时间把同伴养大才行。

END
(也许会有后续但是先end了)

36 个赞

后续呀!后续呀!大大赐我一个后续吧!

非常渴望的蹲下了

安然躺下

块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