盅月 [旧文搬运]

钟离和璃月人的共同话题,好像一抓一大把。譬如戏班的那位云先生,也很爱喝茶。她上次得了先生送来的茶叶,转头就打了鸡血似得写戏本。达达利亚这么被先生牵去听新戏,坐在梨花木椅上,台下头叫好连连,单他听不懂,总觉得不舒服。托腮想着别人不知道,自己肯定是知道的,那台上的戏,可是有钟离茶叶的一半功劳。

璃月人吧,似乎都对这种干叶子、花花绿绿的铁皮罐很感兴趣,简直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但再管爱不释手,如果一次性送来些很多得礼物时,实在放不下,又总会挑着时间送给其他人。

“…先生,这就是你给我这些东西的理由?”

执行官盘腿坐在漆木小凳上,看着钟离给他提来的凤梨酥、板栗饼,软面的红豆点心。还有一罐红皮铁盖,牛皮纸垫封的正山小种。落落方方立在他面前。

“这茶我私底下泡过几次,汤润回香,可以说品质上乘。”钟离可是带一堆礼物来的,现下全提完来了,一身轻松。看达达利亚仍是一知半解,便笑着改口说:“…好东西到手,自然就想到给你了的。”

达达利亚可郁闷:“我又不会吃,你拿给我不就是浪费。”

“都想给你了,怎么还算是浪费呢?”

年轻人给他一噎。呆若木鸡地看着钟离熟练打开他的桃木柜子,把点心放进吃完留出的空地里,当钟离走回来拿拿罐时,达达利亚开口问他:“先生,这茶……好喝吗?”

钟离不打弯道:“很好的。”

“那我送给你。”达达利亚一掌摁着茶罐盖,不给他拿。可谓尽了地主之份全部霸道:“留下我这来。先生想喝了,就来找我。”

达达利亚拿着茶叶,可以说是什么能用的地方都没有。细水温煨出来的上好茶汤,他渴了囫囵就咽下。哪还有说好像,那可就是牛嚼牡丹。

喝茶的人,是很讲究的。分有各个品种,泡茶,喝茶的时间段亦尤其讲究,结合达达利亚行走璃月港几月的经验,其讲究之处一概而论,云云有:

今天万民堂出新点,适合配茶,喝!

今天多云转晴,可谓山河好景气,喝!

今天大年初一,万物可爱,适合配茶一盏陶冶情操,喝!

总之就是喝。在这点上,与爱酒之人别无差别。达达利亚双手赞同,见这些人喝茶,仿佛回到凛冬的至冬国,火水蜂蜜遍地走,意外还是觉得蛮亲切。

他每跟先生约了早饭,都会是后脚来得那个。无关礼节,钟离总是想来早一些,先手摞好两人份的碗筷,好再泡一壶自带的茶,等到见他来了,便又拿一盏杯,装了七分满,朝达达利亚推去冒出白雾的瓷盏。

钟离确实事事讲究,但那种感觉总不像是分茶。倒是像吃见好吃的东西时,恰好碰见小孩或者小猫小狗,就笑着掰一块下来逗来玩:来,好吃的呢,尝尝。

达达利亚这么想着,坐下来拿筷子去戳虾饺。把晶莹剔透的水晶皮挑破了,露出里面饱满粉白的馅来。便想起那罐红得发艳的茶罐壳子,先生送来的点心好吃,但那茶叶他碰都没碰过一下,上一次都两月有余,估计已经落满灰了。

达达利亚把虾滑塞进嘴里,嚼东西时说话往往含糊不清:“先生…先生……”

“你别急。”钟离劝他慢些,“都是你的。”

他乖乖点头,咽下了饺子,抬头见钟离把他那盏还有余温的茶递来,可谓好解腻下咽。

这种不爱喝茶的人还肯坐下来,那就不是冲着茶去的。他坐在一旁似懂非懂,从钟离手上接过茶杯,嘴唇抵在杯沿抿了一口,淡涩清苦。达达利亚心里不想管那茶,反而目不转睛去盯着泡茶的人,用手托着腮。

达达利亚向来胆大包天,他不懂收敛,看得钟离回过目光来,结果偷看被抓包,在钟离眼下僵硬尴尬,便赶忙低下头装作咬杯子,作无事发生。

这一刻是偷偷摸摸的,又是光明正大的。达达利亚牙齿抵着瓷沿,他想:心虚什么?便把视线又转回来,大大方方粘着钟离去看。达达利亚其实没喝进茶,他嫌苦,拿嘴唇碰到茶汤时,吃进一点就不动了。现下唇尖翘起,暧昧地贴着水面,像是亲吻茶杯中钟离的倒影。

他想到这里,带了一点坏里坏气的得意:这样可比喝有意思多了。结果呢?钟离没反应过来,提着那紫砂的壶烘茶汤,达达利亚自己却先缩在原地,悄悄红了个耳朵尖。心中跑马:坏了,先生不会嫌他轻浮吧?

6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