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首先,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个直男

“万叶兄,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拿拿主意。”

旅行者凹完今日的深渊,骂骂咧咧下线了,万达国际小队终于得以下班。而在班尼特与香菱相继告别回家后,达达利亚一把拉过打算找地方冥想的枫原万叶的肩膀,神神秘秘对他这么道。
组了这么久的队,二人总归是存在着点革命友情的,于是万叶欣然同意,引着达达利亚找了块开阔平原,二人相对而坐,便要促膝长谈。

这地方,选得确实妙:既无丘丘人,也无盗宝团,愚人众先遣队更是影子都看不见。就连唯一的的住民草史莱姆,也在达达利亚的平a下,化作一份可怜巴巴的凝液。天高云阔,风语如歌,无疑是个适合聊天与降血压的好场所。
——万叶在选地点之前只考虑了前者,但他万万没想到,后者才是于他至关重要的宝藏。
不过这已是后话,此处暂且略过。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个直男。”甫一落座,达达利亚便急急忙忙开口。他在说这句话时,尤其强调了「直男」这个词,放缓重读。若是以文档文字编辑打比方,就是把「直男」两个字换行居中加黑加粗加下划线并将字体放大到初号。
万叶了然地点了点头。
“你的朋友……”他充满理解地注视着达达利亚,然后缓声道,“是一个直男。好的,这点我已知晓了。接下来呢?”
达达利亚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为难道:“我……我的朋友,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昨天晚上脑子迷迷糊糊不太清醒,今天早上一觉醒来,我……我的朋友发现自己竟然和另一位男性朋友躺在了同一张床上!还抱在一起!”
“……”万叶试图做出挽救,“或许那位先生,只是单纯为了照顾你……照顾你的朋友,就近睡在了一张床上了。平心而论,两个男性睡一张床并不是值得惊讶的事情。”
“但是我们俩……我是说他们俩,都光着身子。”达达利亚,这个善于打破除了婴儿与儿童以外所有生物梦想的残酷男人,以一种让万叶感到惊心动魄的语气描述着清晨奇遇,“衣服扔了一地,基本都被撕得不能穿了,还有那些痕迹……我无比肯定他们昨天晚上做了些……的事情。”
懂了,发生了性关系,枫原万叶心中有所思量。但实际上,他深知在这种事上,外人是不适合横插一手的,只是这达达利亚毕竟也是并肩作战的队友,且主动请求帮助了……那么在这种立场上,他就该尽自己所能,想办法将这可怜的纯情直男拉出迷茫的泥沼。
“这听起来像是一场意外。”万叶说,“我认为二位当事人既然确定是朋友关系,应该可以好好谈谈……?”
达达利亚沉默。再开口,他整个人看起来低落了许多。
“没得谈了。我在发现我们睡了之后,就全身上下里里外外帮他检查过了……情况挺不好的。”至冬青年拽过脚边随风摇曳的甜甜花,心不在焉地在手中来回把玩,“我的朋友……算了,就是我。我和那个人,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朋友的关系,至少我之前是把他当朋友看的。但是我们之间,发生了点事,然后那件事之后,我们就没怎么再来往了。但是我想嘛,多个朋友多条门路,就去他常去的几个地方堵他,一起喝了点酒,想那什么,照他们璃月人的话来说,一笑泯恩仇……”
璃月人?万叶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信息。但他没有多做评价,而是继续由达达利亚发言。
“我发誓我就喝了一小杯,根本不可能醉。他大概只喝了几口?结果就上了脸,站也站不稳,全身发软。我看他样子怪怪的,就一路把他扶回他住的地方……再后面的事,我就不记得了。”达达利亚扔掉了被蹂躏得不成样的甜甜花,换了根草茎来回晃,“说来也真是奇怪,他的酒量贯来是不错的,怎么那天才喝了几口就意识不清了呢?”
万叶试探性道:“可能是身体本来就不太舒服?”
达达利亚当即否定:“怎么可能啊!他可是……不过嘛,要说不对劲的地方也确实有。我找他的时候,有在他身上闻到一种甜到发腻的味道。这挺怪的,他无论是房间里还是衣服上,熏香从来不熏这种味,况且也不适合他。我本来想问他怎么换香了,结果这时候他冲我笑,笑得特别好看,所以我就帮他去结账,结完也就忘记问了。”
……总感觉,有点可怜呢,这不是完全被玩弄于股掌之上了吗?而且,真的是直男吗?直男会因为同性笑一笑就被迷得七晕八素,火速变身水之付款人吗?枫原万叶感到迷茫,他生性洒脱交友无数,自认也算是见识广博,可像达达利亚这般矛盾型直男,确是头一遭。
“既然二位当事人之间不能私了。”万叶干巴巴道,“那可能就要去璃月港找律师烟绯小姐帮忙协商了。在那之前,我姑且问一下,二位,都是过了性同意年龄的吧?”
达达利亚傻愣愣地啊了一声。
“怎么发展到找律师了啊?”他问,“还有性同意年龄,那是什么啊?”
“简单来说,如果成年人与这个年龄以下的人发生关系,不管对方是否自愿,都要负法律责任,还要从重。”
“这是璃月法律吧?可我是至冬人啊!”
万叶惊诧地看着达达利亚:“我认为全世界法律都会有这条,包括至冬。况且还有属地管辖权的问题。”
达达利亚的脸上同时出现了呆滞、迷惑与几不可见的敬佩。
“这个属地管辖权又是什么?”他小声问。
万叶耐心回答:“就是外国人只要在璃月领域内犯罪,除了特殊规定以外,都适用刑法。这是之前有一次我进港散步时,听到的烟绯小姐的普法内容,她还顺便和我提了一嘴旗国主义原则……这个不重要!”见达达利亚张嘴又要问,万叶连忙抬手制止,“现在关键的是你的这件事……所以,你们到年龄了吧?”
“我早就成年了!”达达利亚当机立断道,“但是那位的话,得分情况讨论。”
这还能分情况讨论?枫原万叶从来没有哪天这么心中充满疑惑。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要学的,要见的,要悟的,还有很多很多。
而让万叶兄陷入恍然的罪魁祸首达达利亚开始掰着指头数:“首先,这个往大了算,他已经好几千岁了,肯定是超过年龄了……”
几千岁吗?那大概就是仙人了。可如果一方是仙人,这种事还能用世间普行法律进行审判吗?话说回来,达达利亚再怎么强,也还只是人类,在对仙人行了极端不敬之事还能全须全尾活蹦乱跳到现在,找人倾诉直男(极度存疑)的烦恼,大概率也是你情我愿了。罢了,这事就这么……
“可是往小了算吧,差不多……两岁?”

枫原万叶,平和悠然的少年,缓缓拔出万叶之一刀。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达达利亚先生。”万叶手握苍古自由之誓,痛心疾首道,“两岁?两岁!你怎可……这,何等荒谬!”
被质问的达达利亚苦不堪言。他是热爱战斗不假,放在别的时间里,万叶向他挥上几刀他都会兴奋地作为切磋应下,不打个痛快不罢休。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就……
“你先听我解释啊!不是你想的那种两岁!”

“……原来是我误解了?”
“没错!我的那个朋友,他和我一般高,宽肩窄腰翘臀,行走的衣架子,长得特别漂亮,龙章凤姿懂不懂?我第一眼看到就觉得梦中老婆该长这样,可惜是个男的。他还知识渊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关于璃月就没有他不知道的,璃月人也都很尊敬他……总之,我没见过比他更好的人了!”
枫原万叶重新又坐了回去,即便原本的平原如今已被生生刮去一层草皮。
“但是,两岁?”这位生性内敛的少年难以置信地问,“你管这叫两岁?”
见万叶平静下来,达达利亚也随着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旁边。
“这不是……岩王帝君那件事,你知道的吧?”得到少年肯定的回复,达达利亚以巧妙的方式诚实回答,“所以他现在就住在人治的璃月港,以人身行走于世间。这么算算,差不多有两年,不就是两岁吗?”
万叶哑然。
“非常抱歉,达达利亚先生。”尽管心中复杂之味难尝,万叶依旧诚恳地、真切地低下头,“方才,是我考虑不够周全,一时冲动了。”
达达利亚不在意地摇了摇手:“这都是小事。现在重要的是我和我朋友之间该怎么办?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我是直男啊!”
都这时候了,还纠结直男不直男的?话说回来,你根本不是直男吧?枫原万叶压抑住几乎脱口而出的吐槽,谨慎地整理好思绪,徐徐道:
“达达利亚先生,你现在究竟是为了自己明明是直男,却与同性朋友发生了关系而苦恼,还是为了自己在意识不清醒的状态下,与心存爱慕的人发生关系,却伤到他而懊悔?”

几个月后。
「南十字」号船队终于结束了几个月的海上漂泊,回到了璃月港的怀抱中。枫原万叶也得到了一时的闲暇,得以到港口处散步。
“哟!这不是万叶兄吗?”
被充满活力的男声打了招呼。万叶回首,果不其然是他曾经的直男朋友达达利亚。他看起来要比先前找万叶咨询烦恼的时候要快活上许多,明明身上挂着大包小包,却也掩不住他的笑容灿烂。
“日安,达达利亚先生,你现在看起来很幸福。”万叶笑了笑,礼貌说道。
达达利亚脸上的笑容当即更闪亮了。他说他在那天之后便和他那位好的不得了的朋友正式告白,然后在一起了。他本来想立刻向为自己指点迷津的万叶道谢,谁知道那时万叶已随船队出海了。
“待会一起吃个饭吧,我必须好好谢谢你。”达达利亚说,“不然等你下次再随船队回来,可能就是要吃我家孩子的满月酒了。”

婉拒了至冬人的盛情邀请,万叶转身继续踏上了散步之旅。
“等等。”少年停下了脚步,“他爱人不是个男的吗?这孩子是哪来的?”

434 个赞

我乐得发出嘎嘎大笑,最后倒真的和直男殊途同归了属于是!人间险恶啊万叶君!拍肩.jpg

25 个赞

笑得满地爬,哈哈哈哈。我是个直男,只是喜欢的人是先生而已。

20 个赞

万叶:孩子是哪儿来的啊!?

29 个赞

万叶:这场情感咨询从开始到结束都让我十分迷茫 :thinking:

89 个赞

救命笑得想死哈哈哈哈哈啊雪糕差点呛鼻子里了(

11 个赞

至冬楠桐经典起手式:我是直男
小叶终于见识到了楠桐的险恶,并决定下次深渊只扩火不扩水(?)

50 个赞

达达利亚:“我的朋友他……算了就是我”
公子,装到一半懒得装了是吧:triumph:

33 个赞

鸭头啊,当你说出“第一眼看到就觉得梦中老婆该长这样”的时候,就已经只有怎么和先生告白这一项了啊!

18 个赞

哈哈哈哈哈万叶连夜和阿贝多一同爬上崆峒山(无端联想)

23 个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阿贝多老师可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 个赞

万叶:我感到迷惑

4 个赞

这一股子银魂味给我笑的满地乱爬

6 个赞

万叶和达达利亚的性格也太适合当兄弟homie了,mhy快点让他们见一面啊!

9 个赞

万叶拔刀笑死我:joy::joy:

6 个赞

《首先,我是一个直男》

4 个赞

救命笑死了哈哈哈哈

1 个赞

达达:我是个直男,但是钟性恋哈哈哈哈哈

6 个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小叶迷茫小叶不解

1 个赞

薛定谔的直男哈哈哈哈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