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学舌

学舌

摸/癫晃

一个原作向小鱼饼,摸来喂猫。
我会造谣一些身为至冬人却不会弹舌的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不会弹舌。
离先生自己是偶然发现这一点的。
达达利亚到璃月之后几乎只说璃月语,他本来年纪就小,学东西也很快,初到璃月时璃月话已经说得很顺畅,偶尔蹦出几个奇怪的音节才能显示出这并非他的母语——当然这些咬不准的字最后也都由钟离教着纠正过来。因为从没听过达达利亚说至冬语,离先生也一直不知道作为土生土长至冬人的小男友竟然不会弹舌。
愚人众驻扎在璃月的人换了一批,新来的一个文员只负责执行官的相关事务,突然被调任到璃月来,璃月语尚在养成中,和执行官沟通起来就用了母语。那天钟离恰好来寻他,达达利亚正在和文员用至冬语交代事务,前神远远听了一耳朵。至冬语他自然是懂的,听内容也不过就是些账目上的琐事,但真正让钟离难得忍俊不禁的,还是达达利亚含糊的吐字。
他不会弹舌。
每当到了需要弹舌的音节,他就好像吞了音,感觉就像是想弹又弹不出来,舌头稍微卷一下敷衍了事蒙混过关,听他安排工作的文员面对执行官时面不改色认真记录,等她抱着文件走远了,钟离听到她的心声在感慨:执行官大人,还是个孩子啊……
至冬语卷舌音那么多,不会弹舌的小孩都要被爸妈带到专门的语言矫正老师面前苦练,连话都说不清的执行官,说是个孩子也没什么错。
这件事最后被钟离在床榻间提起来了。
彼时云雨初歇,薄薄一层锦衾贴在皮肤上遮盖不住什么,人身的曲线如画里山岳的起伏。现下正是适合懒懒散散要说些小话的时候,离先生也是随口一提,达达利亚原本埋在他怀里闭着眼快要睡过去,听他说起这个,睡意散了个干净,睁大眼抬头望一眼钟离,最后难为情地又把眼睛合上了。
……被发现了,好丢人。
反正已经被发现,所以磨磨蹭蹭半晌,年轻的执行官还是全都交代了。他就是学不会,从小就不会,因为弹不了舌急坏了爸妈,被家里人按着矫正,乌拉乌拉练弹舌,还被哥哥笑话他像吭哧吭哧打不着火的枫丹拖拉机。
真是岂有此理。
说着说着,执行官是真觉得丢人会被先生笑话,索性继续一头扎在钟离怀里,反正看不到他的脸就算胜利。钟离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瓜,五指插在达达利亚有点硬的发间,撸狐狸似的揉搓两把:不介意的话……可以由我来教阁下。
诶?达达利亚心直口快,先生会至冬话?
刚问出口,他又觉得这话实在多此一举,先生六千年的岁月都走过来了,多会几个国家的语言又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他脑袋转的也快,反应过来立刻觉得好奇:你还没和我说过至冬话呢,我要听。
钟离听了就笑:好。说些什么好呢……
达达利亚抱着他蹭上来:什么都行。
钟离沉吟半晌,道:那念一首诗吧。
本是再熟悉不过的母语,达达利亚却听得耳朵好痒,心也痒。其实钟离念了什么他根本没用心去听,至冬人说起话来总让人觉得将要出口的话很烫嘴,语速很快,像哒哒快速运转的机械。可一旦语速慢下来,听着就会很温柔缱绻,念什么都像是在念情诗。
……不对。
钟离念的就是一首在至冬广为流传的情诗。
达达利亚是想装八风不动的模样的,但他的耳朵和面皮要比他本人诚实好多,几乎没给他一点反应的机会,点了火一样烧个遍,皮肤白的人发点红就好明显,他一边躲躲闪闪一边窜起来拿掌心去捂钟离嘴巴:你别说了先生……
抬手一捂,钟离念了一半的句子就被腰斩了。离先生眨眨眼,伸舌舔他掌心。分明是偏凉柔软的湿意,达达利亚却跟被火炭烫到了一样炸毛,接着惨叫一声:先生!!!
始作俑者还好整以暇:我还在想这么久了不给我反应,莫不是阁下在璃月待久了连母语都听不懂了。
不会弹舌的执行官进了离先生一对一的私教班。
钟离从他的收藏里挑了根玉筷,要达达利亚把筷子横叼在嘴里练卷舌。先生可算是见识到了阿贾克斯哥哥说他的“像吭哧吭哧打不着火的枫丹拖拉机”是什么样子,一会儿来一下的“乌拉乌拉”,动静可实在不小。连着一周如此,离先生挂在窗边那个鸟架子上的白鹦鹉都学会弹舌了,某个小孩还是不会。
那白鹦鹉长了一身雪花银色的羽毛,平日里不声不响,顶了天会说两句咬字清楚的“你好”和“再见”,结果在当天钟离开口教着达达利亚怎么发卷舌音的时候它一抖翅膀高傲开嗓,连弹两三分钟不带停。如果说达达利亚弹舌是打不着火的拖拉机,那这只鹦鹉就是打得着火的,功率还倍儿大,嘚啦小半天都不带歇口气。
钟离噗嗤笑出声,达达利亚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开窗将那只基本等于散养的鹦鹉撵了出去。看得离先生都无奈:“你和一只鹦鹉置什么气呢。”
达达利亚是想不和它计较的,但是那白鹦鹉飞出去落在窗边一棵梨树的枝桠上,开始一本正经地喊:“学不会!学不会!”
达达利亚当场凝了一支水箭。
钟离端起茶杯:“不可。我寻了好久才买到这样聪慧的一只。”
达达利亚抬手把箭仍了出去,擦掉梨树上几片叶子。白鹦鹉识时务者为俊杰,一看形势不对可能变成禽肉一块,乖乖闭了嘴。房间里钟离在喝茶,热茶入口,残余一点茶水被舔去,他唇色很浅,就显得舌尖很红,舔了一下又很快地收回,达达利亚莫名就想到了那天钟离舔他手心时的触感,立刻想要使坏,撒着娇提要求:先生,让我看看你的舌头嘛,我没法弹但你能,是不是和我的不一样?
虽然理由实在不怎么样,但钟离还是顺他的话张了嘴。
与人类并无二致的舌,无非也就是红了些看着可口了些。达达利亚皱眉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又得寸进尺:先生,我要看“你”的舌头。
“你”字咬得很重,总归没有第三个人在,钟离想了下也就随他去了。嘴巴闭上又打开,比人类长出好多、且舌尖分着叉的软舌就探出来,非要说的话,更像是蛇,或者一类蜥蜴,总归不是人。离先生张着嘴,手里甚至还端着茶杯,端坐着表情也不变一下,好像根本不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
这幅无辜表情看得达达利亚牙痒痒,俯身按着钟离所坐的那张椅子的扶手,低头去含他的舌尖。口中一截软肉被别人叼着,钟离猝不及防,皱眉呜咽了一声。小孩和被鼓励了一样,兴致勃勃继续往下亲,恨不得把他自己的舌尖塞到钟离喉咙口去。黏黏糊糊连在一起好久亲得水声啧啧,钟离口腔里外都被舔了个遍,再久点恐怕眼泪都要被亲出来,十足狼狈。达达利亚笑嘻嘻擦着嘴巴毫无悔改之意,被缓过神来的钟离捏着鼻尖教训:我可没教你学这个的时候要把舌头塞到我嘴里来。
达达利亚装模作样刚要认错,就见钟离微微眯眼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你说是不是,宝宝?
那一瞬间达达利亚突然意识到原来世界上还有他这样至冬国产的红色蒸汽机,烧得滚烫。
……你为什么要这么喊我!
有何不可呢。钟离四平八稳,阁下和我说过家中幼弟幼妹也会卷舌,在至冬不会卷舌的恐怕大部分都还是孩子,这样叫阁下并无不妥。
啊啊啊啊啊我会学的!我会好好学的!
逗小孩也逗够了,离先生心情颇好,手里捏着一对玉筷当中的另一根把玩,达达利亚杵在原地没动,面皮还是红红,伸手去勾钟离手指。
……那我要是学会了,你还能这么叫我吗。
这话问得离先生也是一愣,然后去摸摸他很绵软的、明显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蛋。
如果你想的话,你一直都是。
我的宝宝。
新来的文员第二回见这位最年轻的执行官时,发现对方的卷舌音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才多久呢!她自己都感慨,以前见过的练不好弹舌的至冬人还不少,唯独执行官进步这么快。
不愧是执行官大人。她满心钦佩。

END

据说达达利亚现在已经可以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了。也不知道他怎么练的。

318 个赞

嗯 怎么练的呢?钟离先生一定知道吧:innocent::innocent:

35 个赞

被下属吐槽还是孩子也过于可爱了!!可爱小达 :miaozhun:

10 个赞

我们小达还是小孩子嘛 :xing:

7 个赞

叫宝宝真的好甜好甜,虽然但是弹舌确实好难www

9 个赞

啊啊啊!老师您也来论坛啦! :ganbei:

3 个赞

嗷嗷呜呜好可爱!之前看到过俄罗斯小朋友不会弹舌去医院矫正的视频,就是拿含了根绵绳一边说弹舌音一边用绳子拨舌头,那小朋友一边哭一边不停地说hhhhhhhhhhh鸭头hhhhhhhhhhh

17 个赞

鸭宝好可爱啊 梨梨多喊几句宝宝 嘿嘿嘿

6 个赞

希望我家越来越多离先生会喊小达宝宝
:slm_yan:

6 个赞

嘴对嘴体液交换,当然学的快。 :de1:

7 个赞

一定是和先生日日练习练出来的吧 :da:

4 个赞

鸭头你这舌头功夫的练习它正经吗:drooling_face:

5 个赞

哦买噶 谢谢太太 太可爱了

2 个赞

这是舌把舌的教?

4 个赞

:smiling_face_with_tear:好爱这种不经意的氛围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nerd_face:细说怎么教的

樱桃梗打结哈哈哈哈哈 rerorero吗

哈哈哈哈哈拿先生舌头练的!嘿嘿

好形容啊姐妹

妈呀,好纯情好可爱的文章,整个人看的很乐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