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под дождём

现pa短打,大学生和他的明星男友

璃月的雨天是极讨厌的——潮湿的空气不太客气地游走在四周,有些甚至不知好歹贴到他身后广告牌的人脸上,形成一层朦胧的水雾。

达达利亚颇是不爽,抬手拿衬衫袖口胡乱擦去水蒸气凝结泛白的那块。钟离的脸逐渐清晰起来,好像加了几层除雾锐化滤镜。

说到滤镜,那些粉丝总认为钟离的天然美貌稍微加点浅浅滤镜就展现无遗,达达利亚对此完全不敢苟同。钟离的脸,无论放在何时何处,都是美得不可方物,美得万里挑一。根本不需要滤镜,原生相机下的钟离就是下凡的谪仙,遗世独立,清高俊逸。粉丝意乱,他也情迷。

而现在,达达利亚忿忿不平,把广告牌上不断蔓延的水雾恶狠狠抹去。那位让他在这个头顶漏水的公交车站苦等十四分钟二十七秒的罪魁祸首在广告牌上眼神空空,脸上刚被抹掉的水汽大有重新凝结之势。






大明星昨晚给自己发信息,说明天有空不如一起吃个晚饭。达达利亚激动了一晚没睡,今早天没亮就一个鲤鱼打挺钻进衣柜,顺道给还在宿舍睡觉的倒霉室友空打了一串夺命连环视频call,寻求他对自己约会衣着的高见。在达达利亚一连三次否定室友的评价后,好脾气的金发少年终于压抑不住起床气带来的那股怒火:“你他妈套个麻袋去得了!”

空翻完白眼,又按捺不住八卦之心:“你到底在和谁谈恋爱啊?约个会跟出席高级晚宴似的。”

视频那头的人好像没听见他说的话,摄像头直直对着房间顶部的鲸鱼形吊灯,背景音里传来至冬人得意扬扬的家乡小调。

“嘁,见色忘友,见色忘友啊…”空啧啧摇头,挂了这通莫名其妙的视频电话,继续倒头大睡。






在纯情少男达达利亚还沉浸在挑选衣物的甜蜜苦恼中时,钟离却突然接到助理甘雨的电话:少女声音柔和,但语调低沉,大致意思是今晚又有个突发情况,对方搞了很大阵仗,再三点名邀请他出席。甘雨看对面与璃娱勉强算是亲密合作伙伴关系,又想着钟离今晚也没向自己报备行程,就点头应了下来。

“抱歉先生,下次一定会提前和您核对安排的!这次,就算是突发情况……不会有第二次了!”小助理没等钟离回话,就急急忙忙抢先道了歉。

钟离揉了揉眉心,想到甘雨还有一堆工作等着处理,便安慰了她几句,要来了宴会具体信息才挂了电话。

那,自己狐狸似的小男友怎么办呢?他可不是好说话的主。

钟离盯着达达利亚可爱的鲸鱼头像愣了半晌,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敲了又敲,最终还是默默把打在对话框里的腹稿删光。






六点一刻,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五分钟,达达利亚盛装打扮,意气风发,站在钟离发给他的地址——比较偏僻的一个小车站处等候。

不知钟离有心还是无意,这个车站牌广告正是他本人出镜。达达利亚忍不住伸出手指在男友好看的唇形上描摹,想象着过一会儿该给好久没见面的大明星怎样的一个吻。钟离的唇很柔软,好像霓裳花瓣,还沾些晨露,总是湿漉漉的……

——等等,这好像并不是想象。达达利亚感觉头顶淋到了零星的的水珠,不由得抬头:女皇啊,天色瞬息万变。刚才还明艳的夕阳薄暮怎么就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雨滴透过并不能挡雨的遮阳棚落下来,把年轻人喷过胶的头发浸得透湿。

达达利亚无助地站在越来越大的雨中,心如死灰。他觉得今天的约会和本人一样——泡汤了。






钟离如约到了会场,得到了邀请者的热烈欢迎。对方赶紧倒上最好的酒,把高脚杯递给钟离:“您尝尝,这可是佳品。”

钟离倒也不推辞,优雅地一饮而尽,转而把视线牢牢锁定在对方眼睛:“张先生,我很清楚你今天邀请我来的缘由——我们不妨把话摊明了说吧。”

对方先是惊异,转而心领神会。他伸手示意:“那我们这边详谈。”






达达利亚觉得自己一语成谶:不仅浑身湿透,还被大明星放了鸽子。

他失望地用水珠胡乱在广告牌上涂抹,不受控制地想着:他为什么要骗我?

明明自己也是那么爱他,愿意为了公众影响减少两人间的见面次数;能够忍受无止境的毒唯粉丝的骚扰与谩骂——虽然他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但是……达达利亚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想法,受到任何人的摒弃他都无所谓——只有钟离,他不能接受钟离也不把自己当一回事。

他还记得第一次遇见钟离的时候。明星就是不一样,站在人群中也如此出挑,即使戴着黑色的口罩和墨镜,仍然挡不住他的美貌。

钟离是迷茫的,他被人潮推来挤去,好像汹涌海浪中的一叶孤舟。助理与自己走散了,手机还恰巧没电。他又不能开口向别人求助,怕的是暴露身份引起骚动。大明星正悄悄叹气,只听得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这位先生,我来带路吧?”

钟离惊讶地抬头,看到一片崭新的晨光。






达达利亚打开手机:钟离还是没有回复。他感觉自己的心情跟天空一样灰暗,糟糕到没边。分手吧,钟离!明星就可以随便欺骗别人吗?

——可是自己是舍不得的,舍不得钟离温柔的态度,舍不得他在生活中无意露出的可爱一面。与在荧幕或广告中不同,钟离在他身边显得更惬意也更放松,如同卸下防备的猫咪,大敞肚皮任人摆布。达达利亚是爱逗猫的,同样爱逗钟离——回想起来,先前在一起的时光怎么这般遥不可及?

达达利亚低头坐在等候椅上,如一尊雕塑。恍惚中他听到远处急促的脚步声,由大地传导,直至他的心尖。

可能是被雨淋得发昏了,他看不清眼前逐渐放大的人影。钟离慌忙跑过来,已经全然不在乎自己的形象管理,扔下手中的花就扶住小男友,抹掉他脸上的雨水焦急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你怎么都不换个地方避雨……

对不起……我来得那么迟,把你淋感冒了吗……钟离一边说着一边打算把达达利亚扛起来,不料对方先发制人按住自己的手腕,滚烫的吐息打在脖颈处,接着狠狠地咬了一口。

“这是……惩罚。”达达利亚说完就抱住钟离把他圈在怀里,力量大得惊人。

钟离挣扎着:“会感冒的!先避避雨……”

达达利亚“啧”了一声,索性用嘴堵住了钟离接下来的话。

霎时间,天地之间再无他声。

雨越来越大了。

fin.

标题是“在雨中”的意思

悲报:因为某不可抗力,笔者将失联十天!!!
这是我最后的存货了……

1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