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今天,达达利亚要准时下班

*现pa,ooc注意

“先生,我们差不多也该停止一起过情人节的关系了吧。”

333 个赞

“先生,我们差不多也该停止一起过情人节的关系了吧。”

叮……。

随着达达利亚最后一个尾音也消失在空气中,钟离停下了夹起凉拌莴苣的手,好好将木筷放在了筷架边上。他睁着一双金色的眼睛,平静望向才丢出了惊人之语的大男孩……嗯,达达利亚还在埋头吃着他的早餐。

是用面包机烤得金黄的吐司片,抹了黄油和厚厚一层钟离做的草莓酱。一口咬下去又香又甜,是达达利亚最喜欢的口味。

厨房里的炉灶上煮着钟离要喝的茶水,用了多年的大壶咕嘟咕嘟叫得正欢;咖啡机也终于煮好了达达利亚每日一杯的加浓美式,苦涩香味飘来的一瞬间,橙发的大男孩就蹦了起来,踩着毛绒的拖鞋,啪嗒啪嗒冲进那片小小天地去了。

钟离看着他熟练往杯里加糖加奶的动作,后知后觉想起来,原来他们已经认识十年了。

(1)

最初只是一起拼外送订单的室友关系。

大四那年,钟离突然被通知了即将有位至冬籍的小学弟要搬入他的宿舍。

消息是外语学院的女士亲自过来送的,钟离见到她的时候,她脸上满是看好戏的表情。

“……一定是校方的安排出错了!!”魈怒而拍桌,愤愤而起。

而在新室友正式搬入之前,钟离又从各方渠道听说了未来室友一些不太好的名声——愚人众的社团说他不服管教,群玉阁的意见是他太能起事端,就连校外的一些社会团体,也频频传来他是个花花公子的消息。

总而言之就是从哪方面都看不出一点儿好。

以至于钟离周身的人一直对校方如此安排如临大敌,丝毫不敢放松。反倒是当事人的钟离老神在在,除了与女士见面的那日之外,几乎再没想起过这件事。直到那日钟离下课晚了一些,又有些感冒,披着晚霞昏昏沉沉回到了宿舍门口,看见坐在行李箱上半靠着墙壁玩手机的大男孩,才终于想起他之后短暂的读书生涯里还有这么个人。

微卷的橙色头发蓬蓬松松,不知道摸起来是否会是一团棉花的柔软手感——啊,他还戴着镶了几颗碎钻的墨镜……身形也很修长,两条腿笔直笔直的,红耳坠贴着脖颈的线条晃啊晃。

——对达达利亚的第一印象,是比起学院里乖乖读书的好学生,他更像是个等着不知藏在哪处的镜头咔嚓按下快门的平面模特。

很青春,也很肆意张扬。换而言之,他们不会是一路人。

学生宿舍的走廊并没有多宽敞,能并排通过两个人就是极限了,要不是钟离身份特殊住了最高的一层,怕是连大男孩的行李箱都挤不下。换而言之,钟离看见了他,他自然也看见了钟离。

“你好!我是达达利亚。”

头很痛,鼻子也塞得难受。钟离便只点了点头,没做声。

又听那人很快继续道:

“我认识你,你是钟离前辈。”

他吐字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或许是因为刻意上扬的尾音,又或许是因为至冬口音天然的特征。

——那是钟离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堪称诗情画意的璃月风格名字,也可以念出被人衔在舌尖舔咬亲吻的感觉。

……很微妙。

说不上讨厌,但也不见得立刻就会喜欢。

而在他心绪纷乱间,对方已经咋咋呼呼从行李箱上跳了下来,并随即带出一阵冰块碰撞的脆响。钟离低头看去,这才注意到对方手里拎着一杯冰块已经化了一半的奶茶。

杯壁上全是冰块热化后凝出的小水珠,想来是已在这闷热的室外等很久了。

“这个~送给前辈哦。”达达利亚说:“鲜奶无糖正常冰……虽然现在化成少冰了,可以接受吧?”

好自来熟的年轻人……钟离想,他们见面满打满算都不过五分钟,这人就很自然地将冰冰凉凉的奶茶杯贴到他脸上了。

但总归是没有伸手去打笑脸人的道理的。

达达利亚这样热情,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当作没看见,顶着高温继续将人关在宿舍门外。

“先进来吧。”他接了奶茶,被突如其来的凉感冻得一哆嗦,然后又向达达利亚伸出了手,“需要我帮助你吗?”

“——不用。”

达达利亚说:“比起关心我,前辈还是先顾着自己吧。”他将手机屏幕亮起摆到钟离眼前,笑眯眯对他道:“我叫了粥。待会、一起吃吧?”

达达利亚比钟离想象中的要好相处很多。

纠正,不是钟离想象过他是什么样的人的意思。只是他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意外是个非常注意个人形象的人,在整理方面也很有一手,仅仅等外卖的半小时里,就迅速将带来的衣物和个人用品一一归类放置好,布置出二人宿舍的感觉了。是的,二人宿舍,他甚至带来了一盆小仙人球,趁钟离回屋换件家居服的功夫,就好好安置在了大厅正中吃饭的桌子上。

接着他就出去拿外卖了,回来正看见钟离对着那颗小仙人球长满尖刺的球身,一脸不知所措。

“放在阳台上晒饱太阳的话会开花噢。”达达利亚说。

“嗯……”钟离想了想,没头没尾接了一句,“像小胡桃。”

“小……”

达达利亚愣了愣,然后才反应过来钟离指的是那位在一年级生中因为行事古怪掀起轩然大波的小学妹。

“是说她呀……前辈可能不信,”他笑眯眯地,一边将热粥倒进瓷碗里,一边道:“先前买奶茶的时候,我见到她了哦……好了,吃吧。”

“?”

“前辈不是生病了吗?”

他又伸手去够一齐被提回来的另一只塑料袋子,在里头翻了一会儿,翻出一板清热胶囊来。就着说明书的帮助,掰出两颗垫在纸巾上,放到钟离手边。

“吃完粥,再把药吃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再好好和我认识吧。”

拼外送订单的关系是从达达利亚搬入宿舍的一周后正式开始的。

那天早上钟离起了个大早,达达利亚打着哈欠慢吞吞挪到盥洗室时,钟离已经站在洗手台前打好领带,快把自己收拾得漂亮整齐了。

达达利亚拖长音调喊了声早,身子一扭歪进最里间的浴室去了,没多久就响起哗啦啦的水声。晨间淋浴从来不会占据太多时间,达达利亚很快出来,变成了精神抖擞的样子——而此时钟离还在做个人形象的最后一步:往后颈部位喷香水。

“前辈,早上有会议吗?”

达达利亚感到有些奇怪。

往日的时候,钟离是从来不喷香水的,以至于他一度认为这是钟离哪位前女友留下的摆设……毕竟是霓裳花的香味嘛。

他站在钟离身旁,将吹风筒打到最大档位,眯着蓝眼睛、在呼呼的风声中努力辨认钟离的声音——不行,还是太勉强了。

“我说,今早有一场辩论会。”见他看过来,钟离好脾气地又重复了一次,然后微笑着抱怨:“达达利亚,你头发上的水珠甩到我了。”

“……抱歉抱歉。”

达达利亚吐吐舌头。

“前辈身上好香啊……”他动了动鼻子,又凑近了在钟离后颈附近嗅了嗅,嘴唇险险擦过覆着细小绒毛的皮肤,然后莫名其妙下了自己的定论:“不,我觉得还是前辈自己的香气比较好闻。”

“………………”

什么呀。

钟离哭笑不得:“别说的好像你常常闻我的气味一样。”

他的话或许没有被达达利亚好好听进去,帅气的大男孩在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收了吹风筒,哼着歌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出去了。然后是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和冰箱门被打开、又被关上的声音。

宿舍不大,这段距离自然也不会很远,足够钟离好好将达达利亚快活的吐息全数收进耳里。

呼啊——热水澡后的冰牛奶果然最棒了!

他听见达达利亚这么说着,自己也忍俊不禁笑了出来。达达利亚在早晨总是很有活力,连带着他也被感染了不少。

——嗯,该出门了。

腕上的时针已经走到过半,现在出去,到达大教室时应该正正好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准备。钟离将手掌搭在了宿舍门的把手上,突然又听身后达达利亚拉长了嗓子问他,前辈、你不先吃个早餐吗?

“下一次吧。”

他说,“再见,达达利亚。”

在辩论台上把敌手用语言打得丢盔卸甲落荒而逃的钟离,才下了台,就被一只戴着半截手套的大手拦住了——是他的好室友。

戴着机车帽,穿着黑皮衣小夹克,靠在画风十分社会的小摩托旁边,潇洒极了。

“怎么在这儿?”钟离问,“我记得你不是……”

“等前辈呢。”达达利亚眨眨眼。他的下半张脸都被帽子护住了,声音闷闷的,只露出一双蓝得像海色的眼睛,“请用?达达利亚牌爱心早餐——开玩笑的,是外卖啦。”

他说:“再迟那么十分钟下来,就凉透咯。”

钟离抿抿嘴唇。

他不傻,对温度的感知也没有问题,能感受到隔着包装纸袋传来的是热食才会有的温度。

“我会……抱歉,没带现金。”他立刻补充到:“回去之后,我会把钱还给你。”

“不急不急,我的账,前辈赊着就是了。”

说话间达达利亚长腿一迈跨上座驾,手腕再一动,嘟嘟嘟打响了摩托车的火。还没等钟离反应过来,就带着轮胎狠狠摩擦地面的声音驶远了,只留下一句尚在耳边的“拜拜,前辈,我的小公主还在等我”,和一地淹没远去人影的烟尘。

(2)

据钟离观察,达达利亚每周至少有一天要和他的“小公主”约次会。偶尔会增加至两次,大多是各种奇奇怪怪的节日前后。

每次回来,还会特意给钟离带一些当日限量贩售的点心。

——凭这一点,我可以确定他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是个花心的人。

钟离向他的朋友们解释:他总是带着最新鲜漂亮的一束花,去见那位等着他的女孩儿。从我认识他开始,已经持续两个月了……嗯?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被他视线扫射到的北斗扭开了头,然而她嘴角的笑根本没停过;胡桃这孩子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就天不怕地不怕,此时更是笑到恨不得贴到他脸上来。

“老古董。”

这是胡桃见他年纪轻轻就一副老成做派,特意起的外号。

“难道你不觉得观察室友约会频率的你更有问题吗?”

说完,她又指指钟离带到活动室来的早茶。

“一大早就点新月轩……奢侈!”

“……这是,达达利亚点的。”钟离慢吞吞地咽了一只水晶虾饺,“他说一个人凑不到起送价,偶尔会让我和他拼早餐外卖……”

胡桃摇摇头,痛心疾首:“无事献殷勤!老古董,你可千万不能着了他的道啊!!”

——我能着他什么道呢。

钟离想:达达利亚在我面前总是乖得很,我连传说中的、他打架的样子都没见过。

然而上帝的打脸总是来得很快,哪怕对方是不信西方神的岩王帝君派钟离。

他竟然真的在冒出那个想法不久后,就见到了抡着酒瓶子,在学校后门的小巷子里杀红一双眼,把人打到脑袋开出血浆花的达达利亚。

那个他印象里的帅气大男孩几乎和疯了一样。一张令无数少女心动的脸庞扭曲得不成样子,血液自被酒红衬衫袖口的包裹中源源不断流出。借着忽明忽暗的灯光,钟离看清了他因失血过多而变得灰白的嘴唇,和皮肤上嵌着的、闪亮亮的玻璃碎片。

钟离不知道达达利亚是为何与人打架。但此时与达达利亚互殴的对象他却是认得的——游荡在学校附近的社会渣滓团体,没少找他们学校学生的麻烦,钟离身为学生会长,想处理他们很久了。

但他却没有贸然冲上去。而是冷静地退到了一边旁观,同时背着手在手机上按了几下,等到达达利亚也终于因为车轮战而撑不住倒下,他才走上前,一手横在胸前、一手向前伸出,两腿分开扎了个稳稳当当的马步。

挑衅到:“接下来,你们的对手是我。”

达达利亚醒来的时候,钟离正坐在他的床边,戴着眼镜,聚精会神替他挑手臂上的玻璃渣子。

刚从昏迷中苏醒的人总是喉咙发干的,身强体健如达达利亚也不例外。但钟离好像没有给他倒杯水润润嗓的意思,他只能有些委屈地看着灯下钟离纤长的睫毛,和修长的手指。

他发现钟离的动作熟练得不像话,显然不是第一次处理这样的伤口了。便试着用眼神传达疑问,说:前辈,难道你以前也……

“嗯。”

钟离说:“在比你现在的年纪还小一点的时候,我也算是个风云人物。”

唔哇——达达利亚眨眨眼,满脸不敢置信。这不怪他,毕竟钟离实在太斯文了,说给谁听都不会相信他能一拳一个肌肉壮汉。

“那、前辈为什么……”

他挣扎着开了口,破铜锣的嗓子嘶哑得要命。

“因为再硬的拳头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钟离说,“人类就是因为有思考能力和自控能力,才会与野兽有所不同……知道了吗?达达利亚。”他点点年轻人手臂上细碎的伤口,“如果不是我报了警,你就要因为斗殴生事的罪名、这把年纪还被警查叔叔叫家长了。”

“呃……”

——要真如钟离所说那样发展了,确实还挺尴尬的。

达达利亚面色一红。

“谢……谢谢前辈了。”

“不客气。”

钟离收好工具,抬起眼睫望向他,又问:“所以,你为什么会和那些人打起来?”

(3)

他所能想到的最直接的理由,就是关乎那位达达利亚心尖尖上的小公主,正好今天也是他们约会的日子。

但看大男孩的表情,似乎又并不是这样……

“他们说你很漂亮。”

“……就这样?”

“就这样。”

似乎是怕钟离不信,达达利亚还狠狠地点了点头。

动作幅度有些大了,叫失血过多还在发晕的他一个没控制住,整个脑袋向钟离的肩膀倒过去——被扶住了。钟离一只手揽在他背后,一只手垫在他额前,怀里霓裳花的香气溢了满鼻。

“我还当是为了你的小公主。”

“……?”

达达利亚愣了愣,然后轻笑一声。

“冬妮娅是我妹妹,钟离前辈。”

(4)

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是怎么亲近起来的。只是当钟离与同级生们都在为了下一年年初的毕业展忙碌的时候,突然之间,达达利亚就像握不住的水一样,一点点渗透进钟离生活的千丝万缕里了。

璃月是座温暖的城市,就连冬季都来得比别处更晚。也正因如此,土生土长的璃月学生们也更不耐寒,在冷空气正式say hi的时候,接二连三地病倒了。

但这好像和钟离没什么关系。

他仍旧每日准点抱着专业书籍,和他那只黑金色的保温瓶一起去图书馆报道。一般学生敬他身份,不敢上前与他多说话,只有偶尔会跑来查查资料的、海洋系的北斗从不顾这么多,开玩笑说他这把年纪就开始喝红枣泡枸杞。

——她知道钟离并没有众人想象的那么难以接近,不如说,他本来就很平易近人,最近周身的气场更是泛了点淡淡的粉色……

“很遗憾,今天的特调是蓝山咖啡。”

钟离对她笑道:“要尝尝吗?”

“不要。”北斗说,“又酸又苦,我才不喝。”

“是吗?我觉得还挺甜的……”钟离说,“或许是因为没抱有太大期待的关系……我的味蕾认为它意外地很不错。”

“哼——我还以为你会说,是因为那个达达利亚呢。”

她的话让钟离不自觉笑弯了眼,因为想起今晨那名帅气男孩蹲守在咖啡壶前,聚精会神为他煮咖啡的样子。

心中是这么想的,嘴上却说:“怎么会……我和他不是那样的关系。”

——是吗?

北斗撇撇嘴。她习惯了钟离这副谜语人的模样,索性,也懒得去问此时颈上那条至冬风格的红围巾由来。

事实上确实是她和那些默认他们交往的人想了太多。两位正主本人,无论是达达利亚、还是钟离,对彼此的认知都是生活上很好相处的朋友。

是的,尽管达达利亚会为钟离亲手泡咖啡、把自己的围巾借给他戴、会见不得钟离冷就一头热抓着那双手往自己口袋里塞,尽管钟离会在深夜为被导师折磨的达达利亚留一盏灯、会摸着大男孩柔软的卷发说你做得很棒、会亲身指点对方何为璃月之礼……他们也还是纯洁的室友关系。

就连那个被众人认定早已丢到了爪哇国的情人之吻,也是这么晚了,才意外发生在钟离的毕业晚会上。

毕业展很成功,所以那天钟离难得放松了学生会的禁制,任由朋友们闹他。都是些热情的人,灌起酒来没轻没重,等钟离后知后觉开始感到头晕时,才发现周围早就歪七扭八醉倒一大片了。

他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酒量非常不错的。

明明被灌得胃里有些烧灼了,最深处的意识却还很清醒。足以支撑他扶着餐厅的玻璃墙面,脚下微浮,摇摇晃晃走到高处的瞭望台去。

却是没想到理应最爱热闹的达达利亚早早就在这里。手中捏着一杯抹了海盐柠檬的鸡尾酒,面无表情,眺望远方。

钟离很少见到他这副模样。面对他时,达达利亚总是笑着的,就连受伤的疼痛都不愿与他说……

“——前辈?”

达达利亚突然拔高了声音唤他。钟离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他身旁来了。

他伸出手去,搭在达达利亚的手臂上,惊觉入手一片冰凉。

“……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他问:“我以为你……是那种喜欢站在人群中心,成为世界焦点的类型。”

“哈哈,只是酒喝得有些多,上来吹吹风而已。前辈呢?这是为你开的晚宴,怎么不继续玩了?”

“他们……”

钟离摇摇头。

“他们都倒了。”

他的回答让达达利亚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好半晌,才半弯了腰,捂着小腹夸张大笑,断断续续说:没想到前辈才是千杯不倒的那一个。

钟离注意到他手里的鸡尾酒液也因为一时间的大动作变得惊澜四起,柠檬的酸片几乎要脱离杯沿。不知怎的突然觉得脑中紧绷的一根弦松开了来,跟着达达利亚的节奏一齐大笑——或许那不能说是大笑,只是比往常的时候,笑得更热烈了一些。

而仅仅是这样的变化就足够让达达利亚慢慢安静下来了。叫这活泼的年轻人某中深蓝越发昏暗,紧盯着钟离的眼神,也越发深刻露骨。

“从明天起……就不能再叫前辈了呢。”他开口慢慢道:“真不习惯啊,没有钟离前辈在身边的日子……毕业后,前辈打算做什么呢?”

钟离想了想,回答:“我打算开一家手工艺品店……璃月失传的艺术太多了,我想将它们传承下去。”

“噢,是个伟大的梦想呢。”达达利亚笑弯了眼睛,“我的梦想就比较多了。”

“不介意的话,说说看?”

“我嘛,什么都想做。就像前辈说的那样,我喜欢站在人群中心,喜欢掌声如雷——但即使如此……也不是没有一个人的时候的。”

他捏紧了鸡尾酒杯,力度大到钟离几乎要以为那只杯子细瘦的腿会碎在他指间。

“到了那时,我的梦想是……能见到前辈。”

“——……达达利亚。”

钟离深呼吸一口气。

“你是不是喜欢我?”

代替年轻人回答的是鸡尾酒杯碎裂在地的声音。钟离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迅速摊开在木质地面的冰蓝色水液,就被拥进了一个滚烫的怀抱——然后是从耳边刮起的风声,脚底心头一同迸发的失重,和随即而来溺死人的窒息。

几乎是一意孤行地,达达利亚将他拖进了餐厅外的泳池里——自半空的瞭望台抱着他坠落而下,一同跌入冰冷的水中,最后掷出半人高的水花。

窒息的感觉来的很快,去的也很快。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达达利亚就带着他浮出了水面,还是维持抱着他的姿势,只是漂浮得更高一些。

这让钟离可以很好地看清自达达利亚头顶高空洒落而下的淡蓝色月光,和他眸中奔腾翻涌的暗潮——以及达达利亚一头连绵不断滴着水的短发。

(5)

那晚钟离最后的记忆,是达达利亚在铺天盖地的大雨中吻了他。

(6)

“两年后,他又一次成为了我的同居人。”

钟离一边摆弄着架上沾了细小灰尘的琉璃盏,一边对听故事听到快要睡着的胡桃笑道:“他真是好奇怪。明明自己就长着一张活在少女们手机壁纸里的脸,却总说世上万千星辰也远远不及我这一颗。”

那是个和他们初遇时一样炎热的夏天。

街角的茉莉花开得正灿,香味不远千里遥遥送了过来。钟离窝在店里未被字画绘卷遮挡的角落中,一手捧着刚泡开的冬片茶,一手握着细致的工笔,在纸上按着自己的想象、细细描绘层层叠叠的多瓣茉莉花。

达达利亚就是在他画到第11朵的时候推开了店门进来的。桃木的大门撞上室内垂挂的珠玉帘,叫珠坠儿叮铃当啷唱了满室的歌。钟离从画中的世界脱身而出,抬头看去,就见那向日葵一样的从前人,正带着与过往相差无几的笑容看着他。

“我来赴约了,前辈。”

达达利亚说。

“现在可不比当年在学校的时候……”钟离笑了笑,“你就叫我先生罢。”

他们的生活轨迹再次重合了起来。只是与从前不太一样的是,达达利亚掌握了钟离家中厨房的大权——具体表现为:钟离的一日三餐由他做,钟离要吃的水果由他切,钟离要喝的茶水……

“不,茶水还是我自己泡吧。”钟离无情地拒绝了他的好意,“你总是泡过头,那么甜的花茶都能给你泡没味儿了。”

达达利亚立刻拉下一张俊脸,可怜兮兮叫起了先生。

看得钟离忍俊不禁——却一点也没心软,继续道:“还有,把制作果酱的活儿也留给我。”他说,“你们至冬人不爱往果酱里加点盐,以后吃出高血糖怎么办?”

他真的是很正常在为两人的健康问题担心。却没想到达达利亚听了,第一反应是眉开眼笑,乐呵呵道:先生,你这就想到以后了啊!

看得钟离很是无奈,叹息道:“……两年不见,你倒是越发没脸没皮了。”

他们的关系陷入一种诡异的平衡中。

谁也没有告白,却又以耳鬓厮磨的方式坦诚相对。生活上对彼此互相关心,却又默契地留出一点点舒适空间,任由对方在偶尔任性的时候大胆踏进。

二次同居第三年,达达利亚欢天喜地跑来对钟离说他的小公主要结婚了,钟离作为他的同居人受邀一同去了婚礼现场,看曾经头破血流也不落一滴泪的大男人抱着娇小的新娘子哭得稀里哗啦。那晚达达利亚做得格外的狠,几乎要将钟离整个人揉碎骨头抱进血肉里去。钟离看着静静躺在床头柜、被自己意外接到的捧花,想了想,也在达达利亚肌肉紧实的肩膀留了一个牙印。

二次同居第五年,和好友们的喜讯一同传来的是达达利亚晋升公司首席设计师的消息。那年是个好年份,大家的爱情和事业都双丰收了,大学同学聚会吹水都特有面子。巧的是酒席上开钟离玩笑的还是北斗,她喝高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啥时候喝你俩娃娃的满月酒啊?听得钟离与达达利亚同时愣住,一时间也不知是该先提醒她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还未到如此地步,还是他们之间并不是……

“我们还是单身来着。”达达利亚说,“用你们璃月话讲——钻石王老五?”

北斗不屑地啐了他一口。

二次同居第七年,也就是今年,一切都像加了速,热门八点档电视剧被改编翻拍了一版又一版,小说在大街小巷的书店刷了一卷又一卷,若不是钟离经不住胡桃软磨硬泡、也买了一本来看,估计还得再过一段时间才能知道小说作者正是与胡桃同级的学生行秋。

倒不是他有特意去看落款姓名,而是这位学弟一手鬼斧神工的狂草,在璃大堪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胡桃笑嘻嘻道:这主角真是个倒霉蛋儿,一看就是小重云。

钟离想了想,称赞到:你们感情倒是真好。

也不知这话是哪儿戳到了胡桃的点,话音刚落,她就吃吃的笑了起来。所幸她天生一张娃娃脸、这几年也没怎么变,就是这么笑着,也从不让人感到厌烦。

但钟离是知道的,她那张嘴里,总能吐出些惊世骇俗的好话。

“老古董,他今儿和你说:要和你停止一起过情人节的关系?”

“……嗯。”

达达利亚说那话时虽然语气轻松,但钟离知道,他是认真的——十年实在太长了。足够让他步入中年,达达利亚也不再是少年。

“需要帮你开宴庆祝终于可以和他结束不健康的泡友关系吗?”

“……小孩子家家,莫说荤话。”

轻轻打了一下胡桃的小脑壳,叫她上边儿玩去。见女孩儿嘟着嘴跑开了,钟离便看了一眼正好亮起的手机,发现达达利亚弹了三条消息给他。

一条是冰箱里放了酸奶拌水果沙拉,要钟离午间觉得热了渴了饿了,就去拿来吃;

一条是他在北国大饭店定了位置,今晚不开火,在外面吃;

一条是他今天会准时下班。

钟离记得达达利亚最近有个大项目在收尾,连轴转了好多天,辛苦得很。早晨虽然还能一起吃早饭,晚间却常常只能他一人。

也是很久没能一起吃晚饭了,令钟离格外想念在小屋中听达达利亚唠唠叨叨的旧时光。

——胡桃说的对。

他是该和达达利亚做个决断了。

想到这儿,他站起了身,从身后的八宝柜中取出一只木盒来。

(7)

在正式开席之前,钟离将自己带来的木盒推向了达达利亚。他的同居人带着一头雾水打开漫着清幽檀香的盒子,视线正对上躺在里头的、一双做工精致的筷子。

盘的是龙,雕的是凤,不知是用了什么木料子,入手轻巧顺滑,又格外适合达达利亚的手型,叫不擅使筷子如他,也能终于使得行云流水一回。达达利亚喜欢极了,在钟离的同意下立刻用上了它——被服务生疑惑怎么会有人拿筷子吃西餐的事,只要钟离高兴,他是绝不在意的。

正餐食用完毕,两人又好好品尝了甜点,最后的餐盘也收下去后,达达利亚才轻咳两声,整整领带,然后正色道:“先生,我有话想对你说。”

钟离点点头,示意他:你说。

「我知道的,先生一直将我看做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对未来的打算,都无法拥有太多交集。」

「可是从见到先生的第一眼我就决定了。纵使前路艰险,荆棘阻拦,我也要找到悬在天边的东方云月,要将钻石的星辰都送与他。」

「——……该结束一起过情人节的关系了。」

他掏出在上衣口袋中紧攥了一晚的小方盒,大声道:

「我们结婚吧,钟离。」

「往后余生的每一个结婚纪念日,我要与你一起过!!」

——或许是他的姿态实在过于妄为胆大,又或许是盒中愚人众首席设计师公子一生唯一设计的一枚钻戒实在过于耀眼。一时间,整层的客人与工作人员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目光齐刷刷打向漂亮的、美丽的、平静的……平静的?

“……先生,你说句话?”

达达利亚被他的冷静打得有些头昏眼花。

“不、不管怎么说——哪怕是你,也该感到惊讶吧……?”

“……我倒是想惊讶的。”

钟离笑道:

“可是达达利亚,你当初不就是在这家饭店亲吻了我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牵住达达利亚的手,引导着他,缓缓地、郑重地、将那枚纤细却无比闪亮的戒指套入他的无名指,最后稳稳落在指根上。

“而且……”

钟离说:

“我早就答应你了。”

151 个赞

好甜,我还想看看xql的结婚现场嘞

6 个赞

甜哎:heart::heart:

旧饭再吃也好甜呜呜呜

3 个赞

老夫老妻啊,

呜呜呜真的好美好,不管第几次看都是

好甜好温暖好心动 呜呜呜呜

1 个赞

刚开始看开头我心脏骤停以为是刀子 :sob:

1 个赞

呜呜呜呜呜呜好甜:heart::heart::heart:

不管看多少遍都能被甜死!!!!!以及流星哥的头像好帅哈哈哈哈哈哈哈

结婚!让我坐胡桃那桌!!!: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two_hearts:

真的是笑了好久,小情侣太甜了

好甜啊(=^▽^=)

诶,你怎么在这里,哪里都有你

好甜的小情侣,结束一起过情人节的关系=我想和你结婚,学到了(^▽^)/★

甜的我满地找牙: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我追逐着爱情的脚步

“他听见达达利亚这么说着,自己也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话说这个地方似乎有些语病?
忍俊不禁的意思好像是忍不住笑了,和后文的“笑了”重复了。 :koushui:

1 个赞

太甜了甜的我泪目了.:sob:੧天冷了就要补充高热量的公钟:cake::cake::cake: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