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二创的二创的二创叫什么?

不放过目之所及的任何一个宝箱,这是独属于旅行者的高尚美德与专业技能。
但有句话叫做“灯下黑”,且这大世界藏宝箱的地点实属千奇百怪,纯靠肉眼寻找确实存在相当的难度。因此,抠门的旅行者痛定思痛,一咬牙一跺脚,从背包里掏出攫鸦金印x10,石珀x30,水晶x50,闭上眼往铁匠铺一字排开。铁匠铺老章心领神会,哐哐哐哐一通锻造,岩之寻宝罗盘闪亮登场。
“璃月有句老话叫,唔……“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派蒙抱着还热乎乎的寻宝罗盘,语重心长地教育着自己的旅伴,“要做好一件事,准备工具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锻都锻出来了,现在就先在璃月港里用着试试嘛。”
说着,派蒙便按下了罗盘。
“哇,冷却30秒!”白色的小精灵指着罗盘指针方向,兴奋地大叫,“快去快去,前面有宝箱!”
但是,即便是拥有着鹰一般的锐利双目以及猎犬一般的灵敏嗅觉的旅行者,在跟着罗盘指向几度纠正寻宝路线,也未曾在一路上发现任何一个普通宝箱,而是在最终目的地的万民堂看到了——
“好久不见,旅者,小派蒙,近日过得可好?”
看到了手里捧着本砖头块似的书籍,怡然自得等菜上桌的钟离。

开盾大爹主动开口招呼,哪有不回的道理?旅行者收了罗盘,进了万民堂,向在跑堂的香菱微笑致意,便与派蒙并肩落座于钟离对面,开口寒暄。
但寒暄停滞在了嘴边,旅行者目光呆愣于对面的手上,准确来说是在看清书名的刹那瞳孔地震。派蒙亦是如此,只不过比起旅行者,她要更藏不住话:“《激情霸爱:帝君一胎十八宝(大合集)》?天哪,钟离,你怎么会看这个啊!”
派蒙,你问得好啊!心中默默给派蒙竖了赞赏的大拇指,旅行者将疑惑不解的目光投向了面不改色的钟离。
钟离表现得过分淡定,淡定到仿佛这书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淡定到好像派蒙刚刚只是在问为什么万民堂的桌子是木制的而非铁皮。一言蔽之,这个男人充分展现了六千岁该有的从容大度与适度的自我中心。
“这是胡堂主予我的新书,说此书内容甚是有趣,让我权当作是消遣看看。”往生堂的客卿谈及他那位古灵精怪的上司,不由得叹了口气,“既然她是如此说了,那我便姑且翻了一翻。”
他竟然还看了!?旅行者嘴角抽了抽,千言万语堵在心口说不出,半晌才憋出一句:“那你觉得,这书怎么样?”
钟离沉默了少许,最终给出了极为中肯的评价:“情节跌宕起伏,用词直白大胆,人物性格刻画入木三分,除了大部分设定在我看来都十分陌生之外,倒也未尝不是本有趣的书。”
难道还有哪些设定是符合的吗?一胎十八宝?旅行者与派蒙不约而同捂起了脸。

《激情霸爱:帝君一胎十八宝》,一本从标题到内容都完美诠释了何为人工雷的奇书。本书最大的卖点在于开了岩王帝君乃是阴阳同体之先河,且包含了大量言语粗俗下流的火辣炕戏,只要看一眼就会感觉天灵盖在被满气槽的骗骗花突突突。
总而言之,是本非常雷人的黄书,属于璃月学究鼓起勇气打开封面,看清第一段落写了什么字就会开始怒骂伤风败俗的无耻至极。
但需牢记,就算是再小众的性癖,都能找到它的受众,遑论这本书的种种描写还比较接地气,在让“皇帝舞动金锄头”方面格外努力,所以在实际上,《帝十八》确实拥有一批忠实的书迷。

“但岩王帝君的阴阳同体设定,并非此书开的头。”钟离双手平放在这本罪恶的黄书封面上,气定神闲道,“这本书,是在一本叫《霓裳琉璃屏》的章回体小说给出设定的基础上,做出的二次加工。”
旅行者与派蒙张口结舌,脸上写满我听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那……那这个《霓裳琉璃梦》,又是什么呀?”派蒙讷讷问。
据钟离介绍,这本帮岩王帝君是阴阳同体的设定开了个好头的奇书,大抵讲了一璃月美人生来体存残缺,父母为此日日苦闷。一日美人外出遇劫,恰逢一持霓裳花的至冬异乡客所救,二人自此一见倾心,日夜相处中情谊渐浓,最终私定终身,在琉璃屏遮挡下做了夫妻。但好景不长,至冬客收到故国来信,言国内战事爆发,希望他速速回国投身其中。这对恋人知此番是躲不过了,便在琉璃屏上共绘定情的霓裳花,约定若是至冬客得以在战中存活,便再持霓裳花到初遇地点再会。
而在至冬客离开后,璃月美人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身孕,便设法顺利产子,做工维持生计照顾好自己与孩子,同时日日带着新鲜霓裳花到港口等待恋人回归。怎知直到弥留之际,都不得半点关于恋人的消息,就睁着眼望着画了霓裳花的琉璃屏黯然离开人世。可再一转首,美人却发觉自己高坐于天上的王座中,将将自梦中醒来。原来他只是岩王帝君的残魂,用以下落人间,体会人之哀楚。于是岩王帝君感叹彩云易散琉璃脆,一切不过归于大梦一场,就此于情爱之道开悟。
旅行者:“……哇。”
派蒙:“哇……”
路过上菜的香菱:“真是好让人感到惆怅的故事呢。”
钟离再补充:“只不过此书印刷量极少,大部分都随着时间流逝而散佚,我也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得了机会寻到孤本得以阅读。因此,常人不识此书才是岩王帝君阴阳同体开创者,很是正常。”
行了行了,求您可别说了。旅行者面上讪笑,连忙指着才上的清泉林猪肉道:“先生先用吧,冷了可就失了味道了。”

话题从清泉林猪肉开始往不让人高血压的方向平稳上路,旅行者自觉能和平地蹭完这一顿饭——他在付钱这方面对钟离抱有盲目的信心。
这顿饭本该就在这边宁静祥和的氛围中和平结束,本该如此,谁知派蒙吃着吃着,脑袋瓜一抽,开口问:“钟离,你说这个什么,十八宝,是在《霓裳琉璃梦》的基础上二次创作,那《霓裳琉璃梦》有没有在谁的基础上,再创作呀?”
吃你的四方和平啊!没事问什么有的没的呀!旅行者绝望地闭上了眼,为他总是灵验的预感,为他这大聪明的旅伴。
果不其然,钟离优雅地放下筷子,说还真的有:“在《霓裳琉璃梦》之前,确实有这么一本书,名为《却砂惊情传奇录》,讲的是一位名为却砂的女子,在幼年知晓自己是岩王帝君的一缕残魂,便下定决心孤身仗剑走天涯,荡涤四方,护佑璃月祥宁的故事。《霓裳琉璃梦》在故事背景上以及一些设定,明显可以看出是基于《却砂惊情传奇录》的再创作。”
香菱又上了份椒盐豆腐。
见派蒙嘿嘿嘿流着口水凑上去,旅行者无奈地将她向后拽了拽,问道:“那《却砂惊情传奇录》总不会还是二创吧。”
钟离温和一笑。
“当然还是二创。”他说,“是基于《帝君尘游记》的合理改编。”
好家伙,原来万恶之源是这玩意儿啊!这个瞬间,无论是嚼豆腐的派蒙,还是在喝茶的旅行者,脑子中都不约而同闪过了这句话。

从《帝十八》开始的尴尬话题总算得以完结,钟离的一顿饭也到了尾声。他礼貌地向旅行者表示自己有事要处理,需先行一步。
“这次账单寄给北国银行。”钟离思索片刻,又补了一句,“随账单将本次的菜单附上,麻烦了。”
“为什么要附菜单呢?”和钟离道别后,派蒙夹起椒盐豆腐好奇问,“也没什么特别的呀。都是些清淡的东西,等等,竟然没香嫩椒椒鸡吗?派蒙好想吃那个的!还有水煮黑背鲈!派蒙也想吃!”
旅行者瞪着死鱼眼凉凉说:“我很穷的,你忘了?我们刚刚还打了一个罗盘。”
“可是派蒙好想吃呀!”
“没钱!”
“好吧……但是,真的一个都不能点吗?”
旅行者沉默少许。
“只能选一个点。”他摸了摸钱包,以壮士断腕的语气艰难道。

酒足饭饱,付了一份万民堂特制水煮鱼的账单,派蒙打着响亮的饱嗝从背包里摸出岩之寻宝罗盘。
“刚刚罗盘就是停向了万民堂的吧?说明万民堂附近肯定有宝箱。”派蒙信心满满地又按了罗盘,以确定最终位置。结果——
“好奇怪呀!”白色的小精灵拉了拉金发旅行者的麻花辫,示意他看罗盘的指针方向,“我们都已经顺着指引到万民堂了,为什么罗盘现在却又指着我们来这里的方向?”
旅行者凑上去看了一会罗盘。
“应该不是坏了。”他说,“算了,就当饭后消食吧,跟着看看。”

大街小巷,爬上爬下,在旅行者又穿过一条小巷后,罗盘突然激动地直直指向正东方向。旅行者与派蒙一抬头,只见不远处坐着听评书的,可不正是才与他们分开没多久的钟离吗?
“好奇怪哇!”派蒙使劲晃了晃罗盘,“这个罗盘是不是把钟离当成宝贝了?所以一直指引我们来找他?”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两位寻宝者相视一笑,但也在彼此的瞳孔中看到了不甘心。
“虽然钟离确实是璃月的宝贝啦!但是我们现在需要实在的,能直接拿来用的摩拉。”派蒙趴上旅行者的脑袋,闷闷地说,“不如这样吧!你开一下元素视野,看看周围有没有颜色不同的方块。毕竟宝箱在元素视野呈现的是白色,还是很显眼的。”
不失为一种好方法。旅行者点头称是,当即“嗡”的一声,打开元素视野环视四周。
然后他突然僵住了。
作为离旅行者最近的存在,派蒙自然立刻感觉到了不对:“怎么啦?你看见什么了?”
话音未落,派蒙便觉眼前一花,再反应过来时,她发现他们竟是通过锚点直接离开了璃月港,传送到庆云顶吹风。
“怎么了,旅行者?”派蒙飞下来拍了拍还处于呆滞中的旅行者的侧脸,担心地问,“你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骤风吹过高高的庆云顶,带动旅行者的呆毛如一根孤独的小草叶,倔强地疯狂舞动。
“我用元素视野看见了,嗯,钟离的肚子里有两个岩元素卵形物。”旅行者幽幽道。
派蒙顿时“啪叽”从天上摔到了旅行者脚边。
“什……什么?”她尖叫道,“这,这难道是……”
旅行者缓缓露出看透一切的笑容:“而且两个岩元素卵形物,一个混了水元素,一个混了雷元素。派蒙,你说,这水和雷,能是谁的啊?”

一时间,庆云顶安静得像无妄坡。

“我们换个国家找宝箱吧。”
“嗯……嗯,也只能这样了呢。”

不放过目之所及的任何一个宝箱,这是独属于旅行者的高尚美德与专业技能。
但是,有时候,会存在一些不可抗力。

190 个赞

龙生九子,生两次就是十八子,所以《帝十八》是小情侣的纪实文学(确信)

31 个赞

钟离先生应该是唯一一个能面不改色看完自己这么多黄暴二创的正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36 个赞

旅行者:我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纪实文学!! :exploding_head:

21 个赞

钟离先生看自己的二创的三创的四创的超级黄暴五创(?)看的面不改色,不愧是他:joy::joy::joy:

22 个赞

鸭头努力几次就能实现18台了:v:︎( ᐛ ):v::rofl:

8 个赞

乐死我了,鸭头你好有本事!五创故事居然真的叫你搞成真了!

7 个赞

字字不提鸭头却处处不离鸭头,高,实在是高啊!(大雾)

14 个赞

好家伙,我直呼一句好家伙,虽然一句都没一起鸭鸭,但是处处都有鸭鸭,最后这个属实是惊到我了,一步到位了:laughing::laughing::laughing:

6 个赞

嗯,,,,叫追尾吧(沉思.jpg)

2 个赞

米缸大大的文,总是清的不能再清,但不妨碍俩人啥都做过 :tiantang:

6 个赞

你是懂我的 :+1:(赞赏的目光)

4 个赞

说起来,这次单独又让把菜单寄过去,是不是小毛子要监督怀孕老婆吃啥啊

20 个赞

原来是因为这个!(恍然大悟:+1:t2:

我也想看那本《帝十八》诶:laughing:

2 个赞

离离不要怀着蛋看这些呀 :drooling_face:

5 个赞

我直呼好家伙 :chijing: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书有没有可能是鸭子写的日记,一个想法不一定对

1 个赞

敢情这做b超产检真方便,直接开下元素视野自己就能看(重点错 :chijing:

所以…这是纪实片?:face_with_mono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