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球花小院旁的向日葵🌻

正在尝试写。。第一次就给了论坛呢。
目前房子主人达x死去灵魂离(只有达能看见)
防忘记先发个帖,正在码字,在码了:sweat_drops::sweat_drops:
纯爱没有r,因为还在补作业:smiling_face_with_tear:过几天码完发,急死我了。
先这样吧,第一次搞,不懂。

3 个赞

呜~~~~~~好期待,喜欢这个设定。

1 个赞

谢谢谢谢,我一定加油码 :shui:

1 个赞

蹲一屁股

OK蹲蹲

还在码,昨晚脑完了大概故事,感觉和一开始设定有点不一样,不过不重要,
花店店长:heavy_plus_sign:房子主人达x死去灵魂离(是哑巴。。),感觉要写一段时间才能写完,整个文都有围绕花这个东西走,离是跳楼自杀,两个人差2岁,达目前23,离25,其他后面都会讲 :1:

2 个赞

太好了有新的香香饭了!
老师您加油!
一定不要弃坑啊不然我会晕晕: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 个赞

老师要注意身体啊,建议去做个心理测评,找个老中医把把脉开点中药,我就差不多这么好的

1 个赞

好的谢谢:sob:

准备1千2再发,这篇短的话7,8千,长的话1w+也不是不可能…如果真有人看的话…今天差不多可以发了,拖太久了有点不好意思……

1 个赞

老师您快发:face_holding_back_tears:我要饿死了

像是为了与早上的日出表演一场戏剧,傍晚的夕阳为忙碌的一天拉上了幕布,趁着天色未晚,一群人拥了出来,匆匆穿过马路,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门口传来一阵声响,随后是拿钥匙开门的声音。
达达利亚从花店下班,只是没想起来路上的拥挤,到哪都堵车,坐上一辆出租车后才清醒,只得从出租车上离开,走回家。
夕阳照在身上,让人感受到一阵阵暖意,他嘴里哼着一段不成调的曲子,直到走到了家门口。
他煮上晚饭后,便在房间抽屉里翻出一本牛皮本,牛皮封面上能依稀看见一道道裂痕,书页也因为时间过去了很久而逐渐泛黄,他抚着已经露出封皮内部的角,随后轻轻翻开日记本,开始记录今天在花店的一些事。
「5月14日 晴
今天托克没能来花店,给叔叔打了电话,叔叔说他去上游泳课了,还真遗憾,如果托克能来,就能看见那朵他种的小花又长高了几厘米呢。
今天好像没看见那只黑猫,倒是看到了那只有点胖的大橘猫在晒太阳,还真是奇怪,平时它俩都呆一起啊……」
「今日客人四名,收入273摩拉,支出67摩拉。」
记录完,达达利亚便起身,向客厅走去,躺在沙发上。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达达利亚四处张望,想打发点时间,掩饰自己的无聊,目光移到阳台时顿了一下,被黑漆漆的人影吓了一跳,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一个起身,达达利亚强装镇定地 问:“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子里?”
说罢便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向阳台照去,因为慌张,中途还点到了其他东西。跟踪狂?恐怖分子?一种种猜想从他脑中浮现。达达利亚脑门上渗出一层细汗,身体不由地向后退,紧盯着对方,双手在背后摸索着想抓住什么,方便自己随时防御,把眼前的陌生人赶出自己家。
阳台的人似乎被男人的行为吓了一跳,一边对着光源慌乱摆手,一边用一只手比划,强光照得他有些睁不开眼,顶着眼睛的不适,胡乱做着动作,希望对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见对方久久不说话,达达利亚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说话?”
阳台的黑发男人顺着他的话,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又比了一个不能的动作,双眉紧皱着,急切地望向青年,期待对方明白自己要表达的东西。
达达利亚看对方比划半天,终于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达达利亚又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来者,与男人对视了一瞬,决定对方真的没有什么恶意才放松警惕,放下了刚刚举在手上的拖把。
随后,达达利亚拍了拍沙发,示意男子坐过来,在心中组织了
一番语言后,缓缓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住哪,为什么会在我家阳台?”
又意识到对方不会说话,从茶几上拿了一支黑笔和一张白纸递给了他。
接过纸和笔,男人便打开笔帽,在纸上写着几个字「钟离 以前在璃月 现在也在璃月 不知道」。
“好的,钟离是吗?既然你不知道这些,那你的家人呢?”达达利亚尽可能表现的和善一些,如果是其他人,说不定已经把钟离当作变态赶了出去。
钟离摇摇头,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得一直看着他,在纸上写下一句子「我父母在我十四岁那年在火灾丧生了」,写完又顿了顿,继续写道「我也成了哑巴」
在钟离写到父母丧生时,达达利亚便愣了一下,他原本只是认为钟离忘记了而已,没有想到是这样,他有点后悔问这句话了。

可能不符大家预期 :ku:后续明天写第一次发,怎么感觉发的样式很奇怪…… :koushui:麻烦你们将就了。。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