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科]写着玩的,能写完就起名

新手上路,私设众多,逻辑混乱,努力搞事。

先试试骰子

骰子哥,你是肉食系吗?

d2

好的,大众系,懂了。

先roll设定

1.原作世界观
2.平行世界观
3.异世界

d3

背景是什么呢?

1.现代
2.古代
3.星际

d3

类型呢

1.灵异类
2.无限流
3.刑侦
4.都市
5.校园

d5

果然是大众系骰子哥……
有没有特殊设定(1有2无)

d2

嗯,看来就是个非常普通的校园恋爱故事(但我不会认输的,嗯哼哼……)

先投一下双方的基本情况

公子在学校的身份是?

1.留学生
2.助教
3.普通教授
4.研导
5.系主任
6.学生

d6

钟离在学校的身份是?

1.留学生
2.助教
3.普通教授
4.研导
5.系主任
6.学生

d6

你们俩都什么系的?

1.地质系
2.历史系
3.考古系
4.金融系
5.生物科学系

公子

d5

钟离

d5

(奈斯,两个可以搞事的学科,嗯哼哼……)

对了,忘了问,两个人是否都是人?(1是2否,先公子后钟离,下同)

2d2i

是否依然有力量?

2d2i

钟离保留了多少力量?(所剩无几——全盛时期的摩拉克斯)

d100

基本就是原作状态。

和原作关系?(这个骰子为什么变了?我上次看还是3啊!没关系,补个设定也能用)

1.就是单纯平行异位体
2.转生
3.穿越
4.这里就是提瓦特,但重启。

d4

双方都有提瓦特世界的记忆了吗?

2d2i

双方对对方的初始好感?

公子

d100

钟离

d100

————
“嗯……”
达达利亚艰难的睁开眼睛,他头昏目眩,胃里不断翻涌着,整个人像是被放到离心机里狠狠甩过一样。等等,什么是离心机……

“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达达利亚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在校医室(校医室?)的床上,钟离先生坐在床边低头看着自己。或许是正值黄昏,房间里光线昏暗,钟离并没有开灯,又是背光,达达利亚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

钟离又问他:“你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先生,我们这是在哪?我记得我今天下午有课……不,不对……”

达达利亚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许多完全不同的记忆碎片在他的脑子里“大打出手”,上一秒他还穿着实验服在实验室里研究课题,下一秒就召出星海游鲸与魔物尽情争斗。

“……呜……”

突如其来的剧烈头痛打断了达达利亚的思考,他好像突然有了两段大相径庭的人生,一段是至冬的天才学者,年仅16岁就拿到通讯院士身份,进入到至冬国立科学院生物科学学部微生物研究所工作,如今22岁的他现在在璃月大学任生物科学系微生物学客座教授;另一段是作为至冬愚人众执行官第十一席,作为女皇的“银白利刃”,为女皇陛下的意志所指。这两段经历都是那么的真实,达达利亚依然记得自己第一篇论文发表时的兴奋,那感觉完全不亚于用水刃切割开敌人的身体……

“啊……呃……”

那头痛再次袭来,达达利亚无法再想下去,他死死按住头,艰难的喘息着,他面色惨白,全身大汗淋漓,在一阵阵的疼痛中,就连呼吸都是一种奢侈。造反的胃终于到极限,他忍不住呕吐起来。

一个深绿色的盆被眼疾手快地塞进他怀里,拯救了他的衣服和被子。微凉的手抚上达达利亚的后背,轻轻为他顺着气。

“不要再想了,阿贾克斯。”

钟离放下装满秽物的盆,为还在颤抖的达达利亚擦干净嘴,又喂了他几口水,接着扶着他躺下。

“你需要休息,现在,睡吧。”

这话语就像是某种指令,昏沉的困意瞬间袭来牢牢抓住了达达利亚,在被睡意模糊了的疼痛中,他满心感激的闭上了眼睛,接着沉沉睡去。

————
公子殿,堂堂白给。

5 个赞

达达利亚睡了多久?

d24

睡了18个小时,那起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起来之后第一个见到的是?

1.自机
2.非自机但是有过出场
3.自定义角色

d3

自机角色

1.男
2.女

d2

暂时只出了5国,所以只从这五国里选

1.蒙德
2.璃月
3.稻妻
4.须弥
5.枫丹

d5

1.克洛琳德
2.千织
3.夏沃蕾
4.娜维娅
5.芙宁娜
6.琳妮特

d6

她的身份是?
1.过来探病的朋友
2.过来探病的同事
3.过来探病的学生
4.校医
5.警察

d5

昨天发生了什么?(平行世界)

1.钟离校内开车把达达利亚撞了
2.二食堂墙体脱落把钟离和达达利亚都砸了
3.校园篮球赛达达利亚被队友传球砸到头摔倒,顺便把对面防守的钟离也带倒了
4.达达利亚他们实验室出事故了,达达利亚被感染,路过的钟离也不幸中招。

d4

达达利亚怎么认为自己为什么会多出一份记忆的?

1.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2.工作太累心理上出现了问题
3.这是自己前世的记忆
4.把脑子摔坏了

d4

对于这份多出来的记忆,达达利亚决定怎么处理?

1.联系自己科学院的朋友
2.隐瞒下来谁也不说
3.隐瞒下来,去套当天同样出事的钟离的话
4.直接问钟离是否也有这个情况

d4

过几个暗骰

1.d2
2.d4
3.d2
——
阿贾克斯对钟离好感值

d100

过个暗骰

2d2i

从纷乱的梦境中惊醒,阿贾克斯睁开酸涩的眼睛。昨天撕裂般的头痛已经消失无踪,阿贾克斯又一次尝试梳理记忆,尽管他依旧想不起来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意识到自己确实有两份截然不同的记忆。另一份记忆里的自己似乎是生活在一个名为“提瓦特”世界里,用着一个假名“达达利亚”,每天过着充满纷争与战斗的生活。能与各种各样的神奇生物(甚至是龙!)作战,像一个杀手那样去暗杀政要毫无疑问是极度刺激的(就像《怪物猎人》和《刺客信条》那样),但阿贾克斯自认为自己并没有那么好斗,也绝对不愿意自己手上沾上任何一条人命。他很满足在微生物的世界里冒险,总会有出人意料的情况发生,每一天都充满了新的挑战。

尽管另一份记忆除了让阿贾克斯提前体会到传说中的沉浸式3D游戏是什么感受外似乎是无害的,但依然无法解释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关键情报现在还缺失着,他必须弄明白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才会接收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记忆,这算什么?量子纠缠吗?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阿贾克斯的胡思乱想,他起身迅速检查了下自己的衣物,确认没有什么失礼之处后将对方让进病房里坐下。那是一位提着一个花篮的年轻姑娘,克洛琳德,阿贾克斯记得她,她来自枫丹,一位努力优秀的大三生。阿贾克斯打算再观察她一下就给她发自己实验室的offer。有趣的是,在那份关于提瓦特的记忆中也有关于她的情报,在那里,克洛琳德是一位隶属执影庭的决斗代理人,达达利亚在枫丹时曾不止一次与她交手,她的剑术犀利精准,出剑速度同她在学业上对于关键信息的掌握速度一样令人赞叹。但二者在性格上有着微妙的差别。不同于那位决斗代理人的成熟沉稳,他所熟知的这位克洛琳德在非工作状态下要更加活泼一点。阿贾克斯注视着克洛琳德,把她和另一段记忆中的另一位在心里暗暗做起了比较,他的头略略歪了几分,那是他在思考观察到的有趣之物时的习惯。毫无疑问,用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视角去观察同一个人的体验是相当新奇的,但被你的教授歪着头用一种“发现新物种”的好奇目光打量的体验就不那么美好了(尽管那相当可爱!)。克洛琳德被阿贾克斯盯的发毛,她不得不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开始寒暄:“阿贾克斯教授,你还好吗?昨天听说你和钟教授出事了,系里的同学都很担心你,但是大家都过来的话人太多了,”她说着,把那个向日葵和康乃馨扎成的花篮递给阿贾克斯,“我是全系同学的代表,这花也是大家集体买的。”

“我?除了想不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我一切都好,谢谢你和同学们的关心,克洛琳德,替我向他们问好。”阿贾克斯意识到对方的不自在,收回了目光,起身把花篮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我似乎记得钟离先生,昨天他好像照顾我来着?”

说到这个克洛琳德可来精神了,两大人气教授双双受伤,堪称是全校昨天最大的瓜,整个留言板上全是他们的消息:“教授你还记得系篮球赛吗?昨天咱们系对考古系,李教授传球的时候球被打飞了,球飞出去砸你头上了,一下把你砸倒了,你摔倒的时候把钟教授也带倒了,你们俩都晕了,把校领导吓得够呛,副校长亲自把你俩送校医院的。据医学部的同学传过来的消息是你俩都没什么事,也没脑震荡什么的,就是摔晕了。你俩做完检查没一会儿钟教授就醒了,你那阵还没醒,钟教授也得留院观察,就把你俩放一个屋了,估计是那时候他照顾的你吧。听考古系的同学说钟教授今天早上就去上课了,应该是没事了。”

啊,钟离先生。

阿贾克斯对于钟离其实并不熟悉,毕竟生物科学系大楼与考古系大楼距离差不多一公里,两边人马就连吃饭都鲜少在同一个食堂。阿贾克斯能知道这个比他大10岁的男人,还是因为有学生告诉阿贾克斯,他俩因为样貌出众在学生群体内部备受推崇。这并不是说他们课上的不好,只是对于正值青春的学生们来说,拥有一个学识渊博的老师固然值得称道,但拥有一个学识渊博又容貌姣好的老师岂不是双喜临门?只可惜尽管有钟离教授的美貌坐镇,每年报考考古系的学子还是寥寥无几。但阿贾克斯认为钟离不会对此有所抱怨:考古学是一门真正以热爱支撑起来的学科,如果对考古事业不够热爱,决心不够坚定,是无法克服像“钱少事多不着家”等等现实问题,在考古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的。而钟离本人正是践行这一信条,坚定不移走在考古之路上的佼佼者。

但在另一段记忆里,钟离与达达利亚之间的关系就复杂多了。他们的过往充斥着利用与欺骗,但其中也不乏真心。从吃穿用度到床上用的姿势,达达利亚熟知钟离所有喜好和憎恶,他们曾是情人,也曾是敌人。当大幕落下,钟离变成了岩神摩拉克斯,过去种种皆化为泡影,一切本该到此为止,但人的情感有时并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即使暗自发誓死生不复相见,达达利亚发现自己仍然爱着钟离,他或许永远都不能真正的恨他,钟离已经成了他心上一道无法愈合、总在淌血的伤口。

阿贾克斯一边捂住自己刺痛的胸口,一边在暗地里唾弃另一个自己的恋爱脑。克洛琳德看他脸色不对,又手抚胸口,忙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用不用叫医生。阿贾克斯摆摆手,表示自己并无大碍,有事你就去忙吧,别忘了论文快到日子了。一提起论文克洛琳德就坐不住了,勉强又寒暄了几句,接着告辞跑路一气呵成。

阿贾克斯一脸坏笑,就没有拿论文ddl吓不走的学生。

他看看手机,已经12点了,肚子也开始发出饥饿的抗议,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我要不要去请钟离先生吃饭?

2 个赞

手握前世剧本的教授鸭鸭,没见过,蹲了 :da:

蹲一个!感觉会很有意思 :baox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