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皆大欢喜

(伪)史密斯夫妇pa

“所以呢?你做了什么?”
“我和我老婆打了一架,拿火箭筒对着他名下的房产轰了一炮,把他这么多年各种珍藏全毁了,还说要和他离婚。”

杀手组织「愚人众」的七号基地,十一席的达达利亚蜷在角落中,全身上下毫无属于活人的生机。他面如死灰,通体沮丧,若非有他口述,谁能想到他才是提出离婚的那个人?
而基地中的其他人——普契涅拉正与潘塔罗涅商量关于达达利亚惊天动地一声轰后的善后事宜,两个男人一言不发,只是抱着个小计算器,轮流在在上面按出疯狂的火花与数字。罗莎琳揽镜补妆,她预定要在三小时后与恋人共进晚餐以及接受对方的求婚,因此她没有额外精力掺和末席的情感世界,而是竭尽全力画出精致妆容以确保自己完美无瑕、艳光四射。国崩是唯一一个出声搭理达达利亚的那个,虽然这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关心同事,只是手机玩得没电了,遂寻了个现实新乐子。
但即便是各有事做的四人,在听到达达利亚的丰功伟绩后,仍不约而同,齐刷刷向着至冬人望了一眼,就连其中蕴含的情感,竟也是如此的相似与雷同。而作为嘴上最无顾忌的那位,国崩代表众人,道出意味深长的肺腑之言。
“你现在居然还活着?真是太了不起了!”小个子的稻妻人啧啧称奇,“看来摩拉克斯真是爱你爱得要死啊!”

阿贾克斯,一名普通的至冬外派璃月玩具销售员。他在某次「对外业务」,一艘前往枫丹的轮船上偶然结识了命中注定的璃月老婆。
对于一般人来说,那可能是场不怎么愉快的经历:失踪的船员,疑窦丛生的人际往来,血腥的连环杀人案,堪称丑陋的人性揭露。一切的一切,都让阿贾克斯烦躁不已。他牢记上司的吩咐,艰难维持着玩具销售员的人设,遏止住了在被指控是凶手时的烦躁与嗜血。
万幸,船上还是有明事理的先生在,有效安抚了阿贾克斯狂乱的神经。这位名为钟离的璃月男士,虽然看起来是个柔弱无害且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化人,实际上……实际上也确实是个文化人。在船上众人相互指责,互揭老底,乱成一锅粥时,钟离勇敢站了出来,以他浑然天成的光辉领导力将一盘散沙重新聚成一团,用无可辩驳的口才与逻辑征服了所有人——没被征服的被销售员的拳头征服了。
“我平常喜欢去健身房锻炼。”玩具销售员以保护侦探先生为借口,举起沾血的拳头,一脸无辜。
被按上侦探的头衔的钟离微微一笑,表示理解。
就这样,一文一武一拍即合,主线与支线并重,抽丝剥茧查清连环杀人案,顺手破解沉寂多年的海洋宝藏之谜,化解绵延四代人的家族恩怨,调解金婚夫妇反目成仇矛盾,拆除船舱定时炸弹等诸如此类的事件。
到最后,在完成了作为彩蛋的支线任务之后——一名小学生哭着说他的作业失踪了,但经过调查钟离发现是小学生本人把书包扔进了大海——阿贾克斯发现自己对文质彬彬的钟离先生产生了些多余的情感。幸而钟离似乎对活力充沛的年轻人亦是如此。遂二人交换联络方式,并在接下来的一周信息互换中,感情升温,火花四射,并于枫丹返璃月船上再遇时,情不自禁十指交缠,呼吸交融,情意绵绵,你侬我侬,在大船启动之后便相约去舱房干柴烈火,做到不知天昏地暗。
然后回到了璃月,两个人就欢欢喜喜去领证,像所有腻歪到让人牙酸的新婚夫夫一般,手牵着手,露出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拍照上传朋友圈。下一秒,他们的手机便不间断响起焦急的铃声,各种消息提示音不绝于耳,直面彰显出亲友同事对这场闪婚的震惊与诧异。
但是谁管呢?闪婚的二位主人公相视一笑,便象征性请完假去度honeymoon了。

到这里,阿贾克斯先生与钟离先生的令人歆羡的婚姻,尚且是浪漫且富有童话色彩的。他们对彼此忠贞,日常相处中不断激发新鲜感,即便结婚七年也不见七年之痒,恩爱依旧,如初入爱河。
但前提是无视一个小问题,一个无伤大雅的、毛茸茸的小问题,那就是——
阿贾克斯有个达达利亚的杀手马甲,砍人如切菜,隶属于「愚人众」。「愚人众」与璃月本地最大黑帮「璃帮」存有巨大的矛盾,在目之所及的未来没有化解的希望。
钟离有个摩拉克斯的前「璃帮」老大的马甲,地位高不可及,据传闻是个无情无爱的冷酷男人。而「愚人众」与「璃帮」的不对头,导火索恰恰便是疑点众多的「摩拉克斯之死」事件。
「璃帮」将前首领的死亡归于「愚人众」,坚持声称是「愚人众」派杀手暗杀摩拉克斯,并以此为由,全方位限制阻碍「愚人众」势力在璃月本土的入驻。「愚人众」一方则认为摩拉克斯的死是「璃帮」内部斗争所致,新首领靠不光彩手段上位后,就想一股脑把脏水全甩给「愚人众」,同时达成排除异己,转移斗争目标,稳固自身地位和驱逐位于璃月本土「愚人众」的目的,一箭四雕,好生卑鄙。
对于以上情况,被到处踢来踢去,履行管理层职责加班处理帮派火拼事宜到焦头烂额,以至于必须常常哭丧着脸,和老婆撒谎说自己在出差的达达利亚,曾发表过振聋发聩的宣言:
【就算摩拉克斯不死,我也要把他碎尸万段!】

“但现实是,你老婆就是摩拉克斯。”国崩憋笑,投向达达利亚的眼神活像是在看被仙人跳的冤大头,“活的,而且是只散财猫。”
达达利亚皱眉:“哈,你说什么?”
国崩脑内转了两圈,他姑且体贴地对说出的话做出修改:“哦,我忘了。你和摩拉克斯离婚了,他已经不是你老婆了。”
至冬人的脸色,当即青青紫紫轮番转换,像是个成精的迪厅灯球。他嘴唇发抖,喉结上下滚动,就在他的冤种同事们以为他们的末席要因为喘不过气而原地猝死,打算打电话联系某位科学狂人来拉人进实验室之时,达达利亚终于艰难开口。
“对,你说得对。”达达利亚重重吐出一口气。他突然变得平静起来,语气也显得轻描淡写,似乎顿悟一般。但众人心知这不过是故作镇定,是一种爆发的起跑式,而这往往预示着达达利亚即将做出些极为不理智之事。
果不其然,在基地四双眼睛的注视下,达达利亚缓缓褪下无名指上的戒指,随手扒拉过喝了一半的啤酒罐,“噗通”一声,被当了七年宝的婚戒,缓缓沉入罐底。
“我离婚了。”达达利亚咬牙切齿道,“没错,我离婚了,还会稀罕这破戒指不成?”

潘塔罗涅离席,他的抠门与埋藏在DNA中的、属于璃月人的勤俭持家使他无法直视被沉塘的戒指,以及因为吞了戒指而身价陡升的破易拉罐。男人低低骂了句“傻逼”,便拎起计算器,扬长而去。
普契涅拉亦是起身。他以一种充满忧郁色彩的、如同看闹脾气稚童的眼神注视着达达利亚,过了半晌,也不过语重心长叹气,未作评论,便离开了。
罗莎琳倒是也想跑,奈何她方才被达达利亚神操作惊得手一瘸,口红擦出界,不得不留在原地做补救措施。国崩却是越来越乐呵,他已迫不及待想知道更多内幕。

………………
掉马,并不如大家所想像的那般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实际上完全是阴差阳错,甚至称得上敷衍与简陋,完全无法与当事人双方的响亮名头相匹配。
一切都很简单,结婚纪念日的当天,达达利亚本在为美妙一日做准备,却突然接到要暗杀某位「璃帮」干部的的紧急任务。他见推不掉,便匆匆将装饰花团与小礼炮一道塞到了地板下,和他心爱的火箭筒排排躺,自己则收拾好行头,混入任务目标所在的宴会人群中。
职业杀手轻驾就熟,把目标引到角落抹脖子完事儿。但在撤退路过边角房间时,听到了熟悉的称呼。
摩拉克斯大人。
之前已提到过,达达利亚此人,对摩拉克斯说不上恨之入骨,也是深恶痛绝的。他直接无视了“为什么摩拉克斯活得好好的”这一疑点,隐藏好身形,待那摩拉克斯独自现身、毫无防备的刹那,刀光一闪,便要将之制服带走——
意料之中被挡下了。
仅仅是两根手指,便已使得刀刃寸步难行。但真正磨损白银利刃本身的,却是可恶的摩拉克斯的本体:
一同决定定制的高档西装,作为生日礼物的领带,第六年结婚纪念日的袖扣,清晨轻吻过的鎏金瞳……
“……钟离?”
钟离……或许该叫他摩拉克斯了,神色复杂难测,他凝望达达利亚的眼神就好如在看一个陌生人,而非同床共枕七年的爱人。
“阿贾克斯。”他轻声道。
在事态变得更糟糕之前,他们一齐回到了钟离在玉京台的名下房产——当然,在一开始他们是打算在偏一点的居民区贷款买房……

“等一下!”国崩出言打断,他摩挲着下巴,笑容玩味,“你们两个,这是玩过家家上瘾了?买房还要贷款?”
达达利亚翻了个白眼,他弯下身,从桌底掏出一打啤酒,一边开罐一边道:“废话!我就是一普通玩具销售员,他是丧葬机构的顾问,哪有一次性付清房款的能力?”
国崩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嘲笑:“那这房子怎么回事?玉京台是富人区吧?”
达达利亚不假思索:“钟离有个亿万富翁的叔公,没有继承人,所以临终之前立遗嘱要把所有的财产都给钟离,包括玉京台的房产还有里面的古董玉器。”
此话一出,国崩与罗莎琳双双陷入微妙的沉默。
“难道,你就没有感到一点不对吗?”罗莎琳斜睨着一头乱橘毛的后辈,语气中写满恨铁不成钢,“怎么可能就这么巧?在你们要贷款买房时,就立马有现成的枕头送上来?”
达达利亚捧着啤酒,呆呆仰头望天花板许久,才慢吞吞道:“没有。我当时只觉得……钟离,他很厉害,就连完全没听说过的亲戚都上赶着给他送钱。”
国崩:“……”
罗莎琳:“……”
达达利亚于无言的忧郁中,猛灌一口啤酒。

回到掉马日。
早上还相敬如宾的二人如今相敬如冰。
达达利亚虎着脸走向厨房,手法熟练煮了两袋鲜虾鱼板方便面。往客厅端时走到一半,他又开始无来由生气,返回厨房重新开火,以砂锅里炖好的腌笃鲜为汤底,下了一把挂面。
待达达利亚端着面回到客厅里时,钟离还穿着那身板正的西装,安静坐在沙发中,吊灯的光晕倾斜而下,勾勒出他眉眼中深藏的不言。
于是他们在目光接触中达成共识,面对面坐在饭桌前,抱着各自的面碗开吃。

“钟离,你知道的。”放下筷子,达达利亚支起手肘,努力以漫不经心的口吻道,“我向来把工作与生活分得很开,不会将工作上的情绪带到日常生活里。”
钟离颔首:“的确如此。阿贾克斯,这是你众多值得称赞的优点的其中之一。”
达达利亚条件反射想要凑上去笑着要亲亲抱抱,万幸理智与原则如拉住疯马的缰绳,将他恶狠狠向后拽。
不,你不能再这样下去,达达利亚。至冬人不满地磨着牙根。七年,足足七年,都被摩拉克斯玩弄于股掌之间,现如今明了对方身份,情绪还在为对方的一颦一笑所牵动……多么可恶啊,这个男人!
于是清了清嗓子,竭力表现出冷酷:“先生,应该知道我是「愚人众」的杀手吧。”
钟离点头以表肯定。
达达利亚十指交叉,隐藏于桌下,继续问:“从一开始就知道吗……你只用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
“不是。”
“那你清楚「愚人众」与「璃帮」的矛盾所在吗?”
“清楚。”
“……你也知道我「出差」是为了什么?”
“知道。”
这敢情好,到头来只有他达达利亚一个人被傻乎乎蒙在鼓里?不禁悲从中来,声音开始颤抖:“所以……所以说,你也知道,我对摩拉克斯是种什么态度的吧?”
这次,钟离没有简单以「是否」来作答,他指尖轻敲餐桌,格外委婉含蓄道:“基于此,我的故友……对你我之间,向来颇有微词。”
言下之意是都觉得钟离这回做的事实在不理智,竟然和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结婚,无异于中邪。
但眼下,达达利亚显然没有闲工夫揣摩钟离话语的弦外之音。他虽是个会连续六年,并打算在第七年的「愚人众」年会上唱「哥有老婆 他很爱我」的痴男儿,且对老婆的品性抱有百分百的信任,但这并不妨碍他醋性很大,会在吃飞醋时做些怪事出来。若是在以往,怪事情往往是情趣与成人付费内容的代名词,可在气氛诡异的当下——
“故友?哪个故友?”达达利亚语气尖锐,咄咄逼人,“一个个的,就这么喜欢对别人的婚姻指手画脚?”
钟离挑了挑眉:“此言差矣。阿贾克斯,我认为我们两个都需要冷静一点。”

以此为岔路点,二人的脑回路彻底高速背向而行。达达利亚字里行间阴阳怪气,先是埋怨钟离的老朋友们总是管得太宽,继而原地滑坡,直接快进到所有人都对他们俩离婚喜闻乐见。钟离本由着达达利亚闹,反正这么多年他一贯如此。但泥人尚且有三番火气,听到实在过分之处,脾气宽厚的璃月人也耐不住了,据理力争,顺着对方的逻辑一句句顶了回去。
因此,事态逐步发展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既然这样,不如离婚算了!”至冬人骤然起身,一拳捶上餐桌,陶瓷碗被他的大幅动作原地震翻,乳白的汤汁溅了满桌,“你总是护着你那群朋友,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们俩才是合法夫夫关系吧!你分明知晓我是「愚人众」的人,也知道因为你的「死」,「愚人众」被泼了多少脏水,我们要多处理多少麻烦事?你就只是在旁边看着吗?是不是觉得我在你面前演戏的样子,特别好笑特别有趣?”
钟离稳稳坐在椅子上,面色沉静,但自达达利亚的俯视角度来看,对面的男人正如威严的帝王,难以触碰,不可侵犯,如此陌生。
“阁下若这般想,我也无可奈何。”钟离罕见冷声道,“但是,离婚?达达利亚,你是真心的吗?”
梦回七年游轮初遇时!达达利亚当即被钟离以第二人称刻意拉开的距离惊得后退几步。他鼻子发酸,眼眶发胀,心里想摩拉克斯果然是个无情无爱的冷酷男人,还没离婚呢,戒指还戴着呢,就改口管人叫达达利亚了!
“离婚!这还能骗你吗!”达达利亚抽了抽鼻子,摆出强硬的、不可拒绝的姿态,“我不仅要离婚,摩拉克斯,我还要……我说到做到!我要把你……”
钟离悄然站起,神色冷漠,一双金眸闪着危险的光。
“要怎么样?要把摩拉克斯碎尸万段?”钟离低声问,他绕过餐桌,径直立在了达达利亚面前。璃月人向来是温柔和气的,即便是被达达利亚多么无理耍弄,他往往都一笑了之,慨然受之。但此时此刻,在收回了一切属于「钟离」的包容后,达达利亚确实自裂开的缝隙中,窥见了少许属于那位黑道帝王的肃杀严酷。帝王在诘问,非难,眼角下的两抹丹霞亦是随着身份的转变,从傍晚的祥和,凝成了鲜艳的血痕。
“阁下做得到吗?”

达达利亚的事后描述中,是他用火箭筒对屋子来了一发,导致各种藏品受到不可逆的损毁。实际不然,在他从地板下摸出火箭筒之前,两个男人的搏击便已经让这座「黄金屋」伤痕累累,遍体鳞伤。
一个前黑帮首领,一个现杀手,出拳如风,拳拳到肉,不谋而合的将职业生涯中最别扭的一次格斗贡献于此时。他们心中窝火,却也不愿如习惯里那般,真向对方下死手。这使得在经过各自设置的藏枪暗格时,二人皆将坏情绪发泄给了无辜的装饰品,留下一片片狼藉。
打到最后,七年夫夫,一个坐在客厅的西南角,另外一个蹲在楼梯的拐角处,两不相见。
达达利亚心中乱极,脑中思绪不定,他想出言大声挑衅,却觉嗓子干涩,像是堵了块粗砺的花岗岩,张嘴半天竟是半句垃圾话都蹦不出来,气得他一掌拍向腿边的木地板。
结果地板迸裂,露出了下方的暗格,以及里面塞满的装饰花团和小拉炮。见此,达达利亚再也憋不住,蔚蓝的眼中水光四溢: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为这一天策划了三个月。结果日子到了,貌美如花的柔弱老婆没了,直接大变活人,来了个凶神恶煞的无心石头。他有老婆,可他不能确定老婆究竟爱不爱他了。
达达利亚本非多愁善感之人,他在工作模式下甚至算得上铁石心肠,为达目的不计手段,肆意妄为。实际在遇到钟离之前,他也根本不相信一周的线上交谈能生出什么深情厚谊,对爱情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但现如今,这个男人抽抽噎噎,泪如雨下,从暗格中提起火箭筒扛在肩上,歇斯底里怒吼:
“摩拉克斯!你就是块石头!”
同时,按下扳机,火箭筒炮弹直直射向天花板。

国崩与罗莎琳忍不住齐齐鼓掌。
不为别的,只为达达利亚仍然活在世上的这份幸运。
他们入行比达达利亚要早得多,切实经历过摩拉克斯时代,深知那位的雷厉风行、杀伐果断。以此为基础,他们不由得又回忆起年轻同事的年会金曲、全组织炫耀的爱妻手制点心,故作苦恼抱怨的弱不禁风的伴侣……
“或许能活着离婚也不算坏事。”国崩总结,“如果胆子再大一点,末席,你可以去找摩拉克斯要青春损失费。”
回答他的是一声长长的酒嗝。
这倒也算是在意料之中。达达利亚开了一打啤酒,一边复盘一边把酒当水喝,截止目前,正在喝第七罐,和他既美好又不美好的婚姻时长一个数。
这至冬人盘膝而坐,姿态豪迈,话语亦然:“对!我要朝他要青春损失费!我还要向他要……要精神损失费!他不要我了!他想和我离婚!我的精神!我的灵魂!我的所有高贵品格!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The 犬东西 is 发酒疯ing ですか?国崩同志嘴边盘算了圈散装怪话,当机立断拿起手机,喜滋滋调到录像模式,决心为同事的酒后失德与余情未了提供强有力的证据。
在他开录时,达达利亚已经完成了责问老婆的流程——也许应该是前妻,但就现实来看还是老婆——完美跳过骗不骗的话题,直接两眼泪汪汪,抱着啤酒罐开嚎。
“我老婆没了!他对我烦了!他不要我了!我家没了!”至冬人本就被酒气熏得通红的俊脸,在情绪上涌之际,显得愈发可怜巴巴,“我的孩子也没了……呜呜……我们说好了的……要生三个,一个长相随他,一个长相随我,还有一个要完美融合我们长相的优点……没了,全没了!”
一旁的摄影师国崩闻言礼貌提醒:“你xjb说什么玩意儿呢!男人不能生孩子!”
达达利亚大怒:“放屁!男人怎么就不能生孩子了!罗莎琳家的公猫前两天不就下了五个崽吗?”
国崩的心态和他端手机的手一样不太稳。
“你少喝点吧!一天天的,净搁那瞎扯淡!”稻妻人以和酒鬼旗鼓相当的大嗓门怼了回去,转头望向在收拾家当准备约会的罗莎琳,小声问,“真生了啊?”
白发的美艳女人冷笑,她对着镜子再度抬手理了理妆容,以最高贵冷艳的语气回道:
“我没养猫。”

与此同时,月海亭。
魈在倚窗擦大狙。但他的注意力,显而易见的,并不全在保养上,他面带肃杀之色,时不时将视线甩到一张紧闭的木门上。
而在魈的望穿秋水中,门,终于缓缓开启,蓝发的女子踩着小碎步自办公室中走出。
“如何?”魈问。
甘雨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大人他,心情不佳。”她说,“从来这里,到现在,一直都在看那枚戒指。”
魈阴下脸,牙齿因为气愤咬得咯咯作响:“区区「愚人众」,竟也敢无礼至此,扰得大人不快!不若我现在出发,一狙爆了他的头!”
甘雨连忙摇手:“降魔大圣,此举万万不可!你我皆知摩……钟离大人对那「愚人众」情根深种,此番闹了矛盾,大抵也只是暂时。你贸然插手,伤了那人,可不叫大人夹在其中,心痛难做了?”
魈在话语方一出口之时,便自知不妥,少年闭上眼,太阳穴突突直跳。
“我当然明白。在遭了「璃帮」那些叛徒之后,大人便身体不佳,少有欢容。那个男人,我虽厌恶他,却也不得不承认他对大人关怀至极,无可挑剔。”魈顿了顿,语气愈加沉重,“但是如今……那个人竟敢伤了钟离大人一颗真心,他何德何能!”
甘雨蹙眉垂首,她自然也想如魈一般直言不满,但作为首领的秘书,她需要时刻保持冷静与公正。
“大人与那「愚人众」互相隐瞒了身份,只不过大人身边因有我们在私下做调查,便率先得知了对方的底牌。”甘雨叹息,“但那又如何?与「愚人众」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绝非上策。万幸大人这些年身体逐渐恢复,我们也与「璃帮」内我们的人对上联系,只待大人一声令下,「璃帮」便仍是摩拉克斯的「璃帮」。届时……”

“届时如何,我们可管不了咯!”
活泼的女声自月海亭大门一路飘来,扎着双马尾的梅花瞳女孩一蹦一跳,笑嘻嘻蹿到愁眉苦脸的二人面前。
“不要苦着脸啦!不就是炸了房子吗?大不了给钟离安排个没继承人的有钱姑奶奶,再送一幢嘛!”胡桃笑道。
见二人情绪依旧不见上涨,胡桃大大地、夸张地叹了口气:“这事儿哪有你们想得那么麻烦?两情相悦的事儿嘛。而且说开了,他们根本没有本质上的矛盾冲突,只是当时情绪上了头,一个刻薄一个闷,才需要分开来各自冷静。”
女孩眨眨眼,原地转了个俏皮的圈,长长的双马尾飘扬,好如一只燃烧的蝴蝶。她撞进了紧闭的办公室,吵吵闹闹:“钟离!我帮你查出来你那小相好的在哪里了!要现在去看看吗?我上周拿到了驾照,可以载你去哦!”

这厢其乐融融,「愚人众」的七号基地则是在另一种层面上,气氛和谐。
达达利亚正抱着装着他婚戒的易拉罐乱叫,时不时还在和摄影师第十次科普戒指的由来。
“这是我老婆……不对,是钟离!钟离他在枫丹给我买的戒指。”醉鬼左右晃荡罐子,试图把那可怜的指环从狭小的开口中摇出来,“就是……就是我们在船上见过第一次面,然后在第二次,见面之前,他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来买戒指了。钟离……钟离他和我说,他为了买戒指,身无分文,如果我不发善心,他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说完嘿嘿傻笑:“他没钱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他……他心里有我!”
未等摄影师国崩正义吐槽,至冬人脸色再一变,愁云惨淡:“不对……不对!他,钟离他是摩拉克斯!摩拉克斯怎么会没钱?他……他就是看我好骗,逗我玩!他心里根本没我!”
大体便是「心里有我」与「心里没我」间的反复横跳。直到国崩快被这无限复读折磨得想原地走人,新花样才姗姗来迟。
“崩……崩子啊……”达达利亚抬起红彤彤的蓝眼睛,大着舌头道,“帮,帮我个忙……帮我定个酒店,然……然后给我定个凌晨三点半的闹钟,我到时候起来,洗个澡,好回家和我老婆睡觉。”
国崩放下手机,他现在的表情好似被揍了一拳。达达利亚却毫无察觉,喋喋不休:“我老婆,睡得早,而且睡得浅,他不喜欢我一身酒气,我不能现在就这样回去……我要悄悄的,趁他不注意。今天……今天还是我和他结婚纪念日……呜……”
稻妻人沉默了半晌。
他决定不做人。
“你已经向你老婆在结婚纪念日提出离婚,你已经没家了,你家被你用火箭筒炸了。哦,对了,你老婆其实是摩拉克斯,只不过他一直瞒着你,耍你玩,不想跟你说真实身份。”
国崩满意地看到达达利亚闭嘴瘫倒。
然后一转头看见据说早睡觉浅的摩拉克斯抱着双臂,面色淡淡地站在他身后。

作为「愚人众」的第六席,国崩自然见多识广。但不可否认,回头便见摩拉克斯,这种事性质基本等同于做了心虚事的小孩子见提着鸡毛掸子的老妈。
幸而这位提鸡毛掸子的不是冲着国崩而来,只是礼貌颔首,便快步去扶像是在酒缸里腌入味的达达利亚了。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国崩屏住呼吸,悄悄咪咪摸向手机——在摩拉克斯的微笑中,他老实删掉了某人酒后小视频,得以安全离开。
——在听到身后陡然提高了分贝的嚎哭以及黏黏糊糊的调情话之后,原本只是快步的国崩,直接冲刺逃出狗情侣的圈套陷阱。
这种时候,国崩便格外想念他的好友桂木,他决定买点炸鸡找他好脾气的朋友,好好抱怨一下自己这烦人同事。

336 个赞

快乐不过几秒,崩子陷入小情侣的全套,果然还是胡桃比较懂,不过是小情侣的把戏而已

17 个赞

三刷了……太喜欢这篇了……omg

5 个赞

妈呀这篇也太搞笑了,我边笑边看边看边笑

3 个赞

不行啊鸭鸭,一颗少男心被拿捏得死死的啊,不过谁说不哭的才是赢家呢doge,小情侣之间的情趣罢了 :hecha2:

6 个赞

笑死我了,散宝的散装语言,他甚至还用了三国语言,他甚至用了现在进行时 哈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不过还是胡桃通透!
小情侣的把戏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ku: :grinning:

14 个赞

可爱⚈₃⚈

一切可以调和的矛盾都是感情不断发展的动力!!!
哭哭攻是世界的宝藏:woozy_face:

1 个赞

这篇真的好可爱哦,好男儿有泪不轻弹,看把我们鸭鸭委屈的呦:pleading_face:先生快把哭哭修狗领回家

好好笑天哪,妈咪好会写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达说要唱哥有老婆他很爱我真的绷不住了,一边念叨老婆一边掏戒指的委屈鸭鸭可可爱爱的,什么绝世好男人 :xing:
崩子:去死啊xql

好喜欢这篇 :da:

又可爱又欢乐好好磕!

这就是小情侣吵架、顺道把一切说开了嘛!众人表示我们都是你们play中的一环吧!

啊!又是这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1 个赞

好爱看水岩小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