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风霜尽

是两千字小甜饼,龙年快乐!海灯节快乐!祝大家也平安喜乐,得偿所愿,万事顺遂(◦˙▽˙◦)

3 个赞


“翘英庄新出的毛尖绿茶,味醇气清,汤色明亮,很是独特。”
达达利亚盯着茶杯里倒映出来自己的影子,一抬头,正对上钟离的弯弯双眼。带着笑意的恋人伸出手,理了理达达利亚睡乱的一头橘色头发,压下一缕翘起的呆毛。
“虽是口味清淡,但醒脑润喉功效俱佳,尤其是提神,你刚睡醒,多喝几杯吧。”
……这话怎么听着像在说“你脑子清醒一点”呢……但恋人揶揄的声音也温润如玉,在嘈杂背景声里愈显得清晰动听,达达利亚仰起头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思绪也逐渐回笼。


这可不能怪我,明明昨天还在天寒地冻的至冬,一朝回到阔别已久的温暖璃月,难免有些不真实感。
在枫丹大闹一场的达达利亚回到了至冬,经此一役倒是酣畅淋漓地释放了充沛的战意,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痛,过度劳累后被掏空的疲倦席卷而来,于是只能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养伤。伤好得差不多了,积压的工作又接踵而至。要向女皇述职,要写报告解释自己在枫丹怎么捅了一个大篓子(物理),还要接受同事们七分看热闹三分嘲笑的眼光……
不断变强的达达利亚被名为“善后工作”的厚围墙困住了,只能在其中焦躁地兜圈圈。
刚结束最后一次报告从至冬宫出来,一片雪花轻飘飘地落在了冻得红红的鼻尖,猝不及防让达达利亚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恍若隔世,愣愣地看着不远处一个男孩正把自己的外套解下来,披到自己的女伴身上,后知后觉已经深冬了。
……是不是快到璃月的海灯节了,也好像也好久没见到钟离先生了。
思念是异地恋最好的催情剂。达达利亚吩咐下属订了最快的船票,快步赶回住处简单收拾了两下行李,打包好手信特产,当天下午就坐上了去往璃月的船。
等踏上璃月的土地时已经是后半夜,但年轻人可等不及了,带着一身未消的风雪气息就轻车熟路地翻上了往生堂的房檐,却意外发现熟悉的那扇窗子还透着光,轻叩两下推开,书桌前一豆灯火旁,正坐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钟离见执行官从窗口探出头来,若无其事地向自己道“钟离先生,好久不见”,惊讶过一瞬又失笑,赶紧起身接住对方。
“我说怎么听外头窸窸窣窣的,还以为是谁家的猫儿,怎么不等一早起来再从正门进来?”
“我想先生想得紧,等不了那么久了,璃月不是有句话叫‘鲤鱼跃龙门’嘛,倒是钟离先生,怎么大半夜还醒着?”
“夜里莫名心烦意乱,睡不安稳,索性起来看看书,原来也是想你想得紧。”
恋人间的耳语在静谧的夜里几乎微不可闻,是只有最亲密的人紧紧相贴才能听到的。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分隔两地几月未见,两人干柴烈火,放纵到天蒙蒙亮才双双睡去。
璃月气温要高上不少,屋子里暖烘烘的,熏得人昏昏沉沉,又有舟车劳顿再加上温香软玉在怀,达达利亚一觉睡到天光大亮,午饭都省下了。起来一看,周围是陌生又熟悉的璃月式古色古香房间,被窝里却只有自己一人。迷迷糊糊的,要不是后背被抓出的指痕还隐隐作痛,自己都要怀疑昨晚是不是只是被什么山怪妖精入了梦。
饥肠辘辘的达达利亚随便套了件睡衣,打着哈欠决定下楼觅食。

“哈哈!胡啦!本堂主果然才思过人!就是这牌,也得跟着我胡桃姓胡!”
少女青春洋溢的声音响起,语句里是压不住的喜悦,夹杂着哗啦啦的仿佛玉石相击的声音。
好奇心驱使达达利亚身体先脑子一步下了楼,于是衣冠不整的至冬人与一群人猝不及防打了照面。刚从厨房出来擦着手的万民堂小姑娘、高举双臂欢呼来不及放下的胡堂主、还在挠头琢磨的驱邪小方士和忙着洗牌的飞云商会二少爷——噢还有一个看戏的往生堂客卿。
说话声和洗牌声都停了下来,昨晚往生堂门可是锁得好好的,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从哪进来的?怎么就从客卿的房间里出来了呢?
这也太露骨了吧!让我们这些未成年人看到这些真的好吗!
明明达达利亚才是那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少男少女们四双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却仿佛是突然被发现的四只小团雀,不经意间撞破了心照不宣的秘密,挤在一块,警惕又心虚地盯着来人。
达达利亚也立刻清醒了过来,感觉喉咙有点发紧,眼睛瞟向那位不久前才跟自己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的先生,客卿先生却好像置身事外事不关己,只是眯起一双好看的金色眼睛,好整以暇地也跟着盯他,看来是坐定了只想看他热闹。
……这么干站着也不是办法,达达利亚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只能尽可能扯出一个无事发生的笑容。
“哈哈……新年好,海灯节快乐!你们继续,我不打扰哈……”


令人想遁地而逃的气氛很快又热闹了起来,钟离把位子让给了忙活好一会的香菱,终于舍得来为达达利亚解围。几个未成年人也默契地不去掺和大人们的事,装作看不见钟离把自己的外套披到达达利亚身上,又开始给他泡茶,投喂茶点。


“这是在玩什么?”
“璃月的一种传统民间牌类娱乐游戏,四人为一桌,名曰麻将。前几日去岩上茶室品茶,与老板相谈甚欢,便被送了一套。恰逢海灯节,胡堂主就约了她几个小友一起游玩。”
达达利亚若有所思地看着行秋一边说着“承让承让”,一边把面前的一排麻将向前推倒,牌桌上便喧闹起来。
“看起来挺复杂的。”达达利亚又把一块精致的茶点塞入嘴里。


“哎呀!玩得太入迷了,我得去厨房里继续看着了!”好几轮过去,香菱急匆匆地站了起来。行秋便也起身拍拍手:“尽兴了!那我也去厨房帮忙吧。”
重云见状拉住行秋:“香菱走了,三缺一的话还能叫钟离先生来玩,你也跟着走了,那还怎么继续哇?”
“哎呀!我们这明明有六个人,走了两个,不还正正好有四个嘛!”
胡桃笑嘻嘻地按下重云的手,意有所指地转过身,对还在状况外、嘴里的茶点还没来得及咽下的达达利亚嘿嘿一笑。
“你说是吧,达达利亚?”
“啊?”


对麻将一窍不通的至冬人现学现用,被赶鸭子上架。那堂主又毫不留情,心狠手辣,每次胡牌都要炫耀似地朝达达利亚挤挤眼睛,满脸写着“让你扒我家窗户”。
只可惜,打牌忘了时间,后厨的菜烧糊了一些,行秋又“不小心”手一抖,加多了辣椒,害得重云被辣得涕泗横流;但行秋也好不到哪里去,看着菜里切得细细的萝卜丁犯了难,一筹莫展;胡桃企图挽救一下,不出半个时辰,就只能让行秋和重云进去帮忙灭火。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胡桃大手一挥:“没关系,大不了下馆子去!琉璃亭还是新月轩?今天本堂主请客!”
重云连忙摆手:“太奢侈了,还是不用了。”
胡桃狡黠一笑,拍拍胸膛,“怕什么?本堂主有的是摩拉!”随后大大咧咧走到执行官面前,光明正大地伸出手:
“愿赌服输,刚刚你可输了我不少钱哦!嘿嘿!”


不过是找个借口要压岁钱嘛……达达利亚看着领了一大袋摩拉蹦蹦跳跳跑出门的一群少男少女想着。但这也算变相接受自己了?
想到这,达达利亚的肩就被拍了拍,一回头,六千岁的岩神大人也笑着朝他伸出手。
“刚刚我也赢了呢。”
“啊——我说,先生你刚刚怎么也一点也不手下留情呢!”
“棋牌博弈,重在公平竞争,若是我放水,你玩得不尽兴,岂不是得不偿失?”
“是这个道理没错啦,但无论如何都是我来付钱吧。”
达达利亚把身上的外套披回钟离身上,牵住了恋人伸出的手,十指相扣。
“先生想吃什么,今晚还是我请客。”


海棠铺绣,梨花飘雪,轻风香软。海灯节后,待到天地风霜尽,又将是一年春光灿烂。
来年春天,再去翘英庄看看吧,必是一年海清河晏烟火人间好时节。

1 个赞

好甜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