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强扭的瓜最甜

2023/12/13 16:40:00

戴着红色面具的至冬执行官看过来后,满不在乎的笑声终于从他嘴里消失了。

「你们真是一群魔鬼。」我听见他说。

“阁下认为我看上去很可怕吗?”我问。

“怎么会,先生。”

他挣开卫兵的束缚紧走两步,似乎想要以至冬的吻手礼招待我,手铐却让他的右手不得不牵绊左手。最后他双手捧住我掌背,为这严肃氛围添上一点大可不必的滑稽色彩。

“唉呀唉呀……”他在卫兵们威胁的抬枪声中赞美我:

“您的领带长度,还是一如既往地完美呀。”

2023/12/13 16:43:26

卫兵关门以后,他顺势靠倒在我身上。

我将他的肩膀扳正,打算终止这种有伤风化的行为,顺便执行工作的第一步骤——一个友好的自我介绍总能帮助关怀员拉近与客户的距离,至少手册上是这样书写的,我没有相关经验。

“公子。”我认真阅读他入狱证明封面上的代号,他没有反应,我只好翻到罪犯简历的那一页,在第二三行找到他的名字:“达达利亚……还是阿贾克斯?”

一个难题,一个选择性的难题。人类为什么要给自己取那么多名字,我最终选择喊他达达利亚,不为什么,这个名字写在阿贾克斯前面,那就要遵守先来后到的规矩。

我又喊他一遍,达达利亚没有回应我。按理说,我们应该在握手后互相问候、互通名姓。如果他有攻击我的意图,我就直接执行程序的最后一步,然后回到休眠舱待机。

今天是我正式接待客户的第一天,关怀程序却在运行的第一步成功卡壳,这不好。

为了让事情好起来,我决定找出异常的问题所在。这名高达一米八六的至冬男子压在我肩头,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醛类化合物气味,衬衫被人体组织浸成警示灯的颜色,并有逐渐侵染我衣装的趋势。我很爱惜工作服,于是我将他平放在床铺上。

我在角落的应急箱里找到了止血药与绷带。

2023/12/13 17:06:19

室内又恢复成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一切已经处理妥当,达达利亚仍没有醒来。我坐在床边,决定回忆昨天阅读的万民堂菜单,我喜欢那些图像与字词独特的组合方式,如果公子积极配合,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能读到菜单的第二十九页。

但在那之前,我最好再复习一遍关怀程序的步骤。

自我介绍——获取关怀员姓名能够提升客户的信任度,友好的交谈有利于以下步骤进行。

感化忏悔——引导客户承认自己的罪行,引导客户对罪过忏悔,监控会记录所有,客户的每一句正确言论都有助于警示提瓦特的非法活动。

定制关怀——在可行范围内,满足一切客户的一切临终需求,具体措施与具体范围请关怀员针对客户自由发挥。

职能转换——完成以上步骤、未完成但到达行刑时刻,关怀员职能将与刽子手临时交换,执行结束。

在休眠舱的日子里,同事们常常抱怨二三步骤难以完成,客户攻击性太高,提早下班怎能责怪他们。幸运的是,达达利亚是个有礼貌的客户,因此我想要将程序完整执行到底。时间不是很充裕,从青年呼吸频率来看,此举并非扰人清梦。

达达利亚阻止了我揭开他面具的动作。

“恭喜,您醒了。”我说。

“还好先生叫醒了我。”他说:“和您相处的时间如此宝贵,用来睡觉真是太浪费啦。”

我暗自增大力度,公子的手臂冒出青筋,面具纹丝不动。

“为什么要摘我的面具。”他说话有点带喘:“先生这么想看我的脸吗?先生喜欢我的样子吗?”

奇怪的问题。我回答他:“既然阁下已经醒来,请配合我完成我的工作,我们需要直视对方,进行正式的自我介绍。”

“可我已经在看你。”他说。

我松了手,公子没控制好力道,面具顺着他自己的动作在额头磕出很响一声。

他还是躺着,我沉默地坐着。两分钟后,我听到他委屈地、鼻音闷闷地说:先生不想看到我的脸吗?

他脸上又没有万民堂菜单,我为何想看他的脸?但按照推算,若是如此回答,程序运行的第一步怕是还要被拖沓下去,于是我说:想。

公子飞快地爬起来用嘴角寻找我的脸颊。

“……”

听闻关怀员提早下班的窍门是对客户怪异举止不闻不问、专注执行程序步骤。

“容我正式进行自我介绍。”我向他伸出右手:“达达利亚先生,我是您的临终关怀负责人,隶属天空岛公检法机关监管局璃月厅人文管理部,出厂编号1231,狱长派我为您带来优质临终体验。考虑到必要的人类传统,阁下唤我‘钟离’即可。”

“协助阁下体面离世,这便是我职责。”

“幸会,钟离先生。”执行官也伸出右手:“达达利亚是至冬名字,入乡随俗,叫我‘亲爱的’就行。”

2023/12/13 19:30:01

达达利亚有一双美丽的蓝眼睛。

这是我与他对视九十分钟后,不得不得到的结论。

“达达利亚。”我喊他:需要往晚饭中加一些辣椒酱吗。

他坐在桌前玩筷子耍赖,运动幅度略大,我有些担心他的伤口再次开裂,房间里可没有多余的绷带。

执行官招招手,我关了火走过去,他扯住围裙一角拉我低头,对程序步骤表现出比我更高的熟练度:“先生能不能快些问话,我迫不及待要进入第三流程了。”

我感到十分欣慰,如此配合工作的客户,可遇不可求。

我们面对面坐好,桌上放着挤了番茄酱的小笼包,达达利亚递给我一双筷子,我向他展示碧水青茗包装的机油。

“那么,达达利亚先生——”

“钟离先生为什么不叫我‘亲爱的’?”

果然完美的客户只会在教学手册里存在。

“我只是内存小。”我向他解释:“这并不代表我对人类社会一无所知。”

他看上去有点意料之中的失望。这不好,但我有自己的原则。

“那么,达达利亚先生。”我再一次尝试推进进度:“你是否承认自己偷盗天空岛人寿规划薄的罪行?”

“这件事除了我还有旁人能做到吗?”

“你的行为对人类社会与人工智能界所造成危害的严重性不可估量。千万为计的普通民众与非人同胞因此丢失自己的命轨,他们被迫成为长生种预备役,地脉厅员工因此加班整整五年。”我翻页皱眉:“没有休息日。”

“哇哦。”他夹起一粒花生米:“听起来真令人难过。”

“这五年间,你被逮捕八十六次,被保释一次,越狱八十五次,逃脱死刑八十三次。”我合上手册:“你有何感想?”

他点点头:“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不错。”我赞许他:“我也向您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多么有礼貌的年轻人,两个流程走下来花费不超四小时。达达利亚把番茄酱与辣椒酱搅和在一起,我有些愧疚。不知为何,上级关闭了我订购外卖的权限,房间的冰箱中只冷冻了少许速食食品。

小笼包被一个不剩地消灭掉,达达利亚将筷子端端正正摆好,向我竖起大拇指:“实在是太难吃了。”

我点点头:“没有万民堂的好吃。”

他挑眉:“你记得万民堂?”

我点点头:“虽然我的内存小,存放万民堂菜单还是绰绰有余。”

公子的表情变幻莫测,心跳有些加速,既没有超过异常的极限那便不在我干涉范围内。我去洗了碗,顺带洗了围裙与执行官的外套,希望空调的暖风能将布料尽早吹干。或许这便是传闻中的新手保护期吧,在我背对他时,根据本体传来的图像显示,达达利亚只是趴在沙发上摆弄什么两寸长的小方片,没有任何超出安全标准的嫌疑举动。

但他毕竟有八十五次越狱前科。我放下袖管从背后接近他:“你在做什么?”

他朝我勾勾手指:“我爱人很漂亮,你要不要看他照片?”

看来卫兵们没有收走这类不具威胁的私人物件。可以理解,人类在关机以前总是渴望同类陪伴,这也是我与同僚被分配到人形机体的原因。

进入自由发挥的第三阶段,满足客户的分享欲也是必要的一环。我凑过去,他从怀里兴致冲冲掏出什么,棱角分明的碎玻璃照出我的眼睛。

“……”

“私藏尖锐物品。”我警告他:“我收走了。”

现在是二十三点零七分。

达达利亚看了眼机械钟,摸索到床头关了灯,将被子掀起半边钻进去,蹭到唯一的枕头上挽住关怀员的腰线。

金色无机质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

「公子先生,请不要轻举妄动。」关怀员威胁道:「我有一千零三十一种杀死你的方法。」

「嗯……」达达利亚慵懒从鼻腔里哼出笑声:「真是太酷了钟离先生,我只有一种。」

听他这么一说,关怀员又努力地挣动起来,想要把意识传回藏于天花板的本体内。达达利亚只好坐起身,将对方颈后的锁扣撬开,插入一个U盘。

关怀员不动了。

「请不要将我恢复出厂设置。」他开口:「这并不能杀死我,只能清除占据内存的琐碎数据。」

「别这么紧张。」执行官检查了锁死的手铐,躺回去拍拍他的脸:「给你带的小礼物,你不是一直好奇人类的食物吗。」

「什么食物。」

「万民堂的璃月菜。」他亲吻他的喉结:「就当作……上回你教我使用筷子的报酬吧。」

2023/12/14 03:55:24

在失败地装睡四个小时以后,达达利亚终于忍不住翻过身督促我对第三流程自由发挥。

我伸手将被角掖过他肩膀:“阁下想做些什么?在可行范围内,我会满足您的一切需求。”

“你亲我一下。”

“不行。”

“你装作我爱人亲我一下。”

“不行。”

“那你帮我解决一点心浮气躁的生理需求。”

我眨眨眼,探身到床头柜里找到一盒没开封的薄荷油。

公子发出崩溃的呻吟声。我知道,这个年轻人又要耍赖了。

“你不是说会满足我的一切需求吗!”

“不错。”我说:“但要在‘可行范围’内。”

达达利亚暗沉沉地盯着我。不知为何,今晚我的情绪模块极度活跃,我不得不分出部分算力严格控制机体的面部表情,以免让我的第一名客户看了笑话。

执行官似乎深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淳朴道理,他的手慢慢从枕边溜进被窝,摸到监控看不见的地方。

我的指尖触碰到了比机体柔软千倍的温度。

钟表上的数字不断翻页,六位数的末尾从零到九又走到零。我意识到今天已是周四,再过两天,就到一周一度的内存清理日。工作就是这样,有了客户与工作,就没有时间去看万民堂的菜单,下次翻开,就又得从第一页开始记了。

达达利亚叹了口气。

“你的手好凉。”

“确实如此。”

“这回换了什么材质?”

“一直都是不锈钢。”

“是你自己要求换的吗?就因为我上回揉了你的硅胶屁股?”

话题逐渐表露出拐向可行范围以外的苗头,我微微收缩瞳孔,朝对面的人类展现碳基生物特有的警告同类的特征。

效果显著,达达利亚笑得更开心了:“好啦好啦,刽子手先生,你还是这么可爱。”

“这不好。”我说。

“有什么不好。”他说:没人比你更可爱。

“以普遍理性而论。”我说:“这样的形容词不是用来形容关怀员的。”

“那你想我用什么形容词?”

好问题。我将手册调出,从头看到尾,最后在注释中找到有关客户评价的一行小字。

我咳嗽两声:“达达利亚先生。”

他的眉毛严肃起来。

“将评价指标分为五个等级,以一至五内的整数分别代表,数字越大评价越高,您对我关怀服务的满意度是?”

“一分。”

“为何?”

他朝我这边挤过来:“别的不说,先生所谓的可行范围也太灵活了吧……不给我亲扣一分,不给我抱扣一分,不给我睡扣一分,不记得我也要扣一分……”

我认真地看着他。

“我记得你。”

“……啊?”

“我会认真地记住你,公子先生。”我看着他的蓝眼睛:“尽管你总是说些难懂的怪言怪语。你是我的第一个客户,你是如此礼貌、如此讨人喜欢。”

“如果有机会,我要将你的简历夹入万民堂菜单的最后一页。这样我每次翻动阅读,也会更有动力背诵下去吧。”

达达利亚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们都没有说话。半晌,他捂住我的眼睛。

“钟离先生。”我听见他说:“这已经是你第八十四次对我说这样的话啦。”

现在是九点三十三分。

达达利亚坐在驾驶座上打了个哈欠,狠狠伸了懒腰,借着等红灯的空当对车载平板写写画画。

他先是打开导航,搜索附近最近的早茶餐厅,越过两公里外的琉璃亭、五百米外的新月轩,最后停在六点七公里外万民堂的广告上。公子的手指犹犹豫豫,似乎在欣赏招牌里的猪肉套餐,副驾驶座的球状监控仪将镜头转过来,于是他十分肯定地点击万民堂最佳路线。

至冬人抬头看了一眼,红灯还剩半分多钟,达达利亚吹着口哨打开广播。无奈连跳十台都是紧急插播执行官「公子」挟持关怀员越狱的社会新闻,他便断了网,加载田铁嘴的在线评书。

监控仪把镜头转了回去。

“不喜欢吗?”达达利亚俯身凑到收音孔旁:“应该喜欢才对,你曾经可是给我放了好几个晚上的《帝君尘游记》。”

监控仪不理他。如果不是顶端的红点一亮一亮,达达利亚真要信他没电关机了。

唉——

他煞有其事地长长叹气——钟离先生就是这样,见面以后分开超过一周就翻脸不认账。而正所谓万事万物没有绝对的绝对,达达利亚辩证地认为哪怕是翻脸不认账这等缺德行径,放在钟离身上依然有优缺点之分。

优点在于——还有什么比招惹伴侣生气后再见面时伴侣完全忘了生气更令人兴奋的事情?玩过头还不用道歉,但说实话每次看到钟离那张无事发生的理性脸他都非常心虚。

缺点就在于——达达利亚不想和记忆棉谈恋爱。

今早不等七点的闹钟铃响他便一跃而起。钟离不愧是最频繁更换机体的刽子手,在职几百年完全没有零件老损的破绽可抓,但他遇到的是达达利亚。

他们从床头打到床尾,执行官利用半个月前四天内三进三出单人牢房将心比心套来的情报一脚将机体核心踢得报废。从天花板里挖出某人本体时他脑瓜子还被感动得嗡嗡作响——女皇在上,他们是双向奔赴,这个堪称谎话连篇的便宜情人真没在这种要命的地方骗他!

「公子先生,请不要轻举妄动。」监控仪被他拢在手里:「天空岛有一千零四十三种杀死你的方法。」

达达利亚闻言笑嘻嘻敲敲他的金属壳:「你们总库还在更新呐,还挺懂得与时俱进的嘛!」

满载关怀员1231所有记录备份的硬盘太重,达达利亚没带在身上。钟离从他的左手心滚到右手心,又从右手心滚回来。破开大门以后,整层楼的警报都在发疯一样轰鸣,钟离识趣地没有发表劝解言论,达达利亚倒希望他多说些,他现在说得越多,一会儿回家取了记忆脸就越红。

卫兵端着重枪重炮朝他们射击,达达利亚绕到走廊另一边,将钟离轻轻放进折了毛巾的口袋。

「钟离先生——钟离先生——」他知道他能听见他说话:「钟离先生有千百种杀死我的方法,而我只知道一种杀死你的方法,好不公平啊!」

金属球在他的口袋里以心脏的质量跳动。

「这么零零整整地算下来,为了今天我可是努力了将近两月多,钟离先生再怎么做也永远是第一天上岗的新人而已。」达达利亚拍拍口袋:「所以钟离先生没能尽责杀死我,并不是钟离先生的问题。」

又绕过一个缺口的走廊,破口大骂的散兵出现在视野里,达达利亚顺手端起抢来的武器给了同僚头盔一枪。

「第一天知道你的本体什么样后,我早早就想这么做了。钟离先生不记得吧,你现在的半径、尺寸可是我们当初熬夜一起推出来,刚好能放进这个口袋。」

达达利亚弯腰缩背滑进女士准备的车厢,追兵在后视镜里远去,他长出一口气,两手在座位上擦了擦才将金属球从口袋里拿出。

「钟离先生信守承诺自己改了机型,我真的好高兴。」金属球的红点一闪一闪,达达利亚拿起蛋糕包装的丝带在监控仪弹出支架的关节处系了个牢牢的蝴蝶结:「你绝对无法模拟我摸到天花板里那一刻的心情,简直是闭眼爬到树上一手摘到最红的苹果一样。」

「钟离先生——钟离先生怎么不说话啦?」

被他称作红苹果的金属球一动也不动。难得远离吵闹的卫兵、远离嘈杂的同事,在这最美好的静谧氛围里,他们谁也不懂得珍惜。

「……阁下是想要,把我当作电子宠物吗?」

出乎意料的回答。达达利亚无奈扶额,钟离的思维总是走到旁人不会走的偏僻岔路上,他不是一贯知道的吗。

「什么电子宠物……」他看向他的镜头,放任同样的反光点映进自己的眼睛。

「钟离先生,就不能做我的赛博新娘吗?」

End.

61 个赞

太帅了这设定!我醒来还要再吃一遍!!

好酷的设定 :chonglang:这样的水岩真的好好味,有一种塑料制成的情比金坚七天锁的感觉()一直进局子然后逃跑的犯人和无机物临终关怀者真的和水岩好贴!赞美蛋门!:pray::rose::rose::rose:

好甜的小情侣:sob:

《赛博新娘会记得仿生公子吗?》

3 个赞

不让点外卖是因为小:pear:会选择全都要吗(?

3 个赞

又酷又可爱的一篇……酷酷的设定和可爱的狐狸大盗与机械警卫的原型: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好啊你们,居然第一次见面就私定终身准备私奔了吗!睡前甜饼我吃吃吃吃

:tiantang::face_holding_back_tears:请吃!

谢谢喜欢!:innocent:塑料做的情比金坚七天锁,不可降解也是一种长长久久:pray: :tiantang:

1 个赞

过年了吃点甜的心情好 :da:

会的 :tiantang:永远都会:innocent:

不点外卖属实是因为这二位太会整活了 :de1:人家坐牢的地方他俩次次满汉全席玩得太花

1 个赞

谢谢喜欢: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pray:请吃!!永远喜欢狐狸先生与机械警卫:sob::sob:!!

好美味的饭…!喜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