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代餐梦角式恋爱不可取(更新.上/中/下)已完结

:exclamation:纯正水岩酱本质上非拆逆非梦:exclamation:
现pa
摩拉克斯的梦男达x阿贾克斯的梦男离

全篇地狱笑话,如感到冒犯 请及时退出

247 个赞

————

【公子】:我真的受不了了

钟离又一次在对方的最新动态中看见了这句话。此时他的心情复杂,欲说还休,一番沉默后只选择了将屏幕左滑退出了空间。
不出意外的话,达达利亚又要开始对他的梦角——[摩拉克斯]进行舔屏输出了。

其实两年前接到这个委托时,钟离是拒绝的。
委托人是胡桃的好友,名叫荧。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荧和她的哥哥,两位新人想自主开发一款游戏,名为【代号·原】
游戏背景设定在古风仙侠提瓦特,你将扮演一位[新人剑客],在寻找武功秘籍的旅途中认识不同的伙伴。这款游戏画风精美,探索自由度高,上线就送五星伙伴派蒙。
钟离看过代号·原的设计方案,肯定了如果这款游戏能够顺利上市,将会是一个很好的投资项目。可惜由于没有团队、资金不足等种种现实问题,游戏角色设计卡在文本阶段,很多角色还没有详细外貌。为了节约那少得可怜的成本,他们充分发挥了人脉资源 正四处找周边朋友录入数据来充当游戏npc。
现在的荧正在为游戏角色中的武神摩拉克斯设计而发愁,设计稿换了一版又一版,始终找不到感觉。
摩拉克斯,游戏的核心人物之一。璃月门派的掌门,已经修炼成仙的武神。既要凸现他身为神明武艺高超的威严,又要精妙的拿捏他乔装入凡时平易近人的儒雅,如何在同一个角色身上兼容好这两种矛盾的气质成为了荧在设计摩拉克斯时最大的问题。
“你想找一个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原型参考?”听完好友的一番抽象描述后,胡桃心领神会地哼哼一笑,双手叉起腰来骄傲地说道,“这个简单,我看我家客卿就挺适合!”
说着,胡桃翻出照片,展示了她和钟离在往生堂接任仪式时拍的合照。
照片中的黑发男人美丽而英气,五官端正庄严,不怒自威。一双金黄凤眼却带着几分笑意的投向了镜头,似磐碧上开出的一朵岩花。温柔,强大,令人安心。在看见照片的那一瞬间,原本摩拉克斯模糊的形象终于有了清晰的面容。她拍桌叫好,摩拉克斯就应该有着这副完美的面容。
于是通过胡桃的推荐,旅行者的第一份委托找上了钟离。
“抱歉,胡堂主,恕我拒绝这份邀请。”钟离在看完[摩拉克斯]的设计档案后略带遗憾的摇了摇头,神色严肃的放下了手中的复印资料。
桃花瞳的女孩一惊,似乎压根没有想过钟离会拒绝,随着哎哟哟一声闹了起来。胡桃蹿到了钟离身后,两手扶着他的肩不满地嘟囔着
“为什么啊!这角色多适合你,你看看,客卿你出的厅堂下得厨房能文能武身怀绝技一手天开大名远扬——简直就是小说中最标准的武神形象!”
听着胡桃如同捧哏般的夸赞,钟离无奈的笑着摇摇头,换了一种更为委婉的语气,“堂主谬赏了,我本区区一届小人物,凡庸至极,自认为无法胜任游戏中的武神的形象,还请旅者另寻高明。”
胡桃白了一眼,也就只有钟离本人才会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了。28岁,年纪轻轻、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是好几家大公司的股东,光靠存在银行卡里的利息就能白吃白喝的人。要不是因为老友托他照顾胡桃才在往生堂挂了个闲职,此刻钟离很可能在环游世界。
现在的钟离是往生堂客卿,胡桃是他的上司。往生堂代代相传传到了第七十七代,等胡桃接手时往生堂已经进入生意萧条期。往生往生,他们是走在生与死边界的代理人。这里听着确实不是什么活人该来的地方,但年轻的堂主脑子中的鬼点子就像满地的甜甜花一样多,接任第二天就火速拓展了往生堂新业务——赛博坟墓。
毕竟这是个网络技术发达的全新时代,纸片人的死何尝不算一种赛博死亡?那理应按照一套流程埋入虚拟坟墓。后来胡桃还推送了一系列售后优惠套餐,比如塌房之墓,cp合葬之墓。不要688只需要68.8就能为你逝去的多余情感铲上一土,将前夫哥埋入电子坟墓中安息。还能上坟祭拜电子贡品,简直是男女老少必备产品。
赛博丧葬一套龙服务,用过的都说好,回头客也不少。往生堂的收入以这种奇奇怪怪的方式维持了下去。
胡桃激动的向他上下笔画了半天,穷尽此生文采来描述钟离到底有多适合当那个角色的原型参考。见钟离有所动摇,胡桃马上发起猛烈攻势,拿起手帕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述兄妹两为了开发游戏家底都掏光现在只能露宿街头全身上下只剩一条裤衩的可怜故事。
“客卿!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吧——就帮帮他们吧!”胡桃粘在钟离身上,做出一副无理取闹势必要让钟离服软的模样。
钟离平生最不擅长的事就是拒绝他人的撒娇。沉默片刻后,客卿万般无奈的短叹一声,终于松口答应会成为游戏角色的原型参考,不过有个条件——他要入股代号·原的游戏企划,拿六分之一的收成。
换句话来讲,现在旅行者兄妹多了一个金主,多了一份八位数的资金。对于这笔天降横财,兄妹俩是跪着感谢的并连夜将摩拉克斯的人物设计稿画出的。手感上来了还设计了几张海报草图,上上下下的服装细致拆分图更是直接贴满了一整面墙。

而请达达利亚来帮忙这件事,空并没有花太多功夫,仅仅只用了一句“兄弟帮我”就成功的把达达利亚骗进他们租的工作室中了。
毕竟两人是实打实的好哥们,正所谓兄弟有难两肋插刀,达达利亚听说空在做游戏后一直想帮点忙,当游戏npc原型这么好的事情那更是不在话下。
“这就是你们的工作室…?你确定你没有被什么不法组织骗了吧,伙伴!”达达利亚站在门口看见这二室一厅小的有些窘迫的破屋子时神情复杂的看向了空,眼里写满了怜悯——这间屋子可能还没他家一个厨房大。
够了,有钱人。空欲哭无泪 ,自嘲着说积蓄全都用来搞游戏了现在身上一穷二白,工作室就先咱定在这了。
荧有事出去了,办公桌上零零碎碎摆放着的设计原稿还没来得及收拾。空让达达利亚先四处逛会,他去准备访谈要用的纸和笔。
屋子小到空需要去特意给达达利亚抬张板凳坐下慢慢聊,正当空搬板凳回来时,他看见达达利亚站在荧的办公桌前,抬头注视着墙上贴着的设计草图,身体僵硬,呼吸不畅,像被施法定住了身一样,眼睛都看直了。
“怎么呆在这了?”空感到迷惑,顺着友人的目光看去,墙上贴着的是荧新画出来的神装摩拉克斯设计图。
白色兜帽,紧身黑丝,腰细腿长,身材曲线更是完美至极。摩拉克斯本应高高在上,此刻却垂下眸来俯视着凡间众生。像是上位者对弱势群体的怜悯,又像是投下视线在观察。
而此刻站在摩拉克斯目光之下抬头仰望神明的凡人,就是达达利亚。
进门后刚转头便与这位神明对上了视线。摩拉克斯的金眸摄人心魂,看得达达利亚屏住了呼吸,忍不住在办公桌前驻足停留。
“…我草”达达利亚小声的呢喃了一句,稚嫩的脸上泛起红晕。在空眉头紧缩充满疑惑的注视下,达达利亚直接仿若无人的上手抚摸着墙,真情实感的对着墙上的纸片人喊道:“老婆,我命中注定的老婆。”
空愣在原地,反复确定达达利亚是在对着墙上的摩拉克斯激情开麦后欲言又止的冒出来一声,

“……蛤?”

兄妹俩无缘无故的又多了一位金主,收到的资金不逊于钟离给的那笔启动费。
不过这位金主没图什么利润,只是打了一大笔钱后叫他们一定要将摩拉克斯设计的完美无缺,顺便薅走了几张设计稿。
“加油啊伙伴,我未来的爱情就靠你了!”达达利亚说完这句话后就拿着稿图哼着歌跑了,好像生怕空会后悔一样,十分兵贵神速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其实摩拉克斯也是有设计原型的,你要真这么喜欢这张脸怎么不直接找本人谈?这句话空哽在喉咙里还没来得及告诉达达利亚,看着达达利亚消失的走廊,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荧回来时还撞见了刚刚下楼的青年,她看见了达达利亚手中还拿着那张她最新设计的海报图。回去后空也把这件事告诉了荧,兄妹俩相视一叹,感慨做游戏之路任重而道远。好歹现在钱包里是鼓的,只要能多给点摩拉,当然是金主指哪他俩打哪。
“对了哥哥,你有想好达达利亚他应该是哪个角色吗?”
空从一旁的办公桌上抽来一踏文本,快速翻了几页后向荧展示道,“噢,是这个!”
——[阿贾克斯],自称为来自至冬的武人,实则是愚人众执行官,处于纷争的中心。
这性格简直和他们喜欢惹是生非的好友一模一样。
“哈哈,这形象还蛮符合他的嘛,我想想…愚人众执行官,嗯!”荧抱着手想象了一下阿贾克斯的形象,灵感大爆发,迅速抓起几支彩笔画出了概念图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橘发蓝眸,身披绥带,头戴红面,好一副意气风发的少年样。迷人而又危险、明朗而又深邃、亦正亦邪的自信笑容,配上友人这张富有欺骗性的帅气脸蛋再合适不过了。空也对这张设计稿满意至极,干脆就直接这么定下来了。
阿贾克斯成为了代号·原第二个诞生的角色,与摩拉克斯的设计稿一起被贴在了荧办公桌的墙上,隔空相望,也像现实中的两位金主在时刻监督着他们完成工作。
大部分资金充分利用在游戏设计上,尤其是在摩拉克斯身上花的功夫格外深。角色建模精细,实力强大,就连剧情也给了大量镜头极力于塑造他的人物形象。
游戏中其实还需要一些人物来给剧情配音,也不多,就只是需要录制一些细小的声音,念一些简短的台词来增强人物的塑造感,其余大部分会用文本替代。所以这兄妹俩想了想,为了图方便干脆还是请了npc的原型人物来配音。
“怎么样伙伴,我老婆设计完了吗?”见到朋友第一面,达达利亚无比从容的走上前,直截了当地这么问到。
兄妹俩脸上表情同样疑惑,相视一眼确认了彼此的迷茫后由荧缓缓追问,“你老婆?谁啊…?”
“摩拉克斯啊!”达达利亚回答的很坚定,抱起手来哼哼的笑了两声,“我已经决定要当摩拉克斯的梦男了,所以说——伙伴,你们要加油把游戏做出来好让我去见我老婆啊!”
说着说着,达达利亚好像又陷入到甜蜜的回忆中,捏着拳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着,“自从见到摩拉克斯后…我就频繁做梦,梦见了他。在梦里摩拉克斯十分亲切的叫我的名字,就好像是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他吻了我,说他很想我。之后我们先是******……摩拉克斯那张脸太完美了,我能对着冲一晚上。伙伴你知道吗,梦里的触感特别的真实,所以这一定是天意安排他成为我老婆!”
公子这小子真能处,有春梦他是真不把兄妹俩当外人。两位旅行者一片汗颜,用不安的眼神简短交流了一下,还是决定暂时别把摩拉克斯的原型——钟离先生给供出来了。

在兄妹两忙碌的日夜颠倒哭天喊地的一天天苦熬下,【代号·原】终于诞生了。敲完最后一个代码后两人激动的抱在一起呜呜的抹着泪,这种上顿不接下顿的穷酸日子终于要看到头了。
在代号·原开服前,钟离被兄妹两强行塞了一个游戏账号,编号为10000。
“钟离先生是我们的第一个玩家!”双子中的哥哥带着敬重的眼神看着他,“您帮了我们很多忙,我和荧都觉得,游戏的第一个账号应该给你!现在还是测试阶段——如果在游玩时有什么bug,先生一定要及时给我们反应!”荧在一旁上下点了点头,期待的表情像星星一样在发光,过于的热情让钟离难以拒绝。
“谢谢,二位辛苦了,游戏我会尝试的。”钟离淡淡的笑着。
事实上,钟离对游戏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堪称游戏黑洞。但这是由旅者亲手送上的游戏账号,钟离自然也没理由去拒绝他们的好意。只好在二人的指引下成为了第一个登入提瓦特世界的player。
旅行者给的那个游戏账号,钟离用的是本名,玩家“钟离”随着加载页面消散的碎片一起降落在提瓦特中。
前期的剧情不算乏味,但确实没勾起钟离的兴趣,能接着玩下去也是考虑到这是自己投资的项目,总得查看一下成效。
游戏设定很典型。在设定中他出生时父母双亡,被好心的仙师收养为弟子。学了武功后想要出去闯世界并请教各帮派的帮主,收集武林秘籍,最后成为天下第一。玩家先是有白色漂浮灵作为向导,出发第一站顺手救了倒霉体质男孩班尼特加入队伍成为了伙伴,又碰见了漂流的剑客枫原万叶,神通广大的厨娘香菱,四人一精灵就这么一路打怪升级来到了璃月。
钟离盯着屏幕里闹腾的小精灵有些头大,扶额一看时间,现实中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钟离觉得自己还是不太适合玩网游。游戏地图不大却还是让他迷路了好几回又差点死在新手教学里,复杂的操作手法确实让他难以应对。他想,不如将这个账号就交给胡桃罢了。
就在钟离考虑退出游戏账号时,一声轻挑的笑音先引起了他的注意。
“哈哈,你们好啊——”
轻快、爽朗,愉悦的尾调向上扬起。这年轻的声音马上抓住了钟离的耳朵,让他本来想点击退出的鼠标键停了下来,目光随着游戏画面视角转向一位陌生的青年。
那人笑的灿烂,抬头注视着主角,仿佛在直勾勾的盯着屏幕外的钟离。橘色的头发随着歪头的幅度而晃动,年轻人先是十分热情的给他们打了个招呼,他笑着说,“嗨,别紧张。先自我介绍下,我叫阿贾克斯。”
屏幕外的钟离先审视了一番这位不请自来的陌生人。对方长的很年轻,估计才成年不久,刚好卡于青涩与成熟之间,像微微发涩的柑橘。很在他审美点上,至少他对阿贾克斯的第一印象是好的。
根据阿贾克斯的自我介绍,钟离了解到:他是一名来自至冬的武人,此次踏上璃月之旅,是想要和武神摩拉克斯请教武功切磋一番,早就听闻自己的名声在外,既然遇见了也是一场缘分。
“我是一个人来的,从至冬坐船到这里口粮已经全吃光了,身上也没多少摩拉了。你们此行要去找摩拉克斯吗?那就带我一个吧——我保证不会添乱的!”阿贾克斯十分自来熟的绕到了玩家身边,用着一副不容拒绝的语气并垂下眸来眼巴巴的看着钟离。
钟离确实不太擅长拒绝他人的撒娇,包括现在游戏中的阿贾克斯。年轻人一直在笑,神情温和,语气甜腻。不仅活泼开朗还十分的会撒娇,这副谦逊懂事的可爱模样更是深得钟离的心。
这款游戏设计的够开放,玩家可以自主选择是否让阿贾克斯一同加入队伍。如果选择拒绝,阿贾克斯便会识趣的离开,摆摆手说下次有缘再见。
犹豫了片刻,钟离选择了同意让阿贾克斯加入他的队伍。只见游戏中的阿贾克斯面露喜悦之色,直接抓住了他的手一边说着感谢的话一边呵呵的笑着。
“不用谢,叫我[钟离]就行了。”游戏中的自己这么回答道。
“钟离…嗯,钟离……”
钟离二字被阿贾克斯念在口中把玩,阿贾克斯重复了几遍他的名字,这里并没有配音,但钟离总觉得现在阿贾克斯正在仔细推敲着他的名字,一遍遍小声地呢喃,回味,甜腻的像块蜜糖。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钟离!”阿贾克斯有些红了脸,露出了一个腼腆的微笑,镜头还刻意给了他特写,一双眼睛蓝的像汪洋大海。
钟离在这里停了很久,他只是默默的注视着阿贾克斯的蓝眸,如同陷进了深海中。

总归二人的目的是相同的,阿贾克斯也顺理成章的融入了主角队中。画面一转,在一行人吵吵闹闹的踏进璃月城时,在看不见的角落,走在最后的阿贾克斯脸色突然冷了下来。冷冽的双眸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在一刹那摘下了他柔软的伪装,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四周,打量路上来往的行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新来的,走啦!”小厨娘回头热情的招呼伙伴跟上队伍,只是眨眼的功夫,阿贾克斯又换回了初见时的模样,看似无害的眯起双眼,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好啊,我来了!”
游戏画面一黑进入转场。钟离抬起头一看时钟,自己已经在电脑桌前坐了很久了。他关掉了游戏,从座椅上起身活动。
钟离不得不承认,他对游戏剧情接下来的发展开始感兴趣,也对这名叫阿贾克斯的青年抱有好感。
阿贾克斯很粘人,当然也很可爱。踏上璃月之旅的第二天,摩拉克斯失踪了,带着帮派的秘籍一起消失了。于是在寻找失踪的摩拉克斯的旅途中,钟离有了更多和阿贾克斯接触的机会。
一夜的野外,在海边驻扎。香菱给大家做了烤鱼,几人围在篝火边分享着美食的喜悦,只有阿贾克斯一人默默的坐在不远处海滩的石头上,目光向大海投去,披着月光,听着哗哗的浪声。
他看起来好像在苦恼些什么。钟离不自觉的皱了眉头,视线一直盯着独自发呆的青年。
过场对话结束后,钟离走向了海岸。似乎是注意到有人向他走来,阿贾克斯微微偏了头,发现是他后往旁边挪了几步,给钟离腾了个位置。
“怎么了,有心事?”游戏中的自己这么问道。阿贾克斯没有先回答他,倒是抬起头来冲着钟离不清不楚的笑了。
“钟离,你先坐。”游戏中传来一声类于鼻音的轻笑声,让钟离产生了一丝难以言说的感觉。
海浪拍打着礁石,坐在这里已经听不见身后伙伴们的嬉笑声。钟离跟着对方一同坐下,两人相视无言。
“我啊…”许久后,阿贾克斯缓缓开口,看起来有些怀念,“我只是很开心。因为很久没有人和我一起围坐在篝火旁聊天了。”
青年乖乖的抱着双腿,神情温和,单手托着脸。那一刻仿佛他与青年之间不是隔着屏幕相望,而是确确实实的坐在海边,感受着海凤的沐浴。
“你可以和我多聊一聊的。”玩家这么说,就如此时的钟离也很想倾听阿贾克斯的故事。
“哈哈,是吗……”阿贾克斯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明明挂着微笑,却又是一副心酸惹人怜的模样。他转过头来,似乎在衡量眼前人是否可以信任,又值得他露出几分真心。
阿贾克斯和钟离说了很多,故乡的雪,年幼的弟妹,沿途上遇见的人,他是一个很纯洁的孩子。有责任心、热爱生活,对家人温柔、对朋友热情。唯独不会谈及自己。
他似乎也被阿贾克斯的情绪感触到了。钟离第一次有那么强的沉浸感,他端坐在屏幕外,双手交叉,让游戏中的自己替他问出了疑惑,“那你呢,阿贾克斯。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阿贾克斯迟疑了,神色有些躲闪。正如钟离猜测的那样,他不愿提及自己的往事。
“喂——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烤鱼都要被我们吃完了!”远处的派蒙冲着海边大喊道,阿贾克斯先是回头看了一眼,又转过身来对着钟离无奈的笑了笑,蓝色的大海映衬在他的眼眸中,藏着金色的身影。
阿贾克斯轻声道,“钟离,下次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再和你说吧。”说完,阿贾克斯起身,又恢复了如往常那般热情洋溢的模样,对着篝火旁的伙伴笑嘻嘻的喊道,“给我留一条!我们马上来——”
游戏中的主角并没有给出回复,但钟离却看着身旁橘发的青年,默默应了一声,好。

钟离反馈给旅行者的游戏评价很好,他由衷的表示了很期待这款游戏能够正式上市。
“钟离先生觉得,你觉得自己——也就是摩拉克斯,怎么样!” 荧满怀期待的问道,为了设计摩拉克斯她可是掉了好大一把头发,就连头上带的因提瓦特都枯萎了好几朵。
出人意料,钟离有些抱歉的表示自己玩的有些慢,还未见到游戏中的摩拉克斯,进度目前仍卡在寻找摩拉克斯的下落处。
“但是阿贾克斯的故事设计的很好。我很欣赏他,也想知道他的过往。所以我愿意继续玩下去,我想大多数玩家也是一样的。”钟离一本正经的补充道。
那一刻荧的大脑好像待机了,进过了三秒的关机重启才如同雷鸣般在脑中炸响反应过来。
“…你说谁?!”
荧惊讶的张大了嘴,难受的表情看上去像是吃了影做的饭一样诡异。
“阿贾克斯确实是个好孩子。怎么了吗?”钟离对朋友的震惊感到不解,有些困惑的抱起了手。盯得荧莫名心虚。
荧干笑几声,别扭的撇开了脸“哦,呵…呵,没,没什么。”得,达达利亚对摩拉克斯一见钟情,钟离又反过来对阿贾克斯日久生情。你们四个都有美好的未来。
她觉得以后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介绍两位主角互相认识一下,可别再在她面前隔空对话了。

与老友的聚餐。谈及最近发生的事情时,钟离又一次提到了那位青年。
“阿贾克斯他……”钟离还没说完的话马上被一旁的友人打断。
“阿贾克斯,又是阿贾克斯。”温迪故意压着嗓,模仿钟离说话的腔调。自从几个星期前,钟离开始玩游戏后,温迪几乎天天都能从钟离口中听见这四个字,钟离说他是怎样可爱、笑起来又是怎样甜,不厌其烦的反复念叨着,听得温迪耳朵都起茧了。
哎呀哀叹一声,温迪满是无奈的调侃道,“真是的,那个叫阿贾克斯的到底给你下什么蛊了,至于把你迷成这样吗?”
钟离疑惑的顿住,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温迪没能猜透钟离是想表示否定,还是表示不确定。
吟游诗人的手中端着一杯新酿的苹果酒,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漫不经心的询问道,“倒是你说的那款游戏我从没听过,你玩的是测试服?”
“嗯,是我投资的一款游戏。目前还没正式上市,我只是帮他们测试——阿贾克斯就是里面的人物。”钟离没喝几口酒,只是静静的看着温迪又招手要了一杯苹果酿。他知道再怎么劝好友适量饮酒都是徒劳,并且已经做足了一会好友醉的不醒人室,留自己一人买单的心理准备了。
“哎,你对这个叫阿贾克斯的这么上心,该不会是已经喜欢上他了吧——?”温迪觉得有趣,难得看自己呆板的像木头一样的好友百年老石开花,忍不住多调侃了几句。
钟离没有反驳温迪所说的喜欢,云里雾里的绕了一句,“阿贾克斯只是虚拟人物。”
“就算是虚拟人物也可以当梦男啊!都这个时代了,和纸片人谈恋爱太常见了。”
梦男,意思是可以幻想他真实在身边,如同对待现实中的恋人一样爱着彼此吗?
温迪本来只是随口一说,却见钟离垂下眸来摩挲着下颚,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半响,钟离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突然开口回复道,“确实,可以试试。”
现在轮到温迪目瞪口呆了,少年差点将刚喝进去的酒全呛出来,手中的酒杯嘭的一声滑下砸落在地上,这副震惊的神情钟离在荧脸上也见过。
“…不会吧,你认真的?”这对温迪的冲击力不亚于一千只猫咪向他奔来。朋友这何止是石头开花,简直是石头里的狐狸精蹦出来变成了花美男把自己的好友掠跑了。
“嗯,我确实很喜欢他。又有何不可?”钟离的神情严肃,不像在开玩笑。
自己确实想要了解阿贾克斯的全部,想抚摸他,拥吻他,做那些恋人之间的事情。钟离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好像真的对阿贾克斯动了真心。
温迪哈哈的笑着捶着桌,已经染上了酒精的绯红,他举起杯来,高声大呼起来
“哈哈,我只是有点惊讶,原来你也会喜欢人啊——来,为了庆祝你的爱情,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钟离压根不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一位虚拟人物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就这么正式接受了自己梦男的身份,即日起开始和阿贾克斯谈恋爱。
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身边人时,大家各色各样的表情都很有趣。一半人以为他被盗号了,一半人认为钟离被威胁了。尤其是胡桃,情绪格外的激动,一边大喊自己养的白菜被电子猪给拱了,一边准备将还没上门的女婿给埋了。
“我不管,那人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我倒要看看,他长什么样!”胡桃吵着要看看阿贾克斯的模样,钟离只得将游戏打开,向胡桃展示那位橘发蓝眸的英俊青年。
长的还挺帅,啊不,就算他帅得惊天动地晴天霹雳又怎么了,帅又不能当饭吃!而且再怎么说那人也只是一堆数据,又不可能真的过一辈子。胡桃和钟离讲述了很多和梦角不幸而终的例子,努力开导他忘掉那个橘子回归现实生活。
“我有自己的考虑,这点不必为我担心。”钟离针对胡桃提出的种种现实问题做出了应答。
是的,他足够有钱,不用担心爱人随着公司倒闭而亡的问题。更何况他是这家游戏公司的股东,只需要一句简短的暗示就能保障他的爱情不会有任何npc插足。
抱歉,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堂主也说过如今信息发达,就连纸片人都需要一个墓地,又何况需要一位爱人?既然如此,看来往生堂还可以多拓展一些业务。”钟离心平气和的用胡桃曾经说过的话来堵住了她的口,让胡桃一时语塞,叹了两声后只得勉强同意了这门亲事。
为了客卿的幸福,胡桃开始着手研究能不能拓展出红白合作梦男赛博婚姻的业务。

[代号.原]正式上线了,游戏一经推出便在整个互联网上大火了一把。首日下载量破万,大批玩家降生于提瓦特世界,钟离也渐渐在网上见到了更多角色的梦向,其中也包括阿贾克斯,人气尤其的高。
说实话,钟离更多感到的是欣慰。他希望青年被全世界看到,因为他很优秀,喜欢阿贾克斯的人不止自己,证明阿贾克斯被大家所认可了,这是一件好事。
不过现在的梦男大多都不像钟离一样温和。至少,钟离在空间看见荧转发的那位摩拉克斯梦男的一番发言狂野的让钟离愣在了原地紧皱眉头。
【荧】:(转发)
———
【公子】:扩列!摩拉克斯左位梦男强拒同担同梦你敢来我敢骂,我老婆天下第一,加我默认我和摩拉克斯99[图片] [图片]

公子的配图是游戏中穿着神装的摩拉克斯,这张cg图就连钟离都没见着——因为这才是开服第二天,钟离玩了两个月都没打通的游戏剧情,对方居然用二十四小时速通了。
扩列,钟离只在胡桃的口中听过这个词。说是为了让别人反馈自己发的东西而进行的社交活动,带着梦角扩列的就是想让看见自己和对象的甜蜜日常。而且钟离没有想到,世界上居然会有人会梦以自己为原型的游戏角色,他不禁感到诧异,又有些新奇,梦男他知道,那这人自称的左位梦男是什么?
好奇心驱使钟离点开了公子的主页,未曾想遭到了开屏暴击——公子的空间背景图就是摩拉克斯的全身照,置顶挂着摩拉克斯的高清图。
往下一滑,钟离仔细浏览着对方的动态。

【公子】:你们现在还没有玩到后面的真是可惜了,后面还可以和摩拉克斯单独打一架然后迎娶他进入队伍,哦,那也没事,我娶他就够了但你们可以看看我的操作手法[分享视频链接:《挑战全网首位迎娶摩拉克斯/单人无伤》]

不仅速通,甚至单人无伤。究竟是怎样可怕的厨力才能达到这种境界?钟离不得不由衷的敬佩对方的敬业精神。
再往下一滑,钟离看着那一大长串发疯文学彻底选择了沉默。

【公子】:摩拉克斯!我的老婆!我命运般的阿芙洛狄忒,翘英庄的春水不及你,蒙德的塞西莉亚花不及你。你是岩石给我的馈赠,你是天理赐予我拯救我,使我的灵魂受到洗礼与升华的命中注定之人。看到你,我如临天空岛,在永恒之地荡秋千,在瑶光滩冲浪,在海灯节放飞霄灯,在宝玦口泛舟穿梭,在白狐之野星空下漫步。你的一瞥一笑在我心头舞蹈,我全部的心跳都随着你跳!!!你是美神,我被美到泪流不止,喷涌而出。我的眼泪从眼眶里高压喷射出来打穿提瓦特,飞过龙脊雪山,飞过层岩巨渊,飞出代号原!

更甚者还有一些无法过审的内容。

【公子】:摩拉克斯这个建模的腰好细啊真的,特别适合在**时一边掐着一边****,这张脸也很完美好想颜 * 他,看他吞 * 的样子。

真是有趣的人,钟离默默按下了好友申请

tbc.

53 个赞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棒的设定!老师好会写,太可爱啦

5 个赞

!!双梦男的设定真的很带感!不过两人成了的话,这不得给咱红娘双子,包个红包!赛博坟墓真的是好文学,特别有商业头脑的小桃,很适合为死去的自推买一个,或者双死的小情侣合 葬
期待一下,两人纷纷当着对方的面对自己的梦角(对方)发疯,可能会是一个什么强装冷静,又有点社死的场合?!全片真的很带梗,感觉全程笑着看完,每个梗都能正好戳到我点,网上冲浪冲多的后果吧

(搬个小板凳来等一下后续啦)

9 个赞

亲亲老婆——给红娘的钱已经投在启动金里了,下一话请看双方互联网激情博弈 :de1: :maimaimai:

4 个赞

啊啊啊啊好有趣的展开,话说钟离先生内心尊的强大,居然敢扩鸭鸭这个过激梦男(喂

4 个赞

好有趣的设定!!太好玩了!期待: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啊啊啊啊啊期待住了,真的好有意思,不知道两人见到对方之后该是怎样的场景: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代号原哈哈哈哈哈哈!要是有这样的游戏可以看小情侣谈恋爱,我不得不天天高喊“原神 启动!”嘞

1 个赞

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奈奈写的好棒…!又要开始蹲连载啦 :yukuai:
刚开头的《代号•原》就没绷住(

2 个赞

双向奔赴呀,期待双方掉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吃好吃好吃极了,等太太更新(礼貌地敲碗

1 个赞

看到代号原真的没绷住,笑死
给哥们看看双梦男的巅峰对决长长见识 :tiantang:

7 个赞

也不算连载吧w估计就上(或许有中)下分开发出来 :sikao2:

1 个赞

双梦男巅峰对决!(指有一种被梦角梦了的感觉)

1 个赞

小伙子有朝一日实现你的暴言给众水岩妹见识见识 :xiobao:当先生面朗诵公开处刑也可以 :kaidun:

2 个赞

重砸玉臀

2 个赞

有趣(喝茶)

好有意思好有意思好有意思!!!!

3 个赞

妈咪饿饿饭饭 :pleading_face: :pleading_face: :plead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