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霸道恶球四脚跑

龙崽,顾名思义,就是龙下的崽。
它还年幼,才一百岁,据他那个年长的龙爹的说法,还没到性别分化的岁数,起码得再过个一两千年才能分清是男龙还是女龙。而百岁龙崽比较年轻的、芳龄二十二的人爹连连称是,表示种族差异实在太神奇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和钟离先生再负距离探讨探讨。
噫!怎么能当着未成年小龙崽崽说这种明示性的成年物种lovelove话题呢?人爹果然还是太年轻,实在不懂分寸!龙崽躺在龙爹怀里,窝成肥美大红薯,对着人爹昂起脑袋发出高傲清越的龙吟。
“mi→:arrow_upper_right::arrow_lower_right:ou→↓↓:arrow_upper_right:qiu→→~~”
初为人父的达达利亚热泪盈眶:“先生,龙崽是在对我撒娇,想让我抱抱吗?”
钟离忍笑,抬手安抚起因为小老爸听不懂龙话而气得尾巴来回乱摇的龙崽,在祥云龙尾再度平静乖巧搭在他的臂弯后,才温温柔柔解释:“达达利亚,你也知道,外界一日,洞府一年。长久停留于任何一界,便会对另外一界的时间流速产生钝感,进而麻木,正如玉质烂柯。我虚活六千余年,自是分得清其中人世沧桑。然这孩子年岁尚轻,让其现下便明确辨得时光流转,终究是有些勉强了。”
达达利亚挠挠头,他摸了摸小龙崽额间的尖角,顺利收获了来自祥云尾的大嘴巴子:“那……先生的意思是?”
“不若让这孩子去人世走一遭,长长见识也不是坏事。”
达达利亚当即严词拒绝。
“先生,这可使不得呀!”年轻人类以一种过于痛心疾首的语气道,“孩子还小,放在人界不过是三个月多一点的婴儿!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要是就因为对方帮忙买单就把那厮当成命定的对象怎么办?龙崽才一百岁,还是个孩子啊!”
钟离微妙地沉默了一会儿,他怀疑他的伴侣在含沙射影,他也有证据,但理性告诉他面前的人类只是关心则乱,以至于无心扫射到一些霸道恶龙带球跑的故事。
“那就由你负责带这孩子去见见世面吧。你先前有一个月在人界接长期任务,龙崽三十年不见你,便是我不断重复你在别处工作,孩子还是固执地以为你死了,我不过是在故作坚强,以幻想聊以自我安慰。”见达达利亚笑容僵在脸上,钟离善解人意道,“正好藉由此机,你与孩子多交流,多联络感情。”
因不可抗力而被迫背了缺席孩子数十年家庭教育黑锅的达达利亚,低下头,与一双金灿灿的豆豆眼大眼瞪小眼。
“wu……wu​:arrow_upper_right:↓→miu→→ja~”
龙崽打了个友好的招呼,尽管它的人爹压根听不懂。

达达利亚,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龙牛。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家人向来是没什么原则的,因而龙崽在提出要在爸爸脑袋上骑大马时,他亦欣然同意,让出自己的一头橘毛用以当作小龙软垫。
这让龙崽产生了它的人爹是个任人揉捏的受气包的错觉。小小龙抱着达达利亚高竖的鲸角呆毛,噗噗噗向上面吐口水,美名其曰是帮忙定型——它是万万不敢这么对它的龙爹的,在钟离面前,龙崽只是一只纯洁天真无邪柔弱可爱的大红薯。大抵是源于血脉的压制,以及仙人们的耳濡目染,它对钟离尊敬爱戴有余,近却不太敢亲。
——虽然它很清楚它的龙爹十分爱它。
不敢就是不敢,我能怎么办呀?我只是个不到龙爹岁数零头的小龙龙呀!龙崽忧郁,顺便又往达达利亚后脖子用尾巴来了一记。
达达利亚也不恼,从包里掏出了一罐糖豆,一粒粒的喂龙崽,一边还在夸不愧是他达达利亚的孩子,有活力,力气够大,刚刚一尾巴下去差点把亲爹扇撅过去。
龙崽满意地“miumiu”直叫唤,嚼一口糖豆还不往拽一把它爹的呆毛,听到达达利亚嗷嗷求饶还一副得意的模样。
由此我们可以合理怀疑,这只龙崽不敢在钟离头上动土,一方面是血脉压制作怪,另一方面也是这崽子欺软怕硬,找个好欺负的又宠它的就可劲儿折腾,熊孩子度堪称龙中之熊。
……或者熊中之龙,但这都不重要,至少此时此刻熊孩子龙崽自由又快乐。

达达利亚头顶熊孩子,进入铁匠铺——迈进了半只脚,便又倒退出来。他环顾四周,寻了个阴凉地,便卸下背包往那处走。待到了地方,他把包放在地上,从脑袋上把龙崽抱下来,好声好气道:
“崽啊,爸爸下面要去的地方,不能背包包进去。你就留在这里,帮爸爸保护包包,好不好呀?”
龙崽眨巴豆豆眼:“kiu~?”
达达利亚掏出糖罐,轻轻放在小龙的尾根处:“我知道崽崽很勇敢,也很强。就当作,帮爸爸一个忙?等爸爸忙完,就带你去找……呃,找黄毛叔叔和黄毛阿姨玩,怎么样?”
龙崽:“kiu!”
见小龙崽点头,达达利亚这才勉强放下心,一步三回头,直到进了铁匠铺才收起傻爸爸的表情,换上了通常的营业姿态:既不冷淡也不热情,保持正正好好的社交距离。
铁匠铺内扑面而来的热风撩起年轻人的额发,细密的汗珠瞬时布满全身。要是那小家伙跟着进来,估计就要被热得有气无力了吧?达达利亚暗忖。不过这只是他找借口支开龙崽的原因之一,更紧要的是——
“你好。”达达利亚向着赤裸着上身的铁匠颔首,他递上一卷发票,蔚蓝的双瞳闪了闪,“我来取先前要求定做的「龙枪」。”

龙崽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它盘在背包旁,身畔是空空如也的糖罐——达达利亚将将进了铁匠铺,它就以风卷残云之势炫完了全部的糖豆。钟离是不允许孩子一次性吃这么多糖的,尽管龙族不会长蛀牙也不必注意血糖,但注重养生保健的老龙依旧就此提出了要求:一日只能吃三粒糖。
龙崽在洞府里自然是听命行事。但出了洞府,换个家长带,它便宛如撒欢的哈士奇,追求起了自由与狂放。小龙的两个爹智商都不低,龙崽自然也不是笨孩子,在细枝末节处钻空子更是驾轻就熟。它甚至已经为一次吃完一罐糖想好了理由:洞府里一日三粒,可是人界一日就等于洞府一年,这么换算一下,它现在应当吃上个3*365=1095粒糖豆才对!人爹才给它一罐糖,一罐一百粒,反倒还欠它十罐呢!
这么想着,小龙愈发觉得自己才是占理的那个,它气呼呼原地转圈,最终决定去看看它那年轻的爹干什么去了,如果是帮它买糖它可以勉强原谅他的欠债不还。
但终究是舍不得离开阴凉地,且允了诺要守护包包,不可食言。于是小小的龙挠了挠耳朵,慢吞吞回忆起钟离在早教阶段教给它的一些实用小法术,比如隔空取物、视物、听音等等。
龙崽再度百无聊赖打了个哈欠,它闭上眼,选择听音。

【……您提供的……由龙脊椎制成……龙枪……打磨好的鳞片……要比一般锋利……穿刺……】
【……水元素附魔……实用……土龙……】
【穿透逆鳞……龙血渗入内质……坚固……龙枪……】
【……同时附雷……爆炸……精准……中枢神经……】
【……助力屠龙……惠顾……】

断断续续,前言不接后语,但其中的信息量却足以让龙崽在大热天流出一身白毛汗。
爸爸定制了龙枪?龙枪的原材料是龙脊椎?爸爸要用龙枪来屠龙?
屠……屠龙?
恰在此时,路人的窃窃私语飘入龙崽上下颤抖的耳朵里。

【那个就是吗?大名鼎鼎的屠龙勇士达达利亚?】
【嘘,小声点,要是惹恼了他可就麻烦了。】
【雪山里的那条,就是他用了一个月……?】
【是啊!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病,还把那条龙肚子都剖开了,说什么果然没有子宫之类的?】
【好可怕!好变态!】
【所以新枪的原材料果然也是……的吧?】
【快走快走,他要出来了!】

龙崽搂着糖罐子,它抖得像个打点计时器。
它眼睁睁看着突然陌生起来的爸爸,背着水蓝的长枪,挂着慈祥的笑容大跨步向它走来,看起来像是要对它亲亲抱抱举高高。
“……mi……mibiu……”
“怎么了?是在外面呆太久中暑了吗?抱歉,爸爸这就带你……”注意到龙崽在盯着身后的龙枪,达达利亚一拍脑袋,笑容灿烂,“啊,你说这个吗?哈哈,只是把玩具枪啦!崽崽,你想试一试吗?”
龙崽疯狂摇头,并在接下来的游历过程中安静又乖巧,时不时还“miumiu”蹭蹭屠龙勇士爹的侧脸,好一副纯洁天真无邪柔弱可爱的大红薯模样——它不再双标对待它的两位爹,何尝不是件美事呢?

一只才一百岁的龙崽,在屠龙勇士的怀抱中,返回了六千岁老龙的洞府。
方一回到洞府,小龙崽便呜呜咽咽要从达达利亚怀中下来,四脚着地,一溜小跑冲入了等待许久的钟离的臂弯中。
世上任何事物予我的安全感,都不如龙爹予我的万分之一。大红薯嘟嘟努努,左右翻滚,它两个爹在交流日常见闻与育儿心经,它充耳不闻,只顾在钟离怀中撒娇撒欢。

“……所以,钟离先生要试一试吗?”
“呵呵,也未尝不可。”
大人们的交谈止于此,随即龙崽便觉身下一空,它被钟离从怀中放到了地上。
“mi、mimiuuu?”
金光一闪,无形的屏障挡在龙崽与两位大人之间。小龙呜呜直叫,在它的视野中,它的人爹掏出了水蓝的龙枪,它的龙爹拔出古朴的长槊,不过眨眼功夫,便缠斗在了一起,火花四射,星光四溅。

龙崽呆呆坐在屏障外,它聪明而幼稚的大脑在努力运作。
我的爸爸是屠龙勇士。它想。我另外一个爸爸是龙,我也是龙。然后,我的屠龙勇士爸爸对我的龙爸爸使用了原材料是龙脊椎的屠龙专用的龙枪。
他们打起来了。
它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什么。
于是,两个家长切磋切得如痴如醉如胶如漆如火如荼,留个小龙崽在一旁哭得酣畅淋漓,淋漓尽致。
它甚至一路小跑,哭着冲到黄毛叔叔黄毛阿姨家,抽抽噎噎道什么爸爸要把爸爸杀掉了,正巧亲朋好友们都在黄毛家聚众打牌聊天,可谓惊得一众人仰马翻。
至于造成的恶劣后果该如何摆平,那便是后话了。

这是发生在龙崽一百岁时的一件小事,但这件事直到它一万岁时都没能忘记。

212 个赞

宝宝都是爸爸的掌心肉,钟离大人怎么忍心龙崽崽和兄弟分开太久呢 :tiantang:

15 个赞

忘不了是因为被打的很惨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3 个赞

好可爱啊

好可爱!嗷!

哈哈哈哈好可爱

一万年都要在一起:heart:

最后一句怎么读出来了点刀子的感觉,1万年,两个爹爹早已阴阳两隔了吧

5 个赞

姐妹,不要自己找刀子啊,文里面有说人界一日洞府一年啊

8 个赞

那就好了把这个设定给忘了(挠头)

2 个赞

救命,我看成了霸道总裁四球跑 :koushui:,还有救吗?

3 个赞

没救了,进棺材吧。

1 个赞

笑得想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旅行者兄妹俩 及其他亲友被吓得人仰马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了要不是看到你这个评论我一只都读成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