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sing the Dragon

如果在十八我没能送你花,那到二十八我请你喝酒吧。

高一达达利亚(重点学校普高)×大二钟离(学前教育专业)

阅前须知:
:coffee:欢迎来看我这个老师行业的谈恋爱,所有的故事由真实事件改编,引用了自家鲸鱼与自己的小日常。不确定能不能完结,一切以现实为主。(内含:dirty talk , 极其的腹黑和占有欲,年龄差四岁,内含心理和动作描写等)文体比较抒情,能接受就好,不能就出门左拐不关注就好。:paw_prints:
标题翻译:追逐巨龙


灵感指路 https://tartali.club/t/topic/17595/3954

5 个赞

“来去皆是自由风,相逢之人必相逢。”

钟离周末双休陪着若陀这群老朋友他们组团去游乐园玩,虽然并没打算爬多远就到售票处了。毕竟这次还带了些野餐具,在太高的地界就不好摆放了。

在快临近半山腰的小路上,因为微风拂面的缘故四周的松树林子,稀稀拉拉的,有一种又潮热又清爽的感觉。

此时正值仲夏,这个季节有梅子味的晚霞和两三颗啤酒味的星空以及浓郁的风冲开少年草莓味的心事。

这群老友什么时候邀请自己出门不好,偏偏是在自己谈恋爱的时候,但是面子上碍于对方团队这么久对自己的帮助,这次确实不好推攘。

等待他们买票的过程有点漫长,可能是因为周末了节假日排长龙的人有点多,毫不犹豫轻点几下半嵌耳机,耳中发出急促刺耳开机声和几声杂音。点了一首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就点开了自己和达达利亚的联络,互相道早。

以下是聊天内容:
·23/05/03 08:09
达达利亚_v:先生早安  ₍˄·͈༝·͈˄*₎◞ ̑̑

·23/05/03 10:25
钟离_v:嗯,晨安。
       
钟离_v:若陀他们等会儿会拉我去玩游乐设施,
但是恕我直汇,在下有点推不掉。【汗.jpg】

·23/05/03 10:46
达达利亚_v:那就别玩啦,话说先生,是哪些项
目玩不了?

·23/05/03 11:25
钟离_v:嗯,说起来你可能还不知道...也是,
是我先前没提及,我有点恐高,嗯☕

达达利亚轻靠白皙窗阑瞧着窗外,略微神游,转眼那置放在红木上简约白浅的手机,荧屏上还赫然放映的是自己和先生的联络界面与先前探讨的话题。

窗外的朝晖经浅薄云层的折射,将水浸洗涤的碧空渲染的金辉余痕,熹微不暖却温暖心间,不似正午光纤靓丽却余绕人心怀。

若陀他们拉着钟离硬是把海盗船,碰碰车,悬浮小列车,过山车全过了一通,钟离下设备的时候,脚腕一阵酸软直接就差提前拜个早年了。

1 个赞

侧耳倾听窗外落雨,滴点细雨撒落于心,剥落记忆中的那一层薄纱。璃月市下起了太阳雨,达达利亚将外套搭在手腕上,佝着腰去提挂在垃圾桶挂耳边的提袋,准备从合租公寓里出门。

如果要用什么来描述达达利亚的生活,或许是酒精,越战越勇的勇气和贫穷。他不想赖在父母在市区的房子里——家里老两口去城郊买了套别墅,其实也没什么,黄赌毒里一个没沾,随了自己那豪放的爹,对美酒的兴趣一直没减过。与其说是你情我愿的,自己倒是不希望给家里太大负担,也不太希望自己的弟妹涉及。

人生在世,无非“吃喝”二字。将生活嚼得有滋有味,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往往靠的不只是嘴巴还有一颗浸透人间烟火的心。

世上并没有什么反方向的钟,交替的四季和新年,无时无刻都在告诫达达利亚不要回头。但是一个人走了这么远的历程,见到的美好,和忘不掉的遗憾,都稳稳的扎根于他的心尖。

人总会追求一些小小的幸福,比如说在夏天喝到冰镇的烈酒,或者抽支烟,兜兜风,再者来说在璃月这种大城市里,没有诸类的东西,是很难熬的。

达达利亚刚将物品放置于固定位置,便去停车棚寻自己的电动车了。

骑行在璃月市区的繁华都市街头看着匆匆行过的人群和汽车,朝阳照射在高楼的玻璃之上,致于人一种匆忙人世你我皆是过客的错觉。

骑车绕着十字路口路开了很久,越开路越窄,好在这个年代没有土路了,水泥路直通到璃月大学的沿河公路,沿途的琉璃百合花正伸展着枝叶。

达达利亚戒了一段时间的烟,但是照以前这个时候绝对会控制不住点上一根,不过,现在只能用针织棒来代替了。太阳正在逐步上升高度,露水和闷热难免让人有些焦躁,舌尖味蕾的刺激稍稍能让他冷静下来。

因为刚从至冬前来璃月上学,璃月的作息和家乡的时差还是蛮有区别的。

骑行路过了张罗打鼓的新区,其街头活动宣扬人立于东北角,旁是写字楼,而那口技人站于街巷正角,凭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配合那舞狮的夺彩,吆喝的声音迅速传遍了街道巷尾。

1 个赞

()让我想想怎么承上启下承上启下

好看:rose::rose::rose:

1 个赞

好香的饭!住下了()

1 个赞

好不容易若陀镌刻小胡桃她们拉着钟离便离开了那块娱乐区域,因为此次目的地还需要在距离游乐区下方四百米的草坪扎营野炊聊聊家常弄弄余兴缓解下最近大家加班的压力。

在快临近的野炊前的小路旁,因为最近天气有些骤冷降温的缘故,四周的松树林稀疏地随着徐徐晚风中轻微摇曳,凉风吹拂给人有种又潮湿又阴冷的感觉。

眺望远方瞩目于面前这座园区建设的景山后方,直线向上很远的地方,那有大山隐没在云雾中,倒是能瞧见那若隐若现的庙塔。

这座山看着离钟离他们已经很远了,俗话说的好,“望山跑死马”。这实际距离可能比这上面描述的可能更夸张点。

敛眸于身前,一阵简洁短促的手机铃声唤回了迢望远方的男人的注意,但那人踌躇了几分,最后还是麻木的摁掉了。

近一年来加速漂亮的结束了近期的项目,再来现在的陪同客户还在跟前。不是说不理会联系里的某只憨憨狐狸崽,熟练地点击了一个离线回复给他。

某达微微一怔,很机械地返回在了手机一开始给人的拨号界面后给自己所在的店铺的负责人发了下班,最终还是闭上那双充血干涩的眼睛,靠在旋转椅的靠背上,以一种葛优躺的形式瘫倒在电脑桌前,挺无趣的。毕竟连续两天睡了5个点,是个人都不一定吃的消这种作息形式。

其实前台店铺的负责员小姐姐看到他这种魂不守舍的状态,都觉得这崽子还不如回去继承家产得了。

起初负责员也没想到会带着这样一个努力奋斗的萌新。这家店的营销方式又对操作有着苛刻的要求,哪怕像自己这么平时注意锻炼维持睡眠,身体上也难以承受这么大的负荷。

秉持着好脾气但不能治愈生理疾病的基础上,排除周遭零星的响动以外,屏息凝神间都能听到某人心跳起伏的感觉。

最终那负责员还是言笑晏晏十分无情的在墙头指钟刻度标准到数字八的时候麻溜地将某崽镌刻着他的一身疲惫扫出了自己的门铺。

“我真的是服了他俩的相处模式了…”冷清的连锁店铺里传出一声长叹的悲鸣。

要说达达利亚现在的心态,自然是短暂不好平复的。先生不回自己的信息的话,确实比较容易让人很焦躁。

不同于那种某钟在没有信号的情况下未有及时回复的那种,他现在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跳的忒快,腰身也僵硬的不行,或许真像店铺的负责人说的那样,他必须休息了。

是很想喝水,还得是温水,才能更好放松一下,可身体就是一副寸步难行的模样。

只能暂且止住了这想往唇边送温水的举止,初夏的底蕴还未消退,如若还处在过去的那段时间他可能还会像现在一样觉得人定胜天。

这言论从词面来看是没什么异议的,但从那些年的勇敢现在回头来看,无数的沉淀,或许是他曾经走的太慢,太短暂有些许遗憾,分别前夕就是一天天的纪念。

不过既然向南走,路程已然过了一半,就不能再回头看了。

说实在的,他现在压根就不想提前跟某钟以一种非常坦然的形式去诉说现在几近无感的每日生活了。

要论现在他也是怕自己真吃不消。

如果他倾尽他所有的勇气,像以前一样,他现在能给予的便能一直维持注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