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盛行,小心恋爱传染

庆贺我推又一年
→字数:1w→

“…达,达利,亚,布——”
橘发青年打断了电话那头虚弱的声音:“知道知道,布洛芬,退烧贴,记得戴口罩。生病了就好好休息,怎么一天天地话反而变多了。”
“这是,忠告,我拿你,当兄,弟才——”
“那我觉得你完全是小看我了,近二十年来我还不知道生病是种什么感觉呢。”达达利亚打趣道。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是病的太重了还是被无语住了,一时没有回话,半晌才咬牙恨恨道:“最好有个流感挫挫你的锐气。”
“那我倒是挺欢迎。”话未说完,手机里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忙音,达达利亚看着手机挑挑眉,轻啧一声:“这就听不下去了?”才将手机放回兜里。
取下蓝牙耳机的一瞬间,周围嘈杂的声音席卷而来,震得人脑袋嗡嗡作响。咳嗽声此起彼伏,让达达利亚不禁皱眉。倒不是怕传染,而是他对这样的场合真的不喜欢。
许是流感盛行,取药的人挤满了整个大厅,说一句摩肩接踵都不为过,自然,身体接触避免不了。
一——二——三……
达达利亚在心里默默数着身后的人撞上他的次数和道歉的次数,本就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的他忍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准备和那人交谈两句,一回头就看见一双因流感折磨显得有些恹恹的金眸,衬着眼角的一抹红反倒透出点缱绻的味道。因为那人戴着口罩,看不见整张脸,但达达利亚觉得,有这么美的一双眼睛,人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那人似有所感,抬眼看向达达利亚,像含着一块融化的蜜糖,只一瞬间,达达利亚就觉得自己无可救药地沦陷了。
“抱歉,阁下,我并非有意为之,实在是太挤了。”因患病而显得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达达利亚听来简直就像撩人的情话,让人耳朵连着心软得一塌糊涂。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刚才一直听,嗯…先生,你在咳嗽,很难受的样子,打算让你排我前面来着的。”
金眸好像有些惊讶,“不必,阁下想来也需要,总会排到的。”说着,那人偏过头咳了两声,待回过来的时候,达达利亚只觉得那抹描红更鲜艳了。
人潮可不会管谁和谁正在交谈,往前一拥,达达利亚张开手臂便接了那人满怀。
好香,似乎是一种花香,这是达达利亚的第一印象;第二印象就是这人远比看着瘦得多,却又很好地贴合了他的胸膛,这不禁让达达利亚有些心神荡漾。
“先生小心些。”达达利亚扶稳了他,让他站在自己前面,“先生就当帮我个忙,还是领领我的好意吧,人这么多又打挤得紧,生病了可不能再这么折腾下去了。”
男人略一思索便接受了达达利亚的帮助,眉眼间露出一丝笑意,“那便多谢阁下。我姓钟,单名一个离,还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钟离先生叫我达达利亚就好,‘阁下’听起来怪怪的。”青年挠了挠橘发。
看着达达利亚局促的样子,钟离轻轻笑了笑,“听你口音,似乎是至冬人?”
“先生怎么听出来的?我觉得这几年我璃月语学的还是挺好的啊。”
“数年前有幸赴至冬学习过一段时间,对至冬语言很感兴趣,就深入了解了一番。你的璃月语学的的确不错,但至冬的口音可没那么容易掩盖。”一句话说完,钟离又偏头低咳了几声。
达达利亚眉头一皱,“先生你还好吗?”
钟离轻轻摇头,“实话说,不太好。璃月每年的秋冬交替都是流感的高发时期,患病的人聚在一起取药,感觉就更不好了。对了,看你似乎没生病,怎么也来这里了?”
◦ “这个嘛,其实我是来替我那可怜的室友取药来的。想起来他刚才还咒我得流感,这怎么可能,凭我这身体素质就算不戴口罩也绝对不可能被传染。”达达利亚尾调上扬,平添了一丝骄傲的意味。
金眸弯了弯,“看出来你们关系很好。不过,”钟离话锋一转,“口罩还是要戴好,就当做多一层健康保障,生病的滋味可不好受,防患于未然总归没错的。”
达达利亚点点头,抬手整理了一下脸上的口罩表示自己有好好听话。
两人一直说说笑笑,不多时便到了取药处。
眼见钟离拿到药后,达达利亚第一次痛恨为什么排在他前面的人不再多些。
“要什么?”医师问道。
“布洛芬,退烧贴。”达达利亚回道。
医师利落地打包好东西就递给了达达利亚,接着询问下一个人。
达达利亚掂了掂手中装有药的塑料袋,一瞬间感觉心里空空的。
该不会永远碰不到了吧……
达达利亚垂下眼睑,失落地迈出大门。
“达达利亚。”
熟悉的声音让达达利亚眼前一亮,抬眼一看,本以为离开了的钟离还站在不远处。
达达利亚小跑过去,“先生怎么在这?”
“大厅里人太多了,空气有些闷,就想着出来等你。”
“诶?等我?”达达利亚诧异道,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
“嗯,难得碰见相谈甚欢的……朋友?达达利亚不介意我这么称呼吧?”
达达利亚迅速摇头,“当然不介意,能认识先生这样的朋友才是我的荣幸。”
阳光倾洒,仿佛给金眸镀上了一层碎琉璃,波光潋滟。
“说来惭愧,你我初相识,本该小聚一餐,可不巧我有病在身,怕将病气传给你。”
“没关系的!”可能是注意到自己情感的强烈,达达利亚语气缓和了不少,“我还和我室友天天住在一间房都没事,怎么可能因为吃个饭就生病了,先生放宽心吧。”
“既然如此,那午饭便一起吧。”钟离微微侧身,示意达达利亚跟上。
走了一段路,达达利亚才想起来一个问题。
“先生,我们这是要去哪?”
“我家。”
“哦哦,——嗯?”达达利亚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因为生病,就不太好去餐厅那样人多的地方,拿药之前就自己在家随便炖了点吃的。你要是觉得不习惯,那我们——”
“不不不!习惯!很习惯!”达达利亚连忙摆手,“只是在想会不会太麻烦先生了。”
“添一套碗筷的事,不算麻烦,能有一个饭伴我可是很欢迎的。”

钟离的家就在附近,不多时二人就到了。门一打开,一股香味就扑面而来。
达达利亚闭上眼深深一嗅,“哇,好香,光是闻着就让人胃口大开。先生厨艺可真好。”
钟离笑道:“是腌笃鲜,毕竟是连我家挑食的两个小孩都赞不绝口的菜肴,我想,用来招待你应该不会出岔子吧。”
我家……两个小孩……
“先生……有孩子?”达达利亚恍惚间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嗯。”钟离将达达利亚引进客厅坐下,“魈和胡桃。可惜他们两个这个月都不能回来,不然你们或许能见次面。”
钟离倒了杯茶,送到达达利亚面前,看着达达利亚和死灰差不多的眼神不禁有些疑惑,“你似乎心情不好?”
达达利亚心不在焉地摇头,“只是没想到先生有孩子了,还是两个,毕竟你看起来很——年轻。”
钟离从饮水机里接了杯热水放在茶几上凉着,又朝里面加了一包刚买回来的药,闻言轻笑一声,“魈和胡桃都是我领养的,若说亲的,那倒没有。”
好了,家人们,满血复活了。
达达利亚的心情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
“这么说来,先生还没结婚?”
“刚才你不也说了我看起来很年轻?虽说是托了小。至少近几年都不会考虑这方面的事,不然胡桃又要唠叨了。”
◦ “不想你结婚?”
“那倒不是,”钟离摘下口罩,“只是他们觉得没有谁值得我喜欢。”语气满溢着无奈,“小孩子的想法。”
达达利亚目不转睛地盯着忙于整理餐桌的人。
一尾流苏随着钟离弯腰的动作乖巧地贴在他姣好的面容旁,低垂的睫毛眨眼间宛如一对扑闪的翅膀,纤瘦的腰线在一件宽松的常服下若隐若现,令人浮想联翩。
“我倒是很赞同他们的看法,”达达利亚取下口罩,“能得到先生青睐的人至少得和先生一样好看吧。”
钟离停下动作,偏头无奈道:“怎么你也——”末了失笑一声,“小孩子。”
青年人脸上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难道不是吗?”
钟离好笑地摇摇头,没回话,又转身进了厨房。
虽说钟离没有考虑结婚这件事,却也没对象,那——追求总可以吧?达达利亚幽蓝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的光芒。
钟离刚准备端起盛腌笃鲜的砂锅就被人抢了先。
“先生我来吧,直接放桌上?”
待钟离点头后,达达利亚才将其放到桌上,回头就看见钟离走来。
一切准备好落座后,当达达利亚看清钟离手上的筷子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
他拧紧眉头死死盯住手里的一双筷子,活像是见了仇人,半晌才纠结地看向钟离,“先生……有勺子吗…”
钟离看着达达利亚许是觉得丢脸而微微泛红的耳垂,怔愣一秒,才反应过来。“抱歉,是我考虑不周了,但,家中似乎并没有供个人使用的勺子。”
“啊,这样啊…”
钟离斟酌好语气才开口:“你……不会用筷子?”
达达利亚羞赧笑道:“不瞒先生,来璃月这么久,大大小小的东西我都学的差不多了,唯独这筷子,是真的用不来。要不先生教教我吧。”说到这,达达利亚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期待。
钟离自然不会拒绝。钟离伸出右手,将筷子稳稳夹在指间,达达利亚有模有样地学着,偶尔错了钟离便会亲手纠正。等掌握了正确的握姿,达达利亚就尝试动了动搭在筷子上的手指控制它开合。像小孩找到了新的玩具,达达利亚眼前一亮。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顺,连他看筷子的眼神都舒坦了不少。
钟离看着这一幕轻笑一声,“再不吃饭菜都要凉了。”
为了表现自己真的学会了筷子,达达利亚不断地往钟离碗中添菜,直到堆成一座小山丘,钟离才不得不制止了达达利亚的投喂行为。
达达利亚看着钟离垂眸吃饭的样子,莫名觉得时间悠长,长到他可以看着心仪的人很久,百看不厌。
钟离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咽下食物后抬头对上达达利亚的目光,弯了弯眉眼。
达达利亚莫名觉得脸烧得慌,尴尬地笑了下后匆匆埋下头开始吃饭。
一块肉从天而降,达达利亚顺着筷子看向钟离。
“不必拘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
达达利亚胡乱点了点头,应了声“好”,又低下头。
达达利亚觉得这顿午饭吃的没滋没味的,倒不是饭菜不好吃,而是他注意力全花钟离身上了。这时候他才算真正理解了一个词:秀色可餐。
饭后达达利亚抢过洗碗的活,让钟离多休息休息。钟离对此欣然接受。
等达达利亚再从厨房出来,刚巧碰上钟离端起之前放在茶几上的药一口一口咽下去。
看着他平静的侧脸,达达利亚不知为何心头闷闷的。
◦ 达达利亚是不喜欢吃药的。孩童时他曾好奇过他父亲碗里黑乎乎的汤水,趁着他们不注意尝了一口,就那一口,让他至今难以忘怀。在他的印象里,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都涩得发苦,比起喝药,他宁愿生吃两根苦瓜。
达达利亚想,一个人得到了什么程度才会面不改色地喝下这么苦的药,是对苦味习以为常,还是它比不上生活的苦。若是钟离,达达利亚希望这两种情况都不是。
我得照顾好他,至少他得不能生病,不用喝这么苦的药;至少喝的时候身边有他,能够分担这种苦味。
一瞬间达达利亚想了很多,连钟离的靠近都没注意,直到钟离唤了好几声,达达利亚才回过神。
“苦吗?”
钟离理解了他的意思,回道:“还好,不算太苦。”
“怎么不备一杯糖水?”
“只是喝个药,也不用准备这么多。实话说,药的口感和茶有一点相似,刚入口都是涩的,不同的就是茶有回甘,而药只有苦味。对于经常喝茶的我而言,倒也没那么难以接受。”
达达利亚笑着看着钟离,“先生下次喝药试试呗?”
钟离颔首,一抹笑在嘴角荡漾开,“好。”
打断两人闲聊的是室友的一通电话。
“达,达利亚,你还记得那年,杏花微雨,被你遗忘在,宿舍,连午饭都没有,的孤独寂寞的,可怜室友,吗?”电话那头声音时断时续,若不是达达利亚清楚,险些都以为他已经病入膏肓、气若游丝了。
电话结束后,达达利亚纠结地看向钟离。
钟离了然地点头,“既然你有事在身,那我们下次再聚吧。”
钟离送达达利亚到门口后借过了他的手机,手指翻飞输入着什么,没一会就还给了他本人。直到达达利亚搭上车消失在视野内,钟离才转身进屋。

达达利亚坐在车上好奇地翻着自己手机,想要找到钟离刚才做了什么。当看到最近应用是通讯录和微信时,达达利亚心头一颤。
点开通讯录,里面赫然多了一个联系人:钟离。
达达利亚捂住狂跳的心脏,正准备点开微信,屏幕上方的小浮窗出现的一条消息验证了他的猜想:
[钟离]:想来你看到了手机的变化。未经允许下擅自动了你的联系人,对此,我应向你道歉。
[达达利亚]:先生说什么呢。我原本还在想怎么开口向你要联系方式才不会让你觉得突兀,现在我这不是瞌睡都有人送枕头吗。
达达利亚看着“钟离”名字下方的“对方正在输入”跳了很久,才有了回音:
[钟离]:或许,你可以率性些,我并非难相处之人,而且,我很喜欢和你交谈。
达达利亚猛地站起,却忘了这是在车上,脑袋和车顶来了个亲密接触,发出“砰”的一声,引得司机回首询问。
“没事没事,只是太高兴了。”达达利亚如是回道。
司机了然点点头,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这是追到喜欢的人了?”
达达利亚笑了笑,“差不多,快了。”
……
[达达利亚]:(。・∀・)ノ゙ヾ(・ω・。)我也很喜欢和先生聊天
钟离看着达达利亚发来的颜文字忍俊不禁,心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愉悦。

激动喜悦沉淀下来,几乎是刚下车达达利亚就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大脑昏沉沉的。但他没有多想,甩了甩脑袋就提着药袋和路上买的热粥朝宿舍走去。
与钟离相遇相识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重复上演,让达达利亚产生了一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晕了的幸福感,导致整个人现在还是晕乎乎的。
推开门,他的可怜的室友,空,才从被窝里探出头,勉强睁开眼,“达达利亚,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 达达利亚随意点点头,“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一个人出去吃香的喝辣的,把我落在寝室里,你这还算是兄弟吗?”
达达利亚把粥放在空床位上,“吃你的吧,而且,我可不是一个人吃。”
空迫不及待打开塑料袋,看到只有一碗粥时脸色瞬间垮下来,“怎么是粥啊……”
“生病的人还想吃什么。”
空撇了撇嘴,“算了,粥就粥吧,至少有的吃。帮我拿一下布洛芬和温水,等会喝完粥了再吃。”
达达利亚恹恹地应了声,抬手打了个哈欠后提起茶壶倒了一杯水。拿药时听着手里塑料袋发出的声音,达达利亚突然莫名觉得烦躁。
看着达达利亚准备好了药和水,空正准备伸手接上来,下一秒却瞪大了眼睛,像见了鬼一样看着达达利亚把布洛芬和着水吞了下去。
“达达利亚!你吃了我怎么办?”
达达利亚留下一句“自己弄”就转身回自己床位躺下,惹得空疑惑地轻啧一声。
“你该不会……真得流感了吧?”
“怎么可能?我身体好着呢,今天只是有点累而已。”达达利亚闭着眼睛回道,声音是一反常态的疲惫。
空噤了声(空:家人们,懂的都懂)。
果然不出空所料,第二天早上达达利亚难得没有早起晨练,而是一觉睡到上午才慢吞吞收拾东西起床。
看着达达利亚一脸迷糊的样子,空幸灾乐祸地笑了好几声。
“接下来要不请我们‘近二十年还没生过病‘的达达利亚同学分享一下得流感的感受?”
“滚。”达达利亚烦躁地将纸团扔到了空脑门上。
“哎哟哟,恼羞成怒打人啦。”空故作痛苦地揉了揉脑门,却在几秒后忍不住笑出声。
“再笑把你连人带铺一起扔出去!”达达利亚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
还好今天上午没课,不过看来下午的课上不成了,得去请个假。达达利亚想着,摸过自己的围巾缠了几圈,戴上口罩就出门了。
生病原来是这种感受。达达利亚走在去教学楼的路上,从来没发觉这条路这么长。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只能顺着栏杆慢慢移动。
貌似自己和行尸走肉也没有太大区别——差别可能也只是自己还有点思想,知道自己要去请假。达达利亚自嘲一番。
——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甩了甩脑袋。怎么感觉有人在喊我名字?都烧出幻听了,看来得早点搞定回去休息了。
“达达利亚。”
直到有人抓住他的手腕,达达利亚才反应过来喊的真的是他。
本来昏沉的意识一触及熟悉的金眸便陡然清醒,达达利亚呆呆地眨了两下眼睛才后知后觉,“先生怎么在这?”
“之前未与你说,我在这所学校工作。”
“老师?”
“嗯。”
“啊…那我们真是有缘。”青年眼睛笑成了一弯新月,显得十分愉悦。
“是啊,真有缘。”钟离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所以昨日还是传染你了吗?”
“怎么会是先生?”达达利亚摆摆手,“天天和我生病的室友呆在一块,再身强体壮的人都得生病。”
钟离不知想到了什么,蓦然笑出声,“你室友承受得太多了。”
没等达达利亚理解其中意思,钟离便继续问道:“要去请假吗?”
达达利亚点点头,“烧得有点高了。”语毕,达达利亚额头顿感一凉。
“是有些烫了。”钟离收回手复牵起达达利亚,领着他往前走,“说到底你的病多少与我有关,虽说并不追责,但若放任不管,我也会心生愧疚。所以,你生病的这段时间,还是我照顾你吧,就当是——朋友间的关心。”
◦ 一番话下来让达达利亚根本无法拒绝,——当然,他也不会拒绝。
达达利亚神情恍惚地跟在钟离身后到处走,至于什么时候到的教学楼、进的办公室、再离开的学校,他通通没印象。印象里,他只记得钟离和他相握的手。
……好像……烧得更厉害了。
达达利亚迷迷糊糊地想着。

“先坐一会吧,我去拿点东西。”到家后,钟离如是说道。
达达利亚顺从地点头,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待。
没一会钟离就拿着两杯水从厨房出来了。他把两个杯子都放在茶几上,从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盒药取出其中一粒递给达达利亚,将一杯水送到他手里。
看见药,达达利亚眉头都快拧成一股绳了,几番欲言又止,最后什么话都没说,视死如归般把药扔进嘴后灌了几大口水。
“喝这个吧。”钟离将另一杯水递给达达利亚。
还在想这两杯水有什么不一样的达达利亚尝到水的第一口就眼前一亮,忍不住多喝了几口。
“甜的。”达达利亚满足地笑着看向钟离。
钟离应了一声,“昨天观你言行,似乎不喜苦味,虽说这药不苦,但若是尝到甜意,你应该心情会好些吧。”
“嗯嗯,心情好多了,谢谢先生。”
“不必客气。”钟离笑道,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被水浸湿的嘴唇显得红润,达达利亚看了好几眼才发觉哪里不太对劲。
——先生刚才喝的……好像是我才碰过的。
“不舒服吗?你脸看起来好红。”钟离疑惑道。
达达利亚使劲摇头,“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而已。”
钟离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该准备午饭了。”而后转头看向达达利亚,“菜粥怎么样?生病的话油腻荤腥还是少碰为好。”
达达利亚点头同意,正准备起身给钟离打下手却被钟离按了回去。
“生病了就好好休息,菜粥的话,我一个人能完成。”
达达利亚说不过钟离,最后只能坐着看钟离在厨房忙里忙外,一股微妙的感觉跃然心上。
等到两人用餐完后,达达利亚才终于想起来又被他遗忘的室友。
“怎么了?”钟离见达达利亚眉头一皱,轻声询问出声。
“想起来又把室友的午饭忘了。”达达利亚尴尬一笑。
“这样吗。”钟离继续道:“菜粥还有多的,若是你室友不嫌弃的话,可以盛给他。”
“不嫌弃不嫌弃!先生的粥这么好喝,他能喝到简直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钟离哑然失笑,“哪有这么夸张。”
这么说着,钟离用保温盒盛上粥用塑料袋装好,和达达利亚一起回到了学校。
“好了,这就是我寝室了。”达达利亚站在寝室门口,“本来该请先生进来坐坐的,但你感冒刚好转,可不能被我室友传染了。”
钟离轻笑两声,将保温盒递给达达利亚,“收拾好后多休息休息,养好精神。我明日再来找你一起吃饭?”
达达利亚连忙答应下来。
送走钟离后达达利亚转身进屋,空早已是迫不及待探出脑袋等着达达利亚。
“诶,达达利亚,刚才门外那个人,是钟离老师?”
“你知道?”达达利亚有些惊讶地看着空。
“废话。”空翻了个白眼,“’校花’谁不知道?”
“‘校花‘?!钟离先生不是男的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空故作高深道:“色也,性也——”
“说人话。”达达利亚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空。
空啧了两声,“简单来说就是钟离老师太好看了,好看到整个学校的女生没人敢自称校花,久而久之,‘校花‘就专指他了。有一次远远看了他一眼,侧脸看着堪称完美。”
◦ “是整个人都很完美。”达达利亚补充道。
空倚着床杆,好奇地问道:“你怎么认识钟离老师的?而且看着关系很好,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说对了,昨天刚认识的,就拿药那会。”达达利亚把塑料袋递给空。
“啊?”空一脸不敢置信,机械般接过塑料袋,打开保温盒,“呵,就知道,又是粥。”
“不想吃就给我,先生做的你还挑三拣四。”
空震惊地盯着这碗菜粥,“谁?钟离老师?我的天呐。”空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抬手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泪水,“有生之年还有这待遇,死而无憾了。”言罢笑出声,“说出去估计他们得羡慕死我。”
达达利亚冷眼看着空堪称川剧变脸的表演,脑仁微微发疼。
吃着吃着,空突然想起来什么,看向达达利亚,“昨天你说你不是一个人吃的饭,该不会……”
达达利亚点头,“如你所想。腌笃鲜,可比菜粥好吃多了。”说着,达达利亚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空看了看达达利亚,又看了看粥:家人们,这粥怎么突然没味道了,有谁知道原因?

这几天达达利亚的作息十分规律:早上睡到自然醒,接着去钟离家蹭顿饭,然后被先生送到寝室,还对自己嘘寒问暖一阵。这让达达利亚不禁有些沉溺于这样的生活,甚至还希望这病能多持续一段时间,但天不遂意,不过一周,达达利亚就好的差不多。但他还是要来钟离家,为什么呢?当然是为了追爱情。
达达利亚按了按门铃,笑容满面地等着钟离开门而后送上一句早安,直到看见开门的是个陌生的女孩,达达利亚准备出声的“早”字卡在喉咙,随后咽回去,皱眉疑惑地看着她。
“你是……?”
女孩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达达利亚,目光是不加掩饰的挑剔,这让达达利亚不禁有些许不满。
“桃桃,是达达利亚来了吗?”屋内钟离的声音传来。
达达利亚眼前一亮,也不顾一旁女孩的神情,自然地踏入房门寻找自家命定的老婆。
女孩漂亮的梅花眸盯着达达利亚,再怎么不满也没上前阻止,只在达达利亚擦肩而过时低声一句:“狐狸精。”
达达利亚挑挑眉,显然是听见了,但也没多说。一看到厨房里若隐若现的熟悉的影子,达达利亚就什么坏心情都没有了。
狐狸精就狐狸精吧,最好能把钟离先生骗成我老婆。
胡桃走到厨门口就看见自家的大白菜和一只狐狸精相处得其乐融融,当即哼出一声轻细的鼻音,而后转身离开了。
等到了午饭时间,胡桃才开始后悔自己没叫上魈,独自一人回来的决定。
她拿着筷子端着碗,冷眼看着坐在钟离对面的达达利亚一刻不停地给他添菜,钟离对此也没多说,只一脸无奈纵容地看着达达利亚——就像是两人这样相处了很久。
胡桃急忙吃了两大口饭,速度快得像是身后有猛兽在追,钟离的视线忍不住落到她身上,“慢点,小心噎着。”
碗筷放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我吃好了,你俩慢慢吃吧。”言罢,胡桃就收拾东西上楼了。
这番操作属实给钟离整疑惑了,不过还是打着圆场,“桃桃许是有要紧事要做,平时她不这样的。”
“嗯嗯,我知道了。”达达利亚一面点着头,一面想着这个胡桃还挺上道,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但给他和先生独处机会的都是好人()。
“话说回来,感觉她认识我?”想着胡桃开门看到他的神情,像是好久之前就认识他一般。
“咳咳……”钟离偏头轻咳两声,“我曾在她面前提起过你,想必是她自己认出来的。”
达达利亚闻言嘴角的笑容愈扬,眼睛的笑意更深。
对视的那一瞬间,钟离觉得自己像是坠入了一阵温柔的潮汐。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达达利亚刚下课就哼着家乡的小调,打算去找同样结束教学的钟离一起吃午饭,结果走到半路看到了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不远处一位年长者与一位学生不知在说些什么,期间还伸手摸了摸那丛绿色的头发,显得十分宠溺。
看着那抹熟悉的背影,一个名字在达达利亚心底呼之欲出。
达达利亚一瞬间觉得自己很失败。
钟离先生那么优秀耀眼,围在他身边的又怎么可能只有自己一个?他又怎么可能只对自己特殊?
从始至今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和胡搅蛮缠罢了,你在坚持什么啊,达达利亚。达达利亚垂眸,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达达利亚转身没走两步就被钟离叫住了。
“达达利亚,怎么走了?”
看着那双一如既往干净明亮的金眸,达达利亚把自己想问出口的话吞了回去,磕磕巴巴说着:“我还以为,钟离先生和别人有重要的事要讲,怕打扰到你,准备去不远处等会来着。”
钟离像是没注意到达达利亚的异常,轻笑一声,“怎么会呢?你出现的时机永远正好。”
达达利亚听得耳尖微微泛红,为钟离这样的话欣喜异常的同时又忍不住酸得冒泡。
他是不是也和别人说过这样的话?别人听到先生这番话是不是也会像他这样,知道自己不该沉迷其中,知道该早日抽身,却像蛛网一样,越是苦苦挣扎就越是深陷,不能自拔。
“感冒还没好吗?”见达达利亚脸色有些难看,钟离伸出手打算探探达达利亚的额温,却被青年人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钟离有些错愕,随即才反应过来什么,“抱歉,确实不应在你未同意的情况下触碰。”
又来了又来了,客套得不能再客套的话,就像自己是他生命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过客。
达达利亚莫名讨厌这样的客套话,感觉一下子就把他们二人拉出了很远的距离,几周亲密的共进午餐的记忆一刹那变成了雾中花水中月,模糊到让达达利亚觉得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一场美梦。
达达利亚嘴角扯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先生想多了,如果真的又生病了的话,也只是不希望先生被我传染而已。”
钟离没说话,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达达利亚,不带任何情绪,平静如波,却让达达利亚无端觉得它看穿了所有,自己的小心思在它面前无处遁逃——真狼狈啊。
这样的一幕持续了很久,久到达达利亚几乎快要忍不住落荒而逃,钟离才上前一步抱住了他,轻叹口气,低声道:“我不怕传染的。”
达达利亚呼吸一窒,心跳漏了一拍,继而猛烈地跳动着,似乎是要蹦离躯体。
完了!反应这么大钟离肯定听到了!
达达利亚想推开钟离,却又不舍得动手,最终认命般地侧过头,闭上了眼。
耳边陡然传来的轻笑让达达利亚耳垂的红扩散了几分。
钟离安抚般拍了拍他的背,旋即松开他,“达达利亚若是想知道些什么直接问吧,我会回答的。”
这句话正中达达利亚下怀,有些话憋在心里不吐不快也确实不是他的风格。
“刚才和先生聊天的那位是……?”
钟离了然点头,“那是魈,之前同你提起过。”
魈……等等,那不是先生的养子来着。
意识到自己可能吃错醋的达达利亚血液不住地向上涌流,不用看都知道脸肯定红得像猴儿屁股一样。
他结结巴巴道:“我还以为,那是,他是,先生的——”感觉越描越黑,达达利亚最后放弃解释。
钟离看着这一幕忍俊不禁,抬手揉了揉橘色的头发——比自己想的触感还要柔软。
“别担心这些,你在我这里永远和别人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这么想着,达达利亚也这么问了。
“你猜?”
许是钟离近乎纵容的态度无形之中助长了达达利亚的勇气,他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先生,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好吧,可能初次见面的时候有点,但这半个月相处下来,我能明白我是真心实意的!”
钟离嘴角上扬,眉眼间尽是愉悦。
“我知道的,一直都是。”
达达利亚听见他说,像是得到了某种许可,也没躲着钟离的目光,直直地迎了上去,一素平静的海面似乎翻涌着浪潮,像是要将眼前人溺死在这片海域。
达达利亚牵起钟离的手。
“先生之前说过,这几年不会考虑结婚,那,先生能考虑和我谈个恋爱吗?”
金眸荡开了一阵笑意,钟离轻轻勾了勾达达利亚的小指。
“好啊。”

43 个赞

哦在令人悲伤的上学前看到这么好吃的粮我死而无憾了()xql太甜了www

hh,小情侣就是得甜一辈子!(高呼)

好甜像吃了10根棉花糖(晕倒) :tiantang:

1 个赞

xql太甜了,没办法 :ganbei: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ql好甜,好甜!!!

1 个赞

公钟甜度爆表! :ganbei:

好甜的小情侣! :ganbei:

1 个赞

那可不,小情侣能甜一辈子 :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