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亲室友挑战

*双成年,两个合租的大学生

*一发完,短短的甜甜的纯爱

*可能有番外车车

盯着手机上完全一边倒的投票数量,达达利亚神色复杂,思绪一团乱麻。

正巧这时候钟离走了过来。“怎么了?”他那干净漂亮且友好的同居室友歪了歪头问道,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无辜。

达达利亚垂头看了一眼。手机屏上摆着一蓝一红两方的投票结果,蓝方为想看,红方为不想看。此时蓝方以16590票的优势领先红方,几乎把红色的进度条挤到只剩一条竖缝。视线往上移,投票的名字赫然是一行字:

“想看我做「偷亲室友挑战」吗?”

达达利亚抬头,笑了笑,一边在心里祈祷钟离没发现他僵硬的嘴角。“没什么。”

事情还得从许多个月之前讲起。那时的达达利亚是个追逐篮球梦的小伙,凭借着出色的素质与技巧考上了璃月大学,还是个刚踏入大学生涯的新生。

对于璃月他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璃月语除了你好谢谢小笼包之外什么也不会,导致他来到璃月举步艰难,光是租房就花了好几个月,只能一直住在小酒店里,靠翻译器跟酒店前台交流。

好在他还暂时不需要为了生活费奔波。达达利亚躺在小酒店塌了一半的床上庆幸地想,打开手机刷了两下社交媒体。源源不断的赞和浏览量蹦出来,他只是看了一眼那些跳动的红点,就习以为常地关了手机。

达达利亚是个极具影响力的网红。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火成这样的,或许在他成名之后确实有平台的暗中操作在暗暗扶持,但在那之前他的关注度就已经较为可观了。

他活跃在全提瓦特最热门的视频平台VoiD上,用名为CHILDE的社交账号在网上上传一些自己的自拍和视频。有露脸的,也有一些擦边内容。凭借着至冬人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和厚嘴唇,以及他那不间断健身六七年换来的完美身材,如今他已经成了平台内较为眼熟的几名颜值男网红,走在大学里都能被人认出来。

人火了,收入也源源不断地涌入。虽然抠不拉几的平台会直接大手一挥抢走一大半收益,但剩下的每个月几千也足够他活得体面。

但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他总不能三四年一直住在小酒店里,总归需要一个像样的住处;并且语言不是那么好学的东西,而他如今又没有足够的学费去付璃月文补习班。达达利亚爬起身,再次因为同样的苦恼皱起眉头。他需要结交一个懂至冬文的璃月人,否则根本活不下去。

他这样想着,也就这么遇到了。

那是一天下午,他站在奶茶店门口,笨拙地用翻译器查阅各大网站上出租房的信息。就在这时有人走到他面前,为他遮挡住了刺目的阳光。达达利亚抬头,只见一双金眸笑意盈盈地看自己。来者一副明显的璃月样貌,开口却是毫无口音的流利至冬文。

“同学,你需要帮忙吗?”

他就这么认识了钟离。

钟离是他认识的唯一一个会说一口流利的至冬文的璃月人,是大他一届的学长,历史专业,在学校内赫赫有名。他认识钟离的名字比认识人早,要怪只能怪钟离那出众的外貌和过于完美的成绩将他塑造成了一个完美的校园偶像剧男主,情人节那天钟离来学校转两圈都能装一大袋情书回家。

因此见到钟离后他还有一瞬间的不真实感,作为一个网红却也体验了一把“网红竟在我身边”的感受。

那天他与钟离在奶茶店门口的阴凉处,一见如故地聊了很多。得知他的情况后,达达利亚原以为钟离会拒绝帮助或简单帮助一下,没想到钟离低头沉吟片刻,抬头就是一句“那阁下来我家住吧”。

达达利亚目瞪口呆,再三婉拒、确认、询问了许多次,最后才达成协议,暂时住在钟离家,同时由钟离为他补习璃月文;但他坚持每个月付房租,因为不想辜负钟离的好意,也不想白占他便宜。于是达达利亚那晚拎着自己并不多的行李,在小酒店退了房,搬进了钟离家。

钟离的住所是一间公寓,但自从达达利亚迈进小区为止就意识到,钟离的家境绝对不平常。小区环境优美干净,安保措施也很完善,四处都是精心修剪的绿植和景观。观察到这些后达达利亚吞了口口水;可能自己付的房租还不及这套房价格的千分之一。

但钟离并不在意。钟离家在高高的二十八层,装潢雅致,空间广阔,达达利亚在许多家具上看见了璃月元素。卫生间和厨房都很气派,单拎出来一个都比达达利亚先前住的小酒店房间大。

钟离无奈道。“长辈为我安置的,但这么大的空间着实不知道如何利用。”

达达利亚一眼望过去,这么大的房子配上钟离的背影,衬得他的身影有些单薄。那些风格典雅稳重的家具此时也像是压在身上一样,令人喘不过气。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钟离这么急于寻找一个室友吧。

达达利亚的房间和钟离的房间分别在一条不长的走廊的两端,房间里已经先购置好了家具,却积了一小层灰,看样子是许久未用。钟离抱歉地笑了笑,“事发突然,钟某未能好好收拾一番,希望阁下不要介意。”

“怎么会介意,”达达利亚大大咧咧地摆摆手,“本来就是我麻烦学长,我自己收拾就好了。”

住进来的第一晚,达达利亚用娴熟的厨艺做出几道不算太地道、但色香味俱全的璃月菜当作赠礼。当钟离被香气引出房间时,达达利亚已经完成烹饪,把菜一盘一盘摆在桌上了。“抱歉私自使用了学长的厨房,但菜都是我买的。”怀抱着希望被眼前人认可的心情,他欢快道,“来尝尝吧,我的手艺可是很好的。”

见钟离愣在原地,达达利亚有些不解,连着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钟离摇摇头,“抱歉走神了。我只是不太习惯和其他人单独进餐……”他走到桌旁拉开椅子坐下,“但如果是和你,我十分乐意。”

看着钟离餐桌上略显拘谨的模样,达达利亚在心里暗自发誓,未来这个屋子里的家务他包了,一定要让钟离学长不再孤单。

事实证明他没想错。达达利亚的出现给这样一个一板一眼的屋子里带来了生气。钟离不是一个爱装饰屋子的人,许多东西都是能用、质量好就行,如果不是家长执意要求,他也不会买这么多用不上的东西。达达利亚与他正好相反;他热爱张扬个性的装饰,只要是空旷的角落就躲不过他的视线。于是来的第二天,钟离就发现沙发上多了一个小鲸鱼抱枕。没过多久,又多了只璃月小龙的抱枕。

他就这两个抱枕向达达利亚问起,获得了“是送给学长的礼物”的答复。

得到答复的钟离回到沙发旁,愣愣地看着那两只抱枕,良久脸上浮起了笑容。

自从同居生活开始后,达达利亚与钟离的关系就开始迅速升温,几乎到了有“本就是多年室友”的错觉的程度。后来的走向达达利亚也没有预料到——或许不该放任他们之间的关系持续攀升的。

钟离是历史系的大二生,达达利亚则是隔壁篮球系的新星,一周七天都有训练,两人的时间注定凑不到一起。但达达利亚没有将他的誓言化作空谈;周末的早上,他会定期打扫屋子、采购食材与生活用品,几乎不需要钟离再去注意家务事。不像钟离的专业,他不需要早到,因此有了足够的时间洗衣晾衣。

钟离曾调侃过他,称他为田螺先生,达达利亚也毫不客气地收下这个头衔。“我就是学长的田螺先生。”他理直气壮道。

每周三与周末的早晨是他们都没有课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会在书房里面对面坐着,钟离拿着基础璃月语课本,他念一句,达达利亚笨拙地跟一句,然后在笔记上龙飞凤舞地记下不懂的内容。课程的结尾钟离会给他布置作业,而他每次都完美完成。

短短几个月内,达达利亚的璃月语水平提升了许多,虽然讲起来还是磕磕巴巴,但至少不再两眼一摸黑。钟离老师很欣慰,亲自下了厨,煮了一道璃月菜。达达利亚从训练回来,还没进家门就闻到了那股香鲜味。据钟离说,这道菜名为腌笃鲜,是璃月的名菜;达达利亚一边点头听着腌笃鲜的历史文化,一边含泪吃了三大碗。

除了白日的时间之外,夜晚则由那只小鲸鱼抱枕陪伴钟离度过。每天晚上,在达达利亚出去训练的时候,他都在洗漱后坐在小鲸鱼和小龙边,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翻开一本书阅读,直到达达利亚回来。两只胖嘟嘟的玩偶令他感到温暖,能够和暖光一样驱逐屋子里空无一人的冷清。

于是达达利亚每天回家,都会发现家里的窗户闪着温柔的暖光,推门一看便是安静的钟离学长,手上捧着那些他看不懂的璃月文书籍。直到一次他推开房门,发现钟离虽然还在客厅里,但身子却歪在那只并不小的小鲸鱼上。小鲸鱼被压塌了一边,钟离呼吸平稳,似乎是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达达利亚思考良久决定拿来毛毯替钟离盖上,刚走出去没多远,身后的人动了。钟离睡眼惺忪地爬起身来,眨了眨眼驱逐困意,“你回来了?”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像是呓语。达达利亚看着他这样松软的模样,突然很想扯一个比喻把他与什么温顺的动物联系在一起。

那天晚上钟离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房的,只记得自己往常一样等达达利亚下课,等着等着却少有地犯了困,前脚刚看到达达利亚,后脚就在自己房间里醒来了,走出房间,达达利亚神色如常地和他打招呼。于是钟离便把这一切归为过于疲累造成的幻觉,或者一场梦。

只有达达利亚和那两只玩偶知道,钟离是被他抱回房的。打横抱起钟离时,那比想象中轻盈许多的重量令达达利亚眉头微挑。刚才还迷迷糊糊醒着的钟离此时已经再次睡着,头由于重力垂在了达达利亚肩上,身子也轻轻靠压着达达利亚的身躯,拉近了两颗心脏的距离。一瞬间达达利亚感觉浑身都僵硬起来,甚至都不知道该迈哪只腿。他感觉自己的脸颊在升温,耳畔意外的安静,只留胸腔里砰咚砰咚的、舒缓的、不属于他的心跳声。那天晚上他知道了两件事;一,钟离的腰很细;二,他的屁股很软。

感觉自己趁人之危吃豆腐了。第二天早上的达达利亚看见完全失忆的钟离,心虚地这么想着,连早安的语调尾音都有点古怪。

达达利亚的社交平台依旧在继续更新,只不过没有从前那么勤劳。他时常会发一些打篮球时的照片,或者洗手间里的对镜自拍。这导致他的热度下来了一截,变得有些不温不火。直到一次意外发生。

那天达达利亚与钟离正在外采购食材,他也不知自己到底是脑袋抽了还是搭错筋了,看见超市内亮堂的打光突发奇想,想在镜面似的冷柜上拍张自拍。咔擦一声,他没多想就发了出去。等买完食材回家他才发现自己火了,这一次是爆火。

评论区出现了神奇的三七分,七分是在对着他的容貌发癫,三分则是在讨论另一个人。他们不断地猜测那个人的身份,以及为什么他们俩离得如此之近。达达利亚不解地点开自己的自拍,在零点五秒之后发现了冷柜倒映中自己身旁略微有些模糊的钟离。

按道理说自拍时误入路人本是很正常的事,但这是钟离。没多久他的容貌与气质就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再加上钟离自如地站在达达利亚身旁,手上挑选着蔬菜,一副很明显的“我们俩认识”的氛围,给这张自拍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流量。有人猜这是亲戚,有人猜是恋人,还有人猜是室友。

不得不说网友们是真厉害。达达利亚看着越来越多的诸如“求你再给我们看一看那位你身边的美男子”的评论,感到一阵头疼。

不知钟离本人是否同意出境,这算侵犯他人肖像权了吧。达达利亚翻着这些评论,除了为这图带来的关注度而感到苦恼之外,舌根处还莫名酸溜溜的,令他忍不住撇下嘴。

一条内容为“旁边那个男人仿佛就是我的天命之子”的评论出现在他面前,达达利亚沉吟片刻,选择将这条评论删除。

我只是为了预防被钟离学长发现的情况,那样至少不会让他太尴尬。他理所当然地想。嗯,就是这样,没别的意思。

钟离在叫他。达达利亚自如地关了手机,抬头望去。钟离正笨拙地在手机上点按,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无措。“达达利亚阁下,我想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忙。”他有些窘迫,伸手将手机递了过去。

“其他同学都在使用VoiD,我想我也注册一个比较好,但我不会弄。”

于是达达利亚热情地揽下了所有麻烦,从注册到设置账号,熟练地一气呵成。他把手机递回给钟离,然后就看见钟离的手指往上一划,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达达利亚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间结了冰,然后又被敲碎开来。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站在原地,除了心脏不老实地加速跳动之外。钟离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关上手机。“十分感谢阁下愿意帮助我,我还有课业要完成,就先不打扰了。”

达达利亚看着钟离消失在门后的背影,下一秒掏出手机迅速刷新粉丝列表,见没有钟离的账号才松了口气。他不想钟离看到那些内容;在相处的这么几个月里他已经熟知,钟离邀请他同居时的开放只是一瞬,平日里还是那个含蓄委婉的璃月人。

如果让钟离看到自己叼着衣服露出胸肌和腹肌拍擦边视频,在钟离心中他会永远被钉上“不知检点的外国人”的标签的。他不想这样。

只是在墙壁的另一头,手机的荧光屏亮起。钟离静音着一条一条阅览那些堪称露骨的内容,悄悄红了脸。

由于询问的人太多了,达达利亚不得不删了照片并发视频回应。

“求求各位别再问了,”他一幅很苦恼的样子对着镜头自言自语,“我在璃月上大学,他是我的学长,愿意为我提供帮助,于是我暂且住在他家,就这么简单。”

“学长给了我很多帮助,那张照片是个意外,我真的不希望打扰到他,也不希望他的私人生活受到影响。”

只是评论区和他想看到的样子截然不同。

「同居了同居了」

「删照片了是心虚了吗,南通的小把戏」

「速速细锁住在他家」

「还是学长,我就说年下是最屌的」

达达利亚安详地关了手机。好好好,一个个都油盐不进是吧。

他是真的急了。已知自己是知名网红,钟离有几率会刷到自己的账号,并且已经刷到一次,那么未来钟离依旧刷到他的可能性将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如果让钟离点进了评论区,那么这些评论就会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到时候钟离会怎么想呢?达达利亚捂着脸把手掌往下拖。钟离可能会开始远离他,也可能会厌恶他、把他赶出自己的房子。

只是网友们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存在。就算达达利亚再怎么解释,他的每一句话都能被调侃,拆解成不同的意思,然后他又手忙脚乱地再去解释。再加上最近“亲吻好朋友”、“偷亲室友”之类的挑战很火,甚至开始有人在评论区万人血书,要他也做一个这样的挑战。

眼看着事态失去控制,达达利亚索性摆烂。或许过一段时间这件事就会被忘了吧,他依旧抱有最后一丝侥幸心理。

“我是真的不想打扰他,”达达利亚愁眉苦脸地将易拉罐里的液体一饮而尽,“听说璃月人对这种事包容度挺小的,跟我老家一样。”

斯卡拉姆齐嗤笑一声。“南通的小把戏罢了。”

“找抽?”

“我说的不对吗?”斯卡拉姆齐淡定自若地喝了一口啤酒,“一个直男是不会在被认为和室友有一腿的时候好声好气,还帮另外一方说话的。况且你说不想让他看到,但你也没控评呀。”

达达利亚皱眉,“那是因为——因为我觉得控评还不至于,而且显得很心虚,我也不好左右粉丝怎么想是不是……”

“天哪,兄弟。”斯卡拉姆齐将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啧啧两声煞有介事道,“你现在活像一个暗恋室友却不自知的深柜男同性恋。”

“滚。”达达利亚没好气道,继续借酒浇愁。这一喝就是接近深夜,喝到最后斯卡拉姆齐直接趴在了吧台上,而达达利亚也有点醉了。继续翻着那些评论,他觉得心烦意乱。然而不知是因为醉酒还是因为什么,他感觉从未有过地清醒。或许这种清醒是不应该的,毕竟每个醉鬼都这么觉得。

他打开聊天软件,点进钟离的对话框,往上翻着。他们的交流还停留在昨天的晚饭吃什么,可达达利亚没由来地有股自信。你看,他认真地在心里对自己说,他每条消息都几乎是立刻就回你,他一定喜欢你。

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达达利亚摇摇头,继续切回VoiD界面苦大仇深。可是此时看那些网友的评论,他却越看越觉得有道理。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明明钟离的眼睛那么好看,闪闪发亮的,像是融化的蜜糖;明明钟离的侧脸那么完美,他看了都想亲自下场和粉丝一起发疯;明明每次喊钟离学长的时候尾音都忍不住上扬;明明每次回家看见钟离笑意盈盈地等他,一天的疲累都会一扫而空。

为什么都已经这么多细节能证明钟离是个多么完美的人,可他和钟离生活了这么久,却什么都没发现?还是说他一直在骗自己,实际上这些细节早就凿进了他的心里?

达达利亚晕头转向,心跳越来越快,最后脑子一热在手机上发了点什么,就自己散步着回家了。

钟离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书,可他知道这次等不回达达利亚了。

青年临走前告诉他要去和中学同学见面,大概会聚餐到很晚,今天怕是等不到他回来的时候了。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却觉得没理由的寂寞,于是抱住身旁的小鲸鱼。

昨天刷到的那个人他不会认错,橘色的短发、蓝色的眼睛,还有他的身材,一定是达达利亚本人。刷视频的时候他那震耳欲聋的心跳他也不会认错,那一定是反常的心跳,他对此非常清楚。

对于身边的一切他都保持着绝对的理性,这样就不会失了判断。此时对于自己的反常他也存有一丝理性;平时对达达利亚的容貌与身材情不自禁的关注,看见他视频时不可控的心跳声,以及久违的一个人的孤独感。他的猜想逐渐得以被坐实。

他好像喜欢达达利亚。没什么具体的原因,没有电影桥段似的浪漫邂逅,也没有大风大浪的相处经历,只是第一次相遇时被他吸引,忍不住去靠近于是一个没收住和达达利亚同居。再比如每次看到达达利亚时他都会高兴,而达达利亚的蓝眼睛看向自己时自己也会高兴。

他曾在学校里碰见过达达利亚。由于专业不同,他们很少有碰面的机会,但真正遇见时他们还是一眼在人群中抓住了彼此的身影。那时达达利亚欣喜过望,跑上前来就和他搭话,在一群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之间他们显得是如此亲密。

那时候钟离就已经尝到了酸甜的味道,像是偷偷尝一口不属于自己的糖果,只有一口却遭也忘不了那种滋味。

后来他开始在家里更多地与达达利亚互动。明明他与达达利亚的距离比其他人要近,可又比任何距离都远些。达达利亚对他就像是易碎的夜泊石摆件,终究还是想亲手触碰一下那色彩,可积累了满腔情感最后却只能一点点抽丝剥茧。

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他CHILDE有更新。在达达利亚检查过粉丝列表之后,钟离其实关注了他,只不过改了头像与id。这种接近偷窥的行为令钟离忐忑又上瘾,每次CHILDE更新都能同时激起他的喜悦与酸涩。

钟离将头靠在小鲸鱼上,怀里抱着小龙。他点开CHILDE的账号,发现CHILDE发起了一个新的投票。点开后投票的主题又令他心里一紧。

“想看我做「偷亲室友挑战」吗?”

达达利亚没有第二个室友。钟离坐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雀跃了一下,却很快又低落下去。他当然知道达达利亚这段时间一直被评论区搞得十分苦恼,此时做出这个决定或许也是为了打发粉丝。

他打开和达达利亚的聊天框,看着昨天达达利亚发来的那条“晚上想吃什么”,陷入沉默。几乎都是达达利亚给他发消息,他鲜少开启话题。这很能说明问题。或许达达利亚是真的嫌烦了,才想着干脆一次性把这件事解决掉。

达达利亚发布的那条视频他看过了,每一次有“没什么”、“别多想”之类的字眼传入他的耳朵,他的心就揪一下。或许平日里对自己热情的态度都是他的伪装,达达利亚真正的心声就和他的视频里一样,礼貌又疏远,不想和他扯上一点关系。

可即使想了这么多,在看到那蓝色的选项时他还是犹豫了。作为这场挑战的可能性参与者之一,他本应保持完全不知情的状态,更不该下场干预结果。可手指不听使唤,沉吟半晌还是按下了蓝色选项。

网络上的CHILDE和现实中的达达利亚似乎想要互相摆脱,一个试图与钟离撇清关系,一个却又离他越来越近。如今钟离已经选择了自己的立场,只能站在原地祈祷达达利亚会朝自己走来。

到底哪一个是真的你?

这是个大日子。达达利亚即将为自己的上头行为付出代价。

不,他会躲开的,他痛苦地想。他可能不会躲开,但那一定是因为他被吓懵了,没过多久就会甩自己一巴掌的。

可现在箭在弦上,他无法临阵脱逃。或者说他可以,但他不想。从小妈妈就说他像森林里的倔强小熊,认定了什么事一定要做到才罢休。如今达达利亚想要获得答复,就连他自己也劝不住。

深吸一口气,心跳开始狂飙。他敲了敲门,“请进。”钟离的声音在门内闷闷地响起。

“学长,我有几道题不会,可以教教我吗?”

老天,他真是装得纯天然级别的无辜。除了看见钟离学长那副纯情又端庄的模样时他差点破音之外,一切进展顺利。

“没问题。”钟离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拉来另一把椅子摆在桌边。趁着钟离转身,达达利亚小心且迅速地将手机藏在桌上的书背后,只露出一个摄像头。此时他真后悔当为什么要买这么大的手机。

“这道题其实很简单,只是涉及了一些璃月本土文化,因此你不理解是十分正常的……”钟离拿笔尖点着纸面娓娓道来,但达达利亚是第一次注意力不在题上。他小心翼翼地瞄着钟离的神情,寻找下嘴的时机。

只是真到这时候,他反而开始神游天外了。钟离的脸真的很好看,轮廓清晰,皮肤也白透白透的,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呢。钟离的讲题声渐渐停下,可达达利亚没有注意到。他转过来了,老天,他的眼睛是真的很好看啊。璃月好像有一种名贵矿石,叫什么石珀?好像就是这个颜色。他的嘴巴看起来也好软啊,比至冬人都有的厚唇要薄,接吻的时候会不会和自己的挤压在一起,被包裹进去啊。

他的眉毛是璃月特有的剑眉,但这不妨碍他看起来依旧那么温柔。眼角那道红色到底是拿什么画上去的?哦对,他记得好像看到过钟离用口红拿小刷子描过来着……不对,他们什么时候离得那么近了?

他的钟离学长此时真的离他非常近了。他甚至能感觉到钟离的呼吸,小心翼翼又温热地拂在他脸上,他打赌自己的也一样。钟离的嘴唇就近在咫尺,现在是个绝妙的好时机。可是他不敢,如果这一下下去他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怎么办?这是个困扰他许久的难题,他没有勇气把它解开。

可是他却听见钟离小声地告诉他答案。“达达利亚,亲我。”

所以他照做了。钟离的嘴唇是真的很软,也和想象的一样被他的厚唇包裹了。钟离舌头也很软,青涩又笨拙,和钟离本人一样,还得他亲自去把它勾出来。一吻闭了,钟离差点被他亲窒息,喘着粗气汲取氧气。

“我想我现在可以说了。”达达利亚同样也喘着气,盯着钟离目不转睛。“天啊,钟离,你真是性感得不像话。我喜欢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没过几天,CHILDE的账号连着更新了两条视频。和上一次和上上一次更新一样,这次的两条更新也引起了轩然大波,甚至直接双双冲上了热门榜。足足好几天,搜索榜上都挂着“#CHILDE 偷亲室友挑战”与“#CHILDE 新男友官宣”等词条。

那本该是恶搞又尴尬的偷亲室友挑战硬生生被拍成了爱情肥皂剧,明明机位选的不好,画面也糊到没边,可当视频中的两个男人渐渐靠近最后缠绵在一起的时候,却感觉比电视剧还电视剧。评论区清一色的扣问号;虽然一开始确实没有挑明,但这不算偷亲吧?但还是亲了的,但这哪是偷亲啊,这分明就是明着接吻。

而那名被网友们追着问了好几个星期、先是被撇清关系又突然成了主包男友的学长,也终于在互联网上展露了头角。顺着词条能搜到CHILDE的官宣视频,封面上是至冬人面孔的小伙,以及他身旁坐着笑意盈盈的清冷美人。视频标题十分直白的“我们交往啦”五个大字,击碎了不少发疯网友的梦。毕竟是让你给大伙介绍对象,不是让大伙看着你介绍对象。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前室友,也是现男友,也就是之前乱入自拍的学长。”视频里的达达利亚洋洋得意道,“我宣布偷亲室友挑战大成功!”

275 个赞

好好好好甜

双向暗恋什么的太好吃了!

鸭鸭要是知道先生还给那玩意投了票会更疯吧!!【偷亲室友但被室友提前知道了】

19 个赞

好甜: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爸爸妈妈我的嘴角好痛但是我好快乐:sob::sob::sob:

2 个赞

好甜…被治愈了呜呜

甜鼠了…… :pleading_face: :pleading_face:此刻在围观xql亲亲的网友们似乎还没发现自己是他们play中的一环… :gong:

4 个赞

劳斯想看车车 :ku:

: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好甜的小情侣

被……被甜到晕掉了……唔,怎么办啊太太,已经变成没有公钟饭就活不下去了的程度了(?)

2 个赞

呜呜呜太甜了

森林里的倔强小熊,好可爱好贴切的形容!

1 个赞

AAAAAAAH THIS IS SO SWEET. AJAX YOU ARE ABSOLUTELY SHAMEFUL. JUST ASK AND YOU CAN KISS ZHONGLI​:heart::heart::heart::heart::heart_eyes::kissing_heart:

7 个赞

甜的我发癫

甜得我合不拢嘴

哎呦好甜好甜好甜好甜!!!?

:tiantang:小情侣把我甜晕了很好很圆满

呜呜呜好甜好甜,小情侣就是要官宣!!

好甜好甜!好符合我心目中鸭鸭和离离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