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套爱情

又名我意外和我前男友同居了

如标题所说,剧情很俗套
有点ooc
破镜重圆
可能有一点点的胃痛,谨慎食用。

(按错标签了怎么删)

胡桃开门时,看到的就是一个牵着条大金毛的橘发男人。
男人看面相是个至冬人,似乎热得不行,酒红色的衬衫解了两颗扣子,橘黄的发丝贴着脸颊在往下流汗。“我是上个月预约的那位租客。”男人抬手把刘海撩起,以使自己不那么难受,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台手机,在锁屏界面停了一下,然后打开提信,找出聊天记录展示给胡桃看。
胡桃的大脑飞速运转了两秒,她两口咬碎嘴里的雪糕,抬起雪糕棒,在空中一点:“哦!你是达达利亚?”
屋内空调的冷气往外吹,把达达利亚被热得有些糊涂的脑子吹得清醒了些,他隐隐闻到室内有一股茶香——像那个人身上的。脚边的金毛变得有些兴奋,摇着尾巴想挤进屋内。
"安分些!!"达达利亚拽紧溜狗绳,制止了修狗不算礼貌的行为,修狗呜咽两声,又蹲回达达利亚脚边。
胡桃侧身让了道:“进来吧。你的狗比我想象中的要大些,不过没什么。”至冬男人这才牵着狗进屋。
“除了我之外,还有另一名租客——我好像说过了?”胡桃踩着双人字拖——是不同颜色的,胡桃走了两步,一回头却看见达达利亚没有再往里屋走,见对方为难的盯着脚下的皮鞋,她才一拍脑门:“噢,我好像忘了给你备拖鞋了!不好意思哈,你先穿这双吧。”胡桃随手把雪糕棍子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拉开鞋柜从里面拿出了一双男士拖鞋。“这是另一位室友的吧,我穿着会不会……”“没事,你不介意就行,我到时候再给他买新的就行了。”

“这个是冰箱,冷冻柜里放着冰淇淋,你可以自己拿来吃,但是如果把最后一条吃掉了,就要负责买新的回来。”
“这是什么奇怪的规则………”

“这里是厨房,一般来讲,都是另一位室友负责我们的一日三餐,买菜钱AA,不过有时候他会自己承担……当然,如果你想点外卖的话,也不会阻拦你,以往都是他做饭,我洗碗,你来了,就换你洗碗!”
“我一个人吗?”

“这一盆是他最喜欢的盆栽,修狗应该不会把它弄翻的吧,弄翻的话,可是会倒大霉的。”
“什么大霉………”
“不清楚,我也没弄翻过。”
“汪?”

在介绍完室内的各种物件和一些奇怪的规则之后,胡桃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拆了一根冰淇淋吃,她指着走道左侧的房间给了达达利亚一串钥匙:“这是你的房间,对门就是你室友,他去买菜了。哦!修狗不要扒门!”正把爪子扒在室友的门上的小狗听懂了,把爪子从门上放下来。
“抱歉,今天韬玉来到新地方,可能有些不习惯。”
胡桃蹲下身撸撸小狗的的头:“没事,你这名起还得文艺。”至冬青年沉默了一瞬:“别人帮忙起的。”“晚上不叫吧?那个老古董喜静。”“老古董”指另一名房客。“不叫,他它很乖的。”“那成,”胡桃站起来,“你去收拾收拾东西冲个凉吧,看你好像怪不自在的。”
达达利亚挠挠橘毛,身上都是湿汗,那肯定自在不起来:“那我先去了?”“去吧,等你洗完。他应该就回来了,到时候我再介绍你们俩认识一下。”
房子的隔音不太好,达达利亚在浴室洗澡时听到了大门门锁转动的声音。“回来了?”胡桃接过璃月美人手里的袋子,“另一位房客今天到了,一会你们认识一下。”
“好。”他的声音低低的,“小桃,你今天是不是又吃了两根雪糕?下次不许再吃这么多了,对胃不好。”紧接着,达达利亚听自己的房里那只修狗突然叫起来,叫声里是不可遏止的兴奋。青年心道不好,匆匆擦了身体套件T恤就要跟出去。还是晚了,等他追出去时,韬玉已经把然它那冤种主人的亲亲前男友扑倒,并舔得满脸口水。
“嗯?韬玉?”璃月美人有些惊讶,他抓着修狗后脖颈上的毛将它扯远了些,“你怎么在这?阿贾克斯把你送人了?”“喂喂,钟离先生宁愿相信我把它送人了都不愿意相信我来璃月了吗?”达达利亚莫名有些恼火,他靠在墙边,头发上的水顺着墙边往下流,滴到T恤上,晕湿一小片。屋内还开着空调,青年身上已经起了些鸡皮疙瘩
钟离皱着眉,他站起身:“阿……达达利亚阁下,你还是去吹下头发比较好,发烧了可没人照顾你。”胡桃不知道情况,瞪着梅花瞳:“你们认识?”“泛泛之交”钟离脱下身上的风衣挂在门后,低头换鞋,找不到拖鞋,他问:“小桃,我拖鞋呢?”
“啊,我忘记了,我好像把你的鞋先给达达利亚穿了,我先去给你买拖鞋!”胡桃见气氛不对,虽然很想吃瓜,但果然还是先走为妙,于是她找了个借口直接开溜,顺便还带上了修狗。
直到胡桃关上门,达达利亚才再次开口:“你我的关系,只是泛泛之交?”他的语气轻佻,算不上友善,“我比任何人都熟悉你,摩拉克斯。”
“我已经不是摩拉克斯了,我只是钟离,一届凡人,私下的时候随你怎么说,但万不可在小桃面前提以这个名号,还有……我们曾经的事。”璃月美人将长发高高梳起,和三年前一样,这是钟离要去做饭时的惯用发型,青年眯起蓝眼:“那胡桃是你什么人?现女友?她知道你之前被我……”
“好了,”钟离制止了达达利亚,“只是朋友关系,三年没见,不料你竟变得这般尖酸刻薄。”钟离的情绪向来不溢于言表,语气也平静,但旧日的朝夕相处还是让达达利亚知道,面前的人有些生气了,于是闭了嘴。
钟离淡淡看达达利亚一眼,兀自从衬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夹子将头发别起来,然后回了自己房间,半晌后,他走出来,见青年对着自己的房间发呆,他也没理,将手中的东西摆到青年面前的茶几上——是个吹风机:“去将头发吹干,莫要受寒了。”

达达利亚回过神:“叫我?”“以普遍理性而论,这间屋内并无他人了。”钟离答道,扭身去了厨房,青年迷茫地看着钟离的背影,才将吹风机拿起。

吹风机的嗡鸣声是很响的,整个客厅都在响,盖过了厨房里锅碗碰撞的声音,盖过了落地窗外车水马龙的嘈杂,灯是全开着的,只有达达利亚持着吹风机站在偌大的客厅角落,乍一看,这个异国的青年有些孤独的。可达达利亚不这么认为,因为他知道他的爱人在厨房里为今天的晚餐忙碌,一如三年前那般的。

明明说是到楼下买双拖鞋,却去了将近一小时的胡桃牵着狗晃晃悠悠地回来了,一看她大汗淋漓的样子,就知道她大概是出去溜了一圈回来的。
“好香,钟离你做了什么啊?”胡桃两步甩开脚上的凉鞋跑进厨房,少女元气满满的声音透过厨房的门往外钻:“是腌笃鲜欸!”
“小桃,穿了鞋再进来。”
"好吧。"胡桃又被赶出来。

见达达利亚对着厨房楞神,胡桃坐到他旁边:“钟离做饭就是这么慢,不过手艺还不错,不要介意哈。”“不介意!"从来就没有介意过。韬玉小跑着赶到达达利亚的脚边对主人摇尾巴。
“你和钟离……是什么关系?”胡桃进入话题。达达利亚刚想说,又想起钟离说过的话,编排好的句子在喉咙里绕了个圈,又咽回肚子里。“没事,你想知道的话去问他就好,他不说我也不说。”
“他肯定不会说的。”
“那我也不会说。”
“你!”胡桃见对方口风紧,一瞪眼,“你不肯说,我自有办法。”“什么办法?”达达利亚有些好奇。
“等时机成熟,我就和钟离说:那个橘毛已经把你们的事都和我讲啦!你也不用瞒着我了!”胡桃撸了一把韬玉的毛,“照你这个态度,钟离是不让你和我说的,对吧?我要是说那句话,你猜如何?你和我说说,我保证不说出去!”
达达利亚也急眼了,但转念一想,告诉了这小姑娘说不定还能叫她当助推自己追回钟离的一把好手,于是他一拍大腿:“你当真不说出去?”
“我发誓!”胡桃举起三根手指,如果我违背誓言的话,就…"她低头看了摇着尾巴的小狗一眼,“就…是小狗!”

他们俩的故事是落了个坏结尾的。
不同璃月温暖潮湿的气候,至冬的天气向来是冷的。最近至冬女皇那边又在着手计划岩神之心的事了,愚人众执行官未席公子刚从至冬宫走出来,他百无聊赖的逛了一会儿,叶捷卡琳娜却迎面走上来。
“公子大人,最近南街新开了一家宝石商铺,这边要请您去访查一下。”叶捷卡琳娜拿着厚厚的报表,手指在里面翻了两下,从里面抽出一张递给公子:“请您过目。”
“这种事情已经需要麻烦执行官了?”公子嘴上说着,随手接过报表。“抱歉,最近璃月那边翻修北国银行,人手派遣有些多,这才致使此小等事落到公子大人头上。”“没事,我稍后去。”公子把报表折好,塞进胸前的口袋里。“需要我们随行么?”叶捷卡琳娜随口问了句。
公子疑惑道:“人手不是不够吗?我自己去就好了。”叶捷卡琳娜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南街有些偏僻,街上没见几个人,达达利亚照着地址拐进一个小胡同。店面没有太多装潢,是古璃月式的,没有招牌。

虽然真的很莫名其妙,但是从推开店门那刻起,达达利亚相信了一见钟情。里面的人显然刚刚回来,店内开着暖气,但里面的璃月美人显然不耐寒,脸被冻得通红,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雪,肤色比平常的璃月人白不少,戴着副金框眼镜,平添几分书卷气,长辫扎成一束,乖顺的垂在腰间。小阿贾克斯感受到心跳声在耳边徘徊,完了,达达利亚在心里对自己说,你栽了,栽得彻彻底底。
“早上好。”那人注意到他,“抱歉,至冬的天气于我恐有些过于寒冷,让你看到难堪的一面了。”用的是至冬语,声音很好听。
达达利亚支吾半天,总算在大脑深处找出自己弃置许久的璃月语,才艰涩的憋出一句:“早上好。”
璃月美人轻轻笑了一声:“璃月语说得不错。”这次用的是璃月语。达达利亚被笑狠狠地晃了晃神,竟整得他红了脸。“阁下想要什么便自己挑,我换身衣服,去去就来。”美人进了里屋。达达利亚却显得有些束手束脚了,他大致看了一圈,每一颗宝石的质地和光泽都是上好的,都叫人移不开眼球,可达达利亚的眼睛却总往里屋的方向瞟,毕竟最上等的石珀正留在那里。

"你不觉得你这种行为有点猥琐吗?"胡桃听到这里,嫌弃地说。
“别打岔——很猥琐吗?没有吧?反正他总会变成我男朋友。”达达利亚说,“好,继续说。”

直到美人换完衣服出来,达达利亚还是没挑到心仪的宝石,倒是一直盯着对方鎏金色的眸子看。“还没挑好吗?”璃月人眯起眼睛,“如果这次阁下没有到想要的,不妨下次再来。”
“不如,先生帮我挑一款。”鬼使神差的,达达利亚说。
璃月人也没想到达达利亚会这样说,他坐在柜台后面,转两圈手上的笔,然后抬笔一指:“只凭第一感觉的话,钟某认为,阁下合适那款。”他指的是高高的展示上的一枚夜泊石发卡。不是最闪亮的一只,但胜在做工精巧。
“同阁下的眼睛相似,我倒也甚是喜欢。”
“欸?”先生说喜欢他的眼睛吗?喜欢他的眼睛?就说明先生对他是有好感的!达达利亚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呼吸一急促,十几万摩位就从卡上划拉走了,但执行官不在乎,这不过是个小数目。这但当璃月人把包装好的发卡双手递到达达利亚手上时,他还是不觉感叹:璃月不愧是行商之国,商人都这么精明的。
“等等,我怎么觉得你像个冤大头?”胡桃又忍不住吐嘈。
“没有啊,我觉得可值了。接着听你的。”达达利亚说。
之后,达达利亚又双手把装着发卡的袋子递出去:“那么,初次见面,就送这个给先生吧!”璃月人愣了下,没接:“既然是初次见面,阁下送的礼物实在过于昂贵,钟某恐难回礼。”
“那,先生把名字告诉我以做回礼,如何?”
璃月人扶额,无奈地笑笑:“那有这种道理的,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又何必大费周章,直接问不就成了?”
“总要有些仪式感的……”达达利亚说话也没了底气,声音愈发小。“好,”璃月美人耳坠下的流苏晃了晃,双手接过那只袋子:“我叫钟离,那便先谢过阁下了。”
钟离。达达利亚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真好听。

"你就是个冤大头吧。"胡桃说。达达利亚倒是无所谓:“第一次见面就知道名字,进度很快了喔。”胡桃思考了两秒,突然一拍脑袋:“哦!是那个发卡吧!”
“什么?”达达利亚问。“你知道的,他的耳侧有一簇头发有点长,所以他每次做饭时都会夹一个发卡,怪好看的,问他哪里买的也不说。”胡桃说,两人探着脑袋往厨房那头看,钟离背对着他们,看不见具体情况。
“他还戴着吧?肯定还戴着。”达达利亚说。
“肯定是。”胡桃点头。

五分钟后,钟离端着最后一道菜走出来,两个人定睛一看,钟离的头发上什么也没有。“吃饭。”钟离用不大不小的音量说了一句。“哎,来啦!”胡桃应着,跑过去,至冬青年也带着韬玉小跑到餐厅。钟离用一个小碗盛了点狗粮放在地板给小狗,韬玉兴奋的地摇着尾巴舔了舔钟离细白的手,钟离则翻过手摸摸韬玉的下巴,然后坐回餐桌前。
钟离先生的手艺同从前一样好,达达利亚想。他又不敢表现在面上,低着头吃自己的,不时抬头偷偷看钟离一眼。
"啊,对了钟离你今天怎么不戴那个发卡了?"胡桃随口问了一句。
随即,一道来自钟离的视线落到达达利亚的头上,达达利亚的身体僵了一下,不敢抬头,低着头吃得更快。"那个发卡?扔了。"钟离说,他移开视线,"有些旧了。"达达利亚瞳孔骤缩,他猛地抬头:“你扔了?!”抓着碗的手在颤抖。“扔了。”钟离又说了一遍,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的饭“怎地?阁下舍不得?”
胡桃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低着头扒饭。“没有。”达达利亚说,“毕竟不是我的物件。不过是惊讶于先生的狠心罢了。”
"阁下也不赖。"钟离轻飘飘回了一句。

直到夜色入幕,至冬青年躺在陌生的大床上,翻了几个身却睡不着,他猛的坐起来,趴在地上的韬玉也坐起来。
“韬玉,钟离先生真的不要我了吗?”达达利亚伸手搓搓韬王的双颊。韬玉眯着眼睛汪了一声。青年抓住它的嘴:“嘘嘘!别叫!”见狗狗安静下来,他才松了手。达达利亚又坐回床上,45度角望天花板。
小狗站起来走到门边,抬高身子扒拉门把手。“韬玉,现在太晚了,不能去散步了。”达达利亚说
狗狗又叫了一声,小跑到青年脚边叼着住青年的裤腿往门那边扯。达达利亚没办法:“你这孩子,今天这怎么这样?”他站起来,替韬玉打开门,狗狗跑出去,又回头对青年叫了一声。“别叫别叫,我跟着你就是了。”
韬玉走到厨房,用鼻子拱了拱最底下的厨柜,达达利亚把厨柜拉开,层层的碗碟后来却折射出异样的光芒,青年伸手进去将这个折射着光芒的物什拿出来。
是那枚夜泊石的发卡。
达达利亚细细端详了一阵,撸撸韬玉毛茸茸的脑袋:“好孩子,立了大功。”狗狗自豪地吐着舌头,全然没有卖了自己的另一个爸爸的负罪感。

“钟离先生在找什么?”达达利亚对正在翻找厨柜的钟离说,钟离顿住手上的动作,合上厨柜,起身:"没什么,好像有个碗丢了。"他转过身,一眼瞥见达达利亚橘毛上映着蓝光的发卡,和他无机质的蓝眸交相晖映。
钟离盯着达达利亚看了一会:“很衬你。”青年的心狠抽了一下,他咬着牙回:“谢谢。”本想着呛一下钟离,却被反将一军的达达利亚简直想揪下发卡塞回口袋里。但他终究没这样做,转身走了。
璃月人看着达达利亚的背影摇摇头:“小孩。”

35 个赞

酸酸的!老师写他们的相处模式写得好可爱,让人忍俊不禁(大雾)好好奇小达为什么要来租房子,也好期待接下来先生和小达的情感发展! :baoxiang:

香香,喜欢:heart_eyes:

破镜重圆鸭鸭离离啊又酸又甜:sob::sob::sob:

1 个赞

大人!太香了!

赌气的小达太可爱了,蹲蹲后续~

好看!期待后续

其实已经写了一些了,但是懒得码字啊啊啊啊啊啊,等等等等,我明天搞,,最近写的都有点敷衍了,,又有点不太好意思发……都是那些大概是回忆 :ku:

1 个赞

快发快发,想看,续命,想看,续命,想看,续命(¯﹃¯)

真不是我不想更………我码了4000字了都,累了打把第五人格,一上去我4000被吞了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