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丘比特的箭

见习丘比特达x天使长离

如果有朋友可以教教我这个格式该怎么调就太好啦 :sob: 我发出来全部粘在一块儿了(๑•́₋•̩̥̀๑)


达达利亚坐在青春圣泉边,看着自己用念力凝结出的蓝色小鲸鱼在水面上跳动。

他又想起昨晚的宴会上,被钟离喝下的那盏葡萄酒。闪着银白光芒的酒盏被钟离的手指托住,然后绛红的美酒顺着嘴唇消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

有一滴叛徒顺着钟离的下巴,脖颈,锁骨,在他玉石的皮肤上画出一条细细的红痕。

同样是消失在达达利亚的视线里。

小鲸鱼失去了念力的支撑,噗地融落在了泉水之中。达达利亚回过神来,手指已经不自觉地抓住了地上娇嫩的青草,碾出一点淡绿的汁液,弄脏了指腹。

“达达利亚。”

他回过头去,神国的阳光依旧明媚,闪得他眯了眯眼睛才看清眼前人的模样。

当然,这幅模样早就已经被他刻在脑海中摩挲千遍了。

高大英俊的天使从泉水边站起身来,他的橙色卷发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蓬松。洁白的翅膀舒展开来,随着他的步伐在空气中缓缓颤动。

“天使长大人。”达达利亚走到来人面前,用无辜而深情的眼神看着对方。他有一对狡猾的翅膀,偷偷向前伸展,仿佛想把对方罩在自己的怀抱里。

天使长钟离仍然是不动声色的模样,他石珀色的眼睛过于明亮,让达达利亚觉得心里烧得慌。

“今天是你见习的第一天。”钟离将一把缠绕着荆棘的银蓝色长弓交到达达利亚手中。弓的分量比达达利亚想象得要重,但他很喜欢弓臂上装饰的羽毛。

“我有听钟离大人的话,”达达利亚示好地跟上朝花园外走的钟离,再次凝结出蓝色的鲸鱼,这次比之前的大一些。达达利亚让它绕着钟离,在空气中缓缓游动,“你看,我越来越能掌握自己的念力了。”

“嗯,达达利亚你做得很好。”钟离伸手去触碰达达利亚的小鲸鱼,达达利亚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也被钟离摸到了一下,忽然发紧得厉害。

他们走出流淌圣泉,莺歌燕舞的花园,踩着没有边际的粉白色云层继续往前行走。达达利亚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立足于云彩之上的感受,原来在天国里,他只剩下一颗灵魂的重量。

“我们从这里下去。”正当达达利亚低着头偷偷看钟离自然交叠在腹前的修长手指时,他的手伸过来拉住了达达利亚。属于天使长的巨大羽翼张开,带着达达利亚纵身一跃,离开了神的云域。

“为什么是我?”接到旨意的达达利亚受宠若惊地看着面前的天使长。

天使长拨弄着殿前的竖琴,用他那双独一无二缀着飞红的眼睛笑着打量达达利亚:“丘比特的箭,无论是人还是神都无法抵挡。人和神都有欲望和恶行,很难不把丘比特的力量用于私欲。”

达达利亚皱着眉,不明白他亲爱的天使长想表达什么。

“所以,赋予丘比特的念力时需要格外慎重。达达利亚,你的灵魂足够纯净,应该担得起这份职责。”

达达利亚神色变得有些复杂,沉默几秒后,低低地应了一句:“我当尽我所能。”

那天达达利亚又在青春圣泉边发了一晚的呆,他不知道天使长是无心之举,还是有意鞭策。

他当然也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的。

也许该用迷恋这个词吧,他深深迷恋着自己的天使长。

人间和达达利亚上一次来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如今习惯了天国的生活后,便觉得天国也好似人间,但大概不如人间有趣。

他和钟离坐在布满郁金香的山坡上,眺望下面的羊群和牧羊少年。春天的风在他们的白袍里钻进钻出,把头发调皮地弄乱。达达利亚听说是有风精灵的存在的,不知道风精灵会不会在春风吹拂中识破他的心意,再悄悄贴近钟离的耳边进行残忍的揭发。

钟离从达达利亚手中接过那把银蓝长弓,拉开弓弦。一支由钟离凝结而成的金色羽箭出现在了弓面上。他半眯着一只眼睛瞄准很久,然后忽地松开手,金箭稳稳地飞射出去,穿过了那个远处的牧羊少年。

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少年没有什么知觉,最多只是在风中发了个抖。然后他又开始咯咯地招呼着自己的羊群,驱赶着它们前往下一个地点。

“钟离。”达达利亚出声叫了钟离一声。

“嗯?”对于达达利亚有时候省略尊敬的称谓,钟离不以为意。

“所有的爱情都是丘比特的旨意吗?我的意思是,每个人是否拥有爱情,拥有怎样的爱情,都是凭我的箭来决定的吗?”

“并非如此,否则你怎么忙得过来呢?”钟离嘴角含着笑意,仍然在看那个牧羊少年,“大多数的人有自己的命运,但你仍需要播撒一小把命运的种子。你的箭就是投向水面的一颗石子,那些涟漪是你要达成的使命。”

达达利亚仍时常觉得自己习惯做凡人,而不是做天使,比如现在:“可我有什么资格决定他们的命运呢?”

钟离把长弓放回达达利亚的手中。他冰冷的手指触碰在达达利亚的掌心,却像是给达达利亚降下了甜蜜的火刑。

“所以我觉得你的内心纯净柔软,可以拿起丘比特的弓箭。”钟离欣慰地叹了口气,“达达利亚,不用有负担。你不会决定他们的命运,倒不如说命运本该如此。只要射箭时用上你的直觉与祝福,你便已经尽了自己的职责了。”

钟离站起身来,张开自己身后华美的翅膀,达达利亚赶紧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了盛开郁金香的山坡。

达达利亚和钟离坐在巨大的水晶吊灯之上。只要维持着天使的形态,人间的物质就可以忽略他们的重量。

为希拉德的公主举办的舞会,自然是极尽奢华,举目望去皆是金碧辉煌的装饰与成群结队的侍从。但更引人注目的,还是觥筹交错间的王子野心。

“希拉德的公主会选择哪一位王子呢?”达达利亚俯视着吊灯之下的情景,把所有的竞争者都观察了一遍。

“在婚礼之前,公主都不会有跟他们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的。你的选择就是她的选择。”

达达利亚从吊灯上跳了下去。来往的宾客太多,没有人注意到宴会上突然多了一位年轻的爵士。

天使长饶有兴味地盯着那颗熟悉的橙色脑袋,翅膀在身后耐心地缓慢扇动,等待自己最中意的学徒作出决定。

达达利亚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很快就扇着翅膀轻轻落回他的身边。繁复华丽的贵族服饰重新被简洁的白袍取代,达达利亚拉开手里银蓝的荆棘重弓,用自己的念力凝结出一支蓝色的水箭。

钟离看着达达利亚因为拉弓而发力的手臂肌肉,像出自天地之手的一尊高贵雕塑。于是天使长忽然被他这一刻散发的神性所打动。

他是射箭的丘比特。

“你是怎么选择的?”钟离轻声问道。

达达利亚已经将水箭射了出去,他回过头看自己的天使长:“这个王子手里拿着一朵从远处摘来的玫瑰想献给公主。他不知道公主的花园里有千万朵玫瑰吗?不过在那一刻我想,重要的从来都不是玫瑰本身,而是他摘下玫瑰时的心情。”

“达达利亚也有东西想献给钟离公主,”坏笑着的天使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串晶莹剔透的青葡萄,“刚刚在下面偷吃了几颗,可甜了。”

达达利亚大着胆子摘下一颗又大又圆的葡萄,送到钟离嘴边。他脸上一副坦荡的模样,心里却是阵阵打鼓。

钟离用那双勾人的金眸看了达达利亚一眼,然后就着他的手吃掉了那颗葡萄。

月华如水,达达利亚在自己的神殿里辗转反侧。

白天的一幕反复在脑海之中浮现,让年轻的天使毫无睡意。他干脆站起身来,走到殿外的水池边,低头凝视着池中自己的倒影。

在他的左耳上坠着一颗小小的红色宝石,是他成为钟离的跟随天使那天获得的礼物。达达利亚伸手轻轻地抚摸着这颗菱形的宝石,水中倒映而出的俊美男孩脸上满是忧郁。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钟离越亲近,就越来越怕自己的心思被钟离发现。担忧之余,他又有些顽劣地期待钟离发现后露出错愕的表情。

不过钟离是那么的洞察万物,也许他早已有所察觉,只是不愿让自己知道。

达达利亚越想越觉得自己像是底牌全被掀开的赌徒,又像是走钢丝的杂技艺人。他的暗恋永远只是一个19岁男孩的暗恋,从来做不到游刃有余。

诸神的晚宴总是一场接着一场,从黄昏开到黎明,喝到神与人一样,全都酒气醺醺。

达达利亚坐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手里的银叉把鲜美鱼肉戳得看不出形状。

他手上只是无意识的动作,但凡有心人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就能看见那个被男男女女簇拥着的美丽天使。

在这一方光明殿中,与其说是钟离受到众神的偏爱,倒不如说是众神期盼着受到他的偏爱。

天使长又摆出那副一视同仁的笑容了。达达利亚不知道心里生了哪门子怨气,他把叉子重重放下,想要起身离开,然而却正好对上了钟离投来的目光。

“达达利亚。”钟离用不大不小的声音招呼着他,他没有办法装作没听见,只好起身走到钟离面前。

那些半醉的男神女神用不善的眼神打量着达达利亚,然而钟离却像是没有察觉一般,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让达达利亚坐下。

“你什么时候来的?”钟离给达达利亚倒了一杯酒。

达达利亚正要回答,忽然看见坐在钟离另一侧的一位山神脸上愤恨的表情。他不记得这个年轻山神的名字了,只记得他是森林神与一位树宁芙的儿子。但是这张脸达达利亚是有印象的,他总在自己与钟离并肩行走的时候,投来晦涩阴暗的目光。

达达利亚忽然也不想装出一副温驯的模样了。在众神惊异的目光中,他反身抱住了天使长,然后靠在天使长的耳边问道:“大人,我有点醉了,你可以送我回去吗?”

达达利亚炽热的鼻息烧在钟离耳垂上,他说完话后稍微收回头,水蓝色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钟离。

钟离觉得达达利亚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只垂死的猎物,竟被这双眼睛看得有点紧张。片刻后他伸出手拍了拍达达利亚的后背:“走吧。”

“钟离,你的爱徒还没有学会独立行走吗?”树宁芙的儿子不满地冲着两人的背影大吼。

钟离没有什么反应,但靠在他颈窝里的达达利亚回过头来,给了对方一个挑衅的笑容。

一路回到达达利亚的神殿,钟离去水池里取了一瓢净水,看着达达利亚喝下后就打算离开。

“你要回去吗?你能不能别走?”

达达利亚想自己今晚可能确实是喝多了,大着胆子什么话都敢说。

不过还没有完全喝醉,有些话他仍然说不出来。

刚刚的一瓢水下去,他已经清醒了很多,于是又支吾道:“对不起大人,我好像破坏了你们的雅兴。”

钟离摇摇头:“我不回去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值得参与的聚会。正好托你的福,我可以把时间和精力花费在更值得的景物上。”

达达利亚走到钟离身边,钟离正在看天空中的那轮弯月。那是月神的第十二架牛车,比之前的十一架似乎要更为璀璨明亮。

温柔的月光像银色的水流一样,倾泻在他们身上。

达达利亚想起自己死的那一天,他看见的也是如水般的银河与流月。

达达利亚出生在终年飘雪的北国,冰霜与松树林是他关于儿时最鲜明的回忆。

十岁那年,达达利亚一个人在寒冷茂密的雪林里迷失,然后遇见了一只独眼的黑色巨熊。北国的孩子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达达利亚也不例外。家人最后在雪地上找到了快冻僵的达达利亚,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孩大脑一片空白,人们对他的大难不死只能解释为命里的福气。

然而大难不死的男孩大概命运早已歪曲,永远置身于危险之中。

达达利亚刚满十九岁那天的夜晚,家里的鹿群不知为何丢失了一小半。焦急的达达利亚在后山的雪林里寻找,那么多年他自以为已熟知山中的危险,但却偏偏在那晚遇到了无比罕见的山老虎。

手中的枪哑火了。达达利亚被扑倒在雪地上时心想,他这条命总算到了还回去的时候。

而穹顶之上的月与星,竟是如此明亮和柔软。

对自己的能力熟悉起来的达达利亚,如今基本只凭直觉行事。但他牢记钟离的叮嘱,总是把最为真心的祝福附加在弓弦之上。

山路上一只小型的车队正平稳向前行进,美丽的小姐从车窗探出头来,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前方一无所知的年轻骑士。

水蓝色的箭矢对准了骑士的心脏,达达利亚正在屏息之时,忽然看见前方的路中央杀出了几个埋伏的强盗。骑士的第一反应是保护小姐,然而小型的商队怎能抵抗凶恶的歹徒,转眼之间已成败局之势。

达达利亚用念力化出的箭矢逐渐消失,他有些拿不准自己该做何反应。

一双洁白的手忽然覆盖在了他拉弓的双手上,黄金色的羽箭跃出,光芒在强盗的身上迸裂开来。被光点击中的强盗们纷纷倒地,像是手脚麻痹一般不能动弹。

这样的金色光箭,和自己的水蓝箭矢不同,是钟离凝结而出的神器。

“钟离!”

达达利亚欣喜地转过头去,他美丽的天使长还是一如既往的威严圣洁。

“我来看看你的工作。”

钟离温柔地解释道。他的视线重新投在山路上那几个小小的人影身上。骑士护住受惊的小姐,带着她离开了危险之地。

达达利亚好奇地问:“不需要再射出爱之箭了吗?”

“不必了。你看,丘比特的箭已经射出了,命运也已经开始生长。”

刚刚的那支箭,要这么说确实也是一支丘比特的箭。

达达利亚的心情重新放松下来:“今天不忙吗?”

“不忙,”钟离冲他笑了笑,“所以来看看你有没有偷懒。”

天使和天使长并肩坐在树上,狭小的空间使他们的羽翼交错在一起,好像一对偷情的情侣。达达利亚收起弓箭,向钟离提出一个请求:他想看看之前播撒的那些种子。

玫瑰有盛开之时,也有凋谢之日。

原来达达利亚一箭射中的并非什么王子,只是王子的一个仆从。公主与奴仆的私奔丑闻过了大半年还在希拉德公国的领地上流传,没有人敢光明正大议论,但歌谣已在小街暗巷里传唱至烂熟。

只要他们真心相爱,他人的眼光也不重要。

达达利亚这么心想着,来到他们的磨坊。然而那个用冰冷的水搓着衣服的憔悴农妇,竟和他记忆中的公主没有半分相像。

“我是不是做错了?”达达利亚问钟离。

“没有人能预测命运的走向,包括天使在内。因此并非每一次降下神旨都会获得美好的结果。”

钟离带着达达利亚回到神界,他们在达达利亚最爱的花园里席地而坐,但达达利亚的心情还是相当糟糕。

“有时候爱情是一种束缚,不如不爱的好。”钟离叹了口气。

钟离是这么看待爱情的吗?达达利亚终于鼓起勇气问:“那你呢?尊贵的天使长会爱上谁吗?”

钟离久久没有回应达达利亚,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这句问话。

正当达达利亚怀疑是不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其实根本没有问出口时,钟离终于回答了他。

“我大概也会有自己的命运。”

钟离的命运。

达达利亚的不甘再次被一句轻飘飘的话语挑起,逐渐烧燎出他心里一个随时快要炸裂的死结。

钟离的命运,不管是什么样的,达达利亚私心只想把钟离的命运跟自己的死死地绑在一起。

但还是气不过,他怎么能那么无动于衷呢?

到头来也只是用一句命运搪塞。

人间的四季总是飞速流逝更替,然而神国的主殿永远是春暖花开。

达达利亚又一次看着钟离被男男女女的精灵与神包围,遮挡在他看不见的范围里。但即便看不见,他也能在脑海中清晰地想象出钟离那副惯常的微笑,以及多情的双眼。

达达利亚烦躁不安地抓起弓箭悄然离开了神殿。

不可以泄愤到无辜的人类身上。达达利亚的弓弦拉开数秒,丘比特的捉弄还是没有降下人间。

他奔着北方而去,在一间雪中的小木屋里找到了自己的妹妹冬妮娅。

这些年来他偶尔会回到人间,流连自己从前的人生轨迹。他总是这样偷偷地站在窗外,贪心地寻找冬妮娅脸上熟悉的微笑。冬妮娅逐渐长大,结婚,生子,直到她的孩子也生了孩子,然而达达利亚永远地停留在了十九岁,是不愿再在她面前现身打扰的,多年前死去的哥哥。

达达利亚坐在冬妮娅的床边,伸手握住冬妮娅苍老的手。然而冬妮娅感觉不到达达利亚的存在,事实上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已经进入倒数,连丈夫手心的温热,她也很难感知。

冬妮娅的丈夫坐在达达利亚对面,也同样握着冬妮娅的手,轻轻地给冬妮娅唱着摇篮曲。达达利亚当然记得,小时候自己的父母也是这么哄着冬妮娅入睡的。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冬妮娅也走了。

“你在生我的气吗?”天使长出现在达达利亚的神殿中。

达达利亚抬起头,只能从天使长脸上看到那种他一贯擅长的从容,相当无趣。

于是达达利亚更觉得心堵,别扭地回了一句:“没有。”

“那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躲,况且天使长大人的身边也不缺我一个。”达达利亚觉得好笑,他才没有躲着钟离,只是不想看见他而已。

钟离的语气很无奈:“达达利亚,我是哪里得罪了你?可是从以前到现在,我待你不是一直一样吗?”

钟离的话一点没有错。但问题是这样一点都不够。

被老虎扑倒失去意识后,达达利亚再睁开眼时,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钟离。确切来说,也不是人,而是天使长钟离。

也许达达利亚生前确实是个好人,所以死后也能拥有成为天使的资格。他茫然地出现在神的土地上,被钟离捡走庇佑,成了他的跟随天使,成了他选中的丘比特。

钟离当然对他是足够好的,但达达利亚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受到了恶魔的引诱。他变得又贪心又善妒,归根结底是他对钟离产生了无尽的爱欲。

圣洁无私的天使长不会以为这样的对待,就能满足濒临饿死的野狼的胃口吧?达达利亚把手里的银蓝长弓越握越紧,不再回应钟离的问话。

天使长的工作似乎常常都很繁忙,比如现在。

海水女仙送来了一箱饱满华美的珍珠,据说每一颗都有辨位指路的神力,是天国诸神们都想讨来玩玩的精巧宝贝。然而万千神祇难以计数,美丽的宝珠却珍贵稀少,钟离低声嘱咐着几个低阶的天使,正在分配这一箱礼物。

达达利亚坐在高大的金苹果树上,凝视着不远处的钟离。钟离自然是察觉不到达达利亚的目光的,他无知地向猎人展露自己美丽纤白的脖颈,黑色长发被月桂枝固定成一条长辫,一直垂到被白袍遮住的臀后。

达达利亚拉开弓弦,弓身上的羽毛在风中微微颤动。

然而那抹水蓝最终也没有凝结成形。

又是没有什么新意的宴会。神的日子大概足够漫长空虚,所以总是循环往复一些无聊的消遣。

达达利亚觉得自己几乎是要认命了。

反正他们的寿命似乎永无尽头,只要钟离乐意,他可以永远做他的跟随天使。达达利亚注视着宴席上光彩夺目的天使长大人,默默地喝下许多善妒的美酒,然后在胸腔里被一盆冷水浇灭,郁结成更多说不出口的爱恋。

他从来是个勇敢大胆的少年,但现在却明白委曲求全的道理了。他怎么能预测赌博的结果呢?所以只是不想输得倾家荡产。

那个令人厌烦的山神又来了,他端着一杯石榴红的液体,想要让天使长品尝来自人间的佳酿。达达利亚皱着眉,人间?他记得这个家伙向来厌恶弱小的人类,居然还会对他所谓蝼蚁的造物感兴趣?

但是昨天他是不是还在向几个宁芙炫耀,自己去了西风女巫的领地?

等达达利亚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跟山神扭打在了一起,更确切地说,是他单方面的殴辱。不怀好意的石榴红与山神暗色的鲜血混杂在一起,光滑的云石地板上涌出了黑色的泡沫。

霓虹女神的长鞭将他们分开,把达达利亚死死地束缚在地上。山神借机找到了空隙,狠狠地揍在达达利亚脸上。

钟离生气的脸庞出现在达达利亚视线里,他冰冷的手指覆盖上达达利亚脸上的伤痕,疼得对方呲牙咧嘴。

“达达利亚!”他掩盖不住声线里的愠怒,但达达利亚根本已经神智不清,只是躺在他身下狂热地大笑。

伴随着“哐”的一声脆响,达达利亚的右手腕上被钟离扣上了惩罚的磐岩手铐。

然而达达利亚心想好啊。

钟离从头到尾都没有分给过那个山神一个眼神,他满足得想死。

“谢谢您了,英俊善良的天使。”

一个刚成年的冥界宁芙递给达达利亚采草药的罐子,屈膝行了致谢的礼仪,从达达利亚眼前闪着幽蓝的翅膀消失了。

帮助各种弱小的神祇与精灵是天使们的常事,想要一点来自家乡的花草这种琐事,自然也在达达利亚乐意应承的范围之内。

达达利亚捧着罐子来到宁芙指示的冥界边缘,这里有高大的灌木和幽暗的山林,但是没有她口中那种发光的小灯草。

天使步行在蜿蜒的草径上,冥界令人不适的气息越来越重了,他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

然而在他折返的方向,一头凶猛的巨兽挡住了他的去路。那是一只被精心饲养的鹰虎,漆黑如墨的毛发在风中蓬散,利爪可以轻易捏碎它盯上的动物。

达达利亚想要扇动翅膀离开,却发现罐子里原本就有的几种干草花已经深深麻痹了自己的神经,连随身的弓箭都无法拉开。

他忘记了那个弱小山神的父亲。森林神是个记仇的神祇,神也许不会在乎自己的子女,但总是非常在乎自己的脸面。

被算计的天使做出了自己的反抗,然而还是被鹰虎扇动着羽翼压在泥土里。他用尽所有的念力化出一道水刃,狠狠地扎在鹰虎的头上,腥臭的血液溅射到周围漆黑的树干之上,把怪兽激得想要撕碎面前天使的躯体。

达达利亚,你怎么这样来不及啊。

他用海水般湛蓝的眼睛不甘地盯着近在咫尺的鹰虎,只觉得懊悔。

早知道今天要死,他想再抱抱钟离。天使绝望地想着,不知道自己的灵魂是否会留在冥界。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一束破天的光芒。

金色的羽箭以雷霆之势从天而降,干脆地贯穿了鹰虎的头颅。巨兽僵直的身躯还想做最后挣扎,被更为凌厉的几道光束击飞出去,钉死在冥河边界的泥床之上。

达达利亚的手铐在刚刚与猛兽的搏斗中破碎了,他这时艰难地低头,看见崩裂的岩环里滚出一颗眼泪般的珍珠。

“天使长,你还是有办法找到我。”达达利亚呕出一口血,给降落在地面上的钟离一个很勉强的咧嘴笑。

“别笑了。”钟离走到他身旁单膝跪下,查看他的伤势。属于天使长的巨大羽翼张开,将两人包裹起来,“你倒是热心肠,山宁芙的,海宁芙的,冥界宁芙的忙,你都豁出命地帮呢。”

好可爱的家伙。听着耳边气哼哼的声音,达达利亚又开始傻笑,然后他忽然停住了。

他又想起了一件事。

他找回了十岁那年丢失的记忆。同样是如此璀璨耀眼的箭羽,同样是钟离救了他的命。

我的天使长啊,我的命运始终是和你交织在一起的。

达达利亚想。

他缓缓伸出手,抱住了漂亮的天使长大人。

“钟离,你的命运可以与我有关吗?

原来丘比特的箭,从一开始就射中了我。”

END.

213 个赞

55555小达,你的爱是有回应的!!

4 个赞

诶嘿嘿,丘比特之箭射中了丘比特~

5 个赞

属于是命中注定我爱你了

原来达达利亚和钟离早就已经命中注定了

1 个赞

手铐里藏了定位的珍珠!天使长一直在默默关注着自己的爱徒

5 个赞

好喜欢…

1 个赞

喜欢死了

1 个赞

。。。。初恋的味道……奶油小狗老师的文真的很上头……

2 个赞

:zhandou: :heart: :heart:

2 个赞

…奶油小狗老师的文章,每一篇看完都能回味无穷,没有过多纠纷没有复杂过去,那么简单美好,老师真的很会在结尾点题,结尾点题真的很赞

3 个赞

哈哈哈哈哈哈哈确实喜欢结尾点下题

怎么说呢
真的有种西欧神话中流传下来的一段不为人知的神之间的爱情的…神秘感(?)
最后应该算是HE…?
emmm
两个互相爱着的人守护陪伴着彼此应该是对于天使长和他最钟意的学徒最好的结局吧

1 个赞

神也会有神的不得已啊

1 个赞

是HE啦 :two_hearts:

他们还有很久很久的时光可以陪伴彼此呢

2 个赞

:tiantang:好看爱看

1 个赞

www好浪漫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