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谈恋爱前请先长嘴(6.7堂堂更新)

娱乐圈,破镜重圆(是小情侣黏糊糊谈恋爱(喂

(一)
省流:分手两年后在遇到前任在看我的电影他是不是还爱我。

  我真傻,真的。

  达达利亚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酒店房间内墙上的时钟——凌晨3:55,擦着头发坐到床边,心情复杂。

  我单知道喝咖啡会让人睡不着觉,没想到出门看个电影也会。第二天的路演顶着个黑眼圈堂堂亮相,想想就相当刺激。

  这事得从几个小时前说起。

  电影发布会和乱七八糟的宣发纷纷结束后,当红偶像达达利亚终于获得了半天兼一个晚上的自由休整时间,以为最后一场璃月路演做准备。

  难得清闲的下午,天气也还算不错,上一次在璃月度过这样的时间已经是两年多之前的事了。达达利亚对着窗户外的高楼大厦出了会神,又低头望望酒店工作人员刚摆进来的一束霓裳花,有些恍惚。

   他们璃月人还真的是各个都那么讲究。

   正如他的经纪人所吐槽的那样,达达利亚的确是那种得一直有点事干的人,否则一得了闲就容易找出点事,要么就会胡思乱想,尤其是在璃月这样的故地。

   虽然前几个月已经到达璃月,但一直在忙着各种通告,没有时间想七想八。现在总算是有空感受一下璃月的新时代氛围了,却发现有时候人的记忆真是可怕。即使是隔了两年有余,他还是能想起许多与眼下拥有相同阳光的午后,有人轻手轻脚地将一杯牛奶放到他面前,又给自己倒上一杯清茶,悠悠地坐到他对面翻起剧本来,空气是霓裳花味的。

   …还是赶紧收收心为妙,以后也是要在璃月常待着了,总想起这些已经和现在没什么关系的事做什么,未免过于矫情。

  达达利亚摇了摇头,晃走了挡在眼前的几缕碎发,仰身往后一靠,顺手架起了放在阳台边的吉他。

  手机不适时地响起铃声,催命一样。

  刚酝酿好的情绪突然被打断,文艺青年不是很高兴地把手机摸过来,看清楚来电人姓名是“空”之后更不乐意了。

   没有员工会乐意在放假期间接到老板电话,也没有艺人想在休息时间收到经纪人来电,再热爱工作也不行。

  手指在“挂断”键前犹豫了一下,达达利亚还是认命地接下了电话:“喂?有新活了?”

  “…你不要老这么说话,像什么杀手接头似的,我们是正经组织。”

  空在电话那一头笑起来,“我还没丧心病狂到这点时间都来剥削你,刚好今天有空,你不想去用观众视角看看你自己演的电影吗?”

  达达利亚开了免提把手机放一边,随意地拨了一下琴弦:“你确定你要叫我去看电影?就算我不像钟离那种影帝,这一走出去…”

  空见对方没有直接拒绝,心知有戏:“你放心,我给你添麻烦不还是给自己添堵,我犯不着。刚好我妹今天回来,你戴好口罩,我们去老地方赶个午夜场。《暂别冬都》也上映了这么多天了,该看的都看了,时间又晚人又少,不会出什么事。”

  达达利亚是宅不住的性格,早就想找个理由偷摸溜出酒店,既然经纪人都这么名正言顺地邀请了,也没什么拒绝的必要。

  于是他答应了。

  这是他做过的相当错误的选择。

  半夜十一点左右,三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鬼鬼祟祟地在电影院门口碰了头。

  空一脸严肃地打了几个莫名其妙的手势示意达达利亚把口罩和棒球帽拉好,又隐蔽地指了指检票口,比了个“OK”。

  到底谁更像杀手接头。

  达达利亚有时候不是很能理解自己跟着的这位经纪人,但他对熟人的容忍度还是比较高的,配合着满面肃杀地还了几个他也不知道意思的手势回去,最后还是没绷住:“我们不是正经组织吗?”

  荧从哥哥身后探了头,作为旅行博主从须弥沙漠转悠了一圈回来的少女相比起上次见面黑了点,她将电子影票调出来,拿着手机在两人面前晃了晃,语气犀利依旧:“别管我哥了,他最近不知道看了些什么,中毒不浅。这一场没几个人,跟包场没什么区别,直接进去就好。”

   达达利亚是偶像出身,在这个吃青春饭的领域如果想走得长久,转型是必然趋势。这部现实关照的电影《暂别冬都》算是他偶像转演员道路的第一步。

  空在日常生活中虽然有时候会有些玩心,但对待工作和自家这位艺人时的确是尽心尽力靠谱至极,自达达利亚认真和他与公司商量过后,他便一直在一点一点帮达达利亚铺路,没让他绕一点弯道,这次更是帮他争取到了这样一个高关注度制作的男主的试镜机会。

  不过也亏得是达达利亚自己争气。空眨眨眼,看着荧幕上对方所扮演的那位背井离乡打工谋生的青年,不光没化妆,甚至为了表现人物质朴,在进行装造时还给人涂糙了一点,整个人瘦得几乎脱形,眼睛里对生活的麻木和对生的渴望真实得让人压抑到有些无法呼吸。

   达达利亚一开始就有明确目标,有野心,有天分,又比常人都更要能折腾自己。从他目前的偶像经理看,又是命里带火的那一类家伙。只要不中途跑偏,达到顶峰只是时间问题。

  这是老天给饭吃。

  

  虽然也看过试片,首映礼上也跟着众人一起看过,不过那时候心里琢磨的都是有没有要修改的地方以及接下来的台词流程,所以这次倒还真是达达利亚第一次正儿八经看自己的这部作品。

  他看得认真,完全没注意一旁的空一脸欣慰地胡思乱想。电影里的主角从刚开始离乡时满怀抱负希望到被各种社会压力蹉跎到暗淡麻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又不愿意和家人报忧,前后变化大得吓人,他自己在研究剧本和拍摄时也总免不了心一揪。

   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地方大概就是那些在拍摄期间为了贴合角色而流失掉的肌肉已经通过疯狂锻炼吃健康餐补回来了。

   整个剧情并不怎么跌宕起伏,但灰暗压抑的电影基调还是在散场时把第一次观看的荧看红了眼眶。片尾曲接近尾声,放映厅里的灯重新亮了起来,零星的几个观众也零零散散地离场了。

  达达利亚坐得有些发懵,从电影里脱离出来后伸了个懒腰,无意识地盯着前方隔了两排的观众看。随着那人缓缓起身,达达利亚也缓了过来,他眯了眯眼,怀疑是不是因为太晚了缺乏睡眠而导致自己眼花,那背影简直熟悉的可怕——在脑后束起来的一缕棕色发丝,挺直得像松柏一样的站姿,很经典的璃月风范——不管在现实和梦境中达达利亚都见过无数次。

  …看错了吧。达达利亚想转头招呼两位同伴准备走人,视线却仍然不受控制地跟着那人转。

  也许是因为一些没用的心有灵犀,也许是旁边兄妹俩讨论剧情的声音在略空旷的放映厅里显得有些大了,那位观众在走到通道旁时转头向后排看了一眼。

  达达利亚的大脑在他看清那人的眼睛的一瞬间变得空白了。

  

  片尾曲的最后一小段尾声结束,音响彻底安静了下来,双子交谈的声音似乎也有些模糊了。

  虽然那位先生同他一样用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但达达利亚对这人的一切都过于熟悉了。即便第一眼看到他背影时没敢认,但撞入那双漂亮依旧的石珀般的眸子后,他无论如何也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他所想而不敢见之人了。

  金瞳的主人在碰上达达利亚的目光后也同样愣在了原地,惊讶和无措的程度似乎一点也不比他低,整个人僵直住了。

  两人茫然地对望几秒后都慢慢地缓过了神,达达利亚注意到对方手指有些发颤地蜷了起来,口罩起伏了几下,好像低声念了句什么。太远了,他没听清。

   达达利亚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要站起身:“钟…”

  真的是他。

  “达达利亚?”两位同行人小声的呼叫让他收回了视线,看到两人疑惑的表情,他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的举动在双子眼里是相当反常的。

   “钟…终…终于结束了啊,坐得我都有点身上发酸了。”达达利亚及时地改了口,欲盖弥彰地活动了一下肩颈。

   “看到什么惊世骇俗大美人了,这么入神?”荧抹了抹眼角,眉头一挑。

   “…瞎说什么呢,把我当什么人了。”

   几人的视线一起投向达达利亚刚刚盯着的地方,的确什么也没有。那人已经离开了。

  走了啊…

   “惊世骇俗的大美人”在惊鸿一瞥后一走了之,给至冬青年留下了一个不眠夜。

  达达利亚随手将擦头发的浴巾扔到一旁的椅子上,靠在床头心不在焉地喝水。

  这么晚了,他为什么会在那儿?

   他不是向来讲究早睡早起安神养生的吗,为什么要大半夜出门?

   好吧他作为大影帝为了不引人注目晚上出门倒也正常,但只是为了看个电影就这么打破自己地作息规律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难道是睡不着?失眠?最近也没看到什么新闻说他身体不好啊…微博里也一切正常。

  不,不对,重点是,他为什么要来看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的制作人员里有什么和他有旧交的人吗?除了主题曲演唱者好像是他的老朋友其它没什么了吧…

  说起来,他刚才看见我了。他的反应有点出乎意料,是想说什么吗?

  他到底为什么会来?

  是因为我吗?

  会是因为我吗?

  不能吧,不可能了吧。

  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吧,毕竟那是钟离先生。

  达达利亚皱着眉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放下水杯,往床上一倒,决定遇到困难睡大觉,睡不着也硬睡。

   别老给自己添什么奇怪的念想了达达利亚,这可不像你。

  不管参加人员的睡眠质量如何,最后一场路演还是照常进行。毕竟还是年轻人,早上被空连打了十三个没人接的电话叫起来的达达利亚除了精神恍惚了一个多小时外没有出现其它任何副反应,淡淡的一点黑眼圈被粉底盖过去之后没留一点痕迹。

   就像钟离昨晚的突然出现一样。

  

   这一边的顶流压下复杂的心思面对摄像头谈笑风生,那一边的知名脸未老心先老养生演员心绪也并不平静。

  这些日子没什么好的剧本,推掉了几个通告之后只剩一个没到时间的综艺和一部正在筹备中的电影。在小年轻至冬璃月两边跑的忙碌时节,钟离这些天倒是在自己的公寓里岁月静好。

  虽然有经纪人的千叮咛万嘱咐,这位向来老成省心的艺人先生还是没忍住,赶着最后一两天的排片,逆了自己的日常作息习惯去看了那位年轻人的电影。

  两年多未曾见面,虽是时常注意着对方的动向,在看到电影实片时钟离还是感慨了一下。

  他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令人欣慰。

   除了这声感慨,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想些什么了。

   尤其是在电影散场时他一转头就遇到了那片刚在电影里尽显绝望的海洋般的双眸时。简直可以称之为糟糕。

  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阅历广如钟离先生也并不知道在分手的几年后又遇见前任该怎么与之相处,况且他也并不能保持心绪平和。

  对方似乎也很惊讶,两人一站一坐隔着几排位置愣了半天。

  钟离还是没忍住。

   这个名字每天在网络上都会被各种人提到,但对于他来说,念出这个名字的感觉已经很陌生了:“达达利亚…“

  对方皱了皱眉,但注意力很快被身边的同伴吸引去了,钟离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没有停留的必要。

  已经很晚了,该回去休息了。

   ”啊…所以,这就是你大半夜不睡觉连着在朋友圈转了十几条养生小秘诀的原因?“温迪在录完歌回家后看到朋友圈里被奇怪的东西刷屏,大受震撼的同时非常担心自己这位老友的精神状况,特地在第二天打来电话慰问。

  钟离:”…“

————————————
是搞笑文(是搞笑文)

159 个赞

好吧不知道为什么lof审核不通过,怒而转战塔塔梨

轻置玉臀!狠狠住在评论区了!

2 个赞

老师!lof一堆莫名其妙的违禁词,想发的话可以试试二分法排查,实在不行就申请让人工审核来,那审核机制真的很垃圾 :smiling_face_with_tear:

:baoxiang:谢谢喜欢

1 个赞

谢谢老师!!!!申请了人工通过了(嗯嗯

1 个赞

好耶!! :zhandou:

1 个赞

好看好看,蹲后续

1 个赞

啊啊破镜重圆好吃!!住下了!

住下了住下了。期待咪更新QwQ

2 个赞

:yum:吃吃吃

1 个赞

啊啊啊啊期待一下后续 :ku:

放个屁股

2 个赞

放个屁股 :xing:

1 个赞

更得又慢又少我有罪,下次一定
省流:我再也不乱接综艺了。
(二)
 &emsp
  “啊…所以这就是你大晚上不睡觉连着在朋友圈转发十几条养生文章的原因?”

  钟离短暂地陷入了沉默,决定避重就轻地去纠正温迪说话的不严谨性:“不要随意夸张,我统共不过转发了四条。”

  温迪:“…好吧。”

  不管转发了几条,钟离因为“深更半夜出去看前任电影还撞见前任本人”而失去了原本优质的睡眠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

  温迪这几天被经纪人强制性戒酒,在电话那头喝了口水,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人也算是半个发小,对钟离和那个至冬的艺人之间的事也算了解一二,这两年也没少偷偷地为朋友这个状态头疼过。

  自己这位老友,天生一个不通人情的死脑筋,又是传统到了骨子里的一个璃月人,说话含蓄,感情上又不怎么外露。说好听点是沉稳靠谱,说难听了,就像温迪有时候开玩笑一样,油盐不进的大石头——充其量是个温文尔雅点的石头。

  在和达达利亚分手后,钟离似乎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也不跟别人提,最后还是温迪来璃月跑通告拉钟离喝了顿酒后才从对方时不时会对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出神的态度中发现了不对劲。

  
  “不过你现在倒是比以前好多了,对吧?”温迪习惯性地把水杯当酒杯晃,冲电话另一边的人笑笑,“最起码换在两三年前我可是完全没办法听你亲口说出这种事啊,我本来还打算这通电话如果问不出什么,这两天再来看看你呢。要是以前也多说点话把自己想法说说清楚,说不定…?”

  钟离语气平淡:“昨日之事不可追,没有什么说不定可以想的。…话不说清楚的确是我的过错。”

  “我前不久才和那位朋友合作过,其实我觉得…”

  温迪突然止住了话头,小声冲旁边说了句“我马上就来”,似乎是有人在叫他。

  忙碌的歌者只能终止自己的聊天时间,对着手机语速加快:“我要开始工作了,下次说吧。反正《山川行》新一期你已经定下来要参加的吧,等拍摄前后什么的咱俩好好喝一杯,再说说你这事。”

  《山川行》是近来热度高居不下的一档旅游型综艺,大体来说就是每期以不同区域为游览地,两位本地艺人作为导游,带领三位外地艺人进行一日游览。录制基本没什么可以安排,主打一个老年养生四处乱逛,以一种很新的方式出了圈。

  钟离向来是不参加娱乐综艺活动的,但还是架不住两位常驻主持人——温迪和胡桃,一个是老朋友,一个算是看着长大的后辈——一再邀请,最后还是应下了璃月这一期的录制。

  先前因为原定的嘉宾组部分出了些问题,到现在还没有正经通知完整的参与名单。算算也没几天就到录制时间了,成员名单应当也该出来了。

  钟离挂了电话放下手机,低头看着电话弹出来前正浏览的达达利亚相关话题,一个大V新发表的文章标题明晃晃地弹出来——“达达利亚转型新作,叫好叫座?演技全靠强撑!”

  璃月人皱了皱眉,径直关掉了手机。

  
  
  “好了,最后一场也结束了,圆满收官。”空在达达利亚换好衣服后低头一边盯着手机一边走进化妆间,冲他晃了晃手里的外卖包装袋,“刚请助理帮忙出去拿的,犒劳犒劳你。”

  达达利亚往椅子后背上一靠,仰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经纪人。

  这个男人已经失去灵魂了。空默默地想,于是就不再说什么,掏出一杯可乐插上吸管开始给自己喝。

  “?”达达利亚坐了起来,“不是说犒劳我?”

  “我看你刚刚没什么兴致,帮你吃几口。”见对方活起来了,空又摸了瓶饮料扔了过去,“这次还算不错,那些记者莫名其妙的问题都给挡回去了,我等着欣赏欣赏他们这回该怎么乱买热搜搞你。”

   达达利亚刚开始没经过岁月蹉跎,脾气比较冲,面对记者不怀好意的问题还没办法对答如流,一不小心着了道就容易跟记者呛声,于是就被对家逮着疯狂做文章,能愣撑到现在这样是他的福气。

  “他们总会找到话说的,也掀不起什么水花,习惯了。现在我这么大动作,他们肯定得想方设法…我服了,你是谁派来用可乐暗杀我的吗。”达达利亚边说边开瓶,可乐经过刚才空那么一晃一抛,以冲天之势从瓶口冲了出来,所幸达达利亚选手躲闪及时,只稍微弄脏了一点衣服。

  
  “抱一丝啊鸭哥,一来就让你被可乐冲击。”空毫无忏悔之心地递了个毛巾过去,点了点手机,“给你点补偿。”

  达达利亚换了个位置坐,在外卖袋里翻了翻,抬头看一眼空手指的地方:“你打算送我个手机?那敢情好啊,我正嫌自己那个内存块不够了十合游的游戏更新不了呢。”

  ”…别惦记你那游戏了。我的意思是说,《山川行》,之前接的那个综艺,参演名单下来了,给你听听提前做个准备。”

  “行吧,什么在你这儿都能随便扯成补偿啊报酬啊。你说,我听着呢。”达达利亚从袋子里翻出一袋鱿鱼圈,向空扬了扬下巴。

  
  “温迪胡桃你知道的,常驻人了,你也算是熟的。”

  达达利亚点点头,继续嚼他的鱿鱼圈。

  “你的前队友散兵,也没什么问题…吧?你俩克制点别太呛声。”

  达达利亚额角跳跳地点点头,又掏出一个鱿鱼圈。

  “…这倒是难得,这位不是从来不参加综艺的吗…”

  达达利亚不吃了,微微坐正了身子看向空。

  “最后一位是那个钟离先生,你以前应该没怎么面对面地接触过,嘶…”

  达达利亚没控制住,脚下一用力险些一仰头连人带椅子翻过去。

  
  “…你怎么了?”空正在寻思着该怎么让达达利亚稍微对同行人员了解一下好涨点人缘多点人脉,一抬头就见达达利亚挣扎着扶正椅子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自己。

  达达利亚没说话,麻木地咽下嘴里的那一口吃的,空善解人意地自行理解了:”啊,你还挺经常看钟离的作品的我记得,见到比较崇拜的人紧张?可以理解。你放松一点,毕竟进了节目就算同事了,没必要太紧绷。“

  崇拜钟离的小年轻面如死灰地点了点头。

  
  达达利亚连续两个晚上失眠了。

  人生就是这么充满戏剧性。他躺在床上默默地想。

  优秀至冬青年背井离乡,举目无亲,没有人可以谈心,没有人可以倾听他的无助。

  至冬伤心人在璃月这繁华的城市,寂寞地缩在孤独的一角,打开了微信。

  空,青春年少,不知烦恼为何物,不可与之交心。

  荧,窈窕淑女,不太适合倾诉这等烦心之事。

  达达利亚从通讯录的一角找到了名为”散兵“的联系人。

  达达利亚:你什么时候到璃月?

  对方回得很快,大概是刚好也在看手机:有事求我?

  达达利亚失去了倾诉的欲望,打下一个句号后关上了手机。

  散兵似乎反倒来了兴致:啊,我知道了。

  散兵:你的那位先生也要参加那一期节目对吧,怂了?

  达达利亚:谁在说话

  达达利亚:谁这么多年恋都没恋上一个

  散兵没再回复了。

  

  煎熬纠结的日子过得格外快,达达利亚几乎感觉没睡几个小时的觉拍摄日就到了,也可能是他真的也没睡几个小时的觉,但是他感觉自己精神抖擞,将要去面对自己演艺生涯中的最大挑战。

  正式开拍的时间设定在五点,达达利亚来得不算早,在未布晨光的路上大步行走,表情肃杀。

  区区在和前男友正式重新见面时表现得像第一次见面时的和平模样,小菜一碟。

  达达利亚是这么想的。

  在他走进摄影范围内,已经站在场地上的众人——包括钟离——将目光投向他时,他的信仰,他的执着,他的追求,出现了一些裂缝。
  

  …我的演艺生涯完蛋了。

  他想。

29 个赞

(拍一下)

(拍一拍)

(浅拍一下)(咦)

是很不像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嗯

2 个赞

好看。想看小达先生再续前缘(bushi)期待接下来的内容ʕ•ᴥ•ʔʕ•ᴥ•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