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狐狸啊,狐狸

*公钟甜甜短打流水账

*乱写的乱写的ooc怪我

*无聊东西,没有文笔

往生堂新来了一位贵客。

这位贵客一身火红的皮毛,缎子一般滑顺,体态优雅大方——是只高贵的狐狸。这狐狸大概是半夜从哪个窗口偷摸溜进来的,不怕生,就是挑人的很,往生堂上下几号人,只有那位客卿先生能让这位贵客亲近亲近,其他人,哪怕是胡堂主也没这份殊荣,只能偷袭失败后在旁边气得跳脚。

胡堂主一生气,就有人要倒霉了,但是这事儿又不能怪到自家客卿头上去,就只能怪上那只狐狸了。胡堂主眼里众生平等,她也不觉得和一只狐狸怄气有什么不妥,更何况这狐狸歪在钟离身上那股黏糊劲儿,突然就让她幻视成了愚人众那个可恶的橙毛。

这下子抱是不想抱了,但是搞事还是要搞的。胡桃看着那只一天到晚赖在钟离怀里的狐狸,眼睛一转,跑进房里翻出了纸笔。

于是在外加了三天班,收了一麻袋债的达达利亚刚踏进北国银行的大门就收到了来自往生堂堂主的亲笔来信。

叶卡捷琳娜走过来,汇报工作的话才将将开了个头,手里就被塞了一个装摩拉的袋子和完成的债单,而刚踏进门的公子大人转身就跑,急得像是天理已经带人打到了楼下,站在门口的守卫被公子大人带起的风刮了一个踉跄,正在一脸惊恐地看着她。叶卡捷琳娜捡起掉在地上的信纸,深深地为北国银行的未来叹了一口气。

达达利亚头一次这么光明正大气势汹汹地进了往生堂的大门,胡桃不嫌事大跟在后面指了指后院的方向,并快乐地跟上去看戏。

后院栽着几棵树,夏日里好乘凉,钟离就坐在树荫底下,面前摆着一方小茶桌,茶杯上飘着袅袅的热气,他手执一卷书册在看,听见门口的鸡飞狗跳才抬起眼来。

“公子和堂主这又是在闹什么?”

胡桃躲闪不及,被客卿抓了个正着,索性大大咧咧站了出来,“我可只是个帮忙开门的,”她指了指旁边的人,“找你有事的是这位公子先生。”

公子先生气势汹汹地冲进后院,又气势汹汹地看向钟离,然后在看到钟离怀里的狐狸时猛地刹住了脚。

“这就是你说的情敌?”达达利亚大为震惊,达达利亚原地石化。

胡桃找完乐子溜得飞快,一个转头的功夫就不知跑去了哪,留下一个不知所措的达达利亚和钟离面面相觑。

钟离听了个全程,心里便猜得大差不差,一时觉得有些好笑,招了招手叫杵在门口的年轻人过去坐下。

“胡堂主天性跳脱,她冲你开玩笑,你还当真。”钟离看着小年轻衣服都没换,造型也不做了,便知他是刚回来就急急忙忙来了往生堂,怕是一口水也来不及喝,“跑得如此匆忙,莫不是不相信钟某对公子阁下的心意。”

达达利亚杯子递到嘴边便听了这么一句,赶忙要搁下杯子好好辩解两句,茶盏放了一半,又被一只手推了回去,达达利亚抬眼一看,钟离眼梢间尽是笑意,好看的紧。

“钟离先生就爱捉弄我。”小年轻心痒痒的,又觉得有些羞恼,把空茶盏往桌上一放,又冲着那位耍起了赖,“我忙了三天,一回来就听说钟离先生另寻新欢,吓得赶紧跑来找你,你不说体贴我两句,还捉弄我。”

“是钟某的错。”钟离笑吟吟的,只管应下。

达达利亚看他好说话,更得寸进尺,一伸手就将那狐狸拎了起来,怒得那狐狸伸爪挠他,“先生说得好听,却还抱着这狐狸,就是诚心要醋我。”

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谁能知道堂堂愚人众执行官竟然真的要和只狐狸争风吃醋起来,这要传到外头去,论谁都要说一句胡诌的。好在此处能张口说话的也就剩下了客卿一人,而这位却是平日里见惯了这场面,只觉得有趣。

于是他状似为难的蹙了眉,道:“可这狐狸确实伶俐可爱。”说罢偷偷抬眼去瞧,年轻人一副当了机的表情僵在原地,手不自觉一松,被他拎着的狐狸乘机越了狱,又窜进钟离的怀里,哀哀怨怨地叫了两声。

“钟离先生,”达达利亚一脸伤心地靠过去,“你居然夸它伶俐可爱,你是不是变心了。”

“我只知道你是个惯会装可怜的。”

钟离说着,一手捏出一个小物件比在狐狸面前,笑问,“瞧着像不像你?”

是个岩造的小面具,和他脸上挂的那个一模一样,看起来倒是精致可爱。

达达利亚眨了眨眼睛,心里难以抑制地高兴了起来,道是什么情敌,不过是我的替身罢了。他这么想,脸上也得意起来,却还要继续卖乖道:“我人就在这里,你还要这个狐狸做什么?整日抱在怀里也不嫌热。”

钟离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达达利亚一把捂住了,“我知道你不怕热。我现在回来了,你不嫌热可以来找我,不许抱狐狸。”

不讲道理的小土匪。钟离缓缓眨了眨眼睛,他生得好看,又有心逗弄,直教小年轻耳朵红了一圈,达达利亚急急忙忙要收手,却叫人又拉住浅吻了一下。

他勾引我!达达利亚在心里大喊,我被勾引了!可是偏偏他就吃这一套,要怪只能怪自己不争气。思来想去都是自己丢人,达达利亚恼羞成怒,捉着那人的手一把拉近,就要去寻他的唇瓣,钟离也不躲,只是笑吟吟地闭上了眼。

狐狸受了惊,从钟离的怀里跳出来跑走了。

“达达利亚,我的狐狸跑了,你是不是得赔我一个?”钟离瞥了一眼跳走的狐狸,推开了得寸进尺的年轻人,好整以暇地整了整衣服。

“什么狐狸啊,钟离先生有我还不够吗?”达达利亚委委屈屈地蹭年长者的脖颈,暗搓搓地想要留一个牙印。

“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

“什么建议?”达达利亚话音刚落,突然腾地从半空落下,被钟离一把抱进了怀里。

达达利亚呆呆地看了看自己的毛爪子,还没反应过来,摇摇晃晃在钟离膝盖上走了两步,又歪了下去。

钟离觉得好笑,把那枚小面具别在了他的脑门上。

“这下,阁下才是我心里最伶俐可爱的狐狸了。”

END

这一日,胡堂主看着后院跑出来的狐狸,又看了看自家客卿怀里的狐狸,突然有种幻视成真的恍惚。

56 个赞

太可爱了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小狐狸好可爱!!!!!特别可爱的小情侣:sob::sob:

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cupi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太可爱力!!好甜!!!

先生也是只勾人的狐狸:imp:一家子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