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小离

•一只散货努努离的文案引发的脑洞,一发完

•就算生来不完美,也是值得被爱的

•无逻辑玄学与老婆熟识的奇怪发展,ooc致歉

•最后,努努就是坠吊的!(努努起义)

 ————    ————

 这是一只散货努努离





 达达利亚拆开快递盒时,躺在里面呼呼大睡的努努离翻了个身,正要继续补觉,然后他被达达利亚晃醒,从盒子里呆愣愣的抬起头来,看见从头顶方盒照进来的光,这才意识到现在自己也有喜欢他的小主人了。

 

 

  达达利亚对努努离的第一印象是丑萌丑萌的,不过努努叫的时候还怪可爱的,说出来的话也能够让他理解,总之,作为情感寄宿对象还是非常不错的。

  努努离哭起来的声音像小雏鸟,细细软软的可爱极了,就是比较难哄, 非要他抱着唱给我摩拉童谣后才肯安心,达达利亚如是说。



   

 等等,为什么要说哭声呢?



 达达利亚无奈,因为努努离又趁他不注意掉进洗手台里了,更糟糕的是里面还有一只正在清洗的小章鱼玩偶,由是,哭泣的努努离和章鱼玩偶一起共享了薰衣草味的沐浴露泡泡

  综上,他最近总是为努努离的呆萌举止感到小小的头痛,达达利亚以前没有养过这样的小玩偶,在网购时又因为没有抢到正版娃娃购买权只能退而求其次买了散货,更神奇的是这个小东西竟然像有生命一样会说话会走路,好像小小的身体里真的寄宿着一个无比可爱的伟大灵魂

 不过达达利亚却并不为努努离的生命力感到过多的讶异,若究其缘由,或许因为他从小就是这样极富奇思妙想的男人吧





除此之外,他也是个心思格外细腻的家伙。

所以,他并没有让他的努努离知道,自己的努努离和别人的努努其实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钟离先生,拜托不要趁我不在的时候把处理好的鱼肉扔进排水口。”

  “钟离先生,在浴缸里和我一起泡澡的时候不许偷偷在泡沫底下潜水哦!”

  “钟离先生!不要偷吃我新买来的黄色咸饼干!那是鱿鱼味的!!!”



 这样发生的小小闹剧总是充满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与过于贴心的达达利亚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便经常能在房间听到努努离的歌声,几乎肉眼可见的令人察觉到离离似乎在人的照顾下变得更加活泼了些。





 “达达利亚…我的名字是钟离吗?努努” 趴在他肩膀上的努努离眨着星星眼,bulingbuling的,似乎很满意这个用于称呼他的名字

  啊啊,如果要这么说的话得有千千万万个叫钟离名字的努努,毕竟全世界的努努离可都是按照钟离先生——那位达达利亚所钟情的名人形象所设定的。

 但达达利亚不会告诉他的努努离其实有千千万万个他这样的努努的事实,也同样不会告诉他的努努离与其他努努存在的不一样之处,因为在达达利亚看来,他的小努努离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如果小小的善意谎言能让他的努努离开心的话,那就没什么不这么做的理由。



  “当然啦,这是你的名字。对啊,很好听!当然很适合你!因为小离就是全世界最棒的努努。”

  



  由是, 在他的刻意隐瞒下,这种平静而满足的生活状态,倒也确实保持了很久。



  

  可爱的努努离甚至有各种平易近人的小习惯,比如他喜欢枕着达达利亚的手掌入睡,偶尔会在达达利亚几次累的打呼噜的夜晚愤愤的把人踩醒,让他重新睡一次,折腾下来难免会让达达利亚荣幸的得到两个黑眼圈。

 不过达达利亚当然不会生气,谁让他喜欢自己的努努呢,钟离和努努离他都喜欢。

  到这,就不得不提及另一位主人公了。

 



   钟离,一位因逛街被星探发掘走红的素人老师———魅力宛如当代玛丽莲,同时,也是达达利亚心中如梦中情人般的存在

 

    而现在,除了达达利亚一次碰巧与钟离做临时搭档的街头综艺,并意外的被一个赞助商看中,同时与钟离获得了一个系列的努努形象代言后,他们便似乎再无交集的可能了。

   达达利亚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果然无论怎么想,自己这种小路人和那种人物,都是没有什么美好可能的吧。

 

  



   啊啊啊啊,万恶的青春悲伤文学之单相思之劫。不过还好,我有努努离,四舍五入就是和他的钟离先生在一起了。

 

   这样想着,忽然便释然了,于是在努努离睡得正香时,达达利亚抱过他的努努来狠狠亲了几口,便再也爱不释手了 。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那位在他眼里看起来非常成熟稳重的漂亮先生,最近似乎也收购了一只特别的努努玩偶。

  

    看起来当钟离先生对上这种小玩意时,也鲜少会失了学识渊博的技能点,以至于他在准点抢购时不小心点进了套娃页面,最终错过限量抢购,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买了只散货的努努。

  

    要不是后来经纪人胡桃送了他一套产品方附赠的样品努努离,大概钟离本人连自己的正版努努恐怕都得不到吧。

   不过,即使是散货,钟离买来的那个以曾经搭档为形象设定的努努鸭也是非常可爱的,就比如,他每天都会爬上自己的床,给自己一个早安亲亲呢!

  

  “唔…公子,早上好,呵呵,抱歉,有些痒。”翌日早晨,钟离打了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凑过来亲自己的橙色的毛绒绒,习惯性的低下头回了个吻

  “先生早上好!努努~”努努鸭从人身上蹦跳下来,似乎永远都这么精力充沛,“先生今天要吃什么!我已经学会做极致一钓了哦!先生要试试吗?努努!”

   

  钟离汗颜,微笑着坚定拒绝,“真是谢谢你,鸭鸭,但是抱歉,我并不喜欢吃海鲜。”

 “哦哦!好的先生!我记住了哦!”

  好在他的努努鸭从来不会为此感动沮丧 ,反而总是和个小大人一样关心着钟离的食宿,甚至还能用他的迷你餐具真的给人做一顿饭吃。   

   真好,就和爱人一样。

 …说起来,这个努努设定的本人也会和鸭鸭一样可爱吗。唔,对了,上次综艺节目和他搭档的那个素人男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思及此,坐在化妆间椅子上的钟离又走神了,见状,胡桃无奈的用台本敲了敲他的脑袋,顺便夺去正陪着他一起看剧本的努努鸭帮他暂时保管

  

 “喂,钟离,等会这个综艺开拍后可要按着剧本走哦。至于这个小东西,我先帮你照顾,你就放心吧。”

  “先生加油!努努!”努努鸭和站在胡桃手掌心,手脚并用的挥着与钟离暂时告别

   

   钟离微笑与人挥手致意,看台本的眸光又有些涣散,鲜少有些在将要工作时心不在焉的。

  奇怪,他在发散什么呢。钟离扶额动作蓦然一滞,末了摇摇头,重新集中注意力。

  不管怎么想,还是快点完成今天的工作,然后,与他的努努相聚吧。

————      ————

   

今天日历上的运势行程是不宜宴聚。

或许确实是那么一回事,达达利亚今天陪他的小离先生参加了一次特别的聚会,在那之后,他的小离先生情况就有些不对劲。

  说是不对劲,倒也不是,更像是努努离被他的新伙伴欺负了似的。达达利亚手里提着那个节目组后续附赠来的努努鸭盒子往家走,他一边安慰刚刚被努努鸭的玩笑弄得哭哭唧唧的小离,一边晃了晃左手盒子里隔着塑料透明膜正关切的看着小离的努努鸭,好像要给人报仇似的。

 肩上的努努离确实立刻不哭了,他跳起来贴在达达利亚脖子上,拽着人的头发根,央求似的说请你不要欺负我的新朋友,达达利亚。

  

  真奇怪,明明是他刚刚在开你的玩笑嘛吗,明明是他把你惹哭了嘛,怎么现在反而和小鸭一致对外了?

   达达利亚低头看一眼踹了踹盒子透明层、正威胁他想出去的努努鸭,一时不知该为他的努努离与这小东西不打不相识的友谊作何感想

   不过,一只嚣张的努努鸭和他的乖乖小离宝贝,又会有什么出格的故事啊?

    再说了,他的宝贝离离当然只能和他自己有故事。达达利亚如是想,轻轻晃晕了在盒子里不太老实的努努鸭,拿出车钥匙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坐了进去。



   努努鸭盒子被他放在了副驾驶位子上,开车等红绿灯的空当,达达利亚低头,看见副座上的努努离隔着小透明层和盒子里的努努鸭相视的样子,忽然没来由的生出一种莫名的惆怅来

  在这一现象又持续了几个红绿灯后,他终于忍不住问道,“钟离先生,你一直在看什么呀?”

  “我在和新朋友交流哦,达达利亚,这个努努看起来很乖,而且一直待在盒子里面会闷的,所以可以放他出来吗?努努。”离离有些殷切的看他,可爱的眼睛也笑的眯起,隔着透明层与努努鸭小手相触,好像在十指相扣似的。

  达达利亚眉头一皱,看着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对盒子里的那家伙那么关心,有些醋溜溜的转回头去回绝

  “不用,他又不需要呼吸。”



   听了他的话,里面的努努鸭气愤的小手锤了锤盒子透明层,一副埋怨他棒打鸳鸯的样子

   见状,达达利亚侧首挑了挑眉,他于是炫耀似的当着努努鸭的面把他的努努离捞回去,颔首轻轻亲了口他的小额头,响亮的一声,气的努努鸭差点跳起来够到盒子顶层纸板

  看起来他的努努离先生很招人喜欢呢。达达利亚将手中小小先生放近,感受着努努离羞涩的扒着他的下颌回礼,顺从的凑近并吻上他的嘴唇。

  “钟离先生最好了。”毕了,达达利亚腻腻歪歪的蹭了蹭努努离,这才把开心笑着的小东西重新放回看呆的努努鸭的副座上。

   

  只是不久,就又变成一副两只努努隔盒子相望的含情脉脉场面,不过,达达利亚倒是只察觉到他的努努离无比的魅力所在。

   哼哼,毕竟努努鸭那副被吸引的呆样也是没办法的事,该说真不愧是他的努努离先生呢。

 ————    ————

  最近几天都是达达利亚的幸运日,因为实在是有太多的意外之喜了,就比如今天,他在微博冲浪参与的转发抽奖破天荒的当了一次分子,获得了一张极为限量的参与钟离签售书见面会的入场券。

   这位先生会发售书籍并不令人意外,毕竟钟离本身就是一个学识极为渊博的男人。

  身为居家自由职业者的达达利亚便甜蜜的为此费起些心思来,在工作空闲时,也颇为意外的见证了他的努努离先生是如何一步步把努努鸭的芳心彻底俘获,然后收获了一个死心塌地为他着迷的可怜鸭鸭。

    

  “先生~以后我们一起睡觉好不好?我给你新做了一个舒服的小床哦,比在达达利亚枕头旁边睡舒服多了~”

  “…喂,你不要挑拨离间啊,而且平常看起来你在我旁边时可比离离睡的舒服多了。”达达利亚敲着电脑键盘的手一抖,眯着眼睛一脸复杂的看向凑在离离面前正撒着娇的努努鸭,像是审视一只横空出现的小情敌,“他也是我的离离,知道吗。”

   “为什么你要抢我的先生!你没有自己的老婆吗?努!”不愧是以他为设定的努努,努努鸭果然也是如此牙尖嘴利,直击痛点

   话音未落,达达利亚青筋一跳,握拳发出咔的一声,吓得那只发问的努努鸭登时带着努努离后撤了七八厘米的安全距离

  达达利亚深呼吸,转回头按下文件保存选项,文档隐匿,后浮现出初始页面电脑屏幕的壁纸———一个穿着休闲衣装的男人端坐在高脚凳上的侧面照,那是钟离的综艺剧场照

  “我的钟离先生,现在还不认识我哩。”达达利亚看着壁纸上的人轻轻说了这一句,坐着电脑椅滑过来,慵懒的展开臂伸了个懒腰,看向沙发上的努努,“嗯,要喝点什么吗,小家伙们,我新买了调酒的材料,给你们露一手怎么样?”

  闻言,努努离先生第一个发表见解, “那就劳烦达达利亚了,如果可以,我想要琉璃百合味的。”

  

   “哦,没想到你还挺多才多艺的嘛,那我要一杯薄荷味冰饮好了。”闻言,努努鸭也屁颠屁颠跟着跑过来,和离离一起点了单

   “嗯好,两杯琉璃百合味的,离离先生稍等。”达达利亚走到门口,才恍然大悟的啊了声,“啊啊,至于你,鸭鸭喝柠檬水就好了,毕竟小孩子不能喝酒。”

  明显的差别对待终于令努努鸭气的蹦跳起来要追上去还击,好在被离离先生及时拽住围巾拖了回去,才让达达利亚的膝盖勉强逃过了一劫。

 

  提及此,便又出现了一点可爱的反差,即无论是按照努努设定还是现实,那位看起来有些天然呆的美人钟离,都确实要比达达利亚更年长一点。

————     ————

   熬夜是个坏习惯,凌晨一点,钟离尚且还坐在克莱因蓝的单人沙发上,扶额捧着玻璃杯喝了口水,偌大的室内只留有一盏小壁灯,笔记本电脑屏幕的光打在男人如墨清秀眉眼的脸上,总是那种能教人多看几眼的美,杯中淼淼的热气则在升腾时遇冷,使他戴着的眼镜片上现出模糊的一层水珠。

  尽管他打哈欠的动作很轻,却还是扰醒了趴在他腿上的两只相互依偎的努努,努努鸭帮他还没醒过来的努努离先生挡着刺眼的光,然后轻声又有些担忧的问大钟离先生怎么又熬夜,每天都要工作这么晚这么累,明明昨天才答应了努努要早睡早起的

   

  钟离只得微笑装傻,用小毯子将他的努努们盖回去,一边搪塞着马上就好,一边轻轻哼起摇篮曲,试图催眠那只又要钻出来阻止他工作的努努鸭

   啊啊,鸭鸭真的很可爱,完全像是恋人一样,不过现在,他又抱着自己的努努离睡得正香哩。

  又过一会儿,钟离终于做完工作这才,小心翼翼的抱起两只努努送到床上,忽然发觉到毯子底下的两小只正紧紧的相拥着,不免了无缘由的静默着注视片刻

    

  真稀奇,努努也会谈恋爱。

  说起来,直到现在,他的离离倒也没有注意过自己的努努鸭鸭和其他努努鸭的不同,钟离自然没有刻意过提起,他的鸭鸭是一只散货的事。

   现在好像只有钟离这个旁观者一人知道,他的努努鸭鸭其实是个不完美的小努努,他没有像其他鸭鸭那样柔顺的面料,就连肤色好像也要深一些,头上戴的那顶面具细节稍稍有些粗糙,就好像和其他正品努努鸭站在一起时,颜色也会黯淡些

    但那没什么关系,好在在努努离看来,恋爱者眼里的对方都是无比闪亮的模样,而且钟离觉得自己的这只努努鸭其实也和其他鸭鸭一样可爱,不,是可爱加倍。

   当然不是捏造的臆想,毕竟,现在的两位钟离先生可都对这只努努鸭情有独钟呢。



   洗漱过后,钟离躺在床上,顺着视线看向枕头旁两只努努酣睡的模样,似乎在暗色背景下渐渐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温馨感。

   尽管钟离没有表现出来,但在闭上眼睛后,他还是对那种被人抱着一起睡觉的感觉产生了奇怪的期待。

   

   恋爱这一项并不在他的近期日程规划内,但是,那种想要打破常态,在寂寞时分产生的莫名悸动也总是难以避免的。

   嗯,所以…他什么时候也能找到像努努鸭一样爱自己的人呢?

  ————     ————

  

  书本发行签售会的门票销售可谓相当火爆,甚至为了抢到更多的票,狂热的粉丝迫不得已和门外的黄牛斗智斗勇,以一种比薅韭菜更便宜的价格成功包揽收回小部分票券,黄牛含泪血赚两三倍。

  达达利亚和他的努努今天早早就在开放时间之前排起了队,呆在蓝色小鸭包里的努努一个劲的想探头探脑瞧一瞧,被达达利亚无奈的按回去,毕竟人群熙攘,万一小家伙们掉出来,恐怕不一会儿就会被旁边来往匆忙的工作人员挤远。

     

   坐在队伍尽头签售处的钟离今天穿的是墨色西服正装,配着一条缀着金色宝石的领带,看起来沉稳内敛,气质斐然。

   真好看啊,钟离先生。如果能和这样的人谈一场恋爱,想必一定非常幸福。

 可是越是沉迷,时间流逝便越调皮的加速,长长的队伍很快缩减靠近,最后排到达达利亚的位置。

  达达利亚礼貌的与钟离鞠躬打招呼,似乎是长时间单一的签名动作久了,钟离仅仅匆匆抬头笑着与他致意,便接过书,在扉页写上一道漂亮的签名。

 “…”见人没有认出自己的迹象,达达利亚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几秒后钟离抬起头看到一个橘发男人的模糊侧颜,听见一声轻轻的谢谢,然后感受到面前人转身时掀起的小小的风,后知后觉到似乎年轻人的话语里还有一点细微的遗憾意味。

  那个年轻人接过书,走后又颇为留恋的回头看了钟离几眼,最后便和其他人一样,有序离开了会场。

  这次他没能按住包里探头的努努们,于是乎,趴在包包开口处目睹了漂亮陌生男人的努努们不约而同的讶异了声,然后抬头看看达达利亚郁闷难过的小表情,最后都默契的保持安静。

  

   达达利亚跟着前面的人绕着走到接近出口的看台处,期间一直发神的盯着书册黑金封面,于是毫不意外的在一个交叉口转错拐角,与人群错开,走入一个人影寂寥的走廊。

   “哎呦!谁踢我?”又走了一段,脚下好像踢到了什么,达达利亚一惊,看见一个橘色且圆润的小玩意正抱着头,然后恼怒似的埋怨这个踢到他的男人,“你走路不看路的吗!努努!我也是会痛的!”



   竟然是一只努努鸭,达达利亚呆愣一秒,反应过来俯下身将小家伙接进手里,“啊抱歉抱歉!小努努,真不好意思!刚才我走神了,你没事吧?”

     “哼!你觉得我会没事吗?一个成年男人对努努造成的伤害有多大你知道吗!欸!”这只努努鸭与达达利亚的努努们对视上,然后又抬头看看达达利亚,小圆脸上的表情可见的一脸震惊,“等等,嘿!你这种冒失男人竟然也有努努!”

    “这很奇怪吗?达达利亚是我们的好朋友,也是我们的家人,类似于爸爸妈妈那样的关系,所以我们当然也是一家人,他也并不是冒失鬼。”达达利亚包包里的努努离咳了咳,先声总结了逻辑关系,然后碰碰自己旁边看懵发呆的努努鸭,得到后者一脸赞同的点头肯定

       

   陌生努努鸭暂时对这个言论放下疑虑,然后重新看向揉着脑袋的达达利亚,看半天,发现这个男人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好像是什么奇怪的成年体,又大吃一惊的努努好几声,完全忘记自己偷跑出来还迷路的事情

   听了陌生努努鸭的发问,达达利亚的努努们笑的可欢了,然后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没错,你可以叫达达利亚爸爸妈妈什么的,因为所有努努鸭都是按他的形象所设定的。

   “啊哈哈哈,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过于炫耀的事…”达达利亚无奈的说,反而做了努努们的旁白音

   

   “谁管这种事情啊!而且我们努努鸭可比你本人好看多了!哼!喂,我迷路了,能不能送我回去!这样我就承认你是个好人。”陌生努努鸭侧着身子说完气话,指了指低头看着他打量的达达利亚,在人手上轻轻跺了几脚,“快点哦,我的离离先生还在后台等着我呢!”

  没想到这只努努也有他的离离先生,至此,达达利亚悚然一惊,等等!难道所有的鸭离努努们都有自动配对这一出场设定吗?!

  达达利亚由是捡到了一只迷路的陌生努努鸭,可这只鸭鸭并没有说太多有用的关于主人的信息,只一个劲的说他的主人有黑头发,长的很好看, 是个稳重靠谱的成年男人,他和他的离离先生都很喜欢他的主人。

    这xp定位,说的达达利亚都忍不住心动了。奇怪,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呢?

   带着陌生鸭鸭在会场附近的走廊找了好几圈没有什么进展,过了快一小时,达达利亚也没有找到他的主人,反而趁机几次借着视角远远看到他的钟离先生,大抵到了后续尾声阶段,钟离与身侧几位工作人员聊天,笑着的时候纵是远观也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好可爱,好想抱钟离啊,好想和钟离一起快乐的聊天交朋友啊,达达利亚发神片刻,低头看了眼站在他手上远观四方试图找路的陌生努努鸭,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融入人群去询问失主了。

   麻了,什么狗血现实。

  直到被一位安保截住请到后台暂时等待,坐在椅子上的达达利亚才知道自己遇到的这只鸭鸭是钟离的努努。

  达达利亚没想到自己最终借着这只努努与他的偶像巧结良缘。毕竟谁会知道钟离的努努鸭从后台跑这么远,差点迷路,还差点被一些心思不正的人一把抓住带走

    

  由是,在双方鸭离努努们的陪同下,达达利亚和暂时休息的钟离先生进行了第一次单独的会面

  钟离先生近看也真的非常好看。

  达达利亚接过钟离为他泡的茶包纸杯,紧张的碰到人温热白皙的手,又看见钟离微微一笑,羞得年轻人大脑宕机的低头就喝,然后不出所料的被烫到嘴

  

   “能喝到先生亲手泡的茶,我还挺荣幸的。”达达利亚垂头不自觉避开人视线,开心的不行

   “其实今天发生的事也算非常有缘,没想到我的努努鸭竟然被鸭鸭本人送回来了,很有趣不是吗。”钟离抵唇认真思考片刻 , “说起来,我应该叫你公子先生吗?我记得这是你上次综艺与我搭档时的代号。”



   “啊啊,如果可以,其实我希望钟离先生能记住我真正的名字,我叫达达利亚。”他笑了笑,“若按我家乡话来说,大概是凛冽冬意冰雪消释和春告之意。”

  

    “很美好的意味呢,达达利亚先生,你的名字很好听,和你的人一样,读起来似乎也给人奇妙愉悦感。”钟离欠身,坐在他对面的小沙发上,然后看向桌上两对努努鸭离,沉默片刻

       

   “你的努努也很漂亮。”钟离看着达达利亚的努努们如是说

    “谢谢您的夸奖!当然,不止这个,他们也和我一样幸福,无论现在还是以后。”见钟离一副察觉出散货离离的表情,达达利亚轻轻几个微动作,示意了聪明的先生,自然心照不宣的得到默契回应

  钟离低头看着自己腿上的散货努努鸭,与达达利亚眨了眨眼相互授意, 看起来,他们两人都有不约而同在保守着的相同秘密

   

   最后的结果很愉快,达达利亚与钟离交换了联系方式,并意外的获得被受邀一起吃饭的特权。

 

  就像做梦一样,但如此金色的梦说不定也会在某一天照进现实呢,就像现在,甜蜜的开始,亦然有无限继续的可能。

  回去的路上,达达利亚的努努们一个劲的问那是不是你的离离,闻言,达达利亚则只是笑了笑,点点小家伙们的脑袋并未言语

    

   当然,就像努努鸭有努努离一样,那个男人则是达达利亚专属的离离先生,一一对应。

    

  

————     ————

  时至今日,达达利亚也还记得与钟离第一次出游时的光景,在那次签售会后他与钟离的线上联系便奇妙的逐渐密切起来,关系见着大好势头,于是乎本着趁热打铁的原则,达达利亚便也欣然接受了钟离邀他一同踏春的邀请。

  达达利亚的努努们和钟离的努努们结伴而行,他自己则稍显腼腆的跟在钟离身后,那位先生倒是坦然自若,虽然健谈,举止言谈让人舒服,浅浅的距离保持得也总是恰当好处。

     

   越是平静,心火就越难以自抑。

  似乎是意料之中,达达利亚作了平生最大胆的一次决定,当他把人猝不及防的按倒在石椅上时,被亲着的当事人微微瞪大一下眼睛,便主动放松被人按住的双手,轻轻仰头凑近达达利亚的脸颊些。

     “…先生,您这样反会让我觉得很被动。”吻毕,达达利亚笑,声音好听磁性,人却没底气的不行,好在周围山色景色独好,人迹罕至,似乎做再多的亲密之举,也并不影响亲密中的另一位局中人

    

    “是吗?可我觉得就结果而言,倒是你赢了,达达利亚。”钟离一点也不恼,任人俯下身轻轻抱着自己,笑音震的胸膛嗡嗡的,“从一开始,你就在想这些不是吗?不必疑惑的看我,毕竟那种挟着沉重感情的眼神,还是太昭然若揭了。”

    看起来这位年轻人听不得钟离的反撩,便只好尽力凑过去,抬起人的下巴,又吻上人坏笑着想躲开他的嘴唇

    他于是试探着亲吻钟离的额头,浅尝辄止,得了甜头,又慢慢顺着吻眉心,鼻尖,然后伸出手,在亲上嘴唇时扣上钟离灼灼醉人的金色眼睛。

    …

    努努们各自cp滴滴整整齐齐的坐在一块台阶上,他们试图搭人梯爬山去追他们的主人,可惜失败了。自从达达利亚说要和钟离去那边椅子上休息,让他们自己待在这玩一会儿后,他们就被突然遗忘似的落下,并与自己的主人们隔了一段距离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不过有自己喜欢的努努陪着也就无所谓了,直到最后,在努努们快要找不到话题的聊天中,两个主人才终于牵着手从上方的叶落景致中出现了。

  

   毕竟被自己的努努围观也是一种小小的暴露,牵着人的达达利亚便还是害羞了,想收回手时被钟离反拽过去,贴个的扣了个十指相扣

    

  

   当然,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的是,在努努们的闲聊中,他们各自保有的努努散货事件已经完全的暴露了

 

   毕竟在留下努努们之前,达达利亚没有告诉他的努努离为什么钟离的努努离头发和他的不一样,钟离亦然对他的努努鸭保有此事,显然也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由是,敏感的散货努努们开始了细微的心理变化,钟离的鸭鸭还好,倒是不在意,只可惜达达利亚的离离,懵了好久,便开始变得哭唧唧,时不时悲伤自尽似的跳进达达利亚的废纸箱里,被达达利亚一把抓住。

   两个刚刚在一起的人做的第一件印象深刻的事,竟然是哄努努。

   不过有一点可喜可贺,为了哄达达利亚的离离,受邀去达达利亚家做客的钟离,也终于被达达利亚在某个曼妙时刻趁虚而入,半推半就的在书房贡献了初夜。

    

     那时钟离先生的声音可不亚于努努离的小哭声,可爱极了。

    达达利亚喘着粗气,完美倾听恋人爱音的同时,又隐约听见外面的努努鸭鸭好像在骂自己

      门外

     “先生先生!努努不宜!”达达利亚的努努鸭死命的拦着哭的小声些,又要进书房看看的努努离离,“先生先生!我们去和钟离先生的努努们玩吧!大家可都在等你呢!”

      

    沙发上排排坐的正是钟离的努努们,好在努努鸭劝告管用,伤心努努离这才将信将疑的回了沙发上

    

  但是这位善良的散货努努离在抹泪时,还是关切的忍不住问自己的努努鸭先生,为什么达达利亚要在书房里和钟离先生打架。

      “不…不打不相识嘛!”旁边眼神躲闪的努努鸭半天憋出这么一句,将小离又顺利拉回去自己怀里

    时间流逝,等待总是最为无聊的刻度。

   

  达达利亚的努努离和他的鸭鸭于是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努努离摆摆手坐的很端正,每次达达利亚都会在晚饭前来亲吻离离的额头,然后例行的对他说我爱你。

   由是,这只散货努努离每天都在等这个美妙的时刻,就算最近得知自己是散货的事情,整天心情不好,却也还是对这事保有很大的期待与欣喜

    像是一种总是被失意者渴望着的稀有夸奖与可爱希望。

    门开了,达达利亚公主抱着钟离走进卧室,他低头和正向这边看的先生对视一眼,与人交谈什么,然后将钟离送进自己房间。

   不一会儿,年轻人从卧室房间出来了,他走来,将自己小小的不完美离离捧在手里,郑重亲吻他的小额头。

   这只小努努离在那一刻停止哭泣。

    因为此刻,他被他喜欢的主人如此认真的捧在手心,视若珍宝。

   “我爱你。”达达利亚微笑,眯着眼睛又亲了一遍,“我说过,我的离离先生是最棒的努努。”

  真是动听的话,努努离害羞的用手挡住自己的脸,又悚然,从温热里惊醒

  原来世界从一开始其实便充满爱与灿烂的暖意,只是这只努努离自己一直没发现而已。

 ————     ————

   他确实是只不完美的努努离离

   但那有什么关系呢?

   毕竟,他一直都有在被人很好的爱着呢

   

   这只不完美努努离和他的努努鸭,从一开始就是生长在达达利亚用爱建造起的伊甸园里,幸福安乐,不问朝夕。

   当然,那位与达达利亚在一起的漂亮的钟离先生也非常的爱他们呢

   或许在未来昭然若揭的一天,他们会得到钟离鸭鸭一块的亲亲,也说不定?

  ———— end————
113 个赞

好可爱的nunu,好香的饭饭(/ω\)

2 个赞

每一隻nunu都是獨一無二、最為可愛的nunu

2 个赞

每一只nunu都是独一无二的!!

nunu文学摩多摩多!!!nunu们都很可爱的!!!

nui们太可爱辽 :flushed:还有某对小情侣打架别吓到nunu

好可爱的nunu们呜呜呜呜呜呜 :sob: :sob: :sob: :sob:

这篇写的好可爱啊救命!!!!,

可恶这种会说话会动的juju也分我一对吧!!, :sob:

nunu是世界上最棒的!

卡哇伊,这篇写的好可爱!

之前就在lof看过啦˃ʍ˂努努就是无敌的!

好可爱的文啊!努努离怎么会不完美,每一只努努离都是最完美最可爱的小:pear:

他们的相爱是命中注定 /倒

努努文学摩多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