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的十三页(更新至第三卷第一章)

第一卷 蓝色珊瑚礁 一

“观众朋友们晚上好,嗯…前几天不是和大家说我收到了一张内测邀请函嘛,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个游戏的内容。”

熟练地完成躺进游戏舱,打开直播,登入游戏等一系列流程,达达利亚对着早就有不少人蹲守的直播间露出一个招牌式的阳光笑容,把开场白念完之后便将视线转向游戏加载完之后呈现在眼前的环境。

老实说,在全息游戏早已普及的现在,达达利亚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算得上有些简陋的场景了,近些年的游戏无一不是制作精良,因为想抢夺到玩家的关注,就要比别的游戏做得更好,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刮起来的一阵风,大部分游戏都选择了在游戏场景和人物模型上内卷。

仿佛只要地图精致得一尘不染,人物完美无缺,就能卷过其他的游戏一样。

所以,达达利亚对于眼前这个陈旧简陋到几乎没有任何细节的小酒馆表示了惊奇,观看他直播的观众们也是一样。

「不是,这游戏制作组是没有钱了吗,怎么登入之后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啊?」

「我也想问,让我来做游戏,估计都能比这个制作组做得更好」

「这个酒馆还没有我在xxxx里的一个房间大」

「做成这样就敢内测啊?居然还给我们达达发内测邀请函,让我看看这玩意能不能活到公测」

「来来来赌局开了,买定离手,我赌这游戏活不过内测」

「我也!」

「+1!」

“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再看看吧。”达达利亚瞥了一眼悬浮在自己右侧的半透明光屏,从里面挑了几条弹幕的问题回答,又安抚了一下观众们的情绪,便迈步穿过小酒馆敞开的门。

穿过大门,一股淡雅却馥郁的酒香飘了过来,夹杂着些许果蔬的味道,很好地压制了酒馆内那种陈旧腐朽的气息,地面上积着的一层薄灰也因为达达利亚的动作,而多了几个清晰的脚印。

就凭这一点,达达利亚点了点头:“场景制作得很真实。”

他还特意回头去看了看地上的灰尘和脚印,让那些习惯跟随他的视角看直播的观众们也能看清楚这些一般人都不会注意到的细节。

「能把这些做出来,制作组还是用了心思的,暂时收回我之前的话好了」

「我还是保持态度吧,变得太快怕被打脸」

「开了共享模式的话,还能闻到木头腐朽的味道和酒香混在一起」

「我是调香师,可以证明前面人说的是真的,而且还夹杂了水果,药材,雨水和苔藓之类的味道」

这名观众说得没错,达达利亚看见了小酒馆敞开的窗户,窗外正下着雨,雨点落在木质的窗框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窗户下的角落因为灰尘和雨水的原因,长出了一小簇青绿的苔藓。

至于药材和水果么,应该是来自酒柜。

达达利亚收回视线,将整个酒馆都扫视了一遍,酒馆中并没有其他人的身影,昏黄的灯光照射下,只有柜台上的一本书散发着黯淡的荧光,这么明显的指引已经不需要他再去思考些什么了,于是达达利亚走到柜台前,伸手将这本古旧的书拿起。

翻开书的一瞬间,一个小小的光屏弹了出来。

【尊敬的玩家,欢迎参加《十三页》的内部测试,接下来为您激活系统仓库和道具商店。本游戏尚在测试中,一切解释权均为LY公司所有,若有任何不足之处,还请尽快反馈。】

【激活完成,玩家数据已录入,请选择您将要前往的第一个世界。】

光屏分裂成了更多的光屏,十三个不同的窗口围绕着达达利亚缓缓转动,其上呈现出的画面也各不相同,有高耸的塔楼,巨大的指针旋转着重合,有张灯结彩的古式大宅,面目模糊的新娘伸手掀开自己的盖头,也有星海中穿梭的战舰,炮火在虚无中炸成最后的光。

非要说的话,达达利亚觉得自己很难抉择,干脆将选择的权力交给了直播间的观众:“大家投个票吧,票数最高的就作为我接下来体验的第一个副本。”

「好哦好哦,已投」

「老实说,虽然每个副本的封面上都有一个人,但是看不清脸…sad」

「甚至是背影」

「虽然很想选有唯一一个姐姐剪影的副本,但是另一个科技感极强的副本更吸引我」

「没有人觉得那个执剑的天使剪影很帅嘛?有被神圣到」

「想看一点近现代的,那个调酒的长发剪影真的好帅!」

「同意同意!我也投的这个!」

「那我的爱好可能不同于常人,我投的是那个用石棺做封面的副本,虽然只从石棺的缝隙里露了一只手,但那只手一看就是帅哥的」

达达利亚对直播间的观众们一向很有耐心,考虑到那些容易纠结的观众,投票时间定了十分钟,这十分钟他也没有闲着,找了个座位坐下来把每个副本的简介都挨个看了一遍。

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句这个游戏制作组的文案了,达达利亚划拉着简介,在心底吐槽道,这简介看了和没看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就短短的一句话,没有副本背景介绍,也没有关键人物介绍,就那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谜语。

这游戏要是能公测,文案组怕不是要被玩家集体问候。

轻微的“滴滴”声传来,达达利亚抬起头看向右侧的光屏,上面已经显示出了直播间的投票结果:「副本《地狱边缘》以32.96%的投票率占据了榜首」

于是达达利亚抬手点向那个封面上有着一个调酒的长发剪影的副本,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达达利亚想起了这个副本的简介。

【没有人是生来就在泥沼里的,我们都一样。】

“师兄,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啊?”恢复意识之后,达达利亚是被一个有些低沉的女声唤醒的,他从桌子上爬起来,揉了揉自己有些刺痛的太阳穴,才看向站在一旁的白发少女。

少女头顶有一个小小的标识,达达利亚只盯着那标识看了几秒,一个介绍框就弹了出来:【格兰莉亚,你的师妹,今年进入刑侦二队的L大毕业生,擅长微表情分析和情报处理】

“师兄,我知道你对西城的抛尸案很在意,但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会着凉的。”格兰莉亚手上还抱着一堆卷宗,一看就是刚从档案处理室出来,“更何况这个案子已经移交给一队去处理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大概是不想达达利亚因此而生气的缘故。

“我知道,你是要去给队长送卷宗吗,那快去吧。”达达利亚暂时还没有摸清楚这个副本的主线和相关人物,便随口打发了格兰莉亚,等少女离开之后便立刻起身在这间小小的独立办公室中翻箱倒柜起来。

办公室中最多的也是各类卷宗,包括近五年间发生在这座城市中的所有抛尸案,大概原本的主人准备在这些卷宗中找到那些和最近的案件有关的线索,只是最后一无所获,才心灰意冷地趴在桌面上沉沉睡去。

除此之外,就是一张已经被替换成了达达利亚名字和照片的工牌还算有些用处,达达利亚随手将它放进衣兜中,拿起唯一一份放在办公桌上的卷宗开始阅读。

【8日凌晨,早起的一位环卫工人在西城4号街道附近的小巷中发现了一具衣不蔽体的女尸,随后迅速报案,我司将案发地点封锁后进行相关调查…据DNA比对结果,死者名为香取思莺,身份是蓝天中学的美术老师。死者住处位于西城6号街道,初步判断为在归家途中遇害…】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和其他无数份抛尸案似乎毫无关联…达达利亚思索着,视线落在了最后的那几个字上。

归家途中遇害?

那又为何会被归类为抛尸案?

或许要去亲眼看一看这具尸体,才能找到想要的答案,于是达达利亚将卷宗放下,准备在警局里找一找停放尸体的地方。

这时,办公桌上的一部手机突然响起了微信的提示音,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着有一条新的消息。

【队长:摩拉克斯那里有新情报,你抽时间去The Moon一趟,别被发现了端倪】

姗姗来迟的游戏系统也终于弹出了任务提示框:【触发支线任务——调查香取思莺死亡的真相】

【触发支线任务——拿到摩拉克斯手中的情报】

“全都是支线啊?”达达利亚挑眉,对于这个游戏居然在没有触发主线之前就给自己塞了两个支线的行为表现出了不小的兴趣,脚下方向一转朝更衣室去了,将非常容易暴露身份的警服换下,又随手抓了抓自己因为连着忙碌了好几天而疏于打理的杂乱发丝。

直到走出了警局,达达利亚才想起来,这见鬼的游戏系统没有告诉他The Moon在什么地方,导致他这个习惯了在不少游戏中都能自动寻路的玩家还得拿出手机来寻找导航,也幸好这游戏给的手机是真的能拿走使用。

「笑死了,第一次见达达这么手忙脚乱地找手机」

「现在居然还有没有自动寻路的游戏吗,触发的也全部是支线,难道是所谓的全开放性世界?」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达达说不定可以多玩几次,把支线结局全部刷一遍」

「同意,强迫症人表示极度舒适」

“如果真的是的话,可以考虑多玩几遍。”达达利亚正好瞥见了这条弹幕,低声回了一句之后,上了唯一一趟由北城开往东城的公交车。

386 个赞

劳斯真的好会写!这个题材太有意思了一把子期待住 第一个副本就是刑侦 好耶

6 个赞

新文好耶!!!很喜欢太太的文,太太加油!

2 个赞

新文!!!写的好好!太太加油! :ganbei:

3 个赞

好,新文,码住!

好耶(搬小板凳)

1 个赞

好浅的坑,坐下沙发 :xing:

第一卷 蓝色珊瑚礁 二

此时的达达利亚还不知道他将要去往的是个什么地方。

这也是因为这个游戏完全没有什么系统地图一类的东西,玩家从进入游戏开始,除了给予的支线触发提示和唯一见过的NPC格兰莉亚头顶上的标识之外,完完全全就和现实世界没什么区别。

街边的每一个行人都仿佛有自己的人生轨迹,路过的背着书包的小学生会随口抱怨今天的作业怎么这么多,几乎都没有时间去玩了;摊煎饼果子的小贩热情招呼着每一个顾客,将他们或多或少的要求一一化作手底下香气四溢的小食;刚下班的白领们插着耳机行色匆匆,面上是掩盖不住的疲惫。

这就是最平凡不过的人间世。

达达利亚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不禁对这个名不见经常的制作组多了几分敬佩和好奇,这样的场景根本不可能仅仅靠无数代码的堆叠就做出来,全开放性世界一直都是游戏界无数公司都在研究的难题,但到现在也没有哪一家敢宣称自己做出来了。

不过也不能仅凭这一点就敲定全开放世界的判断,达达利亚透过公交车略显浑浊的玻璃窗看着北城的街道,又看向公交车上坐着的乘客们,忽然察觉出一点不对劲来。

先不说那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孩,或许只是因为现在是夏天,人家想穿得清凉一点而已,但那几个把头发染成了彩色鸡毛掸子的小青年是怎么回事?

达达利亚不是歧视他们的发色,毕竟他自己曾经就因为一头格外耀眼的姜橙发丝遭到过其他人的注目,但比起这几个恨不得将整个调色盘都安在自己头发上的小青年比起来,他还是嫩了点。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坐在最后排的,脸侧被一条狰狞的刀疤所覆盖的彪形大汉,一看就很不好惹的那种,达达利亚只瞥了他一眼就赶紧收回了视线。

在没有确定各类事件的触发概率之前,达达利亚不想过早就卷入可能出现的战斗之中,毕竟这游戏也没有什么体力条和数据面板一类的,他甚至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还剩下多少战斗力。

不过,最差的结果就是和现实生活中差不多…达达利亚有信心,即使是那样的自己也能够在这个游戏副本中应下大部分的任务。

趁着公交车离目的地还远,达达利亚拿出手机开始搜索一切和这个城市有关的信息。

等公交车到达东城唯一的一个公交站点,达达利亚也将信息记了个七七八八,跟在人群的末尾晃晃悠悠下了车,看着建筑风格和北城完全不同的东城,脑海中自动放出了刚刚看过的文字。

“北城,这个城市中最普通不过的一部分,拥有大部分维持正常人生活所需要的设施。东城,几方势力权衡下的灰色地带,在这里,金钱和实力才是一切。”

如果是普通玩家,看到这里或许会有点畏首畏尾,但达达利亚是什么人,他才是一切争斗旋涡的中心,直播间的粉丝们甚至有闲心情剪了个生死边缘十大名场面的视频,用来在其他平台安利达达利亚的直播间。

东城这种地方,可要比北城更适合达达利亚的发挥。

「还别说,这介绍可太精简了」

「比副本介绍好多了」

「一眼看出这是达达的天堂」

直播间的观众们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在达达利亚迈步从泾渭分明的两城交界处往东城走的时候刷起了诸如此类的弹幕,也有小部分观众在研究着东城的建筑布局一类的东西,似乎准备在后续达达利亚逃亡的时候为他提供准确的路线图。

“喂,不要这么轻易地给我下定论啊。”达达利亚可没有错过他们的讨论,揪住其中一条弹幕来了个三分钟禁言小惩大诫,“我这回是去拿情报的,不是去打架的。”

「是是是,不是去打架的」

「我们都知道,我们都懂——」

「笑死了,不要这么敷衍达达啊!我先来!我知道你肯定不(划掉)是去打架的!」

「达达你注意看导航啊,别待会走错路了」

「我之前瞄了一眼,The Moon好像是那什么的…酒吧?」

“…我谢谢你们,这么重要的信息现在才告诉我。”达达利亚脚下动作一顿,在闪烁着各色霓虹灯的路上一时间进退两难,自从踏进这条街道开始,道路两旁就有不少站着的女子来对他抛媚眼了,“我现在回去告诉队长任务失败了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你死心吧」

「别逗我们,你倒是后退一个看看啊」

「达达葱鸭!」

“…啧。”弹幕说的没错,就算因为先前没注意The Moon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而贸然来到了这里,达达利亚也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性格,虽然嘴上说着要回去,但脚步可没有挪动半分,深吸一口气,达达利亚换上工作时的虚假笑容,走进了素雅得和整条街道有点格格不入的The Moon的大门。

或许是还没有到点的缘故,The Moon中的人并不多,彩灯也只开了一两盏,天边沉沉的夕阳色彩透过玻璃门照在地面上,为木质的地板镀上一层余晖。

见有人进来,分散着坐在不同卡座中的男性顾客有几位瞥了一眼,发现是个姜橙发色的年轻人之后就又继续和身边人谈笑调情去了,舞台上演出的乐队更是眼睛都不抬,只专心弹着并不喧闹的乐曲。

吧台后的调酒师原本正将一杯调制好的鸡尾酒倒进三角杯中,见达达利亚走过来,便将酒杯拈起放在侍者手中的托盘上,取来湿巾将手擦净,做完这一切后才抬眸看向达达利亚,露出一个险些将年轻人晃花了眼的温润笑容:“这位顾客很是面生,想来点什么呢?”

“…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来?”达达利亚愣了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地说出这么一句话,直播间里险些笑翻了天。

「哇哦达达的耳朵是不是红了!」

「难得一见难得一见」

「不过,这个就是封面上的调酒师小哥哥了吧!他真的好好看!」

「长发,玄色和金色的渐变!天哪他还有红眼影!」

「这双眼睛awsl!!!」

「…别笑达达了,在他抬头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反应没比达达好到哪里去」

「确实,那种呼吸猛然停滞的感觉…妈咪我终于遇见梦中情人了」

「不过,原来达达也会有这样的反应啊,好可爱」

「从达达开播就一直追着的人觉得很有必要说一句,原本以为达达是个无情的杀手来着呢…」

「确实很少看到达达在和人有关的事情上流露出不一样的情绪」

“我的记忆力很好,所有来过的客人,我都记得。”摩拉克斯仍旧笑着,金眸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更何况,像你一样仅一个照面就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顾客,我就更不会忘记了。”

俊美的调酒师话很直白,让达达利亚一时间更加手足无措了起来,虽然达达利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产生这样的反应,但直播间的观众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我都是第一次来了…怎么会知道有什么嘛。”在摩拉克斯的目光中败下阵来,达达利亚随手拖来一张高脚凳在吧台前坐下,抬起右手支在自己的脸侧,不出所料地触到了些许滚烫的温度,“不如你给我推荐吧?”

“我观阁下眼眸如同海洋,便为你调一杯蓝色珊瑚礁吧。”摩拉克斯垂眸思索了一会儿,视线扫过吧台上各色的玻璃杯,最终抽出了一支飓风杯,将其装满细碎的冰块,“此酒正如其名,是深海般的神秘,基酒与配料一同调制出最莹亮的蓝色。”

摩拉克斯说着,以盎司杯量取了少些伏特加倒入飓风杯之中,新鲜的青柠在榨汁器中化作带着清香的汁液落在冰上,最后倒入蓝橙力娇酒和苏打水,小巧的吧勺轻轻搅动两三下后装饰上柠檬薄片,一片莹亮的蓝便落在了杯中。

“蓝色珊瑚礁入口清爽,是属于假日和夏日的一款鸡尾酒,恰好适合如今饮用。”再次将手擦净,摩拉克斯将玻璃杯推到了达达利亚的面前,“尝尝看吧,阁下。”

“那我又要付出些什么呢?”达达利亚接过酒杯,但没有着急去喝,而是好整以暇地抛出了一个问题,他和摩拉克斯不过是萍水相逢,摩拉克斯却如此细致地为他选择酒类甚至讲解其中缘由,达达利亚不相信他只是因为好心。

“那恕我冒犯,阁下。”摩拉克斯忽然倾身靠近,是一个达达利亚几乎能够感受到他呼出的温热气息的距离,对方身上那种厚重的岁月沉淀般的香气一时间萦绕在了达达利亚的鼻尖,“从见到阁下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决定了…”

“一个吻,可否?”

53 个赞

更新了第二章

2 个赞

我会尽力的,已经更新了第二章

2 个赞

更新啦!

1 个赞

已经更新啦!最近的灵感还不错

3 个赞

已经更新啦!

1 个赞

更新啦!(轻轻敲敲他的小板凳)

2 个赞

是最近才开始写的,所以现在才写出第二章来

2 个赞

呵呵,达达,给他一个吻! 他是你的先生!

7 个赞

我要是观众我弹幕都要敲疯了!!!吻他!!!达!!冲!! :da:

9 个赞

新文好诶!没怎么见过的题材 蹲蹲 :baoxiang:

1 个赞

!是主动索吻的离离!在现场我是那杯酒,kswl :ganbei:

6 个赞

对了,太太更新时可以在标题上标出来更到第几章,这样就能从消息提示里直接发现太太更新啦~也不会被评论区盖楼干扰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