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地狱笑话(24.2.10更新06)

真的很棒,追了

您好!地狱客服:感谢这位水岩妹的支持!该作者因为不讲信用已经被食岩之罚了,正在看广告复活中~亲亲请耐心等待~

3 个赞

在这放一堆骨灰,更了再踢我(累)

太太真的非常非常厉害。居住在广东的我目瞪口呆。进行一个蹲草丛行动✓

妈咪更新了可不可以踹我一脚?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好看爱看…我蹲 :pleading_face: :pleading_face: :pleading_face:

太好吃了!

06

晚上九点半,丽湾广场。

吊着一条半身不遂的手臂,达达利亚耷拉着脑袋站在树影里,他身边是钟离,两人脚下同一个禁锢法阵闪着微光。

因为受害人跳楼时跟他亲密接触过的只有他们俩,从形式上看,达达利亚能理解夜兰对他们设下的禁锢术,而到现在都没看到那学生的灵体,说明救护车拉走的时候他还有气。达达利亚的右手连着整个契约书都有点麻,被渗出的黑油流过的地方更是不时刺痛,虽然不影响活动但却有些膈应。

“只要不去触动与契约有关的东西,就不会产生刺痛了。”钟离检查过他的契约书后说:“这种反应大概是你违反了契约的一种惩罚,反而有助于推理契约内容。”

将学生推向死亡的幕后黑手就是自己的契约主吗?达达利亚想,他隐隐感觉不对,如果是,何必绕着弯子把他又耍一通。恶魔甩甩脑袋,那个学生砸在他面前的冲击力有点大,经此一役产生的种种情绪和谜团跟抽陀螺似的一样给达达利亚来了一鞭子,让他感觉自己特别身不由己。

夜兰擦了擦额头上急出的一脑门汗,她前脚刚送走救护车,后脚又听了一耳朵调查汇报,好悬把场面稳定下来,终于转向了树下被看管的两位“嫌疑人”。

达达利亚瞄了一眼钟离的表情,钟离倒是仍旧一副八风不动的模样,垂着眼睛负手而立,不像是被禁足此处,倒像是悠闲地等人,他见夜兰走近,好整以暇地理了理折上去的袖口。

“钟离先生。方才我们检查过了丽湾广场的魔力残留,原先驳杂的读数现已几乎归零,感谢你出手相助。”

夜兰解除了他俩脚下这个玩儿一样的禁锢阵,给钟离道谢,钟离点点头,嗯了一声,等夜兰发问。

“按照人间的律法……二位与受害者密切接触过,可能会有一段观察期,我这边选了一个驱魔世家的小年轻,会与你们同行几日。”

“没问题。”钟离应下来,然后微微将脸侧向达达利亚。

“我也没问题……”达达利亚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面对夜兰,一脸老实地点点头。

“无论如何,是我请求钟离提前赶到进行自杀干预的,就算上面要罚,大头也是罚在我身上,别担心。”

夜兰多看了达达利亚两眼,眼神里藏进一丝担忧,她在笔记本上记下些什么,开口道:“关于达达利亚先生的无主契约,我会在医院跟进受害者的情况,有进展了马上告诉你们。”

.

让达达利亚有些意外的是,他和钟离还是回了那个酒店,只是房间里被那位驱魔世家的小年轻提前布置了结界,一关上门从里面就打不开,手机信号自然也是没有,跟看守所似的。

这会儿,恶魔正贴着门缝跟外面的小年轻聊天。

“小兄弟,就算我不行,你看在钟离先生的面子上,能帮我带个夜宵吗?”

重云正义凛然地拒绝了:“恶魔不需要吃饭。”

“ok……非常尽忠职守。表扬。”达达利亚嘶了一声,外面那个小兄弟居然是纯阳之体,他应该也靠着门板,血脉里滚滚的阳气透进来,烫得恶魔直抽气。

达达利亚转回房内,钟离坐在落地窗边,他不知从哪摸出来一份报纸慢悠悠地翻着,一点也不着急。

恶魔在床上坐了,半晌,他把脸埋进手心里,重重叹了口气。

“何故叹息。”前面传来一声翻页的纸响,钟离平静地说:“无主契约之事进展显著,被害者尚有生机,丽湾邪魔暂时被我镇压。你我已尽全力,并无加害之实,何须担忧?”

达达利亚听出来钟离想宽慰自己,但……阴差大人这回肯定想不到,他是在关心今晚那桌钟离没吃上几口的饭。

门外那个小兄弟品行也太刚正了,这要搁中世纪妥妥的天国圣骑士,达达利亚只得把这半顿饭继续往后推,翻身在床上无聊地发呆。

说起来,他和钟离现在算是什么关系?朋友,阴差和恶魔,还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命运把他俩纠缠在一起,是否有不可言说的真意?

达达利亚偷偷看了钟离几眼,他在心里感到一股不舍的担忧,他毕竟是恶魔,是向人间播撒灾难的怪物,虽然此时与正义者并肩,但在他找到了契约主以后,若是必将面对分离,自己又该以怎样的态度与他道别?

钟离又看了一会儿书就熄灯上床了,跟在家里一样作息健康,达达利亚却有点心神不宁,他把脑子里漂浮的顾虑全部压下去后,最终浮出水面的居然是那个学生溅在自己脸上的那滴血。

他抬起手摸摸早就擦干净了的脸皮,翻身背对钟离,然后在一种自欺欺人似的情绪里坐了起来……他是恶魔,终究要遵循主从契约去完成使命,而钟离才是这场复活里的一个意外,他们也许不应该走得这么近。

耳后的刻印安安静静,没有魔力在里面流动,像一碗端平的水,达达利亚坐在纯白的被单里,恍惚见到殷红的血迹从他身下蔓延出来。

四周黑洞洞的,地面粘稠而冰冷,他的同胞们聚集在这片可亲的夜色中,由同一道契约串联。达达利亚想起来自己的任务,他拾起长弓,打开膜翼,甲胄附于其身,面具遮盖容颜,他的胸膛里呼之欲出的只有一个命令,战斗,至死不休。

恶魔如同虫潮般从岩浆里喷涌而出,黑色的翅膀遮蔽了天空,它们腥臭的血液播撒在大地上,所过之处皆为焦土。于是神圣者启程,骑士银枪白马,天使为他们奏响高洁的圣歌。

达达利亚看见自己在黑色的云层中掷箭,身边黑夜的同胞们被光芒刺穿,如雨般坠落,死亡的恐惧使他浑身发冷,但他胸膛里的声音轰然道,战斗,至死不休。

地狱之门洞开,猩红的眼睛穿透累累尸骸,注视他的额心……

一场噩梦骤然惊醒。

钟离吻在青年眉间,房间里很安静,只听得见达达利亚大口喘息的声音。

“嘘…莫要侵扰。”

钟离低声说,幽幽的寒意从他身上透出来,达达利亚手臂上浮凸的契约书接触到这股寒意,便好似产生了恐惧般消褪下去。

达达利亚攥紧的拳头慢慢放松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缓,他回复了安静的睡眠,坐在床边的男人直起身来,回头看向窗外的黑夜,某种窥视感迅速地在他的视线里溃逃了。

是祭品的血,那个学生在不知不觉间已被炼化成了人祭,钟离微微皱起眉,有人在向荻州地下镇压的恶魔献祭,达达利亚只是沾染了血液,便被前生本该忘却的记忆侵蚀了。联系契约书的惩罚来看,达达利亚的“契约主”恐怕有很庞大的毁灭意图,阴司作为一个中立的组织,若是遇到生灵涂炭的灾难,也是要向作恶之人出手的。

罢了,钟离轻叹,待到谜题揭晓之日,困局的解法自会水落石出。

清心咒不能用,便只能靠他身上的寒意宁神,钟离没法离达达利亚太远,索性抬腿躺在了他床上,闭上眼睛。

.

“达达利亚,早安。”

晨光熹微,钟离坐在昨晚看书的位置上悠然翻着报纸,达达利亚迷迷瞪瞪地扭头,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了绝美的城市日出。

紫金色的云层如同飘带般缠绕在天边,初升的日光为鳞次栉比的钢铁大厦镀上一层金色,也将窗边浅笑的男人照得微微透明……

不是,钟离怎么是灵体状态?

达达利亚迅速坐起来,怀里抱着的那副手感超棒的凉凉躯体滑落在被子里。

“啊…早…安……钟离先生……”

他怎么,钟离怎么,他们又在同一张床上醒来了,虽然他昨晚确实睡得超好,先生的躯体抱起来超棒,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但……

钟离放下报纸走过来,随即,陷在被子里的人身睁开眼睛。

“无需紧张,只是昨晚发生了一件小事。”

在达达利亚系统重启的沉默里,钟离清了清嗓子,简单自己关于人祭的猜想说了一遍,关于契约主和噩梦的那些则暂时按下不提。

“我们昨晚做的事,有概率是打断了一次恶魔召唤,虽然很简陋,但那个学生的自杀堪堪能达成献祭的条件。因为你的阻挠,祭品最后没死在祭坛上,这次召唤便失败了。”

还有人把所谓祭坛砸了个稀巴烂。达达利亚运转起重启成功的大脑,就在他疑惑自己怎么想不起昨晚的梦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钟离先生?”夜兰清透的嗓音透过门板传进来:“那个学生的生命体征稳定下来了……但是有件事得跟你们商量一下。”

“明白了,十分钟后餐厅见。”钟离应了她,从床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那件似乎永远不用换的黑色长衫。

.

餐厅供应自助早餐,昨晚看门的那个小年轻已经帮他们拿了一点,角落里一台方桌四个人,一边用早餐,一边谈事情。夜兰简单讲了讲学生的状况,夜里通过学校老师联系上了那孩子的祖母,老人家在医院陪床,她才抽身来处理那件需要商量的麻烦事。

女人把手机放在桌子中间,表情有点复杂,点开了一个视频。

“……利亚…”

“嘭——”

视频似乎是昨晚楼下的围观群众拍的,内容是从学生坠楼到落地的那几秒,因为夜里光线太差而满是噪点,这几秒被循环了两次后突然定格放大,聚焦在了下落中的人附近。

【神秘鬼影,但是有橘色头发?!在受害者坠地后消失。】

屏幕上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圈,接着是视频作者用ai修复画质等一通操作,最后在视频的结尾,一个修复出的鬼脸打在了屏幕正中,达达利亚咬着一块蛋糕,和那个跟自己有三分相似的鬼脸大眼瞪小眼。

【现代科技首次拍摄到恶鬼的真面目!这看起来还是个洋人?】

“昨晚十二点左右这条视频上了热搜,后来被我们撤下来了……但是其他视频网站的播放量还在涨,因为是自媒体,还有很多盗视频的僵尸号,这让我们不好出手。”

夜兰三言两语讲明了现状,一桌人却陷入了沉默。

这是……火了?

钟离眉头紧锁,他很少冲浪,对这种情况甚至有点茫然,而达达利亚,还在震惊于现代高科技对他的帅脸竟然有这么高的还原度,这下简直没法出门了。

“嗯……搞这个的话,买水军?”重云突然开口道:“五毛一条,记得删括号。”

夜兰摸了摸下巴:“我们已经在这么做了……不过效果一般,现在上网的人没那么好骗。”

不仅是这边在辟谣,那边也买了水军来反驳,现在两拨人在各个评论区吵得不可开交。

“真的有这么多人在意我的脸吗?”达达利亚哈哈干笑两声。

夜兰涂了指甲油的手指在手机上敲打,发出清脆的哒哒声:“对。本不该这样的,有人在恶意炒作,目的不是宣传你的脸,而是向人群植入恐慌……按最坏的估计,可能还有模因攻击。”

什么魔阴?达达利亚面露茫然,抬头看钟离,男人用手托着下巴,面上看不出情绪。

“网上的事还请拜托你们年轻人去处理,据我所知,若善加利用人心的波澜,这种风波不久后自会平息。”钟离微微垂首以示抱歉:“但是对于恶魔召唤杀人案,我认为这个不能耽搁。”

他没说昨晚达达利亚被祭品感染梦境的事情,只说了结论。

“造成自杀事件的罪魁祸首依然潜伏在荻州,它引我们来到此地,又设计将我们陷入被动,万不可遂它摆布。夜兰小姐。”

“嗯?”夜兰点点头。

“阴鬼之身白日行动不便,我以这副人身才能接触到一些现世的事物,既然近几日这位重云小兄弟必须呆在我身边,我想借他一用,随我一同出门追查凶手。”

“这……自然没问题。”夜兰应下。

重云停下摆弄餐巾的手,睁大眼睛指了指自己,夜兰姐这还没说几句话呢就把自己卖了?

达达利亚听着钟离的话,突然意识到上一句钟离只说了我而不是我们,正要开口询问,男人的目光移向了自己。

“你的长相比较招摇,现在网上到处传的鬼图又与你三分相似,留在荻州阴司府随夜兰的人监视网络,或许是最好的方案。”

“啊……”达达利亚下意识发出了一个单音,自他苏醒以来,与钟离分头行动这倒是第一次,他仔细想了想,点头应了下来。

钟离用桌上的湿毛巾慢条斯理地擦干净手,站起身道:“那开始行动吧。“

.

钟离那边会以什么形式来查线索达达利亚不太清楚,他现在要做且能做的,就是上网冲浪,夜兰把他送到了荻州阴司府,现在他坐在魈同志落灰的工位上敲着呜呜作响的电脑。

没想到荻州阴司府居然是个阳间建筑,外观跟乡下别墅差不多,建在一个城中村深处,外墙因为疏于打理长满了爬山虎,内部则修了好几层的地下室,一个个部门井井有条地忙于自己的工作,走廊上不时飘过一个幽幽的人影。

魈常年出外勤,电脑还是十年前的型号,运行得久了键盘居然有点烫手,达达利亚滑动滚轮,点开贴吧一个帖子的评论区。现在的网友攻击性都太强了,动不动就族谱消消乐,几百楼的回复爹妈与挖坟齐飞,呲牙共爱心遍地,达达利亚只能在其中挑少数几个还算中肯的评论附和灌水,刷一会儿就换个号继续。

通过刷这些垃圾信息,他已经知道了跳楼学生的学校和家庭住址,达达利亚进入那间高中的专属贴吧,刷新了一下页面,一个刚刚发布的帖子跳了出来。

【力湾自s案,楼主同班同学,吃瓜进】

这种自称是受害者同学的瓜帖达达利亚也浏览了不少,但他还是点进去看了一眼。楼主先在一楼放了张视角很别扭的教室环境照,紧接着二楼发出来一张拍摄厕所隔间的昏暗照片,达达利亚不明所以地调亮电脑亮度,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墙壁尖锐的字迹,俨然是一篇遗书。

“爸爸妈妈:非常抱歉。当你看到这封信,我已经辜负了你们的期盼,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个字迹看得人很不舒服,他读了两行,停下来揉了揉眼睛,模糊的视线放回照片上,一阵寒意忽然从达达利亚背后窜上来,他缓缓缩小照片,那些树枝一样的字在清晰度十分欠佳的旧电脑上重新集合成了一句话。

“你救不了我。”

就像是专门写给他看的一样,咯吱咯吱的声音似乎又在他耳边响起,达达利亚皱眉忍下不适,退出看图界面,继续刷新网页。

“我马上要删帖了,你去私聊楼主。”

达达利亚背后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吓得他差点跳起来。

“网安部,申鹤。”

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女人,穿着修身的白t恤,举着一杯冒着苦气的茶饮,见达达利亚猛回头,晃了晃手里的搅拌勺算作问好。

“你好……我是达达利亚。”

“我知道。”

这个女人似乎有某种把天聊死的天赋,她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把杯中的苦茶一饮而尽,看见达达利亚已经点开私聊,嗯了一声离开了。

真是个怪人……达达利亚搓搓手背,向这个id叫“wanderer”的人发了消息。

【orz毛领橘子】兄弟,你的帖子怎么没了,还有瓜吗

【wanderer】网警给我搬了呗

【wanderer】你哪个学校的,以前没见你水过校吧

【orz毛领橘子】哎我红中的,好奇呢过来看看

【wanderer】红中是哪里,没听过

达达利亚敲字的手顿了一下,这个家伙一聊起来倒藏着掖着了,没两句就查户口,红中这间中学还是他现编的简写,也不知道荻州有没有这么一所学校。

【wanderer】也就你们这种连名字也没听过的垃圾学校这么八卦

【wanderer】那些yxh发的ai鬼图你不会真信了吧

【orz毛领橘子】我不知道啊,所以我才找瓜吃

达达利亚话还没说两句突然就被喷了一下,这间查无此校的中学和它唯一的学生被低素质网友地图炮了,让他略有点火大,但还是无视了这句话,耐着性子跟这家伙聊。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达达利亚切身体会到了和网络喷子沟通的困难性,对方似乎是公德欠费,动不动就开嘲讽,但每当达达利亚失去耐心不想聊了的时候,他又适时地给出一点瓜来延续话题,终于,青年捏了捏手指发出一串咔吧声,切出私聊窗,将这家伙断断续续透露的信息串在了一起。

据wanderer所说,这个自杀者性格胆小懦弱,家庭关系特别紧张,但也没有提过自杀,不过就在上周,他的行为突然变得很反常,不交作业,还和老师吵架,一放学就去学校后面的网吧。本来以为这同学是要彻底堕落了,结果是跑去丽湾跳了。最后wanderer说,他手机里还偷拍了这个学生的日记,发出来怕被ban,建议明天周五去学校后面找他线下,独家信息只给你毛领橘子看。

一大堆信息,这瓜吃了又好像没吃,假饱。达达利亚叹了口气,暂时盖上电脑,溜达到一楼透气。

关于他的ai鬼图还在网上乱传,好消息是信它真的人变少了,民众对它的恐惧感在降低,坏消息是不知道申鹤那边的水军都是什么品种的乐子人,让这个恐怖事件演化成了烂梗,那几个高播放的鉴鬼视频下面已经有人开始拿这个图做表情包,恐怕到下午就有鬼畜视频产出了。

时间已至中午,也不知道钟离那边怎么样了,达达利亚给他发了消息,伸个懒腰。耳后的刻印平稳地流淌着魔力,像是阴差先生平缓的呼吸,想到这里,恶魔不禁感觉耳尖有点发烫。

.

一个穿着日常款西装的男人跟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少年走进了这间珠宝行。

“和田玉,水头很好,老板看一下?”柜台里的女人满面笑容地迎上来,点了点玻璃柜里的一批玉镯。

“嗯。”钟离淡淡应声,略过最外面的玉镯子,缓步向里面散发着丝丝凉意的博古架走去。

重云挠了挠鼻子,似有所感地抬头看了眼什么,珠宝行门楣上倒挂着的吞财小鬼尖叫一声,伴着青烟消散了。

虽然丽湾广场因为昨夜的自杀事件暂停营业,但周边的珠宝玉器街却没受什么影响,钟离像是某个在挑首饰的有钱人似的,不紧不慢地一间一间逛下去。而跟着他的重云就像个移动蚊香,把徘徊在这条街上的小鬼三两只吓得抱头鼠窜。

据阴差先生所言,玉石是极易招灵的,尤其是雕刻成神像的美玉,对方在丽湾布置这么一场人祭,多少有残迹留在附近,他们细细看过去,虽然是个笨办法,但不会像占卜那样打草惊蛇。

钟离踱步到一尊青玉观音像前,视线一寸一寸从观音头顶的披纱往下移,最终停在接近底座的衣摆上,重云见他半晌没动静,便顺着他的视线盯着瞧,忽然间,少年察觉了一丝端倪。

“哎……这里怎么有锈的沁色啊……”重云蹲下来摸摸玉像,那缕暗红的锈色却好似被他擦掉一样消失无踪。

少年的疑惑更深了,正要询问身边的男人,却见钟离不言不语,转身大步离开了珠宝行。重云连忙追上去,二人在街上一前一后,俨然是回头往来时的方向走。

“玉像有灵,听石便可得知线索……对方布置得很紧,下一个受害者已经被选定了,最快这周五……献祭就要完成了。”

钟离低声说,他掏出手机,看到了达达利亚给他发的消息。

【达达利亚】先生,我这边问到了一个荻州中学的学生,他说周五去学校找他,有详细线索。

【达达利亚】嗯……我觉得还是去一下吧。

15 个赞


新建画布8

4 个赞

啊啊啊太太更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sob::sob::sob:

好棒啊,下一个受害者就是这个公德欠费的大哥吧

,,别太绝对,你看他网名

2 个赞

是大炮吗(老脸一红)

2 个赞

卧槽!更新了!我立刻爬起来重头看一遍!!太好吃了!过年了!

1 个赞

老师我已经看了30s广告了可以看下一章了吗(迫不及待)

1 个赞

终于更新力!我蹲我蹲

好消息:更新了
坏消息:一下就刷没了,呜呜

本来以为会是很无厘头的搞笑文,进来一看竟然那么精彩的悬疑灵异设定!(丽湾广场真的好耳熟,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