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老公大作战

千金难换老婆喊。——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跟钟离在一起了。

达达利亚,一个至冬著名歌手,人称「公子」,带着至冬民谣及摇滚一脚踹进了璃月音乐热圈。钟离,退休的璃月娱乐老总,赏识达达利亚并让他踏入了璃月影圈。

就在达达利亚在影圈和音乐圈红翻天的时候,他宣布了钟离的恋爱,公众出柜,这下他在同人圈也嘎嘎乱杀了。

达达利亚和钟离一滚床单二表白三在一起四交换戒指,但是一说到情侣之间的爱称,达达利亚愣住了。

“不会吧你们连爱称都没有?”经纪人空手里抱着八重堂的轻小说,想到这对每天腻歪的夫夫,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他一直都叫我公子阁下或者是达达利亚。”

旅行者空随便翻了几页轻小说给他,不是“亲爱的”就是“宝贝”,“baby”,“babe”或者是“老公”。

达达利亚虽然觉得先生是不会喊肉麻的名称的,但是还是兴致勃勃血脉喷张,一想到先生喊他时是饱含爱意的称呼,他就浑身毛发都要站立。

于是乎他挑了一个中肯的,有力的词——老公。他才不会说这是他最想听的。

空看着达达利亚对着轻小说发呆的样子,对他打了打响指,说道:“诶你别这幅花痴样,都代餐代到哪去了,我说你们床上打架打爽了不就自然就出来了吗。”

达达利亚震惊道:“碰到床哪还管这些啊?”

空表示他活该没有爱称。但是从达达利亚的眼神中空似乎看出了“活该你没经验”。

这奇怪的攀比之心是从何而来啊。空无语。

总之,达达利亚的“老公大作战”开始了,说起璃月人的含蓄,达达利亚绝对是最了解的外国人,谦虚点就是外国人之一。所以他绝对不能开口就说“先生能叫我声老公来听听吗?”钟离绝对会说这不太好吧阁下。然后一下子便宜都没挣到甚至还会被惹羞钟离,得不偿失。

隔天早上,虽说是放假,达达利亚还是很早就起来了,阳光从窗帘缝隙中爬起来,照着两个人赤裸的身子。

达达利亚撑起自己半边身子,看着钟离的睫毛被打上圣光,眼尾是柔情,他像教堂上的壁画,却又离得很近,触手可及。达达利亚也确实这么干了,他用指尖拨弄着钟离的睫毛。

侧躺着的钟离没有反应,安静、乖巧。

达达利亚本就是贪得无厌,他凑近了钟离的额头,在他额头上落下了密密麻麻的吻,又往下到眼窝,到鼻梁,落下轻轻的吻。

“唔……”钟离转醒,却没睁开眼睛,往后翻了个一百八十度,逃离了达达利亚的魔爪,抓住枕头把自己捂死,大有闷死自己的意思。

“先生……你忘了今天我们的周末约会。”达达利亚话间满是委屈。

钟离这时候肯睁开眼睛了,但他还是缓慢地转过身来,鎏金眼眸盯着达达利亚,一脸疑惑地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定的?”

“刚刚。”达达利亚笑得人畜无害。

钟离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转过身看着达达利亚,手温柔的抚上他的脸颊。

就在达达利亚自己觉得晨间更加兴奋的时候,听到钟离说:“公子阁下自己约吧,钟某要睡觉。”

然后钟离就翻身进了被窝。

“先生!!”达达利亚扯着被窝想让钟离起床。

“让我再睡一下……”钟离扯着被子,安如磐石。

不得不说至冬人臂力惊人,以至于经历五分钟的拉锯战后钟离坐在床上发懵。

达达利亚跪在床上,拿着一把梳子为钟离梳着头发,由黑色渐变到橙色的头发像泼墨一般从达达利亚手中逃走,又被至冬人抓回到手中。

“先生,你觉得我们现在像不像夫妻啊?”达达利亚将拢起的头发放到鼻尖下去嗅,又在上面落下吻。

钟离不说话,很明显这是要出事的节奏。

“先生,如果你是妻的话,现在应该叫我什么?”达达利亚牵回落在后颈处的头发。

钟离看他根本就是在玩自己的头发,当场给他来了一甩头,头发就像小皮鞭一样抽在达达利亚的皮肤上。

“好痛,先生。”

“我看公子阁下可不会在意这点小痛。”

“可是先生亲亲我就不疼了。”达达利亚一脸委屈,伸头去蹭钟离。

“达达利亚,胡子要刮了。”

“先生不觉得很有男人味道吗?很适合做老公。”达达利亚笑道,继续在钟离脸上刮了几下。

钟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在他的脸上戳了个章。

达达利亚的“硬茬”似乎也因为这个软了下来,然后跌跌撞撞地奔向浴室,支支吾吾地说自己要洗漱。

钟离看着青年人的慌乱,嘴角终于忍不住浮现了笑意。

两个人几乎是搞到十点钟才出门。钟离一问达达利亚出门要干什么,他一拍手掌来了一句:“好问题,我们约会要去哪呢。”

钟离疑惑。

“呃,我开玩笑的,要不我们去游乐园?”

提议有效,钟离采纳。于是他们两个戴着口罩全副武装,都一动不动地坐在过山车上,令过山车挺狼狈的。

“钟离先生别怕!”在车上达达利亚揽过钟离,企图展现自己爆棚的男友力。

钟离一把老骨头经不起过山车的折磨,只好点点头说道:“多谢阁下。”声音就像脆弱的蝴蝶,经不起狂风的拍打。

在下了车之后钟离是怎么也不愿意去玩其他的了,达达利亚到最后也只好带他到餐厅去喝柠檬水压一下呕吐感。

他们来到一家亲子餐厅,当服务员说亲子有优惠的时候,还有些头晕的钟离摸了摸达达利亚的头,然后转头对服务员说:“甚好,这是我的儿……唔。”

还好达达利亚他眼疾手快,赶紧捂住了钟离的嘴巴,虽然是隔着口罩效果不是很好。钟离还在眨眨眼不明白自己干错了啥。

“谢谢,不需要,我们想要一间包间。”达达利亚拉着钟离去了包间,坐下后达达利亚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钟离说:“先生,我是你老公,不是你儿子。”

“可是公子阁下告诉我不要乱花钱。”

达达利亚作为一个男人,恨极了钟离这幅放火烧山后又装作一脸无辜的表情,同时他也爱惨了,所以他只能无奈说道:“不要乱花钱是不要乱花钱,也没让你这样省钱啊!”

钟离看他一幅炸毛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这把达达利亚也弄得没脾气,撇过自己的头,又将视线偷偷地投向钟离。

钟离带着微笑说道:“好了不闹了阁下,我……”

这时候达达利亚的口袋里传来铃声,他先跟先生说了声抱歉,然后黑着脸接通了电话:“罗莎琳有什么事你最好赶紧说,我现在在跟钟离先生约会。”

“哦,我找钟离说事,你把电话给下他。”同事女士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不是,你找钟离什么要打我的电话?而且我们在约会诶。”

“没关系,给我吧阁下。”

达达利亚将手捂在听筒上面,有些委屈地看向钟离:“先生……”

“万一有什么关于你的重要的事要跟我商量呢?”钟离劝小男友。

达达利亚这才把手机递过去。

只见钟离听完对面说话之后回复道:“好,我知道了,我同意了,我会跟他说的。”

达达利亚正幻想着难不成是愚人众要放婚假给他让他带着钟离去游山玩水生个三胎,只见钟离挂了电话看向他说道:“下午璃月这边你需要加一场戏,因为明天剧组要回至冬拍下一幕,他们申请到了借用至冬宫殿,所以璃月这边要加紧拍完。”

“哈?”达达利亚两巴掌打在桌子上,“不是吧?而且为什么这种事要对先生讲而不跟我讲?!”

“……女士说因为你在跟我约会的时候听不进别人说的话。”钟离看着手机的通话记录一阵失语,他只负责转述,表示他不知道刚刚说了什么他又不识字。

“先生……”达达利亚两只手在桌上抱臂,下巴抵在前臂上,被迫营业使得他很不爽,虽然跟先生撒娇不能推掉安排,但是能讨点甜头。

比如……

“今晚早点回来,好吗?”钟离无奈地笑着,自家艺人不想工作还能怎么办。

“先生! ”大犬原地复活,钟离感觉下一秒他就会舔上来。

事实也确实如此。

“阁下这在外边!”钟离伸手推拒着凑过来亲亲的达达利亚。

“没事,这是包间!”

“没关系的!我们都公布关系了!”

达达利亚的声音持续从包间里传出来,有位靠近包间的食客打开了某蓝色软件发了条帖子——【公子,收敛点】

晚上八点,被璃月分部压榨了一个下午的达达利亚回到了他和钟离的家,在进门处脱下鞋子走入,看到灶炉上还放着瓷锅,热气扑腾腾往上冒,看起来今天是熬了腌笃鲜,而桌上的两副碗筷已经摆好。

他转头看向客厅寻找钟离的身影,而身着丝质浴袍的钟离半躺在沙发上,胸口录了一片大好春光,鹅黄色的落地灯光扑在他的脸上,他鎏金的眼眸配上眼尾的朱砂似旖旎风光,他的目光落在了书本上的字里行间,就像在打磨玉石。

达达利亚听到了溪流款款。

“……我回来了。”达达利亚不忍心打扰,可是那个人好像很想要自己的拥抱。

钟离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了正在朝他走来的达达利亚,抬起手臂伸了一个懒腰,鼻子里哼哼几声:“嗯……欢迎回家。”

达达利亚的手顺着钟离抬起的手臂滑过去,从他的腋下穿过抱住了钟离,他们的鼻尖抵在一起互相磨蹭,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两个人的脸上,就好像他们在亲吻。也许是气氛恰到好处,鹅黄的灯光在给他们遮羞,达达利亚在钟离的嘴角落下一吻。

“痒,你的胡渣弄到我了。”钟离揶揄道:“看来也是个成熟的男人了。”

“老公我现在才算成熟?你水有多高你不知道?”达达利亚嘴里说着hun话,又用自己的胡渣去蹭钟离。

丝质睡袍半解,却又像是死死吊在身上,饶是在场的就它清醒,记着正事——人是铁饭是钢。钟离用手指点一下朱唇,眼睛里装满了星浆,他说:“亲一下,然后我们吃饭。”

达达利亚承认他为钟离眼里的星浆慌了神,但是都在一起这么久,他也心领神会,自然是暗下了眼眸在他的嘴唇上轻轻落下了一吻,说:“亲完了,等下吃完饭是不是……?”

钟离又好气又好笑,说道:“没个正形。”

达达利亚自然是没心吃饭,夹着腌笃鲜,可是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看着钟离,虽然这个锅也是他自己的。心猿意马的结果就是,他不会用筷子了。

达达利亚夹了好几次竹笋,却又在过度用力之后眼睁睁地看着竹笋滑落至碗底。

钟离看了他几眼,不出声,然后夹了两小团饭塞到嘴里,又看了他几眼。

达达利亚头上不存在的耳朵耷拉下来了。

就在钟离无奈的时候,达达利亚将他的筷子伸进了钟离的碗里。

钟离:?

达达利亚开始在他的碗里瞎戳竹笋。

钟离感觉到自己的拳头硬了。

结果就是达达利亚的额头就泛起一小片红,毕竟吃了钟离一记。达达利亚眼角似乎闪烁着泪光,他说:“先生……好痛……”就在他独自伤心想到钟离是不是不爱他了是不是在外边有别的狗子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嘴角碰上一块糯糯的东西。

“喏。”钟离将竹笋夹到他的嘴边,却没看他一眼,就好像这时候他们对视了一定会着火那样,他甚至头都没扭过去看达达利亚。脸没红,耳廓就先燃起来了。抿住的嘴唇还给达达利亚抓个现行。

达达利亚一脸兴奋,一口就咬到了筷子上。

老公这一词好像对今晚不是那么重要,但是被单在乎,床单在乎,还有钟离身上的达达利亚在乎。

第一天没能拿下,第二天再拿不下就是他达达利亚不行了。可事实就是摆在面前,不是他实力不允许,而是天公不作美,让他在大作战第二天就被迫飞到至冬本部去拍戏。这下好了,别说大作战了,见面都是问题。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在拍戏前达达利亚一直沉这个脸,满脸不开心,周遭都是低气压。

只能说化妆师把至冬血统发挥到极致,顺着老虎摸屁股的技巧可是一流的,一下子把青年人的轮廓变得更锐利、冷酷,甚至嘴上都没停一下:“诶年轻人想老婆是很正常的事,我也想我的璃月老婆,没关系兄弟我们都是同病相怜。”

达达利亚冷不丁来这么一句:“你老婆会叫你老公?”

“会啊,兄弟。”化妆师拿着化妆刷在他的轮廓勾勒,“我可是等了好久的。这声叫出来就是责任,所以她叫我的时候我可是非常激动,就感觉……她好像把余生都托付给我了。”

达达利亚抬头看着他,听他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

结果被人化妆师硬掐着下颚抬起,化妆师说:“诶诶诶你动什么,还没好呢。”

达达利亚想打人的心都有了,他以前在璃月出演的妆十有八九都是钟离化的,钟离只会用指尖抚上达达利亚的下巴,稍稍用点力示意他抬起,温柔如春水淌过。

化妆师对他想吃人的眼神熟视无睹,继续说道:“钟离先生很好用吧?”

达达利亚头顶一个问号,眉头都蹙起来。

化妆师看他的疑惑的表情,合上粉底,掏出眉笔给他加粗眉毛,继续说道:“肯定很棒,那双手简直绝活,啧啧。”

达达利亚看着一脸认真的化妆师,满脸的震惊,这是能在他面前说的吗。达达利亚抓过了一旁的红围巾放在腿上,里面那层还绣着钟离的名字,然后将里面那层外露。

这下搞得化妆师一下把眉毛画歪了。化妆师这个暴脾气就摁住他的头,有些气愤说道:“诶你在搞什么,我知道我技术不如钟离先生,但我的上帝啊,你就忍忍好吗?”

“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达达利亚脸黑得不能再黑,他不能在化妆间跟化妆师起冲突,女士说了要是他捣乱这个星期都别想回去。

外边突然响起敲门声,以及有人朝里边咆哮:“达达利亚!你快点!今天我杀青!”

化妆师听话地闭嘴,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

达达利亚等他画完之后就起身往片场走去,化妆师在开门的时候就开始小声嘟囔:“醋,就醋,钟离先生的化妆技术明明可好了……”

达达利亚这才反应过来,尴尬地捂着脸然后竞走去了片场。

一个下午拍的还算顺利,达达利亚今天的心情不佳倒是让他更快进入了冷面无情的状态,符合这幕“冬夜愚戏”的要求。导演本来还担心达达利亚在璃月少演这种角色会拿捏不住,现在看来是多余的。

晚上参演“冬夜愚戏”的都去参加女士的杀青宴,他们到酒吧里找一个包厢,开了一打又一打的酒,愚人众执行官嘴上说着女士在里面躺了一个下午好辛苦,心里都在暗笑女士杀得这么早太弱了太弱了。

女士罗莎琳则微笑着给每个人疯狂灌酒,嘴里说着:“The sons of bit****”听懂的就给她回个中指,没听懂的握手表示感谢。他们里面的成分太复杂,蒙德人璃月人稻妻人枫丹人……无所谓大家都可以抱一抱灌去马路牙子睡。

达达利亚则在一旁抱着酒瓶子,整个人嵌进离门最远沙发里面,背对着所有人,酒瓶子在他手里就像成了吉他,而他就像电影里的男主,下一秒就要深情地演唱。

“你这是干嘛?”女士也想给他灌酒,结果发现人家小十一情绪不对劲。

“想老婆。”

“打电话过去啊,你可以跟你亲爱的老婆来句night night。”女士可不管这么多,放下酒瓶就打电话过去给了钟离,还举起屏幕让达达利亚看了一眼。

“Сука блядь!你这是在干嘛!”达达利亚起身就去夺女士的手机。

谁知道钟离接通的那么快。女士的手机里传来钟离的声音:“你好。”

“钟先生,我们小十一喝醉了吵着闹着要老婆。”背景声很吵,达达利亚觉得女士这句话一定会给淹没。

对面一阵沉默,就在达达利亚觉得自己身为老公老脸都给丢干净的时候,钟离传来声音:“好,我马上赶到。”

达达利亚直接上手夺了手机去了走到了靠近厕所的一边,他认为这里较为安静,他说道:“钟离先生??别过来啊,现在很晚了,你怎么过来啊而且你还在璃月啊??这种契约立不得。”

“阁下自然无需担心,钟某在开玩笑。”

“呼……吓死我了……”达达利亚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房门被人打开,里面的欢呼声因为泄露出去而显得声音变小了一些。

达达利亚心被人攥紧了,也许是刚才喝了点酒的缘故,一时间竟然有些浑身发热。他扒着墙,探出头看了一眼——服务生拎着两打酒走了进来。

吓死了。达达利亚想着。

他从厕所角落走出来,看着各位同僚,边回到自己位置边说:“伙计们,也许我们可以再开两打啤……”说着说着就不说了,眼睛就盯着门口。

钟离就在门口,正走进来。

“先生……?”达达利亚听见自己的声音。

喝酒被抓了,怎么办,在线等,急。达达利亚真想在线求救命,自己浑身酒味肯定会被先生说。

只见钟离走到桌子前,拿起倒置在盘子上的玻璃杯,说道:“劳烦各位了,今天钟某来就是想带自家老公回去,他好像不胜酒力。”然后他拉开了一瓶啤酒,倒满了啤酒杯,脖子一扬像只搞摇滚的天鹅,一口气饮尽。

他将杯子在空中倒置,说道:“钟某自罚一杯。”

达达利亚听见“老公”两个字,愣是扶着墙站了十几秒,硬生生是把自罚酒的钟离仔仔细细地看在了眼里,落在了心巴上。

救命,小鹿乱撞。除我苦茶子。我好大的福气。达达利亚想着,也许他下一秒就要化身狼人模样。

“那可不行,我们在场除了公子,可是有十个人,钟离你只喝一杯,不太好吧?”富人潘塔罗涅说道,然后又重新拿出一个玻璃杯给钟离满上。

达达利亚没喝多少酒清醒得很,他火速凑近钟离然后环抱住他,一脸凶狠地瞪向潘塔罗涅。

钟离倒是没说什么,就拿起了那杯酒。

“先生!别喝那么多。”达达利亚拉着钟离的手,很不情愿。

“别逗十一了。”女士用手肘顶了顶富人,但富人不为所动。

钟离当众在达达利亚脸颊上落了一吻,然后拿起酒杯就又灌了一杯,后一杯自觉满上,然后看着每一个人,笑着和他们来了一杯又一杯,没有丝毫犹豫地把酒往肚子里灌。

达达利亚还在生气但是他憋着不说话。

“感谢各位对我丈夫的照顾,在下就接走了。”说完,钟离起身拉着达达利亚的手出了包厢。

刚出包厢钟离的酒劲就上头了,半倚着达达利亚的肩膀,一幅不胜酒力的模样。达达利亚虽然生着气,但是搂着钟离肩膀的手可是一刻都没松过,另一只手勾着钟离的腘窝,一下子将人给抱了起来。

走出了酒吧后,达达利亚将钟离抱到自己的副驾驶座上,自己则负责开车,只能说少喝酒了,不然他就会带着钟离激情与速度至冬国。边开达达利亚边说:“先生是怎么到至冬来的?”

“跟女士约好了……”钟离闭目躺在副驾驶座,是不是半睁眼睛看向开车的男人和车外的风景。

“你们约好啥?”达达利亚蹙起了眉头。

“你不……惊喜吗?”钟离眨了眨眼睛,表示不解。

“先生,我是很惊喜,但是你这么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还一下子喝了十杯酒,我很担心你。”达达利亚长摁了一下车子的喇叭,警告旁边的车辆最好离自己远点。

“这样吗……抱歉,老公。”

听到声音达达利亚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钟离现在正侧着身子看向他,鎏金的眼里早已是人间最艳烟火色,嘴唇也被酒精染的泛红,气氛很适合亲吻,野兽般啃食的那种。

外头回响了一声喇叭。

达达利亚赶紧把自己的目光放到路上。

他妈的,这里面怎么热。达达利亚想着,又调低了车内空调。

结果钟离又把空调温度调回去了。

达达利亚这下也不看钟离,应该说是不敢看钟离,怕等下出事真就两个人殉情了。

还好目的地很近,是一家酒店,达达利亚可不想把醉得乱说胡话的钟离带回家,不然他妈得提起波波沙冲锋枪给他来几梭子,嘴里念叨着怎么对待儿媳妇的,然后把他丢出家门让他去酒店开房睡,儿媳妇留在家。

达达利亚什么防备都没做,直接登记入住快速搞定,把钟离抱进了房间,抱着他去洗澡。

一片糜乱。

该咬的咬了,惩罚的惩罚了,该说的也说了,该睡的也睡了。

隔天达达利亚醒了,看到钟离还没醒,又开始在他脸上作乱,留下个吻,用鼻尖蹭蹭。

钟离吭哧几声:“达达利亚…别闹……”

“先生,叫那个。”

“哪个……?”钟离头疼欲裂。

“就是那个。”达达利亚又亲了亲他的眼窝。

“我不知道你在说哪个,阁下,你的胡渣刺到我了。”

“我胡子昨天才被化妆师刮掉的!”

“那……那你前天的胡渣刺到我了,去刮刮。”钟离推搡着达达利亚,打算溜回被窝。

“可别想逃,先生。”达达利亚抓住钟离后脑勺一小撮长发,将他的头又摁回来。

“唔……”钟离无声地反抗着达达利亚的暴行。

“先生说了之后,回璃月后我们去买石珀。”

“……老公。”

“诶,老婆。”

两个人蹭到了一起。简直是白日宣……小情侣。

而达达利亚宣布大作战胜利。不管如何,老婆叫的老公,他觉得千金难换。

他们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石珀可换不到钟离,除非你是达达利亚。

番外

达达利亚一脸坏笑,打开手机录像,然后朝厨房叫道:“钟离。”

原本在烧腌笃鲜的钟离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钟离解下了围裙,钟离走到达达利亚面前,双手抱臂问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钟离啊?”达达利亚脸上一副疑惑的样子,“怎么了?”

钟离叹了一口气,把围裙折叠成方块状,然后进房间,关门,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不是吧这么大反应??达达利亚心里窃喜,但也有点害怕钟离真的难过,于是只好举着手机悄咪咪走近他们的房间。

当他快要走到房门的时候,里面传来叮铃咚隆的声音,达达利亚慌了,立马去抓门把手,却发现上锁了。

正当他要拍门喊钟离的时候,钟离把门给打开了,戴着墨镜,嘴唇抿成一条线,而且手里还提着一个登机行李箱。

达达利亚当场疑惑成问号,这他妈也太快了吧,你确定不是提前收好的……?

“阁下,腌笃鲜在一个小时后要转小火,再用小火炖两个小时,我先走了,我要赶下午的班机。”钟离拉起行李箱拉杆就要走。

达达利亚死命拦着钟离不让他出门:“等等等等,你出什么门,你下午没行程。”

“阁下既然不想要这个家,我走就是了,如此阻拦,倒成了我是坏人之美。”钟离绕开他,结果达达利亚又闪身拦住。

“阁下这是做什么!”钟离发狠摘下了墨镜,露出了那双鎏金眸子,里面的悲伤逆流成河。

达达利亚这时候摁了录像暂停键。然后一把抱住了钟离,亲亲他的脸颊,说道:“好了好了,我不喊你全名了以后,对不起我错了。”

钟离推开了他,把墨镜把玩在指尖,然后将行李箱拉回去房间,然后将墨镜放好,半躺在床上,脸上带有明显的笑意,鎏金眸子只盯着他,说道:“你还有三个小时。”

“来了。”达达利亚像只大犬一样爬上床。

“对了,视频发我一份。”

102 个赞

富人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3 个赞

呃啊啊啊啊啊写的太甜蜜了吧,好喜欢这篇额啊啊啊你,是,我的神—— :zhandou:

1 个赞

嘿嘿,先生叫鸭鸭老公了,嘿嘿(不对我乐什么呀)好甜!娱乐圈pa就是最*的↑

1 个赞

小情侣真甜蜜啊,公子请你收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