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塑料爱情故事

和朋友先聊了塑料爱情,又聊天聊到韩国这边的大学校庆,于是速写一个很短很短的公钟校园paro哈哈




手腕上那块电子表,上一次点亮屏幕时,看见的时间数字是18:29。而此刻点亮屏幕时,看见的时间数字是18:30。
也就是说,时间只在二人的度日如年中艰难地走了一分钟。

“兄弟,你情况怎么样?”
达达利亚那个和自己气场不合的室友雷电国崩,此时此刻也忍不住压低了嗓音,苦着一张脸十分虚弱地吐出“兄弟”二字。
……没办法,眼下的情况来看,他们二人确实是难兄难弟。

“不太好兄弟……我可能有些坚持不住了……”
达达利亚回应的声音也有些有气无力。这位T大研一新入学的校草同学,此时此刻俊朗的脸上正布满着前所未有的凝重,而他放在膝盖上微微握紧的拳头,更是暴露着他内心的煎熬与折磨。

二人不由自主十分同步地将目光移向不远处正被人流围了个水泄不通的操场看台入口,又不由自主十分同步地叹出了一口长长的气。
“出去可就是有去无回了。”达达利亚的语气很是沉重。
“确实……”雷电国崩附和道,眼下的情况不容许他再像平时一样与达达利亚针锋相对地进行斗嘴,“但是不出去的话……可就是身败名裂了。”
他们又与彼此对视两秒,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那份迫不得已的无奈之选。



……一切都要从今天这场该死的校庆说起。

大学里最值得参与的活动是什么?如果在T大校园里随机抓上几个同学来回答这一问题的话,不出意外每个人的选择都会是整齐划一的“校庆”。
每年在校庆时节出钱邀请各种有名的爱豆组合和偶像歌手来给进行演出活跃气氛,这已经是T大维持十几年的优良传统了。平日里千金难求一票的现场演出,加上全场大合唱时无忧无虑的幸福感动,这些毫无疑问都会在珍贵的校园时光里留下不可磨灭的一笔印记,是再多其他活动,都无法替换的独一无二的一种经历体验。
——总结来说,便是不参加校庆,就没有在T大体验过完整的大学校园生活。
所以在得知学校今年的校庆即将开办,而且这次还邀请到了时下正红得发紫的“璃月SevenStar”、“Fatui愚人众”等知名爱豆组合后,达达利亚和他的室友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尽情享受这次的豪华校庆演出。
他们料想到了现场人会很多,所以吃过午饭后便从宿舍早早来到操场看台占座,甚至还带了平板游戏机卡牌零食等一系列消磨时光的利器,却是偏偏没料到……晚上八点钟才开始的演出,两点钟入场意味着人会在看台上逐渐内急……
而更为可怕的是,由于看台装不下而未能入场的人数实在过多,学校竟临时出台了一项“只出不进”的脑瘫规定。
换句话说——现在从看台出去,等会儿就不允许再进去了。


“现在从看台出去,等会儿就不允许再进去了。”
厕所里,雷电国崩一面阴阳怪气地模仿着刚刚出来时门口那个学生会成员的生硬口吻,一面从墙上的纸巾箱里扯了张擦手纸,来擦拭自己洗过后湿漉漉的双手。
达达利亚被他逗得忍不住笑,却也不由得又一同感到懊恼起来。
他们在看台里面尬坐了四个半小时,眼看着还剩最后一小会儿时间校庆就要开始了,却又不得不因为必须解决的生理需求而前功尽弃,这事无论是搁谁身上,都有些让人感到吐血。
就这样放弃不看,是不可能的,这种横空出世的无理规定很难让两个骨子里的刺头就此打道回府。所以从学校的厕所出来,他们又重新拐回了正人满为患的看台入口。

“刚刚出来时人还没这么多吧?”雷电国崩问道。
确实,达达利亚微微皱了皱眉,顺着人流挤到了内侧,却在看见门口挂着工作牌的那个挺拔身影后瞬间解了疑惑。
刚才守在这里的几个学生会成员估计这会儿是去休息了,换成了一位穿着风衣和高领薄毛衣的黑发气质帅哥。学生会早已放权的昔日主席,这校园里除了达达利亚以外的另一位公认校草——T大商学院一路从本科读到研二的钟离学长,不但能力突出学业优异,还相貌出色腰细臀翘……咳咳,扯远了,总之他在校名气之大,即便是像达达利亚这样的新生也因各种各样的渠道而略有耳闻。
事实上……达达利亚甚至是在入学典礼上听对方代表学长学姐进行致辞时,就已经看上了人家。只不过看上也仅仅只是看上,久闻对方是朵外热内冷的高岭之花,自己又是八杆子打不着的院系专业,毫无交集,因此漂亮学长欣赏归欣赏,倒也暂时还没动过什么上手追人的歪心思。
就像眼下这样……静静地欣赏……
诶,钟离学长怎么还戴了耳钉,他居然只戴一边,莫非他也是……

达达利亚飘散的思绪被身旁室友的一肘子硬击给击了回来。
“大校草,你倒是想想办法让我们进去啊,你不是天天靠自己的色相就能收买食堂打饭阿姨和看门值班宿管吗?”雷电国崩小声说道。
“这怎么出卖色相?”达达利亚也回他一肘子,“你觉得人学长有这需求?他天天照照镜子就够无欲无求的了……”
两人在人群中推推搡搡,并不意外地引起了他们口中那位学长的视线关注。
“两位同学,这里太过拥挤,请注意安全……另外很遗憾今天的校庆内场已经满员了,不过如果实在想看校庆的话,在其他人少的外围场地也是可以观看的。”
那双只曾远观过的碎金眸子,此时此刻正真切又平静地看着自己。
达达利亚心跳快了两拍,但面上倒还显得挺淡定,既然被点名了,就索性大大方方地从人群里挤出来,走到钟离面前。
嘿,学长跟他差不多高,要是接起吻来倒挺方便。
“学长,我和我室友可不是刚来的,我们下午两点开始就在里面呆着了,这不是人有三急没办法嘛……”有些人很会卖乖,可怜兮兮起来像随时能从身后晃出来一条摇晃的尾巴,“学长长这么好看心地一定也很善良,就帮我们通融一下吧?”
钟离抿了抿唇,看向他的眼神又多了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但并没有打算放行的意思。
“我真没骗你啊学长,我们包都还在里面呢。”达达利亚又伸手往看台门里胡乱指了指,继续眨巴着眼睛看他的学长。
钟离好像在判断他的话语真实度,微垂着脑袋想了片刻,又很快抬起眼来:“……但就算是这样,我也是不能放你们进去的。现在的规定确实是只出不进……如果我放了你们,对其他同学也没有办法交代。这是不得已的工作,也希望同学你可以理解……”
靠,规定规定,又是规定。
这条规定本身就荒谬得不该被制定出来,说到底还是学校在最开始的组织管理阶段出现了失误。
达达利亚有些烦闷地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已经快七点了,演出差一个小时就要开始,这时候离开,显得之前占座一下午的自己像是个大傻子。
“……你的包在哪里?不如我请学生会的同学帮你拿出来,”钟离学长倒是的确心地善良,还在认真考虑着他此前的话语,“不过人是真的没有办法进去了……校庆以后还会有,下次学生会在协调层面也会吸取教训,像今天这样的临时规定是不会再……”

达达利亚看着钟离的嘴一张一合,对于对方说的话,倒是一个字儿也没听进去。
“……去A座教学楼三楼的平台如何?从那边应该也能很直观地看到整个舞台,虽然远了一点,但比挤在这里……”

“学长。”

他忽然出声打断了钟离,在对方睁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捏住对方的下巴毫不犹豫地冲着那两片柔软的唇瓣吻了上去。


“卧槽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靠!!”
伴随着堵在入口处的人群里爆发出来的各种震天鸡叫,以及各种快门咔嚓的嘈杂声响,钟离被他的学弟给亲懵了。

……于是懵到以至于让对方趁他还在恍恍惚惚的时候,就大摇大摆潇潇洒洒地走进了他身后把守的看台大门。




【他俩没有一腿,我就没有腿!】
【本校两大金草踢爆柜门!这是我可以免费看的画面吗!】
【航空航天学院新晋校草达达利亚因其男友钟离学长被太多人围观而心生醋意,众人面前激吻对方整整十秒!】
【点击观看:heartpulse:校草x校草:heartpulse:拉丝深情舌吻!】
雷电国崩一边飞速刷着校园论坛网页,一边心情复杂又畏又敬地看向身旁的室友,大声念出这些夺人眼球的帖子标题。
“你究竟是……你难道是……你所以是真的和他早就搞一起了么?”
纵然天天朝夕相处,宿舍之内几乎藏不住秘密,雷电国崩还是忍不住发出自己的灵魂质问。

已经坐在原先位置上沉默了十几分钟的达达利亚终于动了动嘴唇,从石化般的状态中碎裂出来,僵硬且机械地转了转头望向雷电国崩:
“我求求你了大哥,别这么大声念了行不行……?我和他没有一腿,也没有吻十秒,更没有拉丝没有舌吻。”
达达利亚又僵硬地把头扭了回去,恢复回自己的石化状态。
“懂了……那你就是为了出卖色相,竟能做到这等地步……”雷电国崩看向他的眼神更加又畏又敬了,还夹杂着一丝欲言又止的颤抖。
“可是看这个视频……你们确实吻了十秒钟……还不止。 ”想了想,甚至又补上一句。

“那又怎样?管他十秒十五秒还是多少秒——”达达利亚终于忍不住爆发一句,随即又迅速地蔫巴了下去,“反正我看这也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吻人了,我要死了。”
他怎么敢,他到底怎么敢的?
当时看着学长油盐不进地在那里念叨着规定规定之类的东西,他是觉得对方实在让人生气却又有点可爱,鬼使神差就生了点儿奇异的心思——
——如果我现在忽然吻他,哼哼又会是什么效果?

吻是吻了,效果……也挺好的,居然还真就给他这么美滋滋地混进来了……
可是等坐下大脑缓缓清醒之后,他便在又吹泡泡糖又小鹿乱撞的剧烈迟来心跳中,无比可悲地深刻意识到了自己刚刚开始的研究生生活却将要在马上来临的死期中戛然而止。
也许钟离学长尚还心软的话……会给自己留一个全尸吧。

“今朝有酒今朝醉,”他那平日里毒舌万分的室友,此时却也动了不忍的怜悯之心,竟开口宽慰,“反正今天都搭在这儿了,你还不如好好享受享受等会儿的校庆表演。”
“享受?”达达利亚不屑地哼了一声,“都随便亲了人家还在这儿像没事人一样享受,我是那样的人么?”


……我可能是那样的人。
伴随着操场舞台上顶流爱豆们活力四射的绝赞表演和全场起立的热闹氛围,达达利亚很快就在开场后把自己信誓旦旦的发言抛到了九霄云外。
夜幕降临下的校园本该是一片漆黑,却因学生们自发亮起的手机电筒光亮而变成了星星点点的青春海洋。
“会唱这首歌的朋友们跟我们一起唱!”舞台上的电音组合主唱将话筒向着操场看台举过头顶。
“冬极和飞雷相比~~~”达达利亚被氛围感染,唱到声嘶力竭,“……刀刀上万~~~好帅~~好强~~”

“会跳这支舞的朋友们跟我们一起跳!”舞台上的活力爱豆组合将手中的彩带泼洒向远处的观众。
达达利亚倒是没学过女团舞,但他肢体协调又身材到位,跟着身边已经嗨得四肢乱颤的各位同学倒也来回蹦哒得有模有样。

“最后一首歌,送给正在享受美好大学时光的你们,你们永远是最令人羡慕的一批年轻人,尽可能地去记住此刻每一份稍纵即逝的感动,永远勇敢地迎接未知的未来吧。”
伴随着舞台上那位著名歌手唱起自己传唱度最高的那首常在毕业时节会听到的歌曲,刚入学的达达利亚也被感动得稀里哗啦起来。他胳膊一抬大手一挥,就揽住了身旁人的脖子。
“崩子,我好感动,”他还边说边用力地又勒了勒对方,“还好没有因为内急而放弃看这个校庆,我好感动……这或许就是青春吧……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我已经开始怀念了。”

他有感而发的矫情言论却并没有得到毒舌室友的任何回应。

达达利亚纳闷地微微松了松手上的力气,扭过头一看——
他的手正搭在别人的肩膀上,而这个别人,严格意义上说……也不是别人。
对方那双夜里也明亮璀璨的金眸,正略带些茫然地望着自己,而那截从高领毛衣里微微露出的白皙脖子,虽然看不大清,但估计也已被自己勒上了点儿红痕。
达达利亚心脏停跳了半拍,又疯狂加速了几拍,然后又停跳了半拍。他怔住,然后终于反应过来刚刚元气爱豆们带着大家群魔乱舞的时候,众人的站位早就来了个乾坤大挪移。他室友不知道漂流到哪个角角落落了,而他……他却偏偏冤家路窄,居然又和钟离学长站在了一起。
于是他有些慌乱地放开了钟离,回想起自己两三个小时前为了溜进来还亲了对方,也不知道现在逃跑还来不来得及保命。
钟离像是也有些不知所措,站在原地没有开口说话。
达达利亚心想,他抿着唇的模样真的让人很想亲,和下午说话时一样,总有点叫人晕乎乎的可爱。
……但还是保命要紧,万一自己很好运,钟离在夜色里压根就没认出来自己就是下午那个强吻他的傻逼呢?
于是他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试图靠一些凌乱的额发遮挡自己颇有辨识度的眉眼。
“不好意思抱歉,我搂错人了……天太黑认错了认错了啊……”
狼狈的T大校草达达利亚话音未落,脚底抹油就想开溜。



却在转过身的那一刹那,被轻轻地抓住了手腕。
“等一下。”
他扭回头,对上学长那双漂亮又专注的眼睛。
“达达利亚……”
糟糕,原来学长认出了他……还知道他的名字吗?……八成知道也是因为已经看了那些令人窒息的帖子吧。他要怎么解释,他又要怎么死,他还有没有机会挽回自己在学长心中的形象,又能不能再有资格好好追一次确实挺喜欢的对方呢?
达达利亚在那一瞬间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却没有想到,结果学长只是迟疑着问了他一句:

“……那你亲……也是亲错人了吗?”





End.

202 个赞

甜甜早饭好香香 :baoxiang:

3 个赞

冬极和飞雷相比~hhhhhhh 笑死了()

14 个赞

:zap::zap::zap::zap::zap::zap::zap::zap:
什么叫世界名曲啊 :deyi:

13 个赞

被亲懵的离离可爱 :miaozhun:

9 个赞

淡淡的甜!氛围感好强

3 个赞

达:不确定,那再亲一次吧! :xing:学长不会逃跑吧?

22 个赞

没错,鸭快上,继续亲,亲成男朋友就赢了 :da:

5 个赞

谁懂,谁懂,小情侣,甜,甜死我额啊啊啊

2 个赞

要是接起吻来倒挺方便——达你这脑回路…好吧我承认挺优秀的满分

4 个赞

等等你还真的-


好的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 个赞

我迟早要被奶油小狗劳斯的文笑鼠

3 个赞

真的要被笑鼠啦……离离是不是也心动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3 个赞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老师的饭好香 :tiantang:

2 个赞

是的哈哈哈 双向暗恋

3 个赞

宝的赠礼太多啦呜呜呜呜呜呜 :ku:
难以为报

1 个赞

小达跟着唱的歌歌词笑死了哈哈哈,两个人的单耳坠意味深长:smirk:命中注定我爱你(?

3 个赞

救命救命救命原来是靠这种方式解决的吗?达达利亚你太棒了!快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你没亲错!!(有没有后续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甜到我扭曲

2 个赞

那这样下一步就是上床了吧!我个人觉得比较合理: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2 个赞

啊啊啊为什么没有后续!!我想看鸭鸭连蒙带骗的拐个学长当男朋友!!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