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璋佑歌】与赫尔墨斯的短暂相遇

活动掉落,很短,但是已经尽力了(希望之花.mp4)
是一直在胡说八道从没停过的两人。


古人言三十而立,今人也推崇这样的说法,奔三的男人,事业,功名,爱情,至少得有一项得拿得出手。

这对三十岁生日一过就被迫失业的钟离来说,以上的要求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但是你长了张家财万贯的富贵脸。”咬着奶茶吸管的少女说道,“这个身份听起来就跟你手上的奶茶一样奇怪。”

钟离手边的奶茶是店员热心推荐的,畅销品,有着少女会喜欢的粉嫩样子——拿在一个成熟到有种老干部气息的男人手里,简直就像托塔天王拿着仙女棒一样诡异。

现实就是如此,长着张美人脸的高材生,不仅是个母胎单身,还在经济低迷的浪潮中,被卷到了尴尬的孤岛上。

当然,这是钟离本人的说法,胡桃不是很相信这位远方亲戚所言,虽然在她前十六年没见过钟离违背他的承诺,但这话听着就像她爸小时候逗她,说往生堂能够连接生与死一样。

后来胡桃发现自己家是干殡葬的,倒也没咋说错。

也许还真有一点点可能。一点点。

“那好吧,看在你失去经济来源的份上,这杯奶茶我请。”

前三十年一直在当成功人士的钟离还是闭上了他那能舌灿莲花的嘴,因为他发现自己确实没带钱包。

于是,在路人的注视下,一个面容俊逸严肃的男人,端着喝不完的蜜桃什么什么奶茶,惆怅地吸了一口覆盖着坚果雪顶的无糖加冰饮料。入口是年轻人喜欢的味道,还可以。

送走理论上能够叫表妹的胡桃后,再过三个月就要破产的失业人士决定做些符合他身份的事——比如说步行回自己的公寓。

小区的地段确实不错,环境也相当幽静,虽然是大号些的鸽子笼,但出人意料的少人。

重点是人少。

于是听着行道树上鸟鸣徐徐归家的钟离,也没想到会在小路上碰上这么一位青年。

姜黄卷发的至冬人一身潮牌,举着手机神情激动地和屏幕那边的人进行措辞也许稍微有些不雅的交流。

在钟离即将路过他时,青年似乎注意到了这个衣装革履的男人存在,留下一句“我明天要找三百个律师在你楼下查账”,便悍然挂断了电话。

原以为将以一面之缘而结束两人之间关系的钟离突然被对方拦下,表情看起来相当诚恳的青年声音里夹着情真意切的愤恨:“先生,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

在钟离说出反对的借口钱,自称为达达利亚的外国青年控诉了合作人卷款跑路还带走了他全部证件的恶行,目前正无家可归流落街头,只需收留他七日,待他将证件追回,必有重谢——对了,身上还有一千二的余款,要是原意,可以当做这几日的房费。

钟离思虑片刻,一千二出租七日客房是个划算生意,对于一个三十岁失业人员来说,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他点了头,决定接受这一房客。

“你就这样让一个陌生人进了门?!”胡桃差点捏爆手中的华夫甜筒。

“仅是借住几日。”钟离放下手中的圣代——巧克力味的,还是这次是胡桃点的单,“更何况他白日里事务缠身,夜里又安静,房间也收拾得齐整如新,实属难得。”

“这不是重点!”少女恨铁不成钢地抢走了他手里的圣代杯,“要是他有坏心呢?他假意骗取你的信任然后把你这样再那样呢?”

“不必担忧,”钟离重新拿回那杯发腻的甜品,“他并不是此等心思深沉之人,断不会做此类违法乱纪之事。”杀人放火倒是有可能。

“哼!希望如此!”胡桃拉起自己的背包,“我要回学校。”

“我去结账。”

“诶,等等。”胡桃拦住目前工作状态为失业的男人,“你找到工作啦?”

“临时工作,日结。”

“工资如何?”

“不上税。”

“……”胡桃拍开钟离准备结账的手,“你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是去往生堂工作吧!”

“可以考虑。”毕竟专业对口。还是付完了账的钟离拍了拍胡桃的肩膀,“近期刚与一位雇主商定了协议,怕是等你毕业,才能于往生堂就任了。”

离快餐店二十米处,也许是路过的青年假装无意地瞥向玻璃窗内那两道黑色的身影,耳机里并不是当下流行的乐曲,而是同事喋喋不休的催促。

“我看到他了。”确认周围没有任何对他的通话感兴趣的人后,达达利亚压低声音说。

“谁?”

“我昨日和你提到过的,临时房东。”达达利亚皱了下眉,“他看起来正在和一个高中生约会——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怀疑过他的人品素质。”

“在探讨别人的道德水准之前,你还是先担心璃月的法律底线吧!”罗莎琳的声音突然高了八度,“这次要是被抓住——不管是千岩军还是那帮乌合之众,你就自个蹲大牢去吧!”

抓住是不可能,表面上是个遇人不淑创业失败小青年实际上干千里取人头活计的达达利亚以他的目前完全没有起色的情感生活做担保,他的职业生涯绝对不会有这种愚蠢的错误。

而他的同事则对此嗤之以鼻。

“这次任务确实复杂,小屁孩干不好是正常的。”在对方抗议之前,罗莎琳将救场人员的信息发到了达达利亚手机上,“我们找了个可靠的外援,基本信息发你了,明天他会协助你的行动。”

“我不需——”

“抗议无效,继续盯梢你房东的情感生活吧,毕竟你没有。”

耳机里恢复了正常的轻音乐,意外地古典,就像达达利亚对他未来伴侣偏好一样古典,细腰长腿屁股大,温柔知性长头发。

目前最满足标准的是对面那位房东先生。

说曹操曹操到,原本以为自己站的够远够偏僻的达达利亚听到一声音熟悉的呼喊,隔着玻璃,一双金眼睛远远望过来,一对儿小梅花在他身侧,好奇地打量着。

若是假装不认识离开,那就显得太刻意了。毕竟他根本没伪装。

胡侃的身份不算。

“真巧啊,钟离先生。”最后三人气氛略显尴尬地坐在快餐店桌前,为了避免场面滑向更难忍的沉默,达达利亚还是决定主动开口,“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这位是?”

“远房表妹——”

“以及未来的老板!”双马尾的小姑娘抢答道,眉眼是潜藏着敌意的神气。

钟离轻笑一声,并未反驳:“她祖父委托我照看一二,不过她虽古灵精怪,倒也不需人操心。”

挨了夸的少女胸膛一挺,很是受用。

看着房东先生面上满脸的慈爱,达达利亚为自己捏造对方的感情史的行为忏悔十秒。

一阵痛苦万分的尬聊结束后,达达利亚除了知晓钟离近期失业靠零工维持生活——正好解释了为什么近期他归家的时间不统一,这正是达达利亚想要了解的——还明白了小姑娘那点尖锐针对的来源,就怕她这位似乎是读书学木了的漂亮表哥,被不知底细的陌生男人骗了去。

达达利亚暗啧一声,对这样一位先生谋财害命多不解风情,顶多拐到床上先这样再那样。

不过,他的第六感对面前笑而不语的男人起了反应,总觉得这位明日将结束日结工作,赋闲至胡桃毕业再上工的钟离先生,似乎并不是个单纯的学者。

这暂时并不重要,毕竟只要房东先生维持对他真实身份的不感兴趣,两天后他就可以结束这一桩破事,向对方坦白真相——合理艺术加工过的那种。

比如说自己是个善于使用刀具分割目标,为顾客带来满足的探索者。和厨师的唯一区别可能是不太擅长火焰的控制。

“真恶心。”斯卡拉姆齐评价道,自从达达利亚进修了璃月文学之后,他在这种代班场合格外喜欢自己的代号。

“干正事雷大炮,别说有的没的。”最先开始说闲话的人打断他接下来的垃圾话,顺便一枪打穿了追击者之一的肩膀,“说好的外援呢?”

联络器里安静了一小会。

“他在采购物资。”

“什么玩意?”达达利亚再度瞄准了另一人的头部,这次终于成功命中,代价是掩体受损,必须转移。“你别告诉我他需要临时补充子弹。”

“不……实际上是特价小白菜和春笋。”

达达利亚怀疑自己接通了百货商场的销售频道。

“是他自己说的,”在极似军事频道另一端发表不能过审的辱骂言语之前,斯卡拉姆齐立马补充道,“我只负责转述——还有,他说他已经抵达现场了。”

达达利亚现在对外援的信任值为零,若不是在他转移阵地之前听见一声突兀的肉体坠地声,他可就要开始怀疑对方是否存在。

追兵头领的怒骂声也停地突兀,在这短暂的凝滞中,达达利亚抓紧机会对着喊出“有同伙”的那位举起枪口,两颗消音子弹一前一后,分别穿过他的脑门和喉咙。

靠着这位不露面却枪法精准的外援协助,这群无头苍蝇们很快被解决,只留下一地狼藉,等待着后勤人员处理。

达达利亚观察了所有与自己子弹型号无法造成的弹孔,发现全部位于颈部,直直的打穿了脊椎。

难以企及的射术。

心中疑虑与战意暴涨的杀手收起作案工具,决定先去了解了这一番破事,再去寻找这个神秘枪手。

归“家”的路途中,他正好撞上提着购物袋的房东先生。

“工作还顺利吗,钟离先生?”

“还算轻松。”钟离对即将和自己结束房客消息的青年笑道,“要一起吃饭么,今晚做腌笃鲜。”

“好——”

达达利亚的下半句卡在喉咙里。

购物袋里是棵相当鲜嫩的小白菜,以及褐皮的竹笋。

达达利亚确信世界上不会存在如此多的巧合。

“先生,你以前干什么的?”

“葬仪。”钟离脸上还是标准的微笑。

31 个赞

深藏不露啊先生,我真以为你是个普通中年失业人士

1 个赞

喜闻乐见的史密斯夫夫式发展:yum: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