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金屋藏骄

*原作向abo,是黄金屋边堆摩拉边哭卡哇1
*明显易感期x不明显发情期,全文7K

【金屋藏骄】

来自至冬的船只载着女士和岩神之心离开璃月港时,达达利亚正在龙脊雪山执行自己给自己安排的野猪种族灭绝计划。他的本意是冰钓个三五天平复心绪,但在凿冰时被雪山猪拱了屁股,是可忍熟不可忍。于是他提剑上山,从小猪到大猪到猪王,手起刀落不黏连,如一座行走的绞肉机,所过之处都是冷鲜肉。

愚人众士兵接到消息赶过来看到这尸山血海时倒吸一口凉气:“您这是来龙脊雪山进货了?我们终于要进军饮食业了吗?”

达达利亚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店要开在往生堂旁边叫海鲜赛高并量产极致一钓的话还没出口,眼前天旋地转,再度醒来人已经被打包丢回了璃月港的住处。

他生病了。按道理来说,他穿成那样去龙脊雪山没冻成冷鲜肉就不错了,但达达利亚不讲道理,雪原就像他的家,他小时候掉进冰窟窿都能活蹦乱跳爬起来被名为丝柯克的深渊巨怪单方面殴打,在冰河里游泳洗澡抓鱼更是家常便饭,怎么现在在山上运动了几天就能脆弱成这样。

空听完他的疑惑,托着下巴无限惆怅:“唉,人得服老啊。”

“我十九。”达达利亚吸着鼻涕。

“哇啊你好年轻哦。”空棒读,“那你这么年轻,身体状况一定很好吧!”

达达利亚翻身下床凝出水刃,用肢体语言与空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交谈,这场突兀的战斗被达达利亚同样突兀的震天响的喷嚏打断。空一脸惊恐地收剑,同时抱起桌上的精装冷鲜肉退到三尺之外的门口:“你可别传染我啊,我不是闲人,我需要工作的。”

闲人二字触动了达达利亚的神经,他忽然觉得很没意思,空忙得很,愚人众的大家也有工作,但他们还是看在冷鲜肉礼盒和工资的份上上门表达了慰问,就连素来看他不顺眼的至冬驻璃月外交官都专程拜访数落了他一顿。因他在龙脊雪山的行为,惊慌失措的猪群闯入西风骑士团首席炼金术士的实验基地,对方当晚拿出纸笔不眠不休画了好多愚人众的梗图,使他们本就不好的风评雪上加霜。

那个炼金术士达达利亚也有所耳闻,据说连风花节都不回城。大家那么忙,却都挤出时间礼节性慰问达达利亚。真正的闲人每天街头巷尾地闲逛,就是不来看自己。自己变成这样,钟离真的没有责任吗?

不,他不能这么武断,万一钟离也生病了呢?他决定给彼此一个机会,于是没头没尾地开口:“钟离先生近来如何?”

空习惯了他跳脱的节奏,抱着肉思索片刻:“过得还不错。”

“呵。”

“哦,对,有人提醒我帮你把信箱的包裹收了,说是放了好一段时间了。”空从包里拿出一个镶金的雕花盒子,古朴大气,低调奢华,一看就价值不菲。

达达利亚眼睛一亮。什么嘛,他还是挺……

他的雀跃戛然而止,盒子里面躺着一张洒着香水的信笺,这股慵懒妩媚热烈的气味化成灰他都认得,上面龙飞凤舞写了一句“公子真是太丢人了”,还恶趣味地画了一个爱心。

“哇,是这句话呢!不过旅行者的字什么时候变这么好看了?”派蒙从空背后探头,肉嘟嘟的小手挠了挠脑袋,“呃,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


达达利亚的身体素质确实好,在和空对打后出了一身汗,冲了个澡第二天起来体温就恢复了正常。家里蹲的时候他也没闲着,从头开始梳理自己踏上璃月这块土地发生的一切,钟离的笑萦绕在他脑海挥之不去,往日里看得他心花怒放的笑容在回忆里似乎多了几分别的意味,两分漫不经心三分欲说还休四分看傻子般的宠溺,还有一分好看。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退越亏,熬过辗转反侧的夜晚,在风平浪静的白天。愚人众执行官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出了门,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在指引他,比如搅和在风里的钟离的信息素,达达利亚轻而易举在璃月的市集遇见了正采买食材的客卿。

钟离显然又没带钱,试图报销,但这种小钱商贩自是不乐意拿着账单专程跑一趟北国银行。两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袋摩拉扔在他们中间。

钟离回眸,看见是达达利亚,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达达利亚的眼神一点点沉了下去,钟离这样耍了他,怎么还能心平气和地说出账单送往北国银行这句话,甚至在看到他后还若无其事地对着他笑。

他面色不悦地来回扫视摊主和钟离,目光幽暗,看得摊主混不自在地多抓了一把葱和两个小土豆:“送你们的哈,欢迎下次再来。”

“多谢。”钟离含笑接过蔬菜袋子。

达达利亚皮笑肉不笑地抱臂在旁边,他隐约记得钟离好久没和自己说过谢谢了,几十甚至上百万的摩拉还比不上几根葱两颗土豆?

他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跑去龙脊雪山那天的感觉再度涌现,那是在知道钟离是摩拉克斯之后,一股无名火烧得他心肝颤,他被自己的心绪和感情焚烧,灰都不剩下。

达达利亚伸手挡在钟离前面:“钟离,来痛快打一架吧!”

连“先生”后缀都没有加,达达利亚希望钟离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别管那劳什子的葱和土豆了。

钟离眨了眨眼,沉吟半晌:“抱歉,近日怕是不太方便。”

不算意外的回答,他面前的人曾经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啊。

达达利亚怒极反笑,咬牙切齿道:“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随便几句话就能糊……”

钟离轻叹口气,温和却不容置喙地打断他:“我发情期来了。”

“啊?”

“发情期。”钟离平静地重复了一遍。

“你别糊弄我!你怎么可能是……”达达利亚说着说着没了声气,钟离是不是Omega,他是最清楚的,他们因为一个意外坦诚相见,度过了迷乱湿热的夜晚。钟离的长发像一张柔软绵密的网,将他牢牢捕获。他们是两颗被彼此引力拖拽的行星,他们旋转,他们相撞,然后燃烧,融化在湿热的星河里。达达利亚在钟离眼里看到了月亮,他听到了大海压抑的潮声,引力扰乱,星空与大海都在光与热里动荡,黑夜侵吞月的光芒,吐出灼热的星子,声浪一声高过一声,他们在汹涌的浪潮里起伏,顷刻间天翻地覆,星与浪花都飞溅。

在余韵里,达达利亚凭着本能咬向钟离的后颈,被指节泛红的手捂住了嘴,钟离沙哑道:“别……“

不让标记,达达利亚只当钟离害羞,还有部分政治原因,愚人众执行官身份太敏感。不过达达利亚很乐观,那晚他缠着钟离直做得他精疲力竭才睡去,除了不让进生殖腔,钟离其他都由着他去。他几乎以为自己和钟离只差临门一脚了,但紧随而来的身份揭露却让他有如当头一棒。

他隐约记得,魔神和普通人是不同的,直到那晚他才闻到了钟离的信息素味道,温和馥郁像随时间愈发香醇的美酒,启封的那刻他便醉得一塌糊涂。

岩王爷是味道淡的Alpha,往生堂客卿是没有信息素的Beta,这是璃月人的普遍认识。

操,我睡过钟离,钟离是岩王帝君。达达利亚烧得糊涂的脑袋彻底清醒,把这两件事画上等号。

我,睡,了,岩,王,帝,君。

达达利亚原地发懵,酡红腾地爬上脸庞和耳根。嘈杂的脚步声向他们这边奔来,刚才的摊主向来者不善的千岩军指路,嗓门嘹亮:“就是他,光天化日性骚扰!”


交完保释金回北国银行的时候,太阳已经下了山,达达利亚还在出神。最终将脑袋往前台一磕,枕着手臂趴了下来,怅惘道:“你说,一个omega对alpha说自己发情期来了,是什么意思?”

“公子大人。”叶卡捷琳娜微微一笑,“谈恋爱的花销请走个人账户。”

“你也觉得是性暗示对吧?他肯定喜欢我是吧?”公子怅然若失,有些发愁,“可我还没做好准备,不久前还在准备成人礼,怎么现在就要结婚了呢?散兵那家伙活了几百年也没见他有过对象,我才十九岁。”

“属下不敢妄议执行官。不过,您还是和点好的比吧。”叶卡捷琳娜停下打算盘的手,“债务处理人先生和藏镜侍女小姐都公费出差在稻妻恋爱了,费拉德和娜蒂亚都准备回国见家长了,就连北国银行门口那颗树上的鸟儿都成双对了,您说您还小。”

叶卡捷琳娜连连摇头,似乎是轻嗤了一声。

达达利亚听出熟悉的嘲讽语气,不禁皱眉:“你最近是不是和旅行者走得很近啊?”

叶卡捷琳娜清清嗓子,并不正面回答:“旅行者很担心您,听说前些天您找钟离先生切磋后便不太对劲,很害怕钟离先生给您留下心理阴影,来找您时您在雪山进货,后来又听说您生病了,所以决定亲自登门拜访钟离先生。他现在应该正在钟离家喝茶吧。”

“他不许去!”达达利亚腾地从位置上站起,意识到什么又讪讪坐下,“呃,他是个Beta来着?那随他吧。”

叶卡捷琳娜眼观鼻鼻观心:“女皇说了,如果是钟离先生,谈恋爱的花销可以走公账。”

“真的?”

“千真万确。”

达达利亚满意地点点头,钟离果然对他有意思,不然也不会让同为七神的女皇亲自下令,为前同事和下属准备恋爱基金和份子钱。达达利亚越想越是这么个理,虽然他有错,但这不代表他能接受钟离这样对待他,忽冷忽热时而珍重时而玩弄,如果钟离愿意道歉,他也不是不可以原谅。

达达利亚正想着年假要不就带钟离去蒙德转转,听说蒙德的草地又大又软,身后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他歪头,余光瞟见旁边冒出个人,拿着账单找叶卡捷琳娜说要报销。

达达利亚眯着眼,认出那是珠钿舫的伙计,他手上的账单是钟离的字迹。

他的理智之弦啪的断了。


“钟离,来痛快打一架吧!”达达利亚穿过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的人群,一巴掌拍在钟离面前的桌上,精致昂贵的杯子抖了抖,酒水溅出。周围人纷纷侧目,又被达达利亚的目光吓得收回眼神,假装无事发生。

钟离不明所以地眨眨眼,伸手扯了扯达达利亚的袖子,温声道:“达达利亚,你先坐下。”

达达利亚吸了吸鼻子,钟离这桌没有Alpha,他心下一松,但仍是没动:“我不坐。”

“失陪。”钟离似是无奈地叹口气,对着同桌的同伴打了招呼,起身拉着达达利亚往里面走去。这次达达利亚轻轻一拽便挪了步子,跟在钟离后头,抿着嘴唇眼眶都发红。

珠钿舫里提供房间,根据客户的等级有不同的配置,消费的金钱和待遇息息相关,达达利亚看到钟离精致华贵的房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钟离慢条斯理倒了两杯茶,自己取用了一杯:“你今日找我,所为何事?”

达达利亚哼了一声,撩开围巾在他身边坐下:“我坏了你的好事吧?”

今天的执行官像炸药成了精,浑身上下写着“我不好惹”,钟离挑眉:“哦?这钟某倒是听不懂了。”

“你来珠钿舫做什么你不清楚吗?会员制这么严格,你来这里只是为了吃饭?嗤,谁信啊。”

钟离搁下茶杯,奇怪地看着他:“你不也凭会员身份登船了么?”

达达利亚一噎,挫败地抹了把脸:“先生,你不要转移话题。”

“……”钟离忽然起身,俯身凑近了达达利亚,将手贴在他额头,“你发烧了。”

香,好香,香气像一座火焰的牢笼,达达利亚浑身滚烫,只有额头的触感像温软的冰,很小一块,根本不够,好热,还想要更多……

达达利亚倏然回神,拍开钟离的手:“我好得很。”

钟离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不要闹脾气,达达利亚,你的信息素已经溢出了。”

“闹脾气,你觉得我是闹脾气?”达达利亚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他鼻子一酸,居然有点想哭,“事到如今你还觉得我只是闹脾气?对你来说我是什么啊?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小狗?那事也做了吻也接了,下了床你就不认人是吗?连个标记都不让我打,我把家钥匙给你可你来过吗?”

“我来过。”

达达利亚又想起了星与大海,还有月亮,绕指的发尾润亮的长发与轻些慢些的求饶。他梗着脖子不依不饶:“好,所以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呢?”

“以普遍理性而言,是爱人。”

“我不要普遍理性,我要知道你的想法。我们是吗?”

时间似乎停止,落针可闻的大海上,钟离轻声说:“我觉得是。”

“我们是爱人,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好,我就当你觉得这里好吃。那你这穿得什么衣服?”

钟离自上而下看了一遍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是他常穿的那件:“有什么问题么?”

“我是说岩神像。”

“……公子阁下,你这就有些无理取闹了。”

“好啊,你凶我!你露出马脚了吧!你根本不爱我。“达达利亚越说越委屈,竟有泫然欲泣的架势。

饶是见多识广的钟离,也难以继续以达达利亚的逻辑同他交谈下去,他想不明白好好的人怎么忽然成了这样,达达利亚的信息素四散,勾得钟离皮肤下的血管泛出鎏金的光泽。一直以来维持的平静情绪出现了裂痕,钟离无奈扶额:“达达利亚,来战吧。”

发泄出来就好了吧。


战斗场地在璃月港的郊外。

没有花里胡哨的动作,也没有惊心动魄招式,你来我往,见招拆招,钟离寻了个破绽,用枪卸掉了达达利亚的武器,压坐在达达利亚的身上,枪尖抵着达达利亚胸口。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水到渠成,达达利亚一愣,眼眶里的泪水也掉了出来。

“你真的打我,原来你真的舍得……”他哽咽道,头上的橘发都无精打采耷拉着。

钟离微怔,挥手,岩造物自行散去,他起身拉起达达利亚。达达利亚抓着他的手,顺势扑到他怀里,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发了狠似的从钟离怀里挣脱出来,红着眼眶,狠狠瞪了不明所以的钟离一眼,逃似的向林中奔去。

钟离望着达达利亚的背影微微发愣,这是什么情况?被我打哭了?

他想,果然还是得去达达利亚家里一趟,好好谈谈他的情况。不管怎样,达达利亚总是要回家的,他在他家等着,也省去了找达达利亚的功夫。有些事情确实是他在装傻,不如给达达利亚做顿饭好了,白天买的食材还没用完。他也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低头哄一哄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达达利亚家的厨具很齐全,钟离架起小锅,生起炉子,慢条斯理处理着食材时,空从窗户翻了进来。

“您这是在炖腌笃鲜呐?”金发少年一愣。

钟离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手握菜刀,等他坦白翻窗缘由。郁闷在空的脸上一闪而过,他自然而娴熟地举起双手,眼神清澈地望着钟离,以示自己的良民身份,开口解释道:“达达利亚出了点状况,我来找专用抑制剂,呃……”

空忽然悟了。他在旅行过的世界遇到的某些年长者也是这样,闹了别扭想和好,就做一顿饭喊人家名字说xxx吃饭了,四舍五入就算道歉,荧说这叫“你妈喊你吃饭”,是年长者的独特关怀。

空话锋一转:“钟离先生,达达利亚最近是不是挺奇怪的?我有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钟离放下菜刀,用眼神示意空继续说。

“不知道您听说过Alpha的易感期没有?相当于Omega的发情期,在我经历过的世界里有些Alpha会有易感期,这段时间他们的情绪会变得特别脆弱敏感,无法离开自己的伴侣。通常来说,易感期会和自己的伴侣的发情期时间逐渐重合。您之前说过您是魔神,体质特殊,信息素的味道只有伴侣可以闻到,发情期也不会特别影响您的生活,而且十年一次,一次持续半年对吧?”

“嗯。”

“我觉得,半年太遥远,您不管他的话,达达利亚可能撑不过今天。”空从口袋里拿出一枚令牌,“听闻黄金屋有异动,凝光给了我这块临时调动千岩军的令牌,您要不和我一起去看看?”


达达利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了黄金屋,这里是他的耻辱之地,在那之后他的恋情如脱缰野狗一去不复返,他和黄金屋本该此生不复相见。可是摩拉金灿灿的,像钟离的眼睛和发尾,喜欢。先祖法蜕有着云朵般的鬃毛和尾巴,钟离也很柔软,喜欢。黄金屋香香的,像钟离的气味,喜欢。

他好喜欢钟离,可是钟离的世界不只有他。他喜欢好多人,神爱世人,达达利亚的神爱璃月人,但达达利亚来自至冬,还差点伤害他珍视的东西。

视线已经模糊了,他清楚意识到自己在流泪,他需要委屈和悲伤的事情太多了,他就是小狗,被全世界抛弃的小狗,孤零零走在雪地里,雪好大,几乎把他淹没,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从喉咙泻出绝望悲戚的呜咽,小狗迷失了方向,看不到纯白雪原的尽头。

他又累又冷,捡起成堆的摩拉,把它们搭成小山丘抱着,冷硬的摩拉有了热度,他又在摩拉堆里挖了一个浅坑,蜷缩着躺进去,捧起好多摩拉盖在自己身上,用摩拉给自己打造了一张床,但仍觉得不够,他抽噎着,目光终于投向黄金屋的先祖法蜕,那是一条龙。钟离养小鸟,养龙,养熊和麒麟,连璃月港的流浪猫都去蹭他的手指,却从没见过钟离和狗亲热,钟离不喜欢狗,他不喜欢狗……

达达利亚啜泣着、摇摇晃晃地走向先祖法蜕。

他知道自己从来就不乖,天之骄子达达利亚是一只败犬。

在达达利亚的手即将抚上先祖法蜕的表面时,耳畔却忽然响起一个沉静如磐石般的声音:“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回头,泪如雨下,那一瞬间先祖法蜕和摩拉都不再重要,他哭嚎着扑向钟离,带的钟离直接摔在满地的摩拉上。钟离用玉璋护盾作了缓冲,达达利亚将头埋在他胸口,哭得声音都在抖:“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钟离释放信息素安抚着达达利亚,执行官绷紧的脊背精瘦有力,像某种凶悍的陆地野兽,但是现在正在向无脊椎动物转化。达达利亚的四肢都紧紧缠着钟离,钟离任他抱着,放缓了声音:“乖,没有不要你。”

达达利亚的长睫黏在一起,湿漉漉地蹭了蹭钟离的脸颊:“你骗我……你还有若、若陀,尘神……小、小绿鸟,呜……”

“这不一样。”

“我、我和他们不一样吗?”达达利亚流着泪,啜泣道。

钟离叹气:“你说呢?”

“呜……你凶我……”达达利亚喉咙里涌上来一声抽噎,埋首到钟离胸口,“你怎么能凶我呢……”

“抱歉,是我不对。“

“那你抱抱我好不好……”达达利亚抽抽嗒嗒,吸了吸鼻子。

钟离伸手抚上达达利亚的背,从上往下缓缓地捋,给达达利亚顺气。

“呜,你亲亲我……”钟离手一顿,刚想捧起达达利亚的脸,对方却已经贴上来叼着他的嘴唇,手不老实地伸进了他的衣领,解着他的扣子。

“呜哇……你、你穿得什么衣服?”达达利亚爆发出响亮的哭声。


空是个Beta,他闻不到信息素,但这不影响他从千岩军退避三舍的行动中分析出信息素的味道大概是爆炸了的结论。

“呃,现在怎么办?”黄金屋不远处,面对着迷茫的千岩军,派蒙也少有地迷茫了。

“让我想想凝光通常会怎么做。”空举目四望,忽然灵机一动,对着千岩军大声说,“那什么,铁树……不是,先祖法蜕开花,我们已经派了专业人士处理。“

“千岩军,封锁全场!”空和派蒙气冲云霄,通体舒畅。

——《金屋藏骄》FIN.

1435 个赞

终于有了快乐老家,感恩:pray:先发篇短的看看格式,再炫耀一下头像(不是)

62 个赞

救命哈哈哈,哭包卡哇1,小绿鸟,魈:……?不敬仙师

85 个赞

好可爱!!!!!!!!!!!!!!!!!!!!!!!!(语言匮乏只能用感叹号表示一下心情):sob::sob::sob::sob::+1::+1::+1::+1::+1::+1::+1::+1::+1:中间小狗在雪原里走好喜欢!!!!:cry::cry::cry::cry::cry::cry::cry::cry:

27 个赞

解不开衣服哈哈哈哈看到那里突然笑出声救命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64 个赞

卡哇1真好,多来点多来点ฅฅ*

10 个赞

达:你穿的什么衣服!!!(抽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哭包狗狗卡哇1好可爱好可爱wwww

42 个赞

魈:我是惹过你,又怎样:sweat_smile:

41 个赞

谢谢喜欢!!!: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好多叹号好热情!!!!小狗就是最棒的!!!

4 个赞

笑死钟离真的穿好多太守男德了,再看半裸的岩神像真的心情微妙,这是什么浪荡子从良之感啊喂

28 个赞

我也想吃卡哇1​:sob::sob:吃不到,我再逛逛

2 个赞

狗狗卡哇1,至冬独家出品,品质值得信赖,心动不如行动,钟离先生欲购从速: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4 个赞

好可爱!

卡哇1也是1!!!公钟yyds!

2 个赞

幻听鸭鸭:先生你不会不要我吧先生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10 个赞

卡瓦1鸭鸭可爱死了呜呜呜

1 个赞

就要卡瓦1就要卡瓦1!!!!!!(震声)

2 个赞

归终姐姐:谈恋爱不要q我谢谢(爬上崆峒山)

8 个赞

边堆摩拉边哭是之前茶会的梗吗?哈哈哈那个不会ooc的公子

13 个赞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