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关于我发现上司和他的死对头在谈恋爱这件事

*是我五百年前看的一部叫寄宿学校的朱丽叶的梗

校园集团愚人众公子×璃月学院学生会长钟离

ooc的沙雕小甜饼

脑一个沙威执行官秘书设定(其实也就是xql爱情见证者),第一人称,迫害无辜群众,我有罪

厚着脸皮蹭一个头像框~( ̄▽ ̄~)~

我叫沙威,是一个普通的男子高中生,就读于提瓦特中学至冬学院。

我最近产生了一些烦恼。

我的烦恼来源,是我们愚人众的执行官,公子大人。

说起公子大人,在我还没有加入愚人众社团时,他的鼎鼎大名就已经传遍了至冬学院。公子大人是愚人众第十一席执行官,一张帅气阳光的脸,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战斗狂人。

之后,我加入了愚人众,成为了公子大人的秘书,也因此对这位大人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在我看来,公子大人虽然看上去不好惹,但却是一个很纯粹的人,虽然愚人众是个上下级关系严明的社团,但公子大人对我们一直很好,可以说。

有这样厉害的公子大人,却也有让他吃亏的厉害人物,那便是璃月学院的学生会长钟离。

说起那位学生会长,所到之处皆是赞美之词,他管理下的璃月学院纪律严明,是提瓦特中学实力最强的学院,不管是学习成绩或是武力值,也丝毫不输他的管理手段。

实话说,我个人是非常佩服那位学生会长的。但基于公子大人与其之间的矛盾,我并不敢将这话说出口。

公子大人与璃月学生会长的恩怨由来已久。那时公子大人刚当上十一席,被女皇陛下派去与璃月学院商讨将璃月学院镇院之宝岩神之心交与至冬学院以供统一展览。

我们的确成功的得到了神之心,但公子大人自那以来心情却一直不是很好。后来我才听说,公子大人似乎是被那位学生会长狠狠耍了一顿。

于是他们俩这梁子就结下了。

这之后公子大人和钟离会长也偶尔有碰面,但一见面,两人眼神之间就好似有刀枪剑戟。虽然他们的确都是笑着的,但这笑容,像极了我最近看的稻妻动画中一位爱吃瓜的小姑娘。

大家的眼睛都还算健康,而且吃瓜谁不喜欢?于是他们俩位不和的消息就传了开来。

两位都是学院中的风云人物,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两人间的斗争引发了两个学院学生之间的胜负欲。至冬学院学生追随公子大人,璃月学院学生支持钟离会长,到如今局面已经上升到了至冬和璃月学院两边的斗争,两方互看对方不顺眼,一旦碰面就是一场战争。

综合上述信息,公子大人和钟离会长是合不来的。

至少我一直以来都对此深信不疑。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

那一天,璃月学院与至冬学院被安排一同参加一场重要的公开课。这天,所有的至冬以及璃月学生都会到场,就连我们热爱旷课的散兵大人,和对面璃月学院神出鬼没的降魔大圣都没有缺席。这样盛大的场面实属难得,即使至冬与璃月两个学院不和,也没有学生敢在此喧哗。

大家落座之后,公开课正式开始。整节课并无异常,只是在这堂公开课快要结束时,老师决定抽一个人回答一个问题,而这个被抽中的人就是璃月的学生会长钟离。

钟离会长被点到名字,便起身走上讲台,开始作答。他的答案让我不禁感叹钟离会长不愧是璃月学院成绩第一的存在,只见黑板上的答案字体整洁,条理清晰,就连一旁的老师,也露出了赞叹的表情。

我感叹于这位会长的才华,即使是作为对立面,我也不能不承认他的优秀。

想到这里,我心里突然一紧。

这份优秀在璃月学院学生看来是值得骄傲的,但在我们这边眼里,对手如此出众。我突然有些好奇公子大人会对此有什么样的反应。公子大人有执行官专属的座位,而我作为公子大人的秘书,座位位于公子大人的右后方。这给了我极大的便利,我便悄咪咪的,瞄了一眼。

直到现在,我都对我当时看到的场景感到疑惑。

在我的想象中,公子大人可能会一脸阴沉的盯着那位会长,也可能会吊儿郎当的趴在桌子上,对讲台上的事情毫不关心。

倒也不是说,我的脑补完全对不上,我看到公子大人他,非常认真,非常专注的,盯着,钟离会长的,呃,臀部。

没错,我敢肯定,那眼神不在黑板不在地板,顺过去看,偏偏落在那个位置。这时我顾不得会被发现,抬起头看向公子大人。

我发誓,我从没见过公子大人在战斗以外的事情上露出如此眼神,简直就像一匹狼正在盯着它的猎物,如果视线的尽头不是那个地方,我甚至觉得公子大人下一秒就要站起来大喊破绽烧纵鸡翅了。

此时,钟离会长已经写完了答案,他转过身,向着台下鞠了一躬,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我这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发现公子大人已经收回那副认真的表情,低下了头来。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我相信我的眼睛很健康,当时精神也非常稳定,但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件事。

虽然钟离会长的那个地方,确实很出名。我曾听我的同学听他朋友打听来的消息,说璃月学院学生之间一直有关于这件事的讨论,甚至有些胆大的还偷偷拍了照片传到了论坛。

虽然那个帖子立马就被七星给删除了,但这件事确实在璃月学院里造成了轰动,那之后甚至传到了周边学院。钟离会长的好友,蒙德学院的学生会长温迪听说这件事,甚至笑到抬不起腰。

会不会是公子大人也听说了这事,所以产生了好奇心,所以才在那天盯着钟离会长的…那里看。

那时的我,被自己想到的理由说服了,认定真相就是这样。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慢慢的将这件事忘在脑后。

但是事情总是这样,在你不设防备时给你一个暴击。

这段时间,公子大人晚上经常翘掉晚自习,一个人跑出去,不准我们跟着。我听见冰胖他们在私底下偷偷讨论,说公子大人是不是交了女朋友,所以在晚自习的时候溜出去和人家约会。

虽然嘴上说不许背后说执行官悄悄话,但我还真有些好奇,公子大人翘掉晚自习是去干了什么。

有一天,我因为感冒,向老师请了晚自习的假,打算回到宿舍休息。

要回到宿舍,就必须穿过学院中心的花园。我非常讨厌那个花园,除了没有路灯,非常难走以外,每次在晚上走那花园时都能听到偷偷谈恋爱的小情侣在花园里卿卿我我的声音。

不止于互诉衷情,更是有不少人借着黑暗,干点不可描述之事,他们全情投入,有时我不得不出声借过,真是既痛恨这黑暗,又有些感谢它,不用让我和对方看到彼此尴尬又社死的表情。

今天也同样有小情侣在这里搞事情,听这动静搞得还蛮大,水声喘息不绝于耳。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正要偷偷从旁边溜走,却听到小情侣开了口。我一听,心想,嚯,还是俩男的,玩的挺花啊。同时也稍微有点奇怪,这声音,嘶…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

“唔…你够了没有,万一有人…”

“没够,再让我亲一下…白天都见不到面,难道你不想我吗?”

“想的…但是要是给人看到了的话怎么办…”

“大家都在上晚自习呢。话说…我是坏学生无所谓,但会长你,怎么可以和坏学生在一起厮混,不上晚自习呢?嗯?”

“你再说我就回去了。”

“哎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嘛…”

是因为感冒吗?我头昏脑胀,直不起腰。我不知道我在那里蹲了多久,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宿舍的。

虽然这两个声音都是男人这事确实挺让人惊讶的,但到底也不是没碰到过。比起这个,我思来想去,刮肠搜肚,想要找到那股熟悉感到底是哪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亮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公子大人要我明天帮他带早饭的消息。

带早饭啊…

不对!就是这个!!!!

我翻身坐起,使劲回忆,最后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像啊,很像啊,怎么会这么像啊?怎么会这么像公子大人和钟离会长的声音啊???

我觉得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第二天,带着从食堂抢到的列巴和牛奶,以及一肚子不能和别人倾诉的秘密,我进了教室。

教室里稀稀拉拉只来了几个人,我将早餐递给公子大人,犹豫了53秒,做了八回心理斗争之后,最终一时失智,被好奇心驱使着开了口。

“公子大人,”我刚开口就有些后悔了,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干脆闭着眼喊了出来,“那个,昨天晚上我…”

“沙威,”没等我说完,公子大人打断了我的话,他捏着牛奶盒子,抬起头对我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昨天晚上,你早早就回了宿舍休息,对吧?”

这短短几个字里含百分之几的威胁我一时也无法分析,但是我不敢赌,公子大人知不知道昨天是我蹲在那里听了个爽。

这时我甚至开始胡思乱想:早知道你知道,我就不在那猫到你们走了我才走,冻的我要死。

“是的,公子大人!我昨天晚上因为感冒,早早就回了宿舍休息了!”幸好大脑还没有完全停摆,我赶紧顺着公子大人的话说了下去。

听了这个答案,公子大人点点头,像是很满意这个答案。“要注意身体哦。”,说完就趴回了桌上,继续啃着列巴就牛奶。此时我才发现,我居然吓出来一身汗。

回到了座位上,我意外的很平静,仔细想想,可能是因为很多事早已有了指示。

我呆坐了许久,满脑子都只有一件事:

原来公子大人那个时候,真的是盯着钟离会长的屁股在看啊。

45 个赞

良作无人啊:sob:

辛苦沙威被虐了,感谢你带来的第一手资料,希望你能带来更多……(被打

沙威,多来点(往生堂包干(bu

这种地下恋情太甜了吧 :ch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