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你这盾奶保真吗

单性转璃。

纯粹摸鱼,没玩过mmo,瞎写的。


在第十次团战失利后,愚人众队内频道瞬间群情激愤,以各种带*言语讨论此次战败究竟是何人失职。

作为队内远程支援却跑到boss面前一套行云流水的连招,然后被环境伤害带走的脆皮,达达利亚自然不认为自己有何过错,在一片指责声中,他敲键盘的速度不比抢限定周边时从黄牛手中杀出一片血路低。

[公子]:我觉得就是队伍构成不合理,确实有输出有坦有辅,奶妈呢?我怎么没看到?

[仆人]:你也给我闭嘴,叫你待后面给上buff,状态条没看到就看到阵亡通知,就是有奶妈也救不了你。

[富人]:无谓的争吵只会徒减效率,但我必须为团长辩白,我们队确实是有奶妈的。

[少女]:但是多托雷带了一身输出装,你可以尝试劝他回归本职。我觉得他不会听。

[博士]:如果你们看了战报,也不会提出这样愚蠢要求。

[富人]:他的意思是,他把装备全卖给小号了。

[队长]:当务之急是去找个奶妈过来,而不是在这喋喋不休。

[仆人]:现在成型的生存位不太好找吧?

[散兵]:……我知道一个。

[公子]:那还等什么,赶紧把人拉进来啊。

[散兵]:她是我妈的前同事。

一时间,本还热闹非凡的队伍频道竟失了声。

两百秒后,眼见还是通关拿速通重要的总指挥还是决定病急乱投医。

[丑角]:练度如何?

[散兵]:装备全服前列,不竞速,不打pvp,据说有个老服账号,排名前十。

[丑角]:拉进来吧。

[公子]:嚯,等会要叫声阿姨好么?

[仆人]:你安静会死吗?

达达利亚嗤笑一声,给自己灌了一口格瓦斯。

系统:[天星]加入队伍

达达利亚饮料撒了一桌。

[天星]:各位午安。

[天星]:公子阁下,许久不见,今日相逢倒是有缘。

达达利亚暂时不是很想要续上这段缘分。原因也挺简单,他愚蠢的网恋,甚至还是暗恋破裂了而已。

与[天星]的相遇,还要追溯到五个月前,刚出新手村的长枪盾辅蹲在副本门口捡蘑菇,正好撞上顶着红名被敌对工会从追了半个提瓦特的双刀刺客。

达达利亚一路冲刺带暗箭,若不是蓝条限制,他还能在敌群中表演个刀舞。眼见着游击路线上突然多出一个操作最无脑的盾辅,达达利亚暗道此人运气不好,吃上两发误伤怕是必然事件。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这场难以避免的意外相遇,甩出两个闪避后,达达利亚的状态栏唐突多了个盾条。

先不管这从天而降的队友是个什么想法,趁着此刻多出的增益,达达利亚卖血反击,终于在灰屏之前将敌人打进等待复活状态。这时,沉寂了许久的附近频道多出了一条消息。

[天星]:原来这个技能效果是作用于他人的,抱歉。

……

达达利亚看着那一连串星号上方那个句子,这人果然是个新手。

[公子]:别理他们,作为报答,有什么需要带的本么?

对方也相当领情,两人共通了很难刮的新手噩梦副本,达达利亚发现天星只是不太熟悉人物机制而已,操作方面按他这个半业余玩家的眼光来说无可指摘。

[天星]:顺利收官,感谢阁下帮助。

[公子]:那么,加个好友如何?

看着列表底部那个后缀数字最小的人物头像,达达利亚搓了搓下巴,就当给公会当后备优秀会员了。

从此,达达利亚开始勤勤恳恳的培新工作,带人下本刷装备,找素材开地图一手包揽,顺利要到天星的联系方式,当然不是看人家女号想撩妹,而是加快刷本效率,队内打字容易乱操作。

结果电话刚接通,达达利亚差点摔了手机。

稍哑的低沉女音,很特殊的音色,每次吐息的余调都能搅乱心跳,要是再轻笑两声,这耳机怕是戴不得了。

就这样,达达利亚逐渐沉迷于天星的给予的甜蜜折磨中,在对方战力逐渐成长的同时,达达利亚也套到了些个人消息——三十四岁,单身,有钱,早些年工作较忙,近日闲了不少,有时会兼职些顾问工作,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两人巧之又巧地在同一个城市。

很好。达达利亚非常满意地看着两人的关系不断拉近,直至氛围恰好时,他提出了见面的邀请。

天星欣然接受,紧接其后发出了一条并不难猜的坦白。

[天星]:不知阁下是否发现,此号并不是我唯一的游戏经历。

[公子]:看出来了,你的操作很厉害,大号估计不差吧。

[天星]:实不相瞒,我上一个账号,名称为摩拉克斯。

哦,摩拉克斯啊。

摩拉克斯?那个老服璃月区第一,现在已经退游的摩拉克斯?

达达利亚第一反应是不可能,但回想起两人下本时,明明天星等级装备差上许多,但丝毫不会拉后腿的操作,已经日渐精进甚至令他赞叹的游戏理解,以及完全不差钱的氪金条,似乎存在一些可信度……

假如天星真就是摩拉克斯的话,那么达达利亚将面对一个更难以接受的现实。那位背景神秘的摩拉克斯,根据其稳中带狂的打法,寡言少语却说一不二,任职某大公司的幕后老板,推测出摩拉克斯,大概,应该,是个稳重的成熟男性。

达达利亚回忆起天星和他说起自己退居幕后的经历,时间与小道消息基本能够对应;平日里总觉得可爱的不解风情,也变成了中年单身男性特有的迟钝。

达达利亚顿时无法接受天星是个用了变声器的男人这一可能,于是搪塞几句场面话后,他单方面和对方断了联系,在约定的见面日子到来之前充当鸵鸟,一头埋进公会事务的沙砾里,逃避臆想的现实。

说回战局,第十一次副本进行的相当顺利。

新加入的那位自由民手法相当专业,治疗和盾条的计算几乎完美无缺,每时都能给一群热爱贪刀的输出与辅助们添上一行绿字。最终,刚加入提瓦特一个半小时的boss就这么遗憾而终,首通的成就还是被愚人众拿下。

出副本后,愚人众的招新计划还未实行,[公子]就先一步告退,留下个灰白头像,溜之大吉。

下了线的达达利亚立马点开塑料队友的小窗,犹豫再三还是发送了压在心底的疑问。

[首席玩具销售员]:大炮,你认识那个天星吗?

[浮浪人]:鸭头喊谁呢,求人办事这么说话的?

[首席玩具销售员]:你就说你认不认识吧,帮会任务我给你包了。

[浮浪人]:没见过,不了解。

[首席玩具销售员]:要你何用。

在对方开骂之前,达达利亚决定询问关系较好——至少不会一见面打起来的潘塔罗涅。

[首席玩具销售员]:潘富贵,问你个事。

[拒绝路灯笑话]:哦,有何贵干?

[首席玩具销售员]:你认识摩拉克斯吗?

达达利亚看着系统的拉黑提醒,叹了口气。距离与天星见面还有一日,他却还在这纠结对方性别,实属至冬男人的错误典范。于是就像死马当活马医的团长一样,达达利亚扔开手机,决定直面现实。

简称摆烂。

如果天星真是个男人,达达利亚决定延续他们的“友谊”,并且向他有偿讨要那个特殊变声器。来早了十分钟的达达利亚百无聊赖地摆弄桌上的茶杯,在会面之前,他还是换了身齐整正式些的打扮——虽然比起平日也就是换了件衬衫的区别。

“你好,请问阁下便是[公子]么?”

未经过电子设备而略微失真的磁性嗓音在耳边响起,达达利亚猛地抬头,眼前无声无息地多了位黑裙女子,姿态优雅,眉眼温和地注视着自己。

“对,我是……你是摩拉克斯?”达达利亚感觉自己舌头可能有点打结,在他对面坐下的女子面容柔媚中藏着一线英气,身材丰腴,纤腰长腿,曲线优美,脑后挽起的长发为她增了几分温婉,整个人散发着熟透的馥郁甜香。就是把他头插自己的学术废料里,他也想不出曾经渴望交手的摩拉克斯,竟是这样一副模样。

“唤我钟璃即可,”尚且为网友关系的女子对他微微一笑,“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啊,叫我达达利亚就好。”

“达达利亚?好名字。”钟璃将四个字又重复了一遍,落在达达利亚耳中无端生出几分缱绻。

与钟璃的后半段相处恍如幻境,细节已然模糊,但还记得那弥散的温柔。

达达利亚躺在床上回顾这场会面,对自己过于随意的着装进行了反省,剖析内心后得出结论——我要追她。

说干就干,达达利亚打开浏览器,输入“如何追求年长成熟女性”。

过了片刻,他加上“有钱”这一限定词。

十分钟后,又添上“好看”二字。

最后,他还是点开了“俘获富婆的一百种小技巧”这个看起来就不靠谱的帖子。

愚人众公会,某个管理员已经失踪了十四天。据相关人士透露,对方沉湎于温柔乡,虽然面对高段位选手屡败无胜,但似乎进度绝佳,仅差登堂入室——

这是隔壁往生堂会长前来寻仇的说辞。

90 个赞

就喜欢看大姐姐璃把小鸭钓的神魂颠倒: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5 个赞

坑了么 :ku:小达还没对熟透的离姐姐出手啊,不要憋坏小伙纸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