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青春鸭头会梦见粉丝吗

小甜饼

至冬国最棒的爱抖露达达利亚×铁粉作家钟离

没头没脑的东西~私设如山!

24号那天钟离出货啦,开心!虽然道路十分坎坷,还被许多“热心”网友评论他们欧气满满的出货经历,哈哈,“我恨你陌生人”(doge)

para.1 他是公子达达利亚啊!

随着时代的发展,娱乐行业也水涨船高,带动了GDP的快速增长。各家都开始培养明星偶像,力图分一块更大的蛋糕出来。其中不乏顶流明星,也不会少有小糊豆。但我们这里要说的是至冬国最棒的爱抖露——公子达达利亚。

至冬娱乐公司推出了一个明星系列企划,代号为“愚人众”。这些年陆续推出了十一位偶像,而达达利亚则是“愚人众”企划的第十一席,也就是最后一位,代号【公子】。这十一位并不属于一个团,平时都是各自活动,只在某一些重大场合才共同出现。这也就导致了虽然这十一个人有一个群,但往往说话笑里藏刀,表面上还算和气,私底下可就暗潮汹涌,关系和纸糊的一样,貌合神离说的就是他们。

不过对于至冬娱乐来说,只要能为公司创造利益就好,别惹出什么乱子,私底下什么关系并不在公司的考虑范畴。也好在这十一个人都是拎得清的,而且活动方向同质化不严重,没有什么利益纠葛在。

那么说回达达利亚,他是愚人众里最年轻的一位——现在也才二十——但却是愚人众中最有人气的一位。你可以说他是因为年轻,也可以说他是因为运气好,但能在至冬娱乐里混出名堂的绝不是因为年轻长相和运气,虽然他长的确实很好看。

加入愚人众是需要进行选拔的。达达利亚当练习生当了两年,日复一日、黑天白夜地练习才进了这个企划。两年让他的演艺素养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让他的唱技和舞艺也上了数个档次。不敢夸口第一,但确实算得上顶尖,他是有天赋的人。

这样的才能,怕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

甚至于至冬娱乐的CEO都曾言:“阿贾克斯,他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人。”

达达利亚平时都在至冬进行活动,但今天他要到璃月去参加一部电影的拍摄。

光会唱跳的爱豆流量很容易被后浪淹没,三栖甚至踏足更多方面才能火得长久。于是这个名为《众生相》的剧本送到了达达利亚的手上。这是达达利亚转型的好机会,但抛去这一点不谈,这个剧本质量极高,是他钟爱的类型。于是他立马答应了,很快就前往了璃月。

当然,此时的他并不会知道他在璃月会碰到什么样的人,更不会知道他会爱上这里的人。

para.2 我是,你的粉丝

达达利亚在开机仪式好几个星期前来了璃月,美其名曰是来了解璃月的风土人情。但这么说也没错,毕竟《众生相》的背景是在璃月,作为一个专业的明星,总要先了解故事的背景地。

达达利亚的璃月语没有那么熟练,但是日常交流上没有什么问题。他做好伪装,四处逛了逛璃月港的景点。沿途路过一个卖矿石的摊位,一眼瞥过去看见一个长发的璃月男人站在摊位旁用手支着下巴。

他听见他说:“以普遍理性而论,这块石珀品色上乘,确实值得五十万摩拉。但旁边的这块夜泊石通体透亮、蓝色纯净,虽说是极好的品质,一百万摩拉也是虚高了。”

“先生眼力确实是好,这样吧,若先生打算买下这两块矿石,我算您140万摩拉如何?这夜泊石值这个价,不能再低了。”

“也好。”璃月男人点头应好,伸手想拿自己手机付钱,但还没有动作就被达达利亚抢先了一步。

“我来付吧。140万是吗,您拿好。”达达利亚扫了桌上摆着的二维码,随着“叮”的一声,钱付好了。

“诶好,先生真是豪气。这儿是您的矿石,您拿好,欢迎下次再来啊。”商贩眉开眼笑,给他们装好矿石说道。

“先生,你的矿石。”达达利亚接过装矿石的盒子,递给了璃月男人。

“阁下何必如此,我转你钱。”男人接过盒子,微微蹙眉。

“不必了先生,就当是我请你的。”达达利亚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只是被男人的美貌迷昏了脑袋。奇怪,璃月人是会下蛊吗?

“无功不受禄,阁下若是有什么事要拜托钟某请尽管直说,不必客气。”钟离见对方态度坚决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换个方式曲线救国。

“既然这样,不如先生就做我在璃月的导游吧,我刚来璃月还有些人生地不熟的。”达达利亚笑道。

“也好。”钟离点点头,“不知阁下名讳?”

“叫我阿贾克斯吧,先生叫什么名字?”达达利亚隐瞒了自己在外的名字,而是选用了自己的本名。毕竟他还是一个偶像,要懂得保护自己。

“我叫钟离。阿贾克斯吗,我记住了。”钟离的眼睛似是闪过一道流光但很快便消失了,仿佛那一瞬只是错觉。

两人互通姓名,并约好第二天在这个摊位前见面,由钟离带达达利亚进行游玩。

只是达达利亚并不知道,其实钟离早就认识他了。或者说,认识那个还未被叫作“公子”的他。

钟离是达达利亚的粉丝,而且是一个资历老道的老粉。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大概是他刚作为练习生的时候吧。练习生很少有出场的机会,很多时候都是在台下默默地练习,但钟离确实见过他。

那大概是一个冬天吧。

钟离去至冬出差,遇见了一个路边买吃的的小男孩。说小男孩倒是有失偏颇,应该说像是个刚成年的年轻人。至冬的冬天很冷,钟离不得不穿上厚厚的羽绒服大衣,但那个年轻人穿的就略显单薄。他是天生冷白皮,在至冬的寒风中他的脸有些冻得发红。但他的眼睛很亮,在小摊的火光前闪着跃动的希望。

“咦,先生,想来一个吗?”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自己面前,将手中一个发着烫的烤红薯递到他面前。

“嗯不······”钟离拒绝的话还没说完,手上就多了一个暖暖的东西。钟离一愣,怔怔地看着年轻人。

“不用拒绝,就当是我请你的,你看你的脸都冻红了。”年轻人笑着,“好了先生,我要走了,再见!”

“等一下,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嗯好吧,如果你执意的话,我叫阿贾克斯哦先生。”少年人的笑容深深印在了钟离的眼底。

也是之后达达利亚出道了,钟离才知道,原来当初那个给他烤红薯的人就是大屏幕上这个笑着打wink的公子达达利亚。

也许是几年前的印象过于深刻,钟离会不自觉地关心达达利亚的情况,会参加他的演唱会,会看他的综艺,也会为他应援。这一系列不像钟离的行为,都来源于达达利亚。

正是有这样的私心吧,《众生相》的版权卖出去后要找演员时,作为原作者的钟离才想找达达利亚。

当然,如果他仅仅只是个原作者还没有这么大的脸面,所以他其实也是该电影的编剧以及背后的投资商。毕竟璃月七星娱乐公司是他的。

街头的偶遇让钟离不得不感叹两人之间的缘分,也正因此,钟离更想看看人后的达达利亚会是什么样子,和他几年前在至冬见到的少年有什么不一样。

如果这一切是一场电影的话,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Para.3 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达达利亚特地早起打扮了一下自己,虽然还得带上帽子口罩,但相信从衣着上已经能看出差别了。这种兴奋是没由来的,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格外期待这次的出行。果然,把经纪人助理留在国内是正确的选择。

准时到了地点,达达利亚发现钟离已经在那里了。他挥手向钟离打招呼:“先生久等了!”

“并未,是我来早了。”钟离摇了摇头,“阁下吃过早饭了吗,如若没有,我就先带你品尝一下地道的璃月早茶。”

即使是吃过也要说没吃过吧!达达利亚心里想着,但幸好他出门急还没吃过早饭。

“如此,阁下请跟我来。”钟离点了点头,走在前面引路。达达利亚习惯性走在人后面几步之外,看着钟离纤细的腰肢和直挺的背脊,,他不由得感叹,是个美人。

万民堂也是供应早饭的,钟离询问了一下是否有忌口的东西后便点了几样经典的早点。璃月菜和至冬菜很不一样,至冬偏甜口,但这几样早点却是偏咸口的,但意外的并不难吃,很合达达利亚的口味。达达利亚连连赞叹:“先生,你也太会选了吧。”

“阁下喜欢就好。”钟离弯了弯眉眼说道。当然不是凭空选的,好歹他是他这么多年的粉丝,只是这些东西还是先不告诉他了。

吃过早饭钟离带达达利亚逛了璃月不少知名的地方。从田铁嘴的说书摊到云翰社的戏台,从琉璃厅到新月轩。这几天钟离带达达利亚几乎逛遍了整个璃月港,两个人甚至一起看过了日出和日落。

也正好是一天晚上吧,夜晚天空澄澈,繁星缀满天幕,两个人在一个亭子里看星星。达达利亚从口袋里拿了个小盒子出来,有些忸怩地说:“先生,这是这几天你带我玩璃月的礼物。”

钟离有些意外,他稳了稳心神,说道:“阁下有心了。”

接过盒子一看,里面是一串星螺石珀手链。别的不说,就很像······他们两人。

“先生,喜欢吗?”达达利亚有些紧张。当初一看到这串手链就想起了钟离,一激动就给买了,也没想过钟离是否会有别的想法。现在送了才知道要紧张了。

“喜欢,阁下的品味一向很好。”钟离将手链戴在了手腕上,美人手腕白皙,戴着最是好看。

“其实我也给自己买了一串,不过这串是夜泊石石珀的。”达达利亚又拿了另一个盒子出来,将里面放着的手链戴在了手上。

看着两串极其相似有些不同的手链,钟离微微发愣,怎么看都像是情侣款。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想过这一点?但也不赖,这或许是两个人间的秘密吧。

“好看吗?”达达利亚伸手展示。

“好看。”钟离笑的温柔,在达达利亚的手链上轻轻点了一下。

两串相似的手链靠在一起,就像是流水遇见磐岩,相融合恰。

“先生,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我亦与阁下有相同想法。”

“那我想,或许······”

“你愿意和我一直开心下去吗?”

Para.4 那个至冬爱抖露有对象了?

达达利亚的话就像烟花一样绽放在钟离的心里,连脑子都一并炸的稀里糊涂。是表白吗,还是只是一起游玩的邀约?思绪纷飞,连达达利亚剩下的话都未曾听清。

“先生,先生?”达达利亚有些担忧地喊着。

“抱歉,我没事。”钟离收回思绪,微微合眼收敛住过于激动的心情。此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经被达达利亚牢牢握住了。

年轻人的眼神非常坚定,此时望去眼眸中竟全是自己的身影,蓝色的眼眸过于深邃,像是漩涡毫不留情将人吞没。不过钟离并不想逃,从几年前的至冬相遇起就没想逃。

如若不是在璃月与达达利亚的偶遇,钟离或许从未正视过自己的感情。对于达达利亚的关注他理解为是粉丝对明星的关注。诚然,在未与达达利亚相处的时候,他的种种行为都能理解为追星行为。但在真正相处时,瞬间的心跳加速、脸红心跳,戴上手链的意外和激动,以及被压抑下去的想亲吻的冲动,绝不是一个粉丝该有的行为和想法。

他是喜欢他的,惊鸿一瞥、日久生情。

“先生,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愿意的,他是愿意的,一直以来都是。

钟离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挣脱了达达利亚的束缚,然后抚上了他的脸颊。年轻人睁大了眼睛,似是不敢相信眼前人的举措。

“达达利亚,我愿意的。”钟离垂眸亲了上去。

起初的蜻蜓点水在达达利亚回过神后变成了深吻。反客为主,达达利亚吻得用力急切,像是在索取某种安全感,钟离险些有些喘不过气来。一吻毕,钟离眼角的绯红更加妖冶。

“先生。”吻后的声音带上了化不开的情欲,但又有些不确定,在颤抖。

“我不会逃,达达利亚。”小兽颤抖,钟离给予安抚。

等两人都冷静下来了,达达利亚才想起,刚刚钟离叫他名字的时候喊的不是“阿贾克斯”而是“达达利亚”。那也就是说,其实钟离早就知道他是达达利亚了!

“以普遍理性而论,确实,这并不难猜。”

“啊——我还以为我伪装得很好啊!”达达利亚有些挫败。

“并非如此,只是我很早就认识你了。”钟离眼眸闪了闪,说起了几年前在至冬的事。

“所以,当时那个漂亮的男人就是先生你啊!”达达利亚支楞了起来,“我竟然没认出来!”

“并不怪你,当时你的重心在练习上。”钟离看着有些懊恼的小男友不由得失笑。

“可是,算了,反正现在你和我在一起了。不过先生,这么久没见,再亲一个吧?”并不是征求意见,因为下一秒达达利亚就亲了过去。但反正钟离并不会逃。

几天后《众生相》开机,达达利亚这才知道这部电影的原作者就是钟离,而且编剧也是他。虽然一开始他还有些懊恼钟离没把这件事告诉他,但很快他就把这当作了公费恋爱,给剧组喂了一波又一波的狗粮。而剧组工作人员也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麻木,算了,毁灭吧世界。

电影杀青后,达达利亚就留在了璃月,工作重心也转移了过来。很多人说他是打算开拓璃月市场 ,但或许只有本人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电影上映后,达达利亚出席了首映礼,当天他仍然戴着他的夜泊石石珀手链。但同时钟离也参加了首映礼,戴着他的星螺石珀手链。

钟离很少发日常,这条手链也没几个人知道,但达达利亚却是在wb秀过他自己的那条。此时同屏出现,也很难不让人多想。再加上达达利亚时不时看向钟离,那眼神,那叫一个缱绻那叫一个柔情,就差直接说出他是我对象了!

那天cpf盖起高楼,那天wf痛哭,那天路人发出灵魂一问:“这个至冬爱抖露是不是有对象了?”

而此时的当事人们回了两人共同的家,度过又一个温暖的夜晚。

彩蛋

关于达达利亚给钟离烤红薯这件事

一个很好看的璃月男人站在街头,穿着厚厚的大衣,围着厚厚的围巾。他的脸在寒风冻红了,呼出的热气凝成了白气。达达利亚转头就看见了他。他长得真好看,就像,就像他未来的老婆一样好看。此时还差一点点就成年的达达利亚如是想道。他好像想吃烤红薯,那就分一个给他吧,希望他能记住我。

关于达达利亚喜欢钟离这件事

没有为什么。虽然他忘了至冬的相见,但并不妨碍在璃月的一见钟情,也不妨碍他说出和几年前一样的话“就当是我请你的”。

也许两人相爱,是必然性的。

30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