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起床气

“您是从哪里收到的消息?”当我们采访到达达利亚时,他意外地摆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可当记者刚想示意魂灵切换镜头,让其对准这位采访者的面部表情时,他又羞愧难当地捂住脸,轻声辩解:“…不对!这…我敢保证,先生绝对没有起床气!”
——本台记者胡桃如是说道

钟离先生到底有没有起床气呢?这条问题不知为何荣登璃月晚报的头条。据万民堂的香小姐透露,依据钟离先生所常点的料理推断,先生应当是极勤快之人。当本台记者追问,为何料理能用于判断食客的性格甚至习性呢?香菱小姐只是摆出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正色道:“这是父亲传给我的秘诀之一哦!只有对料理永远保持百分百热爱,才能领悟这一道理。”

胡桃小姐自是不愿就此了结的,可一向直性子的她这次却又不想过于直接且尴尬地询问当事人,于是她让身后的可爱魂灵挂上了摄像头,挑着钟离可能造访的区域挨家挨户地过问,美名其曰“采访”。至于成果…只能说不太理想。大多数采访者都说这一传闻是从某一群人那里道听途说来的,甚至每当胡桃期许他们继续深究下去时,记忆总会陷入混沌。一上午很快过去了,竟然没采访出个所以然。

在街上偶遇达达利亚大概是这条蜚语的第一突破口——任谁瞧见他这副古怪模样都会察觉出他与流言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罢!但当胡桃继续盘问下去时,达达利亚却像是用封条贴住了鸭嘴(死鸭子嘴硬?魂灵脑中偶然飘过了这句——幸亏灵体说不出话。),怎么撬都撬不开了。

胡桃垂头丧气的走了。

达达利亚像是在水中赛艇般飞一样地奔回家。一推门就撞见了先生——钟离午觉刚醒,一头长发虽然被理顺了,眼角却仍若影若现地挂着一簇惺忪与慵懒,像是落山前幽静的一缕微光,明亮了山谷的半边脸颊,也明亮了达达利亚。他于是下意识地摊开手,将对方拥入怀里,轻声问:

“睡醒了吗?”

“大概吧…”先生呢喃道:“我似乎睡了许久,睡的很沉…”他的发梢都在打盹,跟着倚靠在达达利亚肩上的头轻轻摆动。达达利亚浅浅一笑,伸手揉他的后勺。

“我听说啊,有人在传你有起床气。我当时听闻还发笑,现在看来流言也不失偶然的真实性。”

“大概是活的时间太…”

钟离听罢,刚想迷迷糊糊的回应,就突然被达达利亚抱了个满怀。他的额间埋进钟离的脖颈里,橙红色的刘海与钟离的鬓发纠缠在一起,不再言语,直到钟离的声音在蒸腾的水汽中完全挥发——而后达达利亚忽然膝盖弯曲,像是使出满额的气力,手臂擦着钟离的腰线掠过。钟离略显纳闷地偏过头去,眼眸里溢出半分疑窦,半分迷茫。达达利亚摆出一副得逞的笑容,嬉笑着抬起头,与钟离问询的目光对视,笑问道:

“我都抱不起来了!我猜啊——最近先生是不是重了不少?”

达达利亚似乎是飞过来的。胡桃揉了揉眼,略显不可置信——她似乎真的看见这位执行官在天空中飞行的轨迹,但当她眨了眨眼后,那位先生又衣冠楚楚地站在她面前。

“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那人右手捂住嘴,像是在擦拭什么东西,却摆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大声回答道:

“我以我在黄金屋的契约为誓——钟离先生,绝对!没有!起床气!!!”

END

5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