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绕岩歌

钟离最终变成天理的IF线

天理维系者达达利亚X天理钟离

强强双A

新生儿文笔,下拉我就当你接受了。

  经过三个月的激烈的外交交锋,达达利亚还是因为放出魔神奥赛尔从而要被璃月七星就此“请”出璃月。空虽然知道内情,但也无法左右七星的决定。就在达达利亚正式被驱逐的那天,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一天港口聚集了很多璃月民众。刻晴和凝光宣读了达达利亚的N条罪状,随后宣布七星驱逐愚人众执行官公子达达利亚的决定。达达利亚冷着张脸,顶着人们的谩骂大步走向了停靠在港口的船只。“呸!刺杀帝君的凶手!”“祸害璃月的罪人!”“滚吧!永远别回来!”“我不同意七星的行为!”在一片谩骂声中,一声我不同意是那样的突兀,而说出此话的正是往生堂客卿钟离。

 “钟离先生?!”空略微有些惊愕,却又转瞬之间便冷静下来,打算看看这个主导了一切事端的岩神大人要如何解决当下的事态。“公子虽是放出了魔神危及璃月。但是其一!是七星所言‘帝君遭逢天劫,魂归高天。’既为天劫,那么帝君之死又何以降罪于公子阁下头上呢?”钟离淡定的走出人群,大声的说到“其二!执行官乃是冰之女皇的直系部队,七星若是驱逐公子阁下...可是做好了就此与至冬断交的觉悟?”“我们...”刻晴下意识的想接话却发现根本无从反驳。“其三!若是就此与至冬断交,七神体系便不复存在。璃月地大物博,其余六神若是趁此机会派兵进攻璃月,七星可是做好与其交手且取胜的准备?”钟离一步步向前,直到站定在刻晴和凝光的面前“其四!七神体系一旦不复存在,烬寂海中的邪神们会怎么想呢?是卷土重来?还是继续呆在永暗无风的烬寂海?要是卷土重来那里是最好的选择呢?”钟离在凝光面前弯下腰在她耳边说:“请问天权星大人可否考虑清楚了?还是说...天权星大人有无数个群玉阁?”“我...”凝光被噎的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

   钟离直起身退后几步说到:“当然!我小小一届往生堂客卿自是无权干涉七星大人们的决定。倘若七星执意如此,我也仅能代表堂主感谢七星们的大力支持了。”“你...算你厉害!”刻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钟离,然后对着公子说:“你可以留下来了。但是我们可没饶过你。”说完便和凝光一起大步离去。钟离轻笑了一声,行了个礼说:“多谢天衡星和天权星大人。”“哈?我...我不用走了?”达达利亚一脸状况外的站在登船的木板前。“当然。”钟离淡淡的说到“那么...公子阁下,绝云间有请。”说完一挥手带着达达利亚原地消失不见了。“绝云间...”躲在角落里的凝光小声嘀咕到。“若是仙家,哪位往生堂客卿种种不符常理举动倒也能解释的通了。”刻晴端着手臂说“只是...既是仙家...又为何站在愚人众的那边?”凝光思考了片刻说:“看起来...有必要派些人手暗地里仔细调查一下那个往生堂客卿钟离了。”

     光芒散去后,达达利亚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纯白色的空间之中。“哼~想不到~钟离先生竟然会帮着我这样一个‘罪人’说话。”达达利亚有些阴阳怪气的说到。“以普遍理性而论,我并非帮你。”钟离回过身抱起手臂说“我只是需要你的帮助。”“呵...哈哈...哈哈哈哈!”达达利亚怒极反笑,他单手捂着额头推后了几步说“需要我的帮助?堂堂岩之魔神,武神摩拉克斯需要我一个小小的人类做什么?接着给你当钱包?‘账单请寄北国银行’?”“自然不是这般肤浅的理由。”说完,钟离周身金光大增,那身深棕色的穿着消失不见,转而变成洁白的长袍,黑金的纹路顺着手臂一路向上停留在脖子中部。睁开琥珀色的双眸,原本菱形的瞳孔已经转变为狭长的细条。显露出神明姿态的钟离轻跳一下浮在了半空中,抬手召唤出了贯虹之朔,在手中挽了一个漂亮的枪花直直的指向达达利亚的喉结说:“我当然知道用谈判的方式...是无法和公子阁下达成共识的。那么就用能让你我都满意的方式来谈一谈吧。”

TB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