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c璃大出南通(上中)

【公钟】woc璃大出南通(上)

把文般来了

*ooc有

*一些烂脑洞

*现代pa,大学生活。鸭离都是大三

*前文见合集

璃月大学,顾名思义璃月最大,最好的大学。璃大的学生会,也是算是比较好的学生会,虽然监管严格,规矩繁多,但因此璃大也成为了名校,即使有很多人并不满璃大的学生会…

——

璃大的篮球场上很热闹,正午的太阳直照璃大,但也有一丝微风,几颗历史年老的树随着风轻微晃动,吵闹声也伴随着这个校园。有男生在打球,有女生在看心上人打球。有人在阴凉地方休息,有人路过并且评点几句。当然,少不了被议论纷纷的人。

篮球场上的橘发少年拿到了球,带着求直冲对面,一个起跳

“扣篮,帅爆了!”

“果然达达利亚学长还是好帅!”

“切,也不怎么样”

达达利亚回到地面,用手擦了擦了头上的汗,四周立即围上一堆人,有他的迷妹迷弟,也有他的队友。

“帅爆了达哥!有你我们队就没输过!”

“学长幸苦了!刚刚扣篮很帅!来喝口水”

“达达利亚学长…”

“达达利亚!…”

“达哥!…”

「好烦…」

达达利亚挤出一个笑容,看向众人

“谢谢你们,我自己有带水,今天天气台热了,我先回宿舍了,拜拜。”

他转头走了,他人或许看他的背影会觉得很潇洒,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自己拙劣的伪装。

造反事件使他风波未定,听到了更多声音,好的坏的,笑与悲的,都在他耳边徘徊。

「烦死了…」

达达利亚一步一步走回宿舍

回到宿舍,空正在笑盈盈的打游戏,宿舍里开着空调,18度,很外面三十几度的气温是两个层次。空看见自己室友散发着浓烈的汗臭味,嫌弃的唔上了鼻子。

“达哥,赶快去洗澡吧,不然我就要被熏死了”

达达利亚看着前面这个瘦弱的少年,打心底的无语。空在外面是阳光积极少年,背地里就只是个爱玩游戏的宅男,都不知道他怎么混到大三的。

“你不说我也会去做——空哥——”

达达利亚用着懒洋洋的语调朝着他室友阴阳,随手扯下他放在衣架上的浴巾,走进厕所。

他的心情现在非常不好,他知道他在论坛发了过激言论,他知道钟离认出他了,他知道钟离也有和自己一样的感情。

他随便穿上新的T恤、短裤,散漫的擦着头发爬上床。他把整个身子都埋在被子里,脑子里全是一个名字。

「钟离」

他很喜欢钟离,不,是爱。

他从大一就开始喜欢钟离,但他也从大一讨厌学生会。

——————

大一的时候,达达利亚被迫来璃月上大学。由于之前家里穷的原因,他被家里买去了军队,虽然是父母的决定,但也有一部分是达达利亚自己的意愿—他想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

也正是他服过兵役,他变得可怕,在战场厮杀太久然他变成了只为吟诵胜利的工具。等到父母好不容易赚到钱把达达利亚赎出来,那副曾经天真无邪的笑容早已消失在达达利亚脸上。

父母也为此心痛,他们把达达利亚重新送去上学,但是性格过激,差点把一个人活活打死。

“都是我的错…”

达达利亚母亲的哭泣声在脑海中出现,达达利亚的心情越来越差,他就不应该再去想这些。

他转过头,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宿舍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钟离你为什么要去学生会啊」

「竟然你喜欢我的话,就退出学生会,我们之后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求你了」

敲门声打破了他沉闷的思绪,他下床开门。他打开门,映入眼帘的脸是——

钟离。

(中)

达达利亚看着这张让他大脑混乱的脸。

「要疯了」

不合时宜的人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间出现。

“呦,学生会会长大人来宿舍抓人啦,我可不是什么造反人员首领。抱歉,让你白跑一趟。”

达达利亚脸上挂着微笑,当然,是假的。

他的心乱作一团,他想对钟离说些什么,但是他们现在的关系,什么都不适合说。

“我不是为这件事来的,我有别的事找你”

对面的人开口了,钟离嗓音低沉,给人一种安心感。

「真想一整天都待在你旁边听你讲话。」

“我们最近会有活动,想邀请你来参加。”

「好啊,你邀请的我当然参加。」

他想怎么说。

“抱歉我对学生会的活动不敢兴趣,会长大人没别的事吧,那慢走,我不送。”

但也只是想而已。

达达利亚把门关上,却被钟离挡住了。

“那个…还有一件事…”

气氛很不好

“我…这个学期后,我就会退出学生会,不在当任学生会会长了。”

空气宁静,只有风的沙沙声。

达达利亚侧着脸,钟离慢慢低下头。

“我会在全校范围收集候选人,然后让学生自己投票,你觉得怎么样…”

“你打扰我休息了。”

冰冷的话从达达利亚口中说出,他也不想怎么说,但他大脑已经停止思考,理智线近乎断掉,下一秒就可以抱着钟离哭。

他真的很难受。

“嗯…那好我走了,好好休息。”

钟离的手离开了门,达达利亚把门关上,贴着门听着钟离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达达利亚的心矛盾着,他现在已经跌入谷底了。

————

晚上,达达利亚失眠了。

明明只是一摊破事却让他彻夜难眠,真有你的钟离。

现在是凌晨三点,达达利亚10就上床了,也就是他过了五个小时还没睡着。

他打算出去走走,即使现在是宵禁时间。

夜晚的璃大与白天形成对比,空无一人,风变得更大,星星太天空交织,形成美丽的夜景。

达达利亚一个人走着,他就这样在校园里走来走去,大脑放空,就任由身体游荡。

他走着走着,来到了璃大几乎没有人来的围墙墙角,上面有几幅画。

这是他画的,这些画已经有一两年了,属于他在学校的一幅幅回忆

他本来以为学生会会全部把画涂掉的,该说这位置是太偏僻了吗?

他看着这些画,记忆涌上心头,地板上还有他最后一次来时丢下来的画笔。

达达利亚回头看到画时最开心,留下最好回忆的画,上面画的是一条棕色的龙带着金色角和独角鲸。

他靠近那幅画,轻轻贴着墙,脑内浮现出声音。

“这个龙是岩王帝君的形象,虽然只是传说,但却被人们广泛串用。但达达利亚阁下,我和岩王帝君毫无瓜葛,无需把我画成龙。”

“但我觉得龙很适合你啊钟离,就这样画吧。”

达达利亚并不擅长画画,他画画纯粹为了发泄。

大一时钟离还没当加入学生会,更别提学生会会长。他们的初遇在那个墙角,达达利亚在墙上随处乱画。

“同学,据钟某所知,在学校墙壁上涂鸦是违法校规的。”

达达利亚回头看向这位打扰他的男子,金色的眼眸,端庄的仪态还有那头棕色的长发带着一点金。

典型的三好学生。

达达利亚观察完又扭过头,毫不在意的继续画。

“违规就违规!反正被抓到也是把画盖掉教育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时的学生会可以说非常腐败,规则繁多,但只要你有钱,大事立马遍小事。但达达利亚因为开学时没给学生会“活动资金”就被学生会处处针对,全部人一起嘲笑他的至冬血统,午饭故意防虫,就算他被打了学生会也视而不见。

达达利亚早已习惯。

“不过阁下的画十分拥有观赏性,盖了的确可惜。”

「他在…欣赏我的画?」达达利亚有点不敢置信,处处针对他的学校竟然有人关心他。

“和阁下聊了几句,不知我是否可以知道阁下的名字。我是钟离,在金融系修学。”

“达达利亚,和你一个系。”

“那我和达达利亚阁下真的有缘。”钟离笑了

有缘?大概吧。

之后钟离和达达利亚经常相约在墙角,一起聊天,喝茶,画画。

一次钟离来到角落,看见达达利亚正在用油漆盖掉自己的画。

达达利亚察觉了动静,朝钟离挥了挥手。

钟离回了个笑容,刚想开口询问,达达利亚就好像读到了他的心一样,直接抢答

“反正迟早都要被学生会的人搞掉,还不如蹭自己不会留念的时候自我了断,也算是自我防卫吧。”

钟离看着达达利亚拿着刷子把墙壁慢慢变回白色,小声说了句话。

达达利亚歪过头,

“你说什么?”

钟离摇摇头

“没事,无意义的自言自语罢了。”

——————————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