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曳岩宵/2:00】悬浮粒子的爱意

*星际pa,HE,太空军官达×荒星旧主离*全文3.6k 

“嘀——嘀——嘀——”

“预计距着陆还有65标准秒,是否启动自动驾驶?”

修长的手指在表示“允许”的绿色按键上轻敲一下,转而拎过一边的酒瓶。

达达利亚看着悬浮屏幕上代表着陆点的叉号,停顿片刻将瓶中火水一饮而空。

特殊材质的瓶子在完成使命后凌空分解,爆炸出一团小小的彩色礼花,达达利亚接住礼花中飘出的一张小卡片,看清上面的字迹之后“啧”了一声,转身离开了驾驶舱。

“妈的,又是谢谢惠顾。”

这次十一席的任务是探查联邦β星系左相星旋24点位处的一颗荒星,之所以在未探查清楚的情况下就将其命名为荒星,是因为无论从任何地方检测,上面都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痕迹。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的话,一颗体积不足首都星百分之五的小行星完全没必要令女皇大费周折派人来此地探查。

最主要的原因是,根据合理推演,这里的气候条件大气厚度以及星球引力光照时长等都非常适宜碳基生命繁衍生息。

甚至有学者大胆猜测,这里原本应当是存在一个灿烂一时的文明。

航行器成功降落,联盟第十一席军官达达利亚鄙夷地审视着周遭的荒凉,深觉那位胆敢在女皇跟前胡说八道的学者可以回家养老了。

什么嘛,这里除了铺天盖地的尘沙,一无所有。

达达利亚放出一只环境数据收集器,看到上面显示氧气浓度合适、危害性气体物质含量极低后干脆摘下了呼吸面罩。

他深呼吸两下,甚至觉得这里的空气质量还算不错,就是稍微有些干燥。

随后,他又花费了两个标准时来部署各类探测装置,抬头是不算耀目的中央恒星,与他相隔了厚度恰巧合适的飘着薄云的大气层。

——这里会有液态水吗?

达达利亚突然起了疑心,这里既然会有正常的含有水蒸气的大气层,那么为什么没有任何河流湖泊存在?

会不会是自己没有发现?

达达利亚乘坐探查车搜罗了周围几千标准米,确定了这个星球除了沙子还是沙子。

扫兴。

十一席对外宣称是远星海太空军出身,实际上达达利亚他就是一个边远地区的混混头子,十几岁的时候被女皇“招安”,短短几年内成为其座下首屈一指的耀目利刃。

言外之意是,达达利亚一介武夫,科学探查根本就不是他擅长的领域,能动手操作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还是托了临时加训的福。

在此之前他甚至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在这么一颗孤零零的荒星上摆弄各种奇形怪状的器械。

这简直是噩梦。

三天下去,达达利亚不想干了。

最后一项指标监测还要七日后进行回收,但是无论如何,达达利亚受够了这颗行星死亡一般的沉寂,他不愿在这种毫无波澜的世界停留。

是时候该启程返航了。

储备舱里的火水还剩最后一箱,想当初达达利亚为了说服女皇留下它,废了好一番口舌,现在看来果然值得。

他独自一个人蹲在断了能源的驾驶舱,半梦半醒地喝闷酒。

——这次前来,他怎么会不知道首都那边的意思?

无非是因为他最近风头太盛了,连续捣毁了七个零散的星际武装部队,女皇要让他“消失”一段时间,来避避风头。

风头是避了,相应的达达利亚本人也将近自闭了。

他一口接着一口地给自己灌火水,迷迷糊糊间又想起来遥远的家乡。

虽说是常年飘在危机四伏星海里的太空军,但每当注视群星时,达达利亚总能感觉到前方就是家的方向。

那里有他死去的亲人,父亲、母亲、托克、冬妮娅、安东……他们死在战乱死在流离失所饥荒不定,是女皇的铁骑将这里无情踏平,同时也赶走了作乱的星际匪徒。

就好比一剂猛药,病治好了身子也坏了,至今达达利亚出身的那颗小小行星还是遍地辐射物质,根本无人涉足。

“好可惜。”

“谁在说话?!”达达利亚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条件反射性地把右手搭在腰间的配枪上。

可是……空的?

他的枪夹居然是空的……联盟军官标配的M-472粒子枪居然凭空消失了?!

冷汗顺着额头滚下,达达利亚顿时酒醒了一半,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无缘无故把配枪丢掉。

“这是你们用的武器吗?”

达达利亚听声辩位,猝然抬头看见一道衣袂飘飘的身影伫立在舱外旋翼上。

还没等看清楚,他那把从任职起贴身保存了好几年的配枪就在那人手里化作了一道刺目白光。

达达利亚眯起眼睛,光散了,枪也凌空消失。

男人的身影也随之无影踪,下一刻却忽然出现在达达利亚身后。

“阁下放心,我并无恶意。”

“……你是谁?”达达利亚清楚眼前绝非常人——是不是人都不一定。

“我是这里的……君王。”男人歪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耳垂上一枚坠子鲜红欲滴,“当然阁下可以直接唤我名,钟离。”

“所以这里原本是有个国度的?”达达利亚并未放松警惕,但还是依照军队礼节示意他坐在驾驶舱的能源桩上。

无论什么事儿,坐下才好说话嘛。

“唔……‘原本有个国度’……这么说倒也不是不行。”钟离沉吟,他在能源桩上正襟危坐,就像古画册里的君主坐在高堂大殿,“当然你乐意的话,‘原本’二字就可以去掉。”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并不是亡国之君,璃月,我的国度一直都在。”

“啊?”

“阁下不介意的话可以看看窗户外面。”钟离微笑,彬彬有礼地抬起手指向窗外。

顺着看去,竟是一派繁盛人间街景。

货郎、商贩、听戏的、敲花鼓的、遛弯子的、步履匆匆的、神色安闲的,不一而足。

“这里?!”

达达利亚面色刷白,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呼之欲出。

“这里!我、我……我来过,对吗?”

话说出口,方觉荒唐至极。

他出身于几万光年之外的废星,在此之前的活动范围也都局限在右相星系边缘,绝无可能来到这里。

……更何况,这街景怕不是几亿年前的样子。

“出去走走吧。”名叫钟离的男人轻掸两下衣摆,“估摸时间,云先生的戏也该开场了。”

“……”

“走罢,今天这出《归乡》格外精彩,我不想错过。”

钟离先行一步,推开了驾驶舱的机械门。

达达利亚连忙跟上去,却见机械门的门锁还是完好的,而且是封闭的。

——他是怎么出去的?

事到如今,达达利亚已经不愿再思考这个问题,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显得过于诡异,就算这个叫钟离的男人下一秒突然跟他说他们其实是失散多年的爱人,他都不会感到奇怪了。

好吧,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达达利亚还是震惊了一下,一小下。

“你、你说我跟你是恋人关系?!”

“嗯。”

钟离坐在戏台旁,台上正在有条不紊地收拾道具准备下场戏开演,前戏却好像从未存在。

可余音绕梁。

“这个,”男人指指耳垂上鲜红欲滴的坠子,“是你死前赠予给我的。”

“?”

“我没死!而且我们军队有有严格规定,不允许佩戴任何装饰品。”达达利亚越发觉得诡异了,任谁被别人说自己已经死了,也会惊大于怒。

“……”钟离摇摇头,坠子随之前后摆动,他低头抿了一口茶水。

“所以,你到底是谁?!”

“我是钟离,我是这里的君王,我是你的爱人。”

最后两个字带了不经意的颤抖。

“其实,这句话我已经说过无数遍了。”男人笑笑,眼尾处的丹赤鲜明得非人,“从我们再次相遇之后,每一天每一天我都会为你解答这个问题。”

“……什么意思?”

铜锣一敲,台上戏码再次紧锣密鼓地开场。

达达利亚心里有个糟糕至极的念头,但是他不愿承认,也不愿说出口。

“你知道了吧,其实这场《归乡》我们已经看过不止一遍。”钟离轻声说,“下一场是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

“那还怪我了?”达达利亚掏出通讯器,“到底什么情况你说清楚,否则我就要上报女皇了。”

“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

“我说,这并非我们第一次重逢……算了。”钟离仿佛认命似地叹息,“不如你还是回去罢,替我谢谢你们女皇的好意,不远万里把你送来。”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一种诡异的感觉席卷了达达利亚全身,让他感到分外不安。

可是眼前的男人并未再次开口说话。

他那带着浅笑的面容甚至越来越远。

年轻的军官心中惶恐陡然而生,即使他也不知道这种近乎空穴来风的惶恐究竟从何而来。

“再见吧……不,还是不要再见了。”

那道衣袂飘飘的身影逐渐浅淡。

方才回神,达达利亚跌跌撞撞地向男人消失的地方奔去,没跑两步却陡然惊醒!

睁眼,入目却是他那空旷的驾驶舱。

酒气弥漫整个空间,被安全管理员抓到就是一个死,各类仪器还在嘀嘀嘀地响着工作。

头痛。

达达利亚从肘间抬起头,刚刚他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手麻了。

他上下挥挥麻木的胳膊,一颗体积很小的物什却从袖口抖落。

他前去拾起,是一枚鲜红欲滴的耳坠子。

“……钟离。”

达达利亚开口说出这个在心里盘旋已久的名字,就像是从灵魂的骨肉中盛开鲜花。

“钟离。”

END.

21 个赞

我不想相信这是个虐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1 个赞

我草,好好看。。好看的我仰卧起坐啊。但是he标签是为何w:tiantang:

2 个赞

?虐吗??

1 个赞

谢谢。。。因为真的就是,happy ending 啊,我觉得挺快乐的

1 个赞

写的很棒~就是最后钟离是消散了然后达达利亚记起来了,还是钟离离开达达利亚继续在他的时空待着,放走了达达利亚呀?

好叭,我觉得虽然不是be但是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w

1 个赞

虐啊啊啊啊啊啊O(≧口≦)O差点哭了呜呜呜 :ku: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