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话

*祝我cp结婚一周年快乐,把我的意大利礼炮端上来!!!

*是床话文学,讲了点达哥年轻时候的故事(住口达哥现在也不老

钟离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衫子,光着脚踩着地板,从浴室回来,那时是夜里十二点,正是人定入息之时,钟离轻手轻脚,在去往卧室的一路上,随手熄灭了走廊的灯,他如同一支幽暗的曲,顺着他的到来,黑暗也就到来,对于躺在床上装睡的达达利亚来说,四下蓦地如此昏暗,先生便成了唯一的光源,钟离推开门,达达利亚轻轻睁眼,入目的是他唯一的月亮。

钟离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好漂亮的一双眼睛,与人的温存截然相反,先生有一双看似无情无欲的金色龙瞳,在幽冥之中,既冰冷,又瑰丽,他似乎以为达达利亚已经睡着,一切动作都轻得微不可闻,先生在置物架那边驻足,解开白日里束起的黑色长发,发丝水一样的滑,随着钟离手上的动作,垂落几缕在他的下颌两侧,白净清凉,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达达利亚侧卧在床榻之一半,将这景色看在眼里,到底人年轻不耐,再也下不了性子蛰伏,钟离听见床铺那边儿传来了点窸窸窣窣的声音,循着声音送去目光,只见达达利亚在床上撑起半边身子,他睡在床的里侧,一只手掀开一角铺盖,另一只手拍了拍他身侧的位置,年轻人眨眨眼,好不惹人喜爱,他压低声音,像征求同意似的,悄悄话一般的询问让钟离忍不住轻笑。

他说:“我的好先生,快别弄你的头发了,快来和我睡觉,没有你我睡不着。”

钟离这才最后一次撩开自己的头发,他随手将梳子放在镜台,朝着达达利亚的方向缓步前来,很是自然地坐在床边,再轻巧地滑进达达利亚事先给他掀开的被子,达达利亚也不闲着,反应奇快,几乎在钟离身子沾床的那一瞬间就将手垫了过去,将钟离捞了个满怀。

“呼——”达达利亚抱住钟离,极为满意地长叹一口气,似乎方才说没有先生睡不着的话绝无半分虚言,他忍不住贴得更近,俯下去埋钟离的脖子,又粘人又缠人,还要嘟嘟囔囔。

“……先生……”年轻人肆无忌惮地撒娇发痴,一点也不知道脸红。

“唔。”钟离被他弄得一时无法招架,不由得喉咙里冒出一个短短的音节,闷闷的,在这幽夜,在这枕畔,在只有他们两人之间,仿佛升起了一个小小的气泡,让人心里一沉,只得随着漂流,他依着达达利亚亲,也依着给他抱,达达利亚体温偏高,钟离刚刚钻进被子,身上还微凉着,这一上一下的温差宛如将皎白的月亮没入岩浆,迅速地沾染了体温,两人很快便妥帖地睡好,床笫之间蔓延开蕴着暖意的舒适,睡意便轻飘飘地浮上头来。

“你好烫……”钟离表达的是字面的意思,他在达达利亚怀里待得慵懒,说话的嗓音也沙沙的。

“烫到你了吗?”达达利亚嘴上这么问,却一点不松手,他反而用下巴去蹭了蹭他的先生的发顶,贴在钟离腰上的手臂,巡游一般,散漫入迷,“难道说先生是冷血动物,所以才嫌我烫?”

“我哪里冷血?”钟离一语双关,达达利亚怀里热得像一团火,钟离说话之间,肌肤相贴的地方闷出一层薄汗。

“是是是,”达达利亚笑着应和,“先生不冷血,先生疼我。”

“……油嘴滑舌。”

“那要分开吗?”年轻人心里算盘打得噼啪响,嘴巴上却故意这么问。

钟离心里明了,但也拿人没有办法,他又朝达达利亚靠了靠,青年身上的高热渐渐从一种侵略变为了习惯,钟离在他怀里昏昏欲睡,慢慢觉得这个温度十分惬意,简直让人有些不舍。

“……无事,便这样罢。”钟离说着,窝在他怀里,微微阖上眼睛。

达达利亚见状,低声问:“欸,先生要睡了吗?”

“还没呢。”

“那先生跟我说说话吧。”

“你想说什么?”

达达利亚凑过去吻了吻钟离的耳朵,在他耳边说梦话似的,“我也不知道啊。”

钟离猜他是睡不着,打算陪他一会儿,便故意说:“那你跟我说说你之前的事情吧。”

“之前的?”

达达利亚有些奇怪,又说:“是什么之前?是来璃月之前,还是当上执行官之前呢?”

钟离还真没想到这里,就说:“都可以,我都想知道。”

“那……”达达利亚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想了想,说,“那我跟先生讲讲我十七岁的事情吧。”

“哦?”钟离听到这,来了兴致,又睁开了眼,他问,“那时候你在干什么?”

说这话时,钟离的手不知觉地在抚摸着达达利亚,从背,到腰。

达达利亚被他摸得心痒,忍不住反手抓住钟离的手腕,戏笑道:“先生再这样摸我,我可就讲不了。”

钟离这才反应过来,笑了笑,说:“好罢,那就不摸你。”

“咳咳,”达达利亚清了清嗓子,作为他重启话题的标志,“既然先生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说了啊。”

钟离笑他,“讲归讲,也没个正经样子。”

达达利亚没有反驳,而是接着说:“那时候我被老爸丢进愚人众,也就是刚进军队那会儿,整个人都忒嫩了,先生见了保不准就对我动歪心思。”

“是吗?”钟离回道,“虽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那时候你甚至没有成年吧。”

“就是未成年才好啊。”达达利亚在钟离耳边胡说八道。

“瞎说些什么。”

钟离说完,伸出手去,象征性地拍了拍达达利亚的脸。

他问:“然后呢?”

“嗯,反正就是,那时候军队里有个规矩,凡是初来乍到的新兵,都得替带自己的前辈暖床。”

“暖床?”

“看先生想到哪去了,”达达利亚说着挑挑眉,他十分双标,一边不允许钟离摸他,一边又说着话去揉钟离的后腰,摸得不亦乐乎,“就是字面意思,如果出去扎营,新兵必须要在睡前去帮前辈把被窝睡热乎了,再恭恭敬敬地请人来睡,据说新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好不容易睡暖了被子,又得让给别人,自己回冰冷的床铺上,冻得半夜睡不着觉。”

钟离闻言,脑中不由得浮现出至冬国的严寒,上一次去那里,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可直到如今,钟离都还记得冬国那冷到彻骨的白雪。

于是难免有些心疼,不由得轻轻皱眉。

达达利亚看出先生心疼了,连忙说:“哎呀,也没什么啦,我身体很好的,那时候更好,简直身上就没有冷的时候,但是重要的不是这个,先生,我还没说到重点呢。”

“你说。”

“你知道,军队里什么也没有,就是男人多,男人一多,不是打架就是耍流氓。”

“你耍流氓了吗?”

“什么!”达达利亚没想到钟离会突然这么来一句,“先生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肯定是别人耍我流氓啊。”

钟离看他认真,忍不住笑了,“不逗你了,你说。”

达达利亚故意装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说:“先生,你知道吗,那时候我跟我一个战友,去帐篷里给我们队长暖被窝,他一个劲说话,我困了,都快睡过去了,就有一搭没一搭应着,结果哪想到他突然把手搭我身上,问能不能摸我,我整个人都清醒了,要不是外面太冷我不想动,我肯定把他揍一顿。”

“我竟不知有这样的事情。”

“有啊,可怕着呢,”他语气夸张,“先生,你怎么能笑!”

“有吗?”钟离笑着,躲开达达利亚看他的目光。

达达利亚抿抿唇,凑过去要亲他。

“先生,你应该吃醋啊!”

“是么?”

“对啊!”

钟离见达达利亚意外执拗,也不知是真是假,到底还是顺着达达利亚凑过来的脸,轻轻落下一吻,好好地哄他。

“所以怎么了?他摸你了?”

达达利亚得到了吻,这才消停,说:“没有,我问他要干什么,他就又说了一遍,说他睡不着,问我可不可以给他摸一下。”

“你怎么说?”

“我啊,”达达利亚翻了个身,望着天花板,说,“我看他挺有礼貌的。”

“你答应了?”

“没有啊,我跟他说,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钟离说:“你不肯便不肯,还戏弄人家干什么。”

“先生说什么呢?”达达利亚又委屈了,“我可是差点被人非礼,没打他算好的了。”

“好好好,”钟离赶紧顺毛,“还有呢?”

达达利亚又说:“还不止呢,之后我们营的军官,也算是顶头的上级,居然在晚上集合点名的时候,堂而皇之地命令我留下。”

“他要你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达达利亚挑挑眉梢。

“不过,你不像是会……”

这下钟离话没说完,就被达达利亚打断,他说:“不,军队有军队的规矩。”

钟离讶异道:“阁下竟是守规矩的人。”

“毕竟才去不久嘛,还不想让爸妈知道我惹事了。”他顿了顿,又说,“我就跟那个人说,可以用手,再多不行了,他不答应。”

“……也算一桩奇事。”

“对先生来说奇,但是在军队里,一点也不奇怪,反正后来我挨了处分,那个军官也被我揍得十天半个月起不来咯。”

“被处分了吗?”钟离这下完全站到达达利亚那边了,“好不讲理。”

“被罚扫了一个月男厕所,但是很好,之后没人找我了,而且,居然因为这档子破事,上头发现了我的战斗才能,没多久我就迁升调走了。”

“也算因祸得福吧。”

“也许吧,但是这种事我遇见不少,还有个战友是大学生来着,一个劲给我写情书……就说我……我想想,他写了什么来着,哦,他就一个劲写我的眼睛,什么海啊,宝石啊,都给他写了个遍,我当时知道这个事情,真他妈奇了怪了,我就很怀疑我是干什么来了,先生,我很帅是吗?”

达达利亚问得很随意,他看向自家先生。

钟离抬起眼睛,和他在黑夜里对望,说:“是,你很帅的。”

达达利亚心里动容,被钟离温和又认真的语调弄得耳根发红,在夜里突然柔情泛滥,声音也低了下去。

“……感谢我妈生得好。”

“是该感谢。”

“先生感谢什么。”

钟离声音含笑,学达达利亚说话,“先生什么都感谢。”

“你逗我。”达达利亚埋在钟离身上,说话闷声闷气的。

“哪有,”钟离自然地回抱住他,年轻人年纪虽小,体格可不小,这样抱着,有种很踏实的感觉,“不过,这么多人喜欢你,你就没一个喜欢的吗?”

达达利亚不知钟离这话是有意还是无意,我只喜欢你一个,达达利亚张嘴,但话还没说出,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改口道:“有的,我们营里那时候来了个女长官,那身手简直了,自从和她过了手,我就老是忍不住想她,还以为她是我初恋呢。”

“当时?”

“对啊,先生,你知道吗,她不仅打架厉害,长得还特别像我师父……当然,就是年轻貌美版的我师父……”达达利亚说完,突然跟被什么哽住了一样,“完蛋,这话要是给我师父听见我肯定完蛋。”

“达达利亚,”钟离突然喊他名字,“你还没说完呢。”

“哦哦,就我以为我喜欢她嘛,然后我同寝的战友就怂恿我去告白,我心想这有何难,就跑去告白,结果才知道,那是那群王八蛋骗我的,大家都知道她喜欢女的,可没人告诉我啊,我他妈就跟个傻子一样,”达达利亚回想起自己的尴尬往事,不由得说个没完,“先生,你知道至冬的女人都是直脾气,火气大,军队里的更不要提了,没一个惹得起的,那时候还隔三岔五有人给我告白,我就拒绝啊,我肯定要拒绝的是不是,那时候我天天都忙着跟各种各样的东西打架,我就说不好意思,我没空也没这个想法。”

“她问我是不是嫌她不好看,我说没有啊,你很好看,我就是太忙了,她就说我满嘴鬼话,编也编不像样,我那时候心里也有点急,那好吧,我就说,就这么跟你说吧,像我们这种当兵替人卖命的,指不定明天就死了,然后那个女人,听完气炸了,直接给了我一耳光,我都没反应过来,先生,你能想象吗,当时我不管是跟谁打架,都没有遇见过这么防不胜防的袭击……”

达达利亚说了这么一会儿,钟离突然伸手,蒙住他的嘴,达达利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空气里一下安静了。

“你要是这么跟我说,我也打你。”

年轻人眨眨眼睛,好不无辜,末了还略略撇下眉头,一副知错的样子。

顿了顿,钟离轻轻叹一口气,这才松开达达利亚,“说了这么半天,怎么又不讲那个女孩了?”

达达利亚愣了愣,忽然睁大眼睛,说:“先生从刚刚开始就很在意我的……呃,初恋故事?”他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朝着钟离倾身,作势要挠钟离痒痒般,钟离察觉有些不对,“……干什么。”但又没处躲,只得给青年带入怀里,细碎的亲吻,沿着眉的形状刻落下来。

达达利亚的手在钟离身上使坏,“先生该不会……”他一边贴着钟离耳朵说话,弄得后者痒得直躲,达达利亚把钟离搂得紧紧的,说,“您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听到这里,钟离忽然不挣扎了,而是仰起脸,两人突然四目相对,达达利亚借着窗外的月光,对自家先生之美貌又有了全新的认知,一时间混蛋的事情也忘了做了,只顾着盯着人家的脸看。

“或许是这样,”钟离声音平静,“或许会吃醋的吧。”

“诶……诶诶?”

“所以阁下,”钟离说着,一只手捏住达达利亚的下巴,“何不讲完呢?我十分好奇。”

达达利亚被钟离搞这么一来去,脸差点烧起来。

“没……没有什么的啦,我那时候这方面没有特别懂。”

年轻人突然显露出青涩的一面,实在是可爱得不行,钟离缓了神色,松了手,不再逗他,而是反问道:“现在呢,阁下懂还是不懂?”

“懂,怎么不懂,”达达利亚重新揽住钟离,用额头去抵钟离的额头,撒娇似的说,“我当然懂了,要是喜欢上先生还不懂,那我干脆死了算了……”

钟离听见他又说死,眼神微厉,达达利亚立马住嘴。

“说错了说错了,呸呸,对不起嘛先生,别生我气,我是口无遮拦,您大人有大量……”

“可要长记性。”钟离说。

“好好,先生不喜欢,我便不说,”达达利亚抚摸着钟离的脸,又从脸摸到头发,简直像永远不会厌倦似的,“不过那时我还不明白这些,后来她不跟我打架了,我心里就一下子空落落的,我以为这就是失恋,后来那几天我谁也不理,连架都没心思打了,直到有一天我一个人回白桦林去捡我的佩刀,那是至冬晴朗的夜晚……我想若不是那次,我永远也不会认真去想喜欢,不,爱是什么吧。”

“你看见了什么?”

“嗯……是这样的,我小的时候……还挺混蛋的,反正就是老惹事,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实在是忍不住,就像沾了奇怪的瘾一样,后来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唯一让我心脏狂跳的,只有比上一次更加刺激、更加美妙的战斗,我就像为此而生的,如果不能体验这些,我真不知道我的生命里还有什么值得追求,总之那时候是真的很幼稚,我将这种寻找刺激的行为当成自己生命的全部,也不听我爸妈的话,每天都把别人和自己搞得一身伤,我母亲担心我,给我找了巫师要给我驱邪,但我……”

“嗯?”

“我差点把来家里的巫师打了一顿……”

“……你呀。”

“是吧,听起来真的很过分吧?可我那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我甚至有些忧郁,一段时间话也不爱说,渐渐地,我打架我妈要哭,我不去打架,在家里躺着,她也时时抹眼泪,我受不了了,我想我爸也受不了了,我们都看不得我妈哭,于是在我快满十七岁的一个晚上,我爸把我交给了愚人众的长官。”

“你的母亲知道这件事吗?”

“她知道,但她没有办法,谁有我这样一个儿子都没有办法,后来我听我姐姐说,我妈在听说我爸把我送进军队之后,哭了一晚上,说对不起我,没有养好我……哎,我听了这个,心都要碎了,嗯……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是我在白桦林里的事情,我记得我在被冰冻的河边捡到我的佩刀,在打算回去的时候,一抬头,看见满天的星星,那晚上天空只有那么清亮了,我头一次体会到安宁的好处,几乎有那么一瞬间,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可以结婚生子,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就过完一生的人了,我就看了好久,当时正在失恋嘛……哈哈,至少我那时候是这么觉得的,我稀里糊涂地沉浸在我所谓的失恋里,看见那些星星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什么是爱情……我的父母嘛……是很恩爱的,虽然他们也吵架,有时候还显得处处不合适,但是他们在一起一辈子,养大了我和弟弟妹妹,把他们都教得很好,很可爱,我觉得这都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达达利亚望着天花板,说着说着有些出神。

“我就突然想起,大概是十五岁?我不记得了,反正有一次我闯祸,被我爸打了,我妈劝都劝不住,老头子气得够呛,打完我还一个劲骂骂咧咧,最后气呼呼去睡了,我妈就把我带到火炉面前,给我好吃的,跟我讲道理,说让我不要怪我爸,还让我要乖。”

“我那时候也很叛逆,骂我爸是个不讲理的老头,因为那会儿,我爸已经是五个孩子的爹了,早就跟帅沾不上什么边儿,而我当时太年轻,没法从那个日渐衰老的父亲身上去想象他到底是哪里吸引了我妈,我就一边吃饼一边问我妈,问她干嘛嫁给我爸,她就说我不懂,我说我懂,她又说,因为离开你爸爸,我就活不下去的,阿贾克斯……”

他说到这里,似乎回到了当时的情景,念出自己的名字,恍如做梦一般。

钟离没有打断他,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当时真的是个笨蛋,我还很疑惑,我说为什么,难道当时老爸威胁你了?”

“她说不是,只是用手点了点我的心口,说,因为爱让人觉得很痛,不管如何,待在你父亲身边的时候,我就不那么痛,或者就算痛,也是可以忍受的了。”

达达利亚说起自己的母亲,忍不住声音里含笑。

“总之我妈真的是个又好、又傻的女人,我当时就又想到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没有让我觉得很痛。”

达达利亚翻了个身,面向钟离那边,他轻声说:“但是先生……”

他说到这里,才发现钟离没声了,就以为后者已经睡着,便笑了笑,不再说话,只是将钟离抱进自己怀里。

钟离浸泡在黑夜和温暖之中,感觉到达达利亚的心跳很重,一下一下的,带着钟离全身都淹没在这震动里,感觉到达达利亚在摸他的背,好像在哄他睡觉,还用下巴去贴钟离的额头,像极了小孩子对待自己心爱的事物。

他听见达达利亚在那自言自语。

“睡吧……睡吧,我的好先生……”

似乎是回想起了往事,达达利亚就学着他母亲的口吻,在那自顾自哄钟离睡觉。

钟离心里有什么简直都要溢出来了,回过神来,他已经回抱住达达利亚了。

达达利亚有些惊讶,被他抱懵了,没想到钟离还醒着。

“先生?”

钟离的脸贴在达达利亚胸口,声音有点闷闷的,他说:“你刚刚一直说话,我就没打断你。”

“啊……抱歉先生,我有些走神了。”

“你话好多。”

钟离抱着达达利亚的手紧了紧。

“哈哈,对不起嘛……”

达达利亚说着,察觉到钟离抱着他腰的动作更加用力,好像在忍耐着什么,呼吸也有点乱了。

“……先生,你没事吧?”达达利亚有些紧张,作势就要起身,但因为钟离抱得太紧,他只得用手圈住钟离,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痛。”钟离的胸口起伏着,他皱起眉,不明白是为什么。

“哪里痛?我替你揉揉。”达达利亚一边问,另一只手一边去抚摸钟离的身体,好像在寻找他感到疼痛的地方,他摸到手就问手,摸到腰就问腰,但是钟离都只是摇摇头。

最后他轻轻松开达达利亚,转而捉起达达利亚的手,将他贴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这里。”钟离感觉到达达利亚的手压在自己的心上,心跳变得更加明显,“这里痛。”

“……先生。”达达利亚只觉整个人都要跌入钟离的眼里,那金色在黑夜中,渐渐泛起了一阵金石般的亮光,与此同时,钟离的发梢也开始发亮,绮丽的金色神纹慢慢爬上钟离的手臂。

钟离几乎是贴着达达利亚的肌肤,翻到了他的身上,直起身来,长长的黑发落了满背,几缕发丝沉在达达利亚的手背,旖旎而绚丽。

神垂下眸子,那平静无波的金瞳之中,情欲的滋味悄然弥漫。

“阁下……拿走了我的心。”

达达利亚看得几乎忘了呼吸,都来不及去思考钟离所说的心,到底指的是神之心还是……

钟离也没有给达达利亚细想的时间,他的手抚上达达利亚的胸口,微凉的手指丝毫不差地点在某处,在薄薄的肌肤,在这血肉之下,在胸腔的黑暗之中,静静地躺着达达利亚的心脏。

他这一点,仿佛下达敕令般傲慢,神总是如此,神总是直接要自己需要的东西。

短暂的沉默之后,达达利亚听见钟离说。

“还给我。”

END.

180 个赞

是这篇:sob::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我永远喜欢床话文学:heart_eyes::kissing_heart:

我完美趋势……怎么可以这么腻甜,刀后又吃甜品的感觉……55

3 个赞

这个过去的描写……:sob::sob::sob:

好甜好寧靜的愛情…

1 个赞

这一篇真的永爱:sob:

1 个赞

完蛋真的好喜欢 :sob: :sob:

啊啊啊啊啊他们好好,谢谢太太!!!啊啊啊啊

靠……写得好好……

神迹…直击心脏:sob::sob::sob:

这篇好好吃!

:sob:看了好几遍,这种暧昧简直太棒了

suki———

太喜欢这篇了…

好喜欢。。。。供起来了

好好看呜呜呜

这是什么十年老夫老妻床头夜话的有爱场景!爱死了!

论我看完之后抱着室友乱叫,室友说我疯了,好喜欢: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kissing_heart::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