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之外

我还是不会用啊()
搬一个以前随便写的文,我写得烂。。。不要介意!
“靖妖傩舞——”

“忍着点,这可是很痛的——”

“都停下!”

一大早,不卜庐方向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战斗的声音,吵醒了正在休息的七七,惊动了早早在处理公务的甘雨,吓飞了桥边停留的鸽群。

不卜庐里,白术拦着魈,钟离扯着达达利亚的衣角,两个人谁也不服谁,仿佛身旁的人一松手就会冲上去打个你死我活

钟离扶额,无奈地轻轻拉了拉达达利亚,说:“好了,达达利亚。不要和他闹了。”随即又站起身对着魈,“魈,不得失礼。”

魈听了只能放下手中的和璞鸢,看着达达利亚不存在的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

“所以,白术先生,”达达利亚不屑于和魈明争暗斗,急于求证"钟离先生,真的怀孕了?"

“没错了,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确实已经二月有余。”白术开始从四处翻出各类药材,边翻边叮嘱:“钟离先生身体与他人不同,更需要多加照顾,最好是可以出门旅行散散心,保持精神状态良好。”

“既然这样……”达达利亚突然开口“那不如,我带先生去旅游吧!”

这至冬毛子居然还想带走帝君?!

魈差点就冲上去要把达达利亚送进往生堂了,好在白术和被吵醒的七七、刚才闻声赶来的甘雨一起拉住了他

钟离笑了笑,走过去揉了揉魈的脑袋说:“魈,公子是值得我信任的恋人,你不必如此担心。”

魈终究是被甘雨拖走了,钟离回头一看,达达利亚在摆弄白术给他抓的药

“近日倒是无事可做,你若想让我随你出行,并非不可。”钟离轻轻去勾达达利亚的手,达达利亚却沉默了

钟离的手碰上来时,他反手紧紧握住了钟离的手

钟离很顺从的被他抓着手,沉默了一会,达达利亚拿起药,拉着钟离就走出了不卜庐

白术望着两人远去,摇了摇头,将手上的账单交给了七七说:“送去北国银行吧。”

达达利亚牵着钟离越走越快,但钟离身上又揣了个小崽子不能走的太快

天刚亮不久,海面上的微风吹来,撩动了钟离未来得及束起的长发,达达利亚用眼神示意暗卫退下,等到周围一片宁静,他才看向钟离

这是他的爱人,此时此刻,只属于他的爱人,一个有了他的孩子的爱人。

钟离闻到海风略带腥咸的气息有些不适,转头看向达达利亚

视线相撞,钟离仿佛看见达达利亚眼中已经掩饰不住的爱意

相视又是一阵沉默,直到达达利亚向前一步,将钟离拥入怀中

达达利亚考虑到钟离现在的身体状况,稍稍将怀里的人松开了一些,钟离却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

年轻人的脑子在一瞬间宕机了,等反应过来,钟离已经准备缩回去了,达达利亚伸手按着钟离,加深了这个吻

过了一会,只见往生堂的客卿钟离先生红着脸在璃月港的街上走着,身后跟着那个差点掀翻璃月港的执行官,只是……这画风莫名很奇怪

“钟离先生!钟离先生!你等等我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先生——老婆——

一声老婆让钟离的脸更红了,他转身捂住了达达利亚的嘴,小声呵斥:“在外面不要乱叫。”

达达利亚抓住了他的手亲了一下,也压下声音,问他:“回去了就可以随便叫了,是吗?”

钟离不想理会达达利亚,轻轻拍开他的手,又朝往生堂的方向走去

当晚,往生堂客卿钟离先生的房间。

“先生——你理理我——”达达利亚撒娇似的从背后抱住了背对着他躺着的钟离,用脑袋在钟离脖颈乱蹭,钟离已经一整天没有理达达利亚了,但现在终究是心软了,转过身面对着达达利亚

钟离真是太好看了。

达达利亚不止一次这么想。即使是在昏暗的环境下,也能看见他明亮的金棕色眼睛,眼尾微微带着点红,长发随意的搭在肩上,散落在枕头、床单上

“……达达利亚”钟离见达达利亚眼睛都看直了,试图把他唤醒,达达利亚终于回过了神,钟离又来口问他:“今早你说去旅游此事,可还作数?”

达达利亚没想到这随口一说的话被钟离放在了心上,他在被子下轻轻牵上了钟离的手,慢慢向钟离身边靠去,然后在他耳边腻腻歪歪的说:“作数,怎么不作数,先生想去哪里我都陪着。”

“那么,一切交给你?”

“当然!先生,你只要人跟着我就好了,我带你去至冬,见见我的家人。”

“此时正值春暖花开,你却回至冬看那冰天雪地吗?”

“因为,我想让先生更好的了解我,了解我本身,我的家人,和我的故乡。”他把钟离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感受着他为他而跳动的心脏

“那么,堂主,我们动身了。”

“哎呀,走吧走吧!”胡桃仿佛一个送女儿出嫁的妈妈

“先生,走吧,船已经准备好了”

“呃……要坐船吗?”钟离仿佛见了鬼一般,脸色有些难看了

“对啊,我们去至冬,坐船会快一些。”达达利亚无辜地望着钟离,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哎呀,我们家客卿可受不了海上那股子腥味,何况还是在这种时期……你懂吧?”

“原来如此!钟离先生你早说,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达达利亚对着身边的下属小声嘱咐了几句,又转回来对钟离说:“走吧先生,很快就安排好了,出发前我们去随便走走吧!”

胡桃看着达达利亚把钟离拉走,心里倒真有点嫁出了女儿的奇怪感觉。想到这赶紧摇了摇头,打算再去睡一会

转眼间出行已有几日,马车队已经进了至冬境内

钟离抱着手炉,撩开帘子向外看了看,外面是一望无际的雪地,达达利亚本来昏昏欲睡,一下子吹了冷风又清醒了

“受凉了吗?抱歉。”钟离见达达利亚突然坐直了,连忙把帘子又放下了

“没事,我从小到大都习惯了。”达达利亚把掀开一点往外看了看,又开口道:“马上就到了,先生,这就是我的故乡。”

“哥哥——”

听说哥哥要回家,托克和冬妮娅早早的就在庭院等候,达达利亚下了车就被托克扑倒在雪地里

钟离跟在他身后下了车,手里还捧着手炉。璃月来的美人让冬妮娅看的眼睛都直了,连忙跑去拽哥哥问:“这是我们的嫂子吗!?长得这么好看!”

达达利亚从雪地里坐起身回答道:“对,他就是你们的嫂子,这可是璃月最美的美人,怎么样?哥哥是不是很有眼光?”

托克也从哥哥身上爬起来,看向了正站在马车边朝他们笑的美人,达达利亚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雪,问托克:“怎么样,托克,他是不是很好看?”

托克连忙点头然后跑上去拉着钟离的手往屋子里走,朝着屋里喊:“爸爸妈妈——哥哥带着嫂子回来啦!”

达达利亚的父母从大门走出来,见到达达利亚和钟离都很高兴,鸭妈甚至牵起了钟离的手,细细端详这个“儿媳”

左看右看都满意得不得了,直夸好看,钟离也只是笑着看他们。但屋外还是有些冷,达达利亚对着妈妈说:“妈,我们进了屋里再说吧,钟离先生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吹冷风。”

“这样吗?好好好!那我们先进去,冻坏了可不好。”

走回屋子里的时候,鸭爸还特意把达达利亚拉到后面悄悄问:“有了?”

达达利亚偷笑:“当然有了!也不看你儿子是谁。”

鸭爸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悄悄竖了个大拇指,父子俩都一副坏笑的表情,简直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鸭妈今天亲自下厨弄了一桌好菜,达达利亚一个劲给钟离吹捧妈妈手艺,达达利亚甚至考虑到钟离不会用刀叉给他带了一双筷子。

鸭妈的厨艺确实很不错,钟离吃的有些多,饭后问达达利亚,要不要出去走走。

至冬的星空很美,北极星高高的挂在天边,达达利亚在雪地里站了很久,钟离已经走出去一段路了才发现他没有跟上,于是转身往后看。正想催促他,他却自己跑过来了

达达利亚把钟离扑倒在厚厚的雪地里,雪地很软,被两个大男人砸出一个坑来

“别闹,达达利亚,雪地里太凉了……”钟离轻轻推了推达达利亚,达达利亚却不肯起来

“钟离先生。”

“嗯。”

“你会永远爱我吗?”达达利亚问的很认真,少了平日里那种玩闹似的语气,“我说的是永远,不论过去,现在,亦或是没有我的未来。你会永远爱我吗,先生。”

“若你想与我签下……”钟离话没说完就被达达利亚打断了

“我要的不是契约,先生。”

“我想要的是,即使在契约以外,你也是只属于我的。”

钟离笑了,笑着刮了刮达达利亚的鼻梁,对达达利亚说:

“我会永远爱你,不论过去,现在,亦或是没有你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