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夜会

by副油箱

木木的绅士纯情小达×试图让木头明白心意的含蓄阿离,ooc归我
没写完,先丢一点出来

月色正好,往生堂的客卿燃着烛台,端坐在书桌前读他那本奇厚无比的《璃月风俗实录》。缱绻的夜风捎来街上一对对情人的笑闹声,渲染逐月节的气氛。
钟离看看时辰,摘下自己的眼镜,正准备给书做上书签,窗台上却冒出了一位有约之客。来人左手撑着窗台,借力翻下,明媚地打了个招呼:“钟离先生,我来了。”
“阁下倒是十分准时,钟某刚准备迎接你便来了。”钟离将眼镜放入专用的收纳盒,合上书页。“如此,便请公子阁下稍等片刻,待我将酒取来。”说罢转身往门外去了。

等钟离一出门,达达利亚就长呼一口气,狠狠搓了搓自己的脸。这是他第一次进入钟离的房间,此前他秉持着绅士精神,在约会结束时,一直都是把钟离送到往生堂门口,再目送他上楼。
这回,是应钟离的邀前来。照钟离的原话来说,“公子阁下到访璃月,不体验一番璃月逐月节的风俗,真是可惜了。不如,逐月节当晚来往生堂与钟某一同品酒赏月,共话长夜。”
他当然立刻就答应了,当时好不容易控制住的脸红现在好像又烧上脸颊来。好开心——虽然为了避免半夜扰民,他是从窗口这个不是特别正派的方式进来的,但初次踏进心上人的个人空间,果然还是雀跃和羞涩交织。
达达利亚按下自己快要过载的心跳,控制住马上烧着的面部表情,听话地在钟离给他留的椅子上坐下,还是忍不住转了转脑袋观察钟离的书桌。《璃月风俗实录》…?这本书他试着读过,可满篇拗口的文言只能让小熊软糖的脑袋过载热到化掉。
他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把玩书签上缀下的流苏。金黄的,和钟离先生身上的是同款;串着的石珀则是橙黄,和先生的眼睛,发尾神似;还有股淡淡的香味,好像是…霓裳花,似乎也在先生的身上闻到过,好香…
此时门外却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达达利亚赶忙把手收回来,一边在脑中谴责自己怎么能对先生身上的味道有下流的想法。就算他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先生,也不能在先生不愿意的时候就做逾矩的事情。

10 个赞

小熊软糖的脑袋太可爱了吧 好纯情的鸭!

1 个赞

纯情鸭头火辣辣(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