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龙龙学步

如题,小龙文学初尝试

全文4.8k+

私设二人已经是情侣,但也只是盖棉被纯聊天的相处方式,未能更进一步

本篇背景是达达利亚去稻妻执行收债任务

ooc拉满

39 个赞

“走向爱人的步数有千百千百,而真正为之走千百步的两人,最后才能找寻到爱。”

“躲躲藏藏的可就没意思了。”达达利亚手持一把精美的长弓,弓弦拉满,对准某个方向,箭尖蓄满的水元素漫溢在空气中。

仿佛已经看见躲藏之人惨死的模样。

“嗖”的一声,箭尖钉在鬼鬼祟祟正欲更换藏身之处的债主脚边,吓得他连忙抽回脚,而风声又至。

“还要继续么?”达达利亚将箭尖朝下,向远处问话道。

那债主是个胖子,闻言,脑袋摆得像个拨浪鼓,耸动的肥肉晃动出恶心的弧度。

若是换做以前,达达利亚可没有有耐心和他在这虚与委蛇。此刻这拖泥带水的作风丝毫不见其往日的利落干脆,就是女士见了都要狠狠嘲笑一番:我们的小十一,你是举不起弓了么?小屁孩,再回去练个十年八年吧!

不过就连那胖子也看出来这位爷在拖延时间了,瞧着他年纪不大,心中暗自可笑。

看来这次还有可能逃脱,毕竟他的箭法也不怎么准嘛。估计是个新兵。

这时,一只小龙叼着宝箱回来,脚步静悄悄,却惊起债主心中惊涛骇浪:这种只在璃月传说出现的生物居然是真实存在的!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达达利亚这才笑开了花,挥手散去长弓,话音随水刃卷起的风声传到债主耳边。“哎呀,被你看到我的小龙了。”锋利的犬齿在唇边若隐若现,狡黠而危险。

单手轻而易举地杀死了债主,达达利亚用没沾血的手去摸小龙,却被小爪子嫌弃地拍开。

“呼噜呼噜,呼噜噜…”小龙咕噜咕噜说了一段异语,整日与它相处的达达利亚却秒懂。这是小祖宗嫌弃他用手摸过那胖子了。

达达利亚啧了声,却也不烦,从怀里掏出一张帕子细细擦过手,小龙这才让摸。

小龙温驯地盘在青年的脖子上,成为一条安静的龙龙围脖。“再忙几单就能回璃月咯,不知道先生有没有想我呢…”达达利亚一手轻轻给小龙梳毛,一边自言自语道,眉宇间是挥之不去的思念。

小龙被侍弄得舒服了,趴在肩上半睡半醒。闻言,感受到主人的情绪有些低沉,尾巴缠上达达利亚的手腕,尾端的小祥云轻轻拍打着以示安慰。

达达利亚被龙龙这可爱的动作逗乐了,噗嗤一声,之前的愁绪烟消云散。

“是啊,还有你呢。有你陪着,钟离先生一定能放心的。”

时间回溯到临别那天。

临上船前,钟离来找达达利亚,把他拉到一隐蔽角落说有事情要私下说。

到了隐蔽处,达达利亚嬉皮笑脸道:“怎么,先生脸皮薄,不好意思当众亲我呀?”然后无视恋人嗔怒的目光,闭上眼睛把脸凑过去,一副等吻的撒娇模样。

他静静等待着,却敏锐察觉到空气中的岩元素突然变得浓郁,脸上传来毛茸茸湿漉漉的触感。达达利亚心里奇怪,睁眼去看,却被眼前景象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钟离一双白玉般的手掌摊开在他面前,一只一尺余长的小龙躺在上面。

金色的鬃毛,金色的眼睛,布满棕色鳞片的身子,长长的龙尾和白白的肚皮。因为主人动作急,刚才嘴直接怼在了达达利亚的脸上,此刻正伸出小舌轻轻舔舐着爪子。

小龙周围围绕着和小天星一样的淡淡的岩元素微粒,彰显它岩造物的身份。

达达利亚先是一愣,然后打趣道:“原来真的是要亲我呀~”语气中却充满兴奋。

钟离清清嗓子,道:“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了,带上这个吧。”

达达利亚忙接过去,像孩子拿到新玩具一样有些雀跃。

“小龙,你好啊!今后我们结伴旅行吧。”

钟离有些欲言又止,但远处已在催促执行官动身了,他只好急急叮嘱道:“平日里喂它一些纯粹的草本植物就行。实在没有,吃些石珀也可。”

达达利亚一一记下,把小龙揣进厚厚的披风里,又凑过去讨吻,把恋人吻了个面红耳赤才罢休。“呼…一路顺风。”钟离的气息有些不稳,眼角飞红蔓延到脸颊上,整个人好似熟透了的落落莓。达达利亚咬着他的耳垂又嘱咐了几句,这才满意离去。

起风了,风中传来远处船工喊“开船”的声音。

“先生在家也要好好的,钱不够用了尽管去找北国银行。放心,达达利亚一定全须全尾地回来。”话语中的温情被海风揉碎,覆在钟离心上,暖暖的。

钟离在原地站了半天,直到呼吸平稳了才走出暗处。小混蛋,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虽然如此想着,嘴角扬起的弧度仍未平复。

船舱里,执行官的房间中,达达利亚与小龙大眼瞪小眼。

岩神本体正是一条岩龙,所以有没有一种可能…达达利亚是说如果,如果这条龙就是钟离先生的一个分身呢?

他于是凑过去,搓搓揉揉,想要从小龙身上找出端倪。

小龙大大的金瞳也好奇地盯着眼前大胆的人类,被达达利亚胡乱抚摸的动作误打误撞揉舒服了,然而下一刻,那只手来到了肚皮下。

…那里,那里不可以!龙龙一惊,抬爪便在执行官英俊的脸上划出几道红痕。

“嘶!”达达利亚后知后觉自己刚刚的举动对于小龙来说有些冒犯,只好自知理亏地捂住脸,暗暗腹诽。

什么嘛,哪里像先生了。先生从来不会还手,只会默默承受年轻人过分汹涌的爱意。

看来是他多心了。

“不好意思,我长这么大头一回见到活的龙,一时手痒了。”

可小龙连瞪他都懒得瞪,只懒懒掀起眼皮,金色的视线不疼不痒地扫过青年被划伤的脸。龙龙背过身去,团成一团,只有小鼻子露在外面透气。

达达利亚于是又凑过去看,身子挡住了窗口斜阳落下的余晖。

察觉到眼前忽然变暗,小龙轻轻哼了声,鼻尖喷出一团热腾腾的白气。

嘿,这是闹脾气呢。简直像个小孩子。

此时的达达利亚还没意识到,他其实已经完全把小龙看成一个独立的人了,而且还是托克那种小孩子。

哎,注定要栽。

船队在海上漂泊了几天,方才停泊在离岛港口。

几天的相处里,一人一龙已融洽了许多。达达利亚发现小龙喜欢晒太阳,喜欢睡觉,喜欢吃石珀和清心,喜欢被手指轻轻抓挠背上的鬃毛。而小龙也在慢慢学着接受达达利亚的靠近。

第一次出任务,小龙马上给达达利亚套盾,动作一气呵成,毫不含糊。小达看它实在是卖力,事后哭笑不得告诉它不用。

而龙龙若有所思,龙龙不解,呼噜呼噜。

又一次,秘境里有兽境猎犬。情况实在危急,达达利亚的血条呈直线下滑状,这次龙龙不得不给小达套盾了,却仍无济于事。达达利亚抹了把汗,不得不重视起眼前的劲敌。战斗固然酣畅淋漓,可他实在不想再看到先生那皱起的眉毛。

一旁的龙龙想了想,不知鼓捣了些什么,护盾在吸收伤害的同时也能回复血量。战局扭转,在龙龙的助力下,达达利亚很快解决了这些魔物,抓住了幕后黑手,又一次完成讨债任务。可是透支了体力的龙龙却变得虚弱,就连周身的岩元素气息都逸散了几分。

达达利亚心中焦急,想起钟离先生之前的话语,只得试着喂石珀,心中还一边祈祷岩神保佑。小龙果然很受用,空气中闪烁着细碎的金色光亮,然后把自己盘成一个圈,圈里放着大大小小的石珀。

哈,龙的占有欲。达达利亚暗道有趣。

过了会,他又生出几分逗弄的心思,故意把一块石珀用手拿过去,像逗猫棒似的在小龙眼前晃来晃去。小龙一开始哼哼唧唧,可后来实在心急,眼睛已变成危险的兽类瞳孔,于是罪魁祸首见好就收,忙把小龙抱在怀里,石珀递到嘴边。

龙龙小口啜饮,末了舔舔执行官的手指,大大的眼睛水漉漉地盯着达达利亚,似乎还要索取。龙的舌头的温度与人相仿,纯情的执行官不知想到什么,闹了个大红脸。

哎,要是被小龙缠上了,可就真没办法咯。

只能再投喂。

记日的小木棍刻了一刀又一刀,刻痕密密麻麻盘亘在表面,而船终于要返航了。

临近港口,船速放缓,达达利亚一边撸龙一边在人群中寻找着恋人的身影。

一人站船头。

一人立港口。

一龙,一龙…呃,睡大觉?

船靠岸后后,执行官大人极快地向属下交代好事宜,分别多日的两人适才重逢。却见钟离眼眶红红,达达利亚以为是多日未见,久别重逢才忍不住泪流。倒也没多想,当下带先生去吃饭——璃月俗话讲,民以食为天嘛,回家要先吃顿饭接风洗尘,且最好是清汤面。

可吃饭的氛围很压抑,达达利亚一手撸龙,很不理解。只见先生似是有些坐立不安,总忍不住动来动去。达达利亚担心地问,客卿却摇摇头。是生病了吗?还是身体有了什么异变?越是得不到准确的回答,越会胡思乱想,心情于是越来越急躁。

而这焦急的情绪反馈到手指上,达达利亚就更用力地撸龙了。龙龙在昏昏沉沉中被戳醒,直接咬了达达利亚一口。

“嘶——小家伙,牙口还真锐利。”达达利亚吃痛,见好就收松开手。他垂下眼,瞥着那盘成一团的锦绣球,眼中却溢满了宠溺。

你呀你呀,一点没变。

钟离这才喘过气来,道:“别,别玩你那龙了…唔,好好吃饭…”话音低沉软糯,有的字甚至被揉碎了吞进唇舌里,叫人听不真切。

达达利亚猛地抬头,这才意识到是哪里不对。

他突然从脑海里翻找到启程时,那个被他首先排除掉的想法。

有没有可能…

达达利亚是说如果,如果这龙是前岩神的一个分身呢?

一顿饭被一条龙扰得不得安宁,精美的菜肴冷在碟子里,几乎没动几口。达达利亚叫人将菜品打包,一手拎饭盒一手搂着先生的细腰。几月不见,先生衣带渐宽啊…

“我走后,先生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啊?怎么,急需我喂饱吗?”达达利亚附身在钟离耳边打趣道,成功得了个脸红美人赏的爆栗。“怎么还是这么流氓…”后者有些不好意思,嘟囔道。年轻人却得寸进尺,在年长者的耳边又嘀嘀咕咕了好一阵,眼中闪动着狡黠的光。

幸好与往生堂不远,这才没叫太多璃月人看见,不过这有伤风化之态也叫不少人叹息痛恨。

但这是后话了,因为两位当事人压根顾不得这些了。

房间里,达达利亚只关心几乎软倒在他手臂上的璃月美人。

“唔,闹够了没…”钟离恼道,硬撑着身子靠在一旁的梁柱上。

“先生不妨先解释解释这条龙?”达达利亚却顾左右而言他,把想偷偷钻进他领子里的长条龙拽出来。龙龙被这有些粗暴的动作惊醒,忙将身子绕在执行官的手臂上。

“既然都猜到了,还非要叫我说出来么?”客卿先生打了个响指,龙龙瞬间化作逸散的岩元素消失在空气中。钟离微微扶额,似乎在感应什么,苍白的脸色也终于红润了些。

关于事情的真相,钟离先生实在有些难以启齿。笔者便从小达推测了个八九不离十的角度来叙述吧:

无非是达达利亚每次出去都带回一身伤,这次要去稻妻,听说那边的异变,钟离格外不放心。只好从神识中分出一缕,附在小岩龙身上。

因为载体年龄小,所以神智也不免被同化,所以钟离先生倒真像个小孩子了。倒也展现出几分真性情来。可钟离实在担心年轻人喜欢的是沉稳的客卿,无法接受他如此幼稚的一面——毕竟初印象往往是最为记忆犹新的。

所以此刻才做此视死如归状,默默等着小男友说分手。

良久的沉默后,钟离自暴自弃道:“对,小龙和客卿先生,都是离的一部分。可你喜欢的,是哪一个呢?”一双金瞳忽地锐利起来,目光仿佛居高面下俯瞰红尘中苦苦挣扎的凡人。

饶是再迟钝,此时冷静下来的达达利亚也已意识到问题所在了。钟离哪是吃小龙的醋,分明是神明初次亲临红尘事,不懂凡人心思罢了。

“我喜欢的,是全部的你。”而神座之下的青年仰着头,凝视着神明,毫不畏惧祂审视的目光。

“无论是温文尔雅的客卿先生,还是有些小孩子脾气的小龙,亦或是荡涤四方的岩王帝君,都可以是你啊。”

“先生可以在我面前做真实的自己,因为无论哪一种性格的你,我都喜欢。”

听闻此言,钟离这才知道自己在恋人心中是怎样的形象。“从未有人说过我小孩子脾气…倒是有趣。”他小声嘀咕着,紧蹙的眉头这才慢慢舒展开来。

“呵,原来如此…在下对于情爱一事,的确是一知半解。”钟离摇摇头,轻笑了一声,似是在自哂。

从前,神君只是站在云端俯瞰这世间种种爱恨情仇,却从未置身其中。可中规中矩在入世后便成了桎梏,束手束脚,反而让他不敢交心。

可只有这些身份融合了,才会是完整的钟离,才会是真正的他。

“不过爱情啊…说实话,我也没什么经验。”大男孩笑着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们可以互相搀扶,一起探索。有钟离先生在,我就都没问题啦。”

真是…钟离心下一动,揽过恋人的头,在其唇上轻轻啄吻。“谢谢…唔!”达达利亚先是一愣先生的主动,随即马上反应过来,把正欲离开的人又拽回唇边。

他们拥吻在一起,如同两头幼兽,用最原始的方式互相安慰,动作青涩却用情至深。

龙神终于转过身,朝爱人的怀抱迈步。

走向爱人的步数有千百千百,而真正为之走千百步的两人,最后才能找寻到爱。

一吻终了,钟离伏在达达利亚肩上,心与心隔着薄薄的皮肉紧贴。

可你的任务不是寻找爱,而是寻找内心对爱设下的藩篱。

所以,让我们慢慢磨合,携手共度余生。

——END——

18 个赞

这么好看!为什么没人赞!

可爱龙龙 :huaban:

套盾還補血,看來這龍龍滿命了啊好傢伙 :hecha2:

好可爱的龙龙啊啊啊啊

好早之前写的一篇了!感谢你的喜欢 :de1: :de1:

嗯…好幼好可爱的红薯龙嘛,感觉很好骗的样子嘿嘿 :slm_shui: :slm_yan:

小紅薯:我已是完全之龍! :kaidun: :kaidun:

1 个赞

(疯狂点头)真的好喜欢这种反差很大的意外坦诚幼态小红薯,至今没有一点抵抗力!怎么办啊喜欢小红薯龙这个瘾真的改不掉啦:weary::sunglas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