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种子

by副油箱

搬一搬文,来给塔塔梨添砖加瓦~
一些比较文艺青年的文

彼时的青年,在初见时,便于神明的花园中央埋下了一颗种子。它被至冬的青年从无神怜爱的雪国带到与神同行的海港。青年和神明都对这颗种子抱有很大的兴趣,但他们都不知晓那颗种子名为什么。于是,神明以它为媒介,定下与青年的契约——他们将一直同行,直至见证那种子的萌发。以此为由,他们便踏上了旅程。

执行官与客卿漫步在岩的国土上,他们路过南国的春,看青石板街被荡涤一新,看洁白的梨花似雨自枝头飘落。执行官为他的客卿提来一壶桂花酿,客卿便为他讲解桂花酿如何品鉴;至冬的青年似懂非懂,却想与客卿酌一轮明月。

执行官与客卿穿梭在冰的森林间,他们遇见北国的冬,看林间空地被白雪覆盖,看小小的脚印一串在草窠穿过。执行官替他的客卿系紧那条红围巾,客卿却撩起鬓发道至冬实在太冷;至冬的青年红了耳尖,盘算着亲吻勾人的眼尾。

他们游历了许多地方,见过了各式各样的人,也赏过了群芳斗艳的景。尽管人会有相遇也会有离别,就像花会有盛开也会有凋谢,可他们却始终陪伴在对方身边,虽才相逢数月却似已共度了千年。

最后,他们来到了出发的地方。山很高,可以俯瞰客卿曾全心全意去守护的繁荣的海港;天也很远,仿佛极目远眺就能望见千山万水之外那覆雪的城邦。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沐浴着落日的余晖望着对方。

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像过去的时间那样长。在一片蝉鸣里,在一阵风声中,在这背负璃月历史长卷的天衡之巅——他们一起开口——“先生/阁下,我好像知道那颗种子的名字是什么了。”

他们在夕阳下笑着,前任岩神和年轻人爽朗的笑声交织在一起,并不显突兀,好像他们本就该是这样,意气风发且灿若骄阳。他们向对方迈出了那最后一步的距离。

一颗古莲子,历经千年仍能舒展跨越时间的亭亭玉枝;而来自北国冰封之地的种子,也顺理成章地在南国温暖的土地上生根发芽,行将绽放,对他的神明笑着,献上自己迟到了六千年的花。毕竟,种子总是很顽强的,你看,就连那千年的磐石也在为他动容。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