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是场幻想

深海是一场幻想
*第二人称

01
你想,你应该是睁开了眼。
在拥挤的水流里,你不再靠近那混着鎏金的深处。
有声音告诉你,该走了。

02
“哟,橘色头发的小哥!今年贵庚啊?往生堂业务了解一下?看你这样子也不着急往里面躺,但是没关系,预定业务晓不晓得?本店这个业务可以让你完全掌控死后的生活,没有我们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的!保准你感到棺至如归,要是有对象还可以享受买一送一服务噢,实在不行合棺也不是不行。怎么样?心不心动?”黑色的双马尾在视线前摆动,连珠炮一样的话语让你头晕。

你迷迷糊糊睁开眼,努力让视线聚焦,“堂主······?”

“欸!”那双带着梅花的双眸笑眯了眼,伸手抻着旁边人的衣袍乐地蹦跳,“钟离,你看这小哥多有眼光,眼睛都还没睁开就知道我是堂主!”小姑娘绕着那人转了一圈,抚平了那被揪乱的衣裳,末了双手叉腰站在你所躺的床边,神气地继续说:“哼哼,没错!在下便是往生堂第七十七代堂主胡桃啦,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本堂主再告诉一个秘密,这艘船!也是本堂主的!”

钟离颇为无奈地看着你,将手上拿得稳稳当当的水杯放到你身边,甩着双马尾的小姑娘乐呵呵地闲步到方向舵前,细细簌簌地拆开糖纸,把糖往嘴里一丢,含糊着吩咐钟离给你解释躺在这里的前因后果。

总之,根据钟离的介绍,他无意间看到你飘在海里,看起来一幅没一会儿就无法自主了解往生堂业务的样子,看着是着实可怜,于是顺手给捞了回来,发现你这小伙身体似乎确实不错,躺一会自己便睁了眼。胡堂主表示生意又没一单,颇为失望,但是没关系,在这艘船上的人,都将成为她的客户。你觉得这话确实有道理,但是就是怪异,有槽无处吐的难受在看到胡桃危险的嘴角后,你决定伸手摸摸温柔又体贴的钟离先生的手,虽然只能摸手套。

欸,巴适——

胡桃看见你那有处安放的手“啧啧”几声,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算啦,上了我的船,就要跟着我走!终点站:深海之渊!”

03
其实你明白,自己应该警惕。你没有记忆,身边没有熟人,没有来处,更没有归途,什么也不知道的感觉让你烦躁,你是谁?为什么会落入这片海?会不会有重要的事情要完成?

无所事事,悠闲散漫,昏昏沉沉。

在这艘潜艇中,目及之处皆是深海。不,你甚至不知道,这是否是真的深海。窗外只有一片黑暗,那是他们告诉你,这里是深海,拥有无尽空虚的深海。

“很难受吗?”钟离的声音在你耳边轻响,你在还没侧头看他的时候就可以想象到他坐下后会整理好那镶嵌龙鳞的衣摆,以免这衣摆太长让你不小心压住导致自己无法起身,套着手套的手会抬起梳理好鬓边的碎发,做完这些的他会微侧过头专注地看着你,那是一种很放松的姿态。你走神地想着,那么他有没有感受到你的杀意?他为什么会那么亲昵?没有答案。但是你需要答案。

“已然过了好些时候,本该不会难受的,莫不是饿了?”钟离鎏金色的眼眸投在你脸上,那是一种带着探究不过没有恶意的打量,端丽的美人向你投来视线,你本该很幸福,尤其是这个美人的各处都在你的取向上时。然而这个环境实在是让人难以升起任何旖旎的想法,你只能敷衍地回答自己确实是有些饿了,然后你看到钟离弯弯眼睛,好像眼下的飞红都跟着一起莞尔,他说,那就好,此番就是来叫阁下去吃饭的。你忽然有点愧疚自己无端的恶意。

钟离吃饭的模样也很端正,每一次执筷与落筷都是视觉的享受,虽然这样,但是他吃饭的速度倒是不慢。当然,还是比你风卷残云般的吃饭进度要慢些。“小哥,看不出来啊,作为一个毛子,用筷子的本事倒是不差,吃饭这么快。”胡桃咬这筷尖含糊地抱怨,“我想吃的菜都快被你吃完了,真讨厌。”听到这段话,你“哎呀”一声,“那没办法了,胡堂主,我速度就是快点,招人讨厌也没办法的事,我就是招人讨厌。”胡桃冲你吐了吐舌头,拉长音说道:“别,我可不敢讨厌你,讨厌你的话,某人会不高兴的。”钟离叹出口气,无奈地回了句:“堂主莫要这般。”

钟离起身便要送你去潜艇里收拾出来的空房,后面跟着胡桃拉长调子的“你看吧–”,他似乎并不否认,但是也没有承认。在这条长廊里,你不断打量着周围,希望记住这潜艇的大致路线。你突然听到钟离对着一个房间叫了声“魈”,过了一会,传来一声回应,那大概就是他要叫的人,钟离抱歉地看你,给你解释这个房间里是另一位小友,叫做魈,平时不爱说话,更不爱出门。你说没事,心里想着这小子总不可能一直这样,估计就是知道我来了才不出门的。

到了房间,钟离摆摆手说自己待会儿还有要务,如若有其他需要便沿着来时的路去找他便好。你说,无所谓,都到这里了,也没有啥要求了。他想想觉得也是,便挥手准备离开。在这时候,他回头凝视着你,剔透的眼眸里倒映出你的瞳色,他说:“不要相信海里的任何事物。”你的注意力不在这句话上,你只觉得鎏金里的海蓝也有了光,所以你调笑道:“哪怕是你?”

“是的,哪怕是我。”

04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肯定知道什么。
他必定在隐瞒些什么。

那杀了他好不好?把他杀掉最好,或者劫持也行,你想。他太敏锐,他如黄金般流动的眼眸之下似乎没有能够瞒过的事,他身上有无尽的秘密和真相,最重要的是,你的潜意识告诉你,你不能杀他。你爱他。荒谬,可笑,仅仅认识几天,是因为脸吗?还是雏鸟情节?你不会承认的,你下定决心要杀他。

“收收你的杀意”,一阵敲击玻璃的声音将你从臆想里拉扯出来,“熏到我了。”
你急切地走到那扇窗边,看到近几日神出鬼没的人,“你这么现在出现,马上到饭点,他会进来!”
“你不是想杀了他?”白色的兜帽被周围的风吹得飞舞,他坐在窗沿调侃地看着你,鎏金的眼眸在他这里变得更为生动。“达达利亚,我倒是希望你能去到深渊。不只是我,他也一样。”
你呼出口气,触碰了水的手撩起额前的碎发,给自己利落地梳了个背头。

看着被自己放进来的摩拉克斯,你冷静了些许。这个在第一天夜晚就坐在你窗沿的人,自称摩拉克斯,就常理而言,你不应该对他有任何的反应,哪怕他长了一张钟离的脸,但能够坐在潜艇的窗边,这绝对不是正常人。可是他叫你达达利亚,这一声一出来,你动作比什么都快。

在你打开窗后,你以为会被水淹没在这里,然而除了伸出去抓住摩拉克斯的手外,再没有水接触到你,他观察着你反应,笑着看到了他所期待的愣神,“是不是很神奇?这是元素力的作用,我带你看看其他好东西好不好?达达利亚。”

他的脚尖落到地面时,你眼前的景色便换了一种模样,你该用什么形容这一切?
尘沙般地金粒被蓝色的撕扯卷成漩涡,红色的鱼群顺着漫天的蓝游动,交融成幽深的紫,艳丽而神秘,这一切就像落入黑暗的琉璃,于金色阳光从缝隙里偷渡而来之时,争相恐后地举行了一场荒诞不经的舞会,它珍贵且吝啬,只给了琉璃那么一场机会,与色彩,与光,相遇的机会。

“呼–这里与大地的交流太少了,我的元素力不够,就给你看这一会。”摩拉克斯捧着你的脸,他所有的呼吸都在和你交织,他眼底的光映到你的眼眸,“听我讲完你的故事,我用元素力的使用方法和你交换好不好?正好你是水元素力的使用者,一定比我厉害。”

你红着脸说好。

摩拉克斯说,你叫达达利亚,从提瓦特大陆而来,是至冬的一个小镇子里拥有美好家庭的小伙子,有家里有5、6孩子,父母健在,还是至冬女皇麾下的第十一席执行官,但是和同事关系一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了钟离,还有伙伴旅行者,是一个热爱挑战自己的年轻人,拥有赤忱的心。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在等你。

那你呢?你又是谁?你在那一天没问出来,但是你再也没有机会问出这些问题。

那天,你问的是,那钟离有没有元素力?

他有,他的元素力用来保护这艘经历这挤压的船。

“叩叩”敲门声响起,钟离已经站在门外了。你看见摩拉克斯挑起眉毛,好像在抱怨,怎么这么快,话都没有说几句。他摆摆手,用口型说好吧好吧,行动力很快地离开了,你觉得很遗憾,今天什么都没有聊,虽然自己倒是学得差不多了。你没有任何预兆地打开门,钟离显然是被你这突然贴近的脸吓到,猛然退了好几步。但还好,你倒是反应很快地捞住了钟离的腰将他扶稳。

然后你被他身后的魈吓了一跳,“你干嘛?”
“倒不如说,你在干嘛。”魈黑着脸,恨不得给他戳出一个豁口,不过这小子每天看到他都是这一幅样子,你也倒是习惯了。“啧,扶一下钟离的腰而已,搞什么,又没有干其他事情。”你永远知道怎么惹怒魈。“就此消失!”“大圣加油!戳死那个登徒浪子!”这时候,钟离总会抱手看着你们闹做一团,笑得很轻松,看到这样的他,你也会觉得无所谓了,反正这小子被你按住头就打不到你。

但是,你发现钟离最近的身影越发黯淡。

05
那天晚上,你梦到一头在深海漫游的独角鲸。

危险而壮丽,海蓝的身体随着水流而舞动,静谧地穿梭在深色的海,带有螺旋纹的尖角划开水流,它在和你交流吗?尖锐的兽瞳和你无光的瞳眸相撞,它或许是在和你交流,只不过你们频道不同。那么,它究竟想要告诉你什么。

越来越近,它就是向你而来,甚至是向你冲来。当你意识到这一点时,它已经带着破开的水流闯向你,那一瞬间你的双手形成水刃便向上迎。来吧,最好带着它那比剑长,比刀利的独角,最好和你厮杀一整晚,你早就受够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消磨,没有争斗,没有纷争,在这个荒芜且失去生机的深海,唯有战斗方可平息愤恨,水在这里是牢笼,在你的手里,现在水是利刃。

你奋力向前冲锋,在最好的距离间,你乘水而起,将每一份会阻碍你的水流化为增压,你挥刃而出。

“嗡——”

只余宁静。

你猛然睁开眼,用尽全身的气力在呼吸,空气被你的呼吸快速挤压又再次排出,你捂着额头喘息到肺管、喉管都在发疼,但是你大笑起来,笑得畅快而淋漓,紧握的双手还残留着那断裂鲸角的触感。实在爽快,这种爽快让你期望找到一个人可以尽快分享。

于是,你听到了房门被敲响。那是钟离。

他没有问,你也没有解释,你就猛地向他砸去,两人差点被你冲倒,幸好潜艇只有狭窄的走廊,你双手一手卸下一部分力,没让钟离磕到墙上。你的下巴垫在他的肩膀,埋首蹭了一会便停下来呼吸着他颈窝的气息,你说,我好高兴啊。

他没说话,只是伸手给你理顺了蹭乱的发丝。

06
“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他好像要碎了。”你问摩拉克斯。

确实是这种感受,钟离最近很少说话,倒不如说是,他在你面前的话少了许多,你看不见他说话的样子。他没有任何的改变,无论是笑容还是动作,然而你就是觉得他的精神气已经悄然流逝。

“正常,接近深渊是这样的。”摩拉克斯靠在窗边,这次他没有要求进来。“所以深渊倒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去哪里?”你问他,这个倒是一直很困惑,摩拉克斯一开始就说所谓深海之渊就是骗你的,那地方就叫深渊。“……”摩拉克斯罕见地没有立刻回答你的问题,你看着他,你觉得他将要融到海里。

你忽然很惶恐 你打开窗,想把摩拉克斯拉进怀里,如果能真实碰到,那你是不是还能证明他的存在。在摩拉克斯的教导下,你的元素力已经运用得相当好,不用摩拉克斯也可以自己打开窗,甚至不会弄湿自己的手臂。

你伸出手,但是这一次,你什么都没碰到,摩拉克斯的指尖像破碎的岩石,化成稀碎的沙砾,最后,化成水晶般的蝴蝶落在了你的指尖。

“你怎么好像一幅快哭了的样子啊,让我罪恶感滋生。”摩拉克斯再一挥手,指尖瞬时便恢复原来的模样,安然自得地坐到你的临时床铺上。“事实上,我不知道怎么跟你形容,毕竟那是只有你自己才能寻得的地方。”他总是这样,只会告诉你他想让你知道的,从来不会正面回答你的问题,于是你很快学习到如何快速地找茬。“话说你为什么不问钟离?怕他骗你吗?”

“那为什么胡桃说这是终点?如果是我自己能到达的地方,为什么是胡桃,我确定我和她不熟,还有魈,他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双手撑着床垫向他压紧,至冬人的天生体格优势让你完全笼罩住摩拉克斯,这种从高处审视这副容颜的感觉让你感到些许兴奋,似乎你无数次期望着这么做。

摩拉克斯单手拉上兜帽,然后你怀里就忽然一空,“问我做什么?不如问问你自己。”你习惯地耸耸肩,摩拉克斯一向不喜欢这种弱势的动作,任何让他不乐意的行为发生他都会像一只碰到黄瓜的猫一样远离,“如果不想让往生堂堂主送你便不要想,希望魈不会存在,他便会消失。其实你在这里无比自由,是你在禁锢自己。”他的瞳孔在抬眼的瞬间缩小,和梦里游鲸一般的兽瞳紧紧锁定你的身影。是你自己在禁锢你自己罢了——

什么?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到底什么是深渊——

达达利亚,你有没有见过一种叫作“托梦”的仙术。

07
这一天晚上,你遇到堂主和魈。

“钟离先生,你昨天一天都不在啊,我好寂寞啊。明明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次调来璃月的工作,结果你一直都不在。”达达利亚枕上钟离的大腿,躺实在后发出一声喟叹。

“吁–你这至冬来的执行官真讨厌。”胡桃猛然闯入钟离的员工房结果被两人悄悄咪咪的贴贴行为吓到,听到达达利亚这话便站直愤愤地反驳,“你当客卿跟你似的不敬业,我家客卿可是要跟着本堂主去干活的。去去去,不懂就别来骚扰。”
达达利亚侧身乐呵呵地说:“堂主不是埋人嘛,难道要钟离先生给你挖土吗?”
听到这样不敬的话,钟离皱了皱眉,屈指敲到他头上:“公子阁下不能这么说,生死乃是大事,并不是仅仅那几个步骤便算送人往生。”

“好先生,我错啦错啦,别敲我头嘛。可惜要是我的话,说不定随便就过个草席就烧了,愚人众向来不讲究这些。”达达利亚握住钟离的手摩挲将其捂热。“哼哼,不如预订往生堂服务,无论你到哪里,本堂主都给你找到送走,没有本店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要是想和对象一起,本店也有双人套餐,买一送一哦!实在不行,合棺本店也是支持的。”胡桃的桃花眼在听完达达利亚这番话后亮得如别在帽檐上的桃花那样艳丽,兴奋地便要给达达利亚拿单子签契约。

“欸,不如用我花到你家客卿身上的摩拉抵债吧!”

“那不行,本店拒不买客卿,我告诉你啊,要是画了押不付摩拉,我就找降魔大圣xinxinxin你,我们璃月人可是有靠山的!”

“那要是拿了摩拉没找到我怎么办?”

“你不相信本堂主吗?”

“堂主……莫要这般。”

……

眼前光色混沌,再一次眨眼,眼前的场景再次变换。

“钟离不和我切磋,摩拉克斯总可以吧,钟离先生,你不能这样,我马上就要离开了都不实现一下我小小的愿望吗?”达达利亚半个身子摊在钟离身上,企图将钟离手里的茶晃出茶盏,可惜钟离的手很稳,身子也很稳,可谓是固若金汤。“之前你还骗了我的,就不能是一点点补偿嘛?”

“不敬帝君!”站在两人身边的魈抱臂而立,努力压下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原本只是帝君例行想要给他送清心散,顺便尝尝言笑的新菜,结果这个一头橘毛的至冬人上来就对帝君动手动脚,甚至直呼帝君大名,简直目无尊卑。

不对,我可太了解他,他就是目无尊卑,你想。

钟离对付这个行为已经相当熟练,给魈一个安抚的眼神,告诉他这次来的不巧,言笑不在,只能回去解决口腹之欲,之前香菱送的杏仁豆腐若还喜欢便去璃月港尝,她还在等你的回复来改进。听完的魈只是摇摇头,说自己晚上再去看看,白天凡人还是太多,说罢便要离开,走前给了达达利亚一个凶狠的眼神,你要是再对帝君不敬,下次见面我必戳你。达达利亚满不在乎地挥手,行呗,下次比比谁戳死谁。

听完全程的钟离很无奈,拍拍达达利亚的手说阁下实在顽劣,总是这样挑衅人可怎么办。达达利亚哼哼地笑,只是用头去蹭他。

你静静地看完全程,看完了问题的答案。

你现在发现,你确实自由。

08
你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虚无。

没有潜艇,没有船长胡桃,没有时刻想要戳你的魈,没有钟离,没有摩拉克斯,没有鲸,没有深海。这一切都是什么?你不再往前走,哪里都是黑暗,哪里都是白茫,出发和停下并没有意义。连这片死寂都无法让你抓狂,只余宁静。

公子阁下,望你继续向前。
达达利亚,往前再走走。
阿贾克斯,别停下。

水再次翻涌而来,卷席到你的眼前,你闭上眼。然后被两双手扯进那漩涡,你再次睁开眼,看到钟离和摩拉克斯都站在你面前。没有水流沾到你身上,但是你看见他们身边的岩元素盾慢慢裂开了痕,阿贾克斯,醒过来好不好,你替我看看胡桃,看看魈,看看我从未谋面却存在心中那些属于你的至冬家人,代我看璃月再次从灰烬中苏醒,好不好?摇晃的视线里,两人的身影化作一人,渐渐在变作无人。

阿贾克斯,你要闯过这片深海,此程往后,我再也无法拉你起来。
我相信深海无法淹没,野兽无法撕碎,我始终为你的勇敢骄傲
我爱你。

在金色彻底消失时,你站在深渊中,看向站在中央的怪物,他也叫做–魔王武装。

你会杀了他。
你一定会杀了他。
你还答应钟离,要替他完成好多心愿。

你握紧手中的水刃,带着岩的守护,冲向中央。

09
你睁开眼。

凝结千里却寸寸皲裂的冰晶,燃烧而殆尽的烈火,云涌卷席后干涸的水流,盛放便化作枯萎的草植,仅仅闪烁一瞬的雷暴,呼啸末了寂寥的飓风,粉碎成尘沙的岩石,种种在脑海中瞬息而过。

你看见,那个披着白袍的鎏金色身影融化在空中,在飞舞的岩晶蝶里,你不再看见他,恍惚间,有一只岩晶蝶落到了你那存留着铠甲碎片的指尖。

深海是一场幻想
*第二人称

01
你想,你应该是睁开了眼。
在拥挤的水流里,你不再靠近那混着鎏金的深处。
有声音告诉你,该走了。

02
“哟,橘色头发的小哥!今年贵庚啊?往生堂业务了解一下?看你这样子也不着急往里面躺,但是没关系,预定业务晓不晓得?本店这个业务可以让你完全掌控死后的生活,没有我们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的!保准你感到棺至如归,要是有对象还可以享受买一送一服务噢,实在不行合棺也不是不行。怎么样?心不心动?”黑色的双马尾在视线前摆动,连珠炮一样的话语让你头晕。

你迷迷糊糊睁开眼,努力让视线聚焦,“堂主······?”

“欸!”那双带着梅花的双眸笑眯了眼,伸手抻着旁边人的衣袍乐地蹦跳,“钟离,你看这小哥多有眼光,眼睛都还没睁开就知道我是堂主!”小姑娘绕着那人转了一圈,抚平了那被揪乱的衣裳,末了双手叉腰站在你所躺的床边,神气地继续说:“哼哼,没错!在下便是往生堂第七十七代堂主胡桃啦,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本堂主再告诉一个秘密,这艘船!也是本堂主的!”

钟离颇为无奈地看着你,将手上拿得稳稳当当的水杯放到你身边,甩着双马尾的小姑娘乐呵呵地闲步到方向舵前,细细簌簌地拆开糖纸,把糖往嘴里一丢,含糊着吩咐钟离给你解释躺在这里的前因后果。

总之,根据钟离的介绍,他无意间看到你飘在海里,看起来一幅没一会儿就无法自主了解往生堂业务的样子,看着是着实可怜,于是顺手给捞了回来,发现你这小伙身体似乎确实不错,躺一会自己便睁了眼。胡堂主表示生意又没一单,颇为失望,但是没关系,在这艘船上的人,都将成为她的客户。你觉得这话确实有道理,但是就是怪异,有槽无处吐的难受在看到胡桃危险的嘴角后,你决定伸手摸摸温柔又体贴的钟离先生的手,虽然只能摸手套。

欸,巴适——

胡桃看见你那有处安放的手“啧啧”几声,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算啦,上了我的船,就要跟着我走!终点站:深海之渊!”

03
其实你明白,自己应该警惕。你没有记忆,身边没有熟人,没有来处,更没有归途,什么也不知道的感觉让你烦躁,你是谁?为什么会落入这片海?会不会有重要的事情要完成?

无所事事,悠闲散漫,昏昏沉沉。

在这艘潜艇中,目及之处皆是深海。不,你甚至不知道,这是否是真的深海。窗外只有一片黑暗,那是他们告诉你,这里是深海,拥有无尽空虚的深海。

“很难受吗?”钟离的声音在你耳边轻响,你在还没侧头看他的时候就可以想象到他坐下后会整理好那镶嵌龙鳞的衣摆,以免这衣摆太长让你不小心压住导致自己无法起身,套着手套的手会抬起梳理好鬓边的碎发,做完这些的他会微侧过头专注地看着你,那是一种很放松的姿态。你走神地想着,那么他有没有感受到你的杀意?他为什么会那么亲昵?没有答案。但是你需要答案。

“已然过了好些时候,本该不会难受的,莫不是饿了?”钟离鎏金色的眼眸投在你脸上,那是一种带着探究不过没有恶意的打量,端丽的美人向你投来视线,你本该很幸福,尤其是这个美人的各处都在你的取向上时。然而这个环境实在是让人难以升起任何旖旎的想法,你只能敷衍地回答自己确实是有些饿了,然后你看到钟离弯弯眼睛,好像眼下的飞红都跟着一起莞尔,他说,那就好,此番就是来叫阁下去吃饭的。你忽然有点愧疚自己无端的恶意。

钟离吃饭的模样也很端正,每一次执筷与落筷都是视觉的享受,虽然这样,但是他吃饭的速度倒是不慢。当然,还是比你风卷残云般的吃饭进度要慢些。“小哥,看不出来啊,作为一个毛子,用筷子的本事倒是不差,吃饭这么快。”胡桃咬这筷尖含糊地抱怨,“我想吃的菜都快被你吃完了,真讨厌。”听到这段话,你“哎呀”一声,“那没办法了,胡堂主,我速度就是快点,招人讨厌也没办法的事,我就是招人讨厌。”胡桃冲你吐了吐舌头,拉长音说道:“别,我可不敢讨厌你,讨厌你的话,某人会不高兴的。”钟离叹出口气,无奈地回了句:“堂主莫要这般。”

钟离起身便要送你去潜艇里收拾出来的空房,后面跟着胡桃拉长调子的“你看吧–”,他似乎并不否认,但是也没有承认。在这条长廊里,你不断打量着周围,希望记住这潜艇的大致路线。你突然听到钟离对着一个房间叫了声“魈”,过了一会,传来一声回应,那大概就是他要叫的人,钟离抱歉地看你,给你解释这个房间里是另一位小友,叫做魈,平时不爱说话,更不爱出门。你说没事,心里想着这小子总不可能一直这样,估计就是知道我来了才不出门的。

到了房间,钟离摆摆手说自己待会儿还有要务,如若有其他需要便沿着来时的路去找他便好。你说,无所谓,都到这里了,也没有啥要求了。他想想觉得也是,便挥手准备离开。在这时候,他回头凝视着你,剔透的眼眸里倒映出你的瞳色,他说:“不要相信海里的任何事物。”你的注意力不在这句话上,你只觉得鎏金里的海蓝也有了光,所以你调笑道:“哪怕是你?”

“是的,哪怕是我。”

04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肯定知道什么。
他必定在隐瞒些什么。

那杀了他好不好?把他杀掉最好,或者劫持也行,你想。他太敏锐,他如黄金般流动的眼眸之下似乎没有能够瞒过的事,他身上有无尽的秘密和真相,最重要的是,你的潜意识告诉你,你不能杀他。你爱他。荒谬,可笑,仅仅认识几天,是因为脸吗?还是雏鸟情节?你不会承认的,你下定决心要杀他。

“收收你的杀意”,一阵敲击玻璃的声音将你从臆想里拉扯出来,“熏到我了。”
你急切地走到那扇窗边,看到近几日神出鬼没的人,“你这么现在出现,马上到饭点,他会进来!”
“你不是想杀了他?”白色的兜帽被周围的风吹得飞舞,他坐在窗沿调侃地看着你,鎏金的眼眸在他这里变得更为生动。“达达利亚,我倒是希望你能去到深渊。不只是我,他也一样。”
你呼出口气,触碰了水的手撩起额前的碎发,给自己利落地梳了个背头。

看着被自己放进来的摩拉克斯,你冷静了些许。这个在第一天夜晚就坐在你窗沿的人,自称摩拉克斯,就常理而言,你不应该对他有任何的反应,哪怕他长了一张钟离的脸,但能够坐在潜艇的窗边,这绝对不是正常人。可是他叫你达达利亚,这一声一出来,你动作比什么都快。

在你打开窗后,你以为会被水淹没在这里,然而除了伸出去抓住摩拉克斯的手外,再没有水接触到你,他观察着你反应,笑着看到了他所期待的愣神,“是不是很神奇?这是元素力的作用,我带你看看其他好东西好不好?达达利亚。”

他的脚尖落到地面时,你眼前的景色便换了一种模样,你该用什么形容这一切?
尘沙般地金粒被蓝色的撕扯卷成漩涡,红色的鱼群顺着漫天的蓝游动,交融成幽深的紫,艳丽而神秘,这一切就像落入黑暗的琉璃,于金色阳光从缝隙里偷渡而来之时,争相恐后地举行了一场荒诞不经的舞会,它珍贵且吝啬,只给了琉璃那么一场机会,与色彩,与光,相遇的机会。

“呼–这里与大地的交流太少了,我的元素力不够,就给你看这一会。”摩拉克斯捧着你的脸,他所有的呼吸都在和你交织,他眼底的光映到你的眼眸,“听我讲完你的故事,我用元素力的使用方法和你交换好不好?正好你是水元素力的使用者,一定比我厉害。”

你红着脸说好。

摩拉克斯说,你叫达达利亚,从提瓦特大陆而来,是至冬的一个小镇子里拥有美好家庭的小伙子,有家里有5、6孩子,父母健在,还是至冬女皇麾下的第十一席执行官,但是和同事关系一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了钟离,还有伙伴旅行者,是一个热爱挑战自己的年轻人,拥有赤忱的心。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在等你。

那你呢?你又是谁?你在那一天没问出来,但是你再也没有机会问出这些问题。

那天,你问的是,那钟离有没有元素力?

他有,他的元素力用来保护这艘经历这挤压的船。

“叩叩”敲门声响起,钟离已经站在门外了。你看见摩拉克斯挑起眉毛,好像在抱怨,怎么这么快,话都没有说几句。他摆摆手,用口型说好吧好吧,行动力很快地离开了,你觉得很遗憾,今天什么都没有聊,虽然自己倒是学得差不多了。你没有任何预兆地打开门,钟离显然是被你这突然贴近的脸吓到,猛然退了好几步。但还好,你倒是反应很快地捞住了钟离的腰将他扶稳。

然后你被他身后的魈吓了一跳,“你干嘛?”
“倒不如说,你在干嘛。”魈黑着脸,恨不得给他戳出一个豁口,不过这小子每天看到他都是这一幅样子,你也倒是习惯了。“啧,扶一下钟离的腰而已,搞什么,又没有干其他事情。”你永远知道怎么惹怒魈。“就此消失!”“大圣加油!戳死那个登徒浪子!”这时候,钟离总会抱手看着你们闹做一团,笑得很轻松,看到这样的他,你也会觉得无所谓了,反正这小子被你按住头就打不到你。

但是,你发现钟离最近的身影越发黯淡。

05
那天晚上,你梦到一头在深海漫游的独角鲸。

危险而壮丽,海蓝的身体随着水流而舞动,静谧地穿梭在深色的海,带有螺旋纹的尖角划开水流,它在和你交流吗?尖锐的兽瞳和你无光的瞳眸相撞,它或许是在和你交流,只不过你们频道不同。那么,它究竟想要告诉你什么。

越来越近,它就是向你而来,甚至是向你冲来。当你意识到这一点时,它已经带着破开的水流闯向你,那一瞬间你的双手形成水刃便向上迎。来吧,最好带着它那比剑长,比刀利的独角,最好和你厮杀一整晚,你早就受够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消磨,没有争斗,没有纷争,在这个荒芜且失去生机的深海,唯有战斗方可平息愤恨,水在这里是牢笼,在你的手里,现在水是利刃。

你奋力向前冲锋,在最好的距离间,你乘水而起,将每一份会阻碍你的水流化为增压,你挥刃而出。

“嗡——”

只余宁静。

你猛然睁开眼,用尽全身的气力在呼吸,空气被你的呼吸快速挤压又再次排出,你捂着额头喘息到肺管、喉管都在发疼,但是你大笑起来,笑得畅快而淋漓,紧握的双手还残留着那断裂鲸角的触感。实在爽快,这种爽快让你期望找到一个人可以尽快分享。

于是,你听到了房门被敲响。那是钟离。

他没有问,你也没有解释,你就猛地向他砸去,两人差点被你冲倒,幸好潜艇只有狭窄的走廊,你双手一手卸下一部分力,没让钟离磕到墙上。你的下巴垫在他的肩膀,埋首蹭了一会便停下来呼吸着他颈窝的气息,你说,我好高兴啊。

他没说话,只是伸手给你理顺了蹭乱的发丝。

06
“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他好像要碎了。”你问摩拉克斯。

确实是这种感受,钟离最近很少说话,倒不如说是,他在你面前的话少了许多,你看不见他说话的样子。他没有任何的改变,无论是笑容还是动作,然而你就是觉得他的精神气已经悄然流逝。

“正常,接近深渊是这样的。”摩拉克斯靠在窗边,这次他没有要求进来。“所以深渊倒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去哪里?”你问他,这个倒是一直很困惑,摩拉克斯一开始就说所谓深海之渊就是骗你的,那地方就叫深渊。“……”摩拉克斯罕见地没有立刻回答你的问题,你看着他,你觉得他将要融到海里。

你忽然很惶恐 你打开窗,想把摩拉克斯拉进怀里,如果能真实碰到,那你是不是还能证明他的存在。在摩拉克斯的教导下,你的元素力已经运用得相当好,不用摩拉克斯也可以自己打开窗,甚至不会弄湿自己的手臂。

你伸出手,但是这一次,你什么都没碰到,摩拉克斯的指尖像破碎的岩石,化成稀碎的沙砾,最后,化成水晶般的蝴蝶落在了你的指尖。

“你怎么好像一幅快哭了的样子啊,让我罪恶感滋生。”摩拉克斯再一挥手,指尖瞬时便恢复原来的模样,安然自得地坐到你的临时床铺上。“事实上,我不知道怎么跟你形容,毕竟那是只有你自己才能寻得的地方。”他总是这样,只会告诉你他想让你知道的,从来不会正面回答你的问题,于是你很快学习到如何快速地找茬。“话说你为什么不问钟离?怕他骗你吗?”

“那为什么胡桃说这是终点?如果是我自己能到达的地方,为什么是胡桃,我确定我和她不熟,还有魈,他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双手撑着床垫向他压紧,至冬人的天生体格优势让你完全笼罩住摩拉克斯,这种从高处审视这副容颜的感觉让你感到些许兴奋,似乎你无数次期望着这么做。

摩拉克斯单手拉上兜帽,然后你怀里就忽然一空,“问我做什么?不如问问你自己。”你习惯地耸耸肩,摩拉克斯一向不喜欢这种弱势的动作,任何让他不乐意的行为发生他都会像一只碰到黄瓜的猫一样远离,“如果不想让往生堂堂主送你便不要想,希望魈不会存在,他便会消失。其实你在这里无比自由,是你在禁锢自己。”他的瞳孔在抬眼的瞬间缩小,和梦里游鲸一般的兽瞳紧紧锁定你的身影。是你自己在禁锢你自己罢了——

什么?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到底什么是深渊——

达达利亚,你有没有见过一种叫作“托梦”的仙术。

07
这一天晚上,你遇到堂主和魈。

“钟离先生,你昨天一天都不在啊,我好寂寞啊。明明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次调来璃月的工作,结果你一直都不在。”达达利亚枕上钟离的大腿,躺实在后发出一声喟叹。

“吁–你这至冬来的执行官真讨厌。”胡桃猛然闯入钟离的员工房结果被两人悄悄咪咪的贴贴行为吓到,听到达达利亚这话便站直愤愤地反驳,“你当客卿跟你似的不敬业,我家客卿可是要跟着本堂主去干活的。去去去,不懂就别来骚扰。”
达达利亚侧身乐呵呵地说:“堂主不是埋人嘛,难道要钟离先生给你挖土吗?”
听到这样不敬的话,钟离皱了皱眉,屈指敲到他头上:“公子阁下不能这么说,生死乃是大事,并不是仅仅那几个步骤便算送人往生。”

“好先生,我错啦错啦,别敲我头嘛。可惜要是我的话,说不定随便就过个草席就烧了,愚人众向来不讲究这些。”达达利亚握住钟离的手摩挲将其捂热。“哼哼,不如预订往生堂服务,无论你到哪里,本堂主都给你找到送走,没有本店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要是想和对象一起,本店也有双人套餐,买一送一哦!实在不行,合棺本店也是支持的。”胡桃的桃花眼在听完达达利亚这番话后亮得如别在帽檐上的桃花那样艳丽,兴奋地便要给达达利亚拿单子签契约。

“欸,不如用我花到你家客卿身上的摩拉抵债吧!”

“那不行,本店拒不买客卿,我告诉你啊,要是画了押不付摩拉,我就找降魔大圣xinxinxin你,我们璃月人可是有靠山的!”

“那要是拿了摩拉没找到我怎么办?”

“你不相信本堂主吗?”

“堂主……莫要这般。”

……

眼前光色混沌,再一次眨眼,眼前的场景再次变换。

“钟离不和我切磋,摩拉克斯总可以吧,钟离先生,你不能这样,我马上就要离开了都不实现一下我小小的愿望吗?”达达利亚半个身子摊在钟离身上,企图将钟离手里的茶晃出茶盏,可惜钟离的手很稳,身子也很稳,可谓是固若金汤。“之前你还骗了我的,就不能是一点点补偿嘛?”

“不敬帝君!”站在两人身边的魈抱臂而立,努力压下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原本只是帝君例行想要给他送清心散,顺便尝尝言笑的新菜,结果这个一头橘毛的至冬人上来就对帝君动手动脚,甚至直呼帝君大名,简直目无尊卑。

不对,我可太了解他,他就是目无尊卑,你想。

钟离对付这个行为已经相当熟练,给魈一个安抚的眼神,告诉他这次来的不巧,言笑不在,只能回去解决口腹之欲,之前香菱送的杏仁豆腐若还喜欢便去璃月港尝,她还在等你的回复来改进。听完的魈只是摇摇头,说自己晚上再去看看,白天凡人还是太多,说罢便要离开,走前给了达达利亚一个凶狠的眼神,你要是再对帝君不敬,下次见面我必戳你。达达利亚满不在乎地挥手,行呗,下次比比谁戳死谁。

听完全程的钟离很无奈,拍拍达达利亚的手说阁下实在顽劣,总是这样挑衅人可怎么办。达达利亚哼哼地笑,只是用头去蹭他。

你静静地看完全程,看完了问题的答案。

你现在发现,你确实自由。

08
你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虚无。

没有潜艇,没有船长胡桃,没有时刻想要戳你的魈,没有钟离,没有摩拉克斯,没有鲸,没有深海。这一切都是什么?你不再往前走,哪里都是黑暗,哪里都是白茫,出发和停下并没有意义。连这片死寂都无法让你抓狂,只余宁静。

公子阁下,望你继续向前。
达达利亚,往前再走走。
阿贾克斯,别停下。

水再次翻涌而来,卷席到你的眼前,你闭上眼。然后被两双手扯进那漩涡,你再次睁开眼,看到钟离和摩拉克斯都站在你面前。没有水流沾到你身上,但是你看见他们身边的岩元素盾慢慢裂开了痕,阿贾克斯,醒过来好不好,你替我看看胡桃,看看魈,看看我从未谋面却存在心中那些属于你的至冬家人,代我看璃月再次从灰烬中苏醒,好不好?摇晃的视线里,两人的身影化作一人,渐渐在变作无人。

阿贾克斯,你要闯过这片深海,此程往后,我再也无法拉你起来。
我相信深海无法淹没,野兽无法撕碎,我始终为你的勇敢骄傲
我爱你。

在金色彻底消失时,你站在深渊中,看向站在中央的怪物,他也叫做–魔王武装。

你会杀了他。
你一定会杀了他。
你还答应钟离,要替他完成好多心愿。

你握紧手中的水刃,带着岩的守护,冲向中央。

09
你睁开眼。

凝结千里却寸寸皲裂的冰晶,燃烧而殆尽的烈火,云涌卷席后干涸的水流,盛放便化作枯萎的草植,仅仅闪烁一瞬的雷暴,呼啸末了寂寥的飓风,粉碎成尘沙的岩石,种种在脑海中瞬息而过。

你看见,那个披着白袍的鎏金色身影融化在空中,在飞舞的岩晶蝶里,你不再看见他,恍惚间,有一只岩晶蝶落到了你那存留着铠甲碎片的指尖。

深海是一场幻想
*第二人称

01
你想,你应该是睁开了眼。
在拥挤的水流里,你不再靠近那混着鎏金的深处。
有声音告诉你,该走了。

02
“哟,橘色头发的小哥!今年贵庚啊?往生堂业务了解一下?看你这样子也不着急往里面躺,但是没关系,预定业务晓不晓得?本店这个业务可以让你完全掌控死后的生活,没有我们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的!保准你感到棺至如归,要是有对象还可以享受买一送一服务噢,实在不行合棺也不是不行。怎么样?心不心动?”黑色的双马尾在视线前摆动,连珠炮一样的话语让你头晕。

你迷迷糊糊睁开眼,努力让视线聚焦,“堂主······?”

“欸!”那双带着梅花的双眸笑眯了眼,伸手抻着旁边人的衣袍乐地蹦跳,“钟离,你看这小哥多有眼光,眼睛都还没睁开就知道我是堂主!”小姑娘绕着那人转了一圈,抚平了那被揪乱的衣裳,末了双手叉腰站在你所躺的床边,神气地继续说:“哼哼,没错!在下便是往生堂第七十七代堂主胡桃啦,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本堂主再告诉一个秘密,这艘船!也是本堂主的!”

钟离颇为无奈地看着你,将手上拿得稳稳当当的水杯放到你身边,甩着双马尾的小姑娘乐呵呵地闲步到方向舵前,细细簌簌地拆开糖纸,把糖往嘴里一丢,含糊着吩咐钟离给你解释躺在这里的前因后果。

总之,根据钟离的介绍,他无意间看到你飘在海里,看起来一幅没一会儿就无法自主了解往生堂业务的样子,看着是着实可怜,于是顺手给捞了回来,发现你这小伙身体似乎确实不错,躺一会自己便睁了眼。胡堂主表示生意又没一单,颇为失望,但是没关系,在这艘船上的人,都将成为她的客户。你觉得这话确实有道理,但是就是怪异,有槽无处吐的难受在看到胡桃危险的嘴角后,你决定伸手摸摸温柔又体贴的钟离先生的手,虽然只能摸手套。

欸,巴适——

胡桃看见你那有处安放的手“啧啧”几声,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算啦,上了我的船,就要跟着我走!终点站:深海之渊!”

03
其实你明白,自己应该警惕。你没有记忆,身边没有熟人,没有来处,更没有归途,什么也不知道的感觉让你烦躁,你是谁?为什么会落入这片海?会不会有重要的事情要完成?

无所事事,悠闲散漫,昏昏沉沉。

在这艘潜艇中,目及之处皆是深海。不,你甚至不知道,这是否是真的深海。窗外只有一片黑暗,那是他们告诉你,这里是深海,拥有无尽空虚的深海。

“很难受吗?”钟离的声音在你耳边轻响,你在还没侧头看他的时候就可以想象到他坐下后会整理好那镶嵌龙鳞的衣摆,以免这衣摆太长让你不小心压住导致自己无法起身,套着手套的手会抬起梳理好鬓边的碎发,做完这些的他会微侧过头专注地看着你,那是一种很放松的姿态。你走神地想着,那么他有没有感受到你的杀意?他为什么会那么亲昵?没有答案。但是你需要答案。

“已然过了好些时候,本该不会难受的,莫不是饿了?”钟离鎏金色的眼眸投在你脸上,那是一种带着探究不过没有恶意的打量,端丽的美人向你投来视线,你本该很幸福,尤其是这个美人的各处都在你的取向上时。然而这个环境实在是让人难以升起任何旖旎的想法,你只能敷衍地回答自己确实是有些饿了,然后你看到钟离弯弯眼睛,好像眼下的飞红都跟着一起莞尔,他说,那就好,此番就是来叫阁下去吃饭的。你忽然有点愧疚自己无端的恶意。

钟离吃饭的模样也很端正,每一次执筷与落筷都是视觉的享受,虽然这样,但是他吃饭的速度倒是不慢。当然,还是比你风卷残云般的吃饭进度要慢些。“小哥,看不出来啊,作为一个毛子,用筷子的本事倒是不差,吃饭这么快。”胡桃咬这筷尖含糊地抱怨,“我想吃的菜都快被你吃完了,真讨厌。”听到这段话,你“哎呀”一声,“那没办法了,胡堂主,我速度就是快点,招人讨厌也没办法的事,我就是招人讨厌。”胡桃冲你吐了吐舌头,拉长音说道:“别,我可不敢讨厌你,讨厌你的话,某人会不高兴的。”钟离叹出口气,无奈地回了句:“堂主莫要这般。”

钟离起身便要送你去潜艇里收拾出来的空房,后面跟着胡桃拉长调子的“你看吧–”,他似乎并不否认,但是也没有承认。在这条长廊里,你不断打量着周围,希望记住这潜艇的大致路线。你突然听到钟离对着一个房间叫了声“魈”,过了一会,传来一声回应,那大概就是他要叫的人,钟离抱歉地看你,给你解释这个房间里是另一位小友,叫做魈,平时不爱说话,更不爱出门。你说没事,心里想着这小子总不可能一直这样,估计就是知道我来了才不出门的。

到了房间,钟离摆摆手说自己待会儿还有要务,如若有其他需要便沿着来时的路去找他便好。你说,无所谓,都到这里了,也没有啥要求了。他想想觉得也是,便挥手准备离开。在这时候,他回头凝视着你,剔透的眼眸里倒映出你的瞳色,他说:“不要相信海里的任何事物。”你的注意力不在这句话上,你只觉得鎏金里的海蓝也有了光,所以你调笑道:“哪怕是你?”

“是的,哪怕是我。”

04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肯定知道什么。
他必定在隐瞒些什么。

那杀了他好不好?把他杀掉最好,或者劫持也行,你想。他太敏锐,他如黄金般流动的眼眸之下似乎没有能够瞒过的事,他身上有无尽的秘密和真相,最重要的是,你的潜意识告诉你,你不能杀他。你爱他。荒谬,可笑,仅仅认识几天,是因为脸吗?还是雏鸟情节?你不会承认的,你下定决心要杀他。

“收收你的杀意”,一阵敲击玻璃的声音将你从臆想里拉扯出来,“熏到我了。”
你急切地走到那扇窗边,看到近几日神出鬼没的人,“你这么现在出现,马上到饭点,他会进来!”
“你不是想杀了他?”白色的兜帽被周围的风吹得飞舞,他坐在窗沿调侃地看着你,鎏金的眼眸在他这里变得更为生动。“达达利亚,我倒是希望你能去到深渊。不只是我,他也一样。”
你呼出口气,触碰了水的手撩起额前的碎发,给自己利落地梳了个背头。

看着被自己放进来的摩拉克斯,你冷静了些许。这个在第一天夜晚就坐在你窗沿的人,自称摩拉克斯,就常理而言,你不应该对他有任何的反应,哪怕他长了一张钟离的脸,但能够坐在潜艇的窗边,这绝对不是正常人。可是他叫你达达利亚,这一声一出来,你动作比什么都快。

在你打开窗后,你以为会被水淹没在这里,然而除了伸出去抓住摩拉克斯的手外,再没有水接触到你,他观察着你反应,笑着看到了他所期待的愣神,“是不是很神奇?这是元素力的作用,我带你看看其他好东西好不好?达达利亚。”

他的脚尖落到地面时,你眼前的景色便换了一种模样,你该用什么形容这一切?
尘沙般地金粒被蓝色的撕扯卷成漩涡,红色的鱼群顺着漫天的蓝游动,交融成幽深的紫,艳丽而神秘,这一切就像落入黑暗的琉璃,于金色阳光从缝隙里偷渡而来之时,争相恐后地举行了一场荒诞不经的舞会,它珍贵且吝啬,只给了琉璃那么一场机会,与色彩,与光,相遇的机会。

“呼–这里与大地的交流太少了,我的元素力不够,就给你看这一会。”摩拉克斯捧着你的脸,他所有的呼吸都在和你交织,他眼底的光映到你的眼眸,“听我讲完你的故事,我用元素力的使用方法和你交换好不好?正好你是水元素力的使用者,一定比我厉害。”

你红着脸说好。

摩拉克斯说,你叫达达利亚,从提瓦特大陆而来,是至冬的一个小镇子里拥有美好家庭的小伙子,有家里有5、6孩子,父母健在,还是至冬女皇麾下的第十一席执行官,但是和同事关系一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了钟离,还有伙伴旅行者,是一个热爱挑战自己的年轻人,拥有赤忱的心。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在等你。

那你呢?你又是谁?你在那一天没问出来,但是你再也没有机会问出这些问题。

那天,你问的是,那钟离有没有元素力?

他有,他的元素力用来保护这艘经历这挤压的船。

“叩叩”敲门声响起,钟离已经站在门外了。你看见摩拉克斯挑起眉毛,好像在抱怨,怎么这么快,话都没有说几句。他摆摆手,用口型说好吧好吧,行动力很快地离开了,你觉得很遗憾,今天什么都没有聊,虽然自己倒是学得差不多了。你没有任何预兆地打开门,钟离显然是被你这突然贴近的脸吓到,猛然退了好几步。但还好,你倒是反应很快地捞住了钟离的腰将他扶稳。

然后你被他身后的魈吓了一跳,“你干嘛?”
“倒不如说,你在干嘛。”魈黑着脸,恨不得给他戳出一个豁口,不过这小子每天看到他都是这一幅样子,你也倒是习惯了。“啧,扶一下钟离的腰而已,搞什么,又没有干其他事情。”你永远知道怎么惹怒魈。“就此消失!”“大圣加油!戳死那个登徒浪子!”这时候,钟离总会抱手看着你们闹做一团,笑得很轻松,看到这样的他,你也会觉得无所谓了,反正这小子被你按住头就打不到你。

但是,你发现钟离最近的身影越发黯淡。

05
那天晚上,你梦到一头在深海漫游的独角鲸。

危险而壮丽,海蓝的身体随着水流而舞动,静谧地穿梭在深色的海,带有螺旋纹的尖角划开水流,它在和你交流吗?尖锐的兽瞳和你无光的瞳眸相撞,它或许是在和你交流,只不过你们频道不同。那么,它究竟想要告诉你什么。

越来越近,它就是向你而来,甚至是向你冲来。当你意识到这一点时,它已经带着破开的水流闯向你,那一瞬间你的双手形成水刃便向上迎。来吧,最好带着它那比剑长,比刀利的独角,最好和你厮杀一整晚,你早就受够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消磨,没有争斗,没有纷争,在这个荒芜且失去生机的深海,唯有战斗方可平息愤恨,水在这里是牢笼,在你的手里,现在水是利刃。

你奋力向前冲锋,在最好的距离间,你乘水而起,将每一份会阻碍你的水流化为增压,你挥刃而出。

“嗡——”

只余宁静。

你猛然睁开眼,用尽全身的气力在呼吸,空气被你的呼吸快速挤压又再次排出,你捂着额头喘息到肺管、喉管都在发疼,但是你大笑起来,笑得畅快而淋漓,紧握的双手还残留着那断裂鲸角的触感。实在爽快,这种爽快让你期望找到一个人可以尽快分享。

于是,你听到了房门被敲响。那是钟离。

他没有问,你也没有解释,你就猛地向他砸去,两人差点被你冲倒,幸好潜艇只有狭窄的走廊,你双手一手卸下一部分力,没让钟离磕到墙上。你的下巴垫在他的肩膀,埋首蹭了一会便停下来呼吸着他颈窝的气息,你说,我好高兴啊。

他没说话,只是伸手给你理顺了蹭乱的发丝。

06
“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他好像要碎了。”你问摩拉克斯。

确实是这种感受,钟离最近很少说话,倒不如说是,他在你面前的话少了许多,你看不见他说话的样子。他没有任何的改变,无论是笑容还是动作,然而你就是觉得他的精神气已经悄然流逝。

“正常,接近深渊是这样的。”摩拉克斯靠在窗边,这次他没有要求进来。“所以深渊倒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去哪里?”你问他,这个倒是一直很困惑,摩拉克斯一开始就说所谓深海之渊就是骗你的,那地方就叫深渊。“……”摩拉克斯罕见地没有立刻回答你的问题,你看着他,你觉得他将要融到海里。

你忽然很惶恐 你打开窗,想把摩拉克斯拉进怀里,如果能真实碰到,那你是不是还能证明他的存在。在摩拉克斯的教导下,你的元素力已经运用得相当好,不用摩拉克斯也可以自己打开窗,甚至不会弄湿自己的手臂。

你伸出手,但是这一次,你什么都没碰到,摩拉克斯的指尖像破碎的岩石,化成稀碎的沙砾,最后,化成水晶般的蝴蝶落在了你的指尖。

“你怎么好像一幅快哭了的样子啊,让我罪恶感滋生。”摩拉克斯再一挥手,指尖瞬时便恢复原来的模样,安然自得地坐到你的临时床铺上。“事实上,我不知道怎么跟你形容,毕竟那是只有你自己才能寻得的地方。”他总是这样,只会告诉你他想让你知道的,从来不会正面回答你的问题,于是你很快学习到如何快速地找茬。“话说你为什么不问钟离?怕他骗你吗?”

“那为什么胡桃说这是终点?如果是我自己能到达的地方,为什么是胡桃,我确定我和她不熟,还有魈,他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双手撑着床垫向他压紧,至冬人的天生体格优势让你完全笼罩住摩拉克斯,这种从高处审视这副容颜的感觉让你感到些许兴奋,似乎你无数次期望着这么做。

摩拉克斯单手拉上兜帽,然后你怀里就忽然一空,“问我做什么?不如问问你自己。”你习惯地耸耸肩,摩拉克斯一向不喜欢这种弱势的动作,任何让他不乐意的行为发生他都会像一只碰到黄瓜的猫一样远离,“如果不想让往生堂堂主送你便不要想,希望魈不会存在,他便会消失。其实你在这里无比自由,是你在禁锢自己。”他的瞳孔在抬眼的瞬间缩小,和梦里游鲸一般的兽瞳紧紧锁定你的身影。是你自己在禁锢你自己罢了——

什么?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到底什么是深渊——

达达利亚,你有没有见过一种叫作“托梦”的仙术。

07
这一天晚上,你遇到堂主和魈。

“钟离先生,你昨天一天都不在啊,我好寂寞啊。明明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次调来璃月的工作,结果你一直都不在。”达达利亚枕上钟离的大腿,躺实在后发出一声喟叹。

“吁–你这至冬来的执行官真讨厌。”胡桃猛然闯入钟离的员工房结果被两人悄悄咪咪的贴贴行为吓到,听到达达利亚这话便站直愤愤地反驳,“你当客卿跟你似的不敬业,我家客卿可是要跟着本堂主去干活的。去去去,不懂就别来骚扰。”
达达利亚侧身乐呵呵地说:“堂主不是埋人嘛,难道要钟离先生给你挖土吗?”
听到这样不敬的话,钟离皱了皱眉,屈指敲到他头上:“公子阁下不能这么说,生死乃是大事,并不是仅仅那几个步骤便算送人往生。”

“好先生,我错啦错啦,别敲我头嘛。可惜要是我的话,说不定随便就过个草席就烧了,愚人众向来不讲究这些。”达达利亚握住钟离的手摩挲将其捂热。“哼哼,不如预订往生堂服务,无论你到哪里,本堂主都给你找到送走,没有本店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要是想和对象一起,本店也有双人套餐,买一送一哦!实在不行,合棺本店也是支持的。”胡桃的桃花眼在听完达达利亚这番话后亮得如别在帽檐上的桃花那样艳丽,兴奋地便要给达达利亚拿单子签契约。

“欸,不如用我花到你家客卿身上的摩拉抵债吧!”

“那不行,本店拒不买客卿,我告诉你啊,要是画了押不付摩拉,我就找降魔大圣xinxinxin你,我们璃月人可是有靠山的!”

“那要是拿了摩拉没找到我怎么办?”

“你不相信本堂主吗?”

“堂主……莫要这般。”

……

眼前光色混沌,再一次眨眼,眼前的场景再次变换。

“钟离不和我切磋,摩拉克斯总可以吧,钟离先生,你不能这样,我马上就要离开了都不实现一下我小小的愿望吗?”达达利亚半个身子摊在钟离身上,企图将钟离手里的茶晃出茶盏,可惜钟离的手很稳,身子也很稳,可谓是固若金汤。“之前你还骗了我的,就不能是一点点补偿嘛?”

“不敬帝君!”站在两人身边的魈抱臂而立,努力压下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原本只是帝君例行想要给他送清心散,顺便尝尝言笑的新菜,结果这个一头橘毛的至冬人上来就对帝君动手动脚,甚至直呼帝君大名,简直目无尊卑。

不对,我可太了解他,他就是目无尊卑,你想。

钟离对付这个行为已经相当熟练,给魈一个安抚的眼神,告诉他这次来的不巧,言笑不在,只能回去解决口腹之欲,之前香菱送的杏仁豆腐若还喜欢便去璃月港尝,她还在等你的回复来改进。听完的魈只是摇摇头,说自己晚上再去看看,白天凡人还是太多,说罢便要离开,走前给了达达利亚一个凶狠的眼神,你要是再对帝君不敬,下次见面我必戳你。达达利亚满不在乎地挥手,行呗,下次比比谁戳死谁。

听完全程的钟离很无奈,拍拍达达利亚的手说阁下实在顽劣,总是这样挑衅人可怎么办。达达利亚哼哼地笑,只是用头去蹭他。

你静静地看完全程,看完了问题的答案。

你现在发现,你确实自由。

08
你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虚无。

没有潜艇,没有船长胡桃,没有时刻想要戳你的魈,没有钟离,没有摩拉克斯,没有鲸,没有深海。这一切都是什么?你不再往前走,哪里都是黑暗,哪里都是白茫,出发和停下并没有意义。连这片死寂都无法让你抓狂,只余宁静。

公子阁下,望你继续向前。
达达利亚,往前再走走。
阿贾克斯,别停下。

水再次翻涌而来,卷席到你的眼前,你闭上眼。然后被两双手扯进那漩涡,你再次睁开眼,看到钟离和摩拉克斯都站在你面前。没有水流沾到你身上,但是你看见他们身边的岩元素盾慢慢裂开了痕,阿贾克斯,醒过来好不好,你替我看看胡桃,看看魈,看看我从未谋面却存在心中那些属于你的至冬家人,代我看璃月再次从灰烬中苏醒,好不好?摇晃的视线里,两人的身影化作一人,渐渐在变作无人。

阿贾克斯,你要闯过这片深海,此程往后,我再也无法拉你起来。
我相信深海无法淹没,野兽无法撕碎,我始终为你的勇敢骄傲
我爱你。

在金色彻底消失时,你站在深渊中,看向站在中央的怪物,他也叫做–魔王武装。

你会杀了他。
你一定会杀了他。
你还答应钟离,要替他完成好多心愿。

你握紧手中的水刃,带着岩的守护,冲向中央。

09
你睁开眼。

凝结千里却寸寸皲裂的冰晶,燃烧而殆尽的烈火,云涌卷席后干涸的水流,盛放便化作枯萎的草植,仅仅闪烁一瞬的雷暴,呼啸末了寂寥的飓风,粉碎成尘沙的岩石,种种在脑海中瞬息而过。

你看见,那个披着白袍的鎏金色身影融化在空中,在飞舞的岩晶蝶里,你不再看见他,恍惚间,有一只岩晶蝶落到了你那存留着铠甲碎片的指尖。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