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里的一小时挑战,主题为【谎言】

“天生没办法诚实的蜥蜴,虽然会想把白肚子朝上翻,至死还是必须藏住要给爱人的眼泪。”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种话念叨上许多遍的话连我自己都会相信。相信我是一丝杂念都没有的爱着你。身体分泌的多巴胺能轻易的让人怀疑爱情,我是为了什么才爱着你?

身体飞驰着,脑海中浮现你对我讲过的字句,内心热潮翻涌,虽然很不合事宜,战斗时就应当全身心的投入享受,但这种机械式的战斗连一点的兴奋都无法唤起。况且现在你在离我两万之里的高天之上战斗,生死未知。

你是武神,我知道的,你不去没人有资格去,况且你多么的爱着璃月,不允许它毁灭,即使天平上的另一端放着自己也毫不在乎。

也许正是到了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我才能开始反省我对你的态度,我对你太残忍了吗?以至于你毫不在乎的将我留在璃月,清晨我醒来时看到你留在我身边的石珀,第一次委屈得要流下眼泪,即使我在你面前无数回的哭过,想让你心软,逼你答应我,眼泪在我这里作为一种只对你使用的锋利的武器,它刺伤你了吗?

我对你说:“好啊,反正先生从来没有爱过我,倒不如现在用身体多补偿我一点吧,不然这也太不公平了。”

“作为对等的筹码,我会把除了心以外的东西都交换给先生的。”

你那是露出一种好像花瓶被打碎一样的神情,我好难过,为了我的过错。所想非所言,明明已了然自己愿意输给你,内心也处在确认相关位置的液态温柔里,却要固化撞开你。

我用子弹一样的语言向你发起挑衅,你却不做反抗的照单全收,不说爱我,也不说不爱我,你沉到哪个没有言语的角落?

现在我能好清晰的意识到,不是怜悯或者同情,你爱我,无法质疑的爱我,只是我无法对你流下真正的眼泪,我宁愿降弱点送到你手上,渴望你咬穿颈部让真正不容半点虚假的血代替我诉说爱你。

在那短短半年让我们发展“爱情”的历史里,我是个“怪物”,这个怪物用他的手抚摸拥抱你,用他的嘴亲吻你,用他怪物的欲望热烈渴望着你的身体,然后承受你眼中毫无怪物阴影的完整爱慕与审美。*

“无可救药”这四个字包含我全部的苦难,这个判刑也将是我贯穿一生的重轭。*

只有这种时候,只有这时候,我才能在你听不见的角落里,小声又大声的一遍遍对自己说,我爱你,我爱你……

谎言,眼泪,没有真话,然而我爱你,这是无可救药。

*的部分来自《鳄鱼笔记》

4 个赞

谎言,亦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