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妄想

邮箱通知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让我回家!快让我回家!)怨念激动加打赌产物,大型ooc现场,快逃!
我流疯人院和精神疾病】钟情妄想字面理解(迫真)
多人格鸭×院长离

“开会。”魈站在钟离身边宣布会议开始,这才扯开椅子坐下。
他排序好病人编号,接着把视线投向其他医生。
甘雨快速反应过来,开口道:“大家应该都知道今天会议的要点,先逐个讲一下负责的病人近期状况吧。”
温迪摆摆手算是过了,他负责的病人问题都比较简单,不算棘手也并不是这次开会谈论的重点。
影顿了会儿,发觉温迪笑嘻嘻地的确没有开口的迹象这才接下去。
“八重她还算正常,没什么问题。”
“空,你那边呢?”
空摇摇头,无奈地回答:“荧。她还是那样,偶尔会模仿大家的话语,好像和大家在一起结伴旅行。”
“我暂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也许……就像她幻想中的那样,与我重逢,与天理抗衡,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会议室安静了一瞬,空的情绪变得低落,撇开脸没再开口。
“相信你们终将重逢。”钟离向在现实中默默陪伴着妹妹,试图拯救妹妹的旅人点头,送上自己的祝福。
“会的。”空的眼神重新坚定起来,“我会让她与我重逢,无论是幻境还是现实——我们终将重逢。”
“空,有需要可以喊我。”魈近期没有预约的咨询者,也乐意为院长看好的后辈帮忙。
“谢谢你,魈!”
“那么,行秋,你那边呢?”甘雨及时岔开话题。
唔,行秋趴在桌上无精打采。
“他总想着斩妖除魔,又怪异自己看不见邪祟,倒是钻着牛角尖了,不过最近居然好了许多,奇事奇事。”
“不妨试试为他寻找看不见的理由。”院长给出建议。
“啊!我想到了,我拿了以前写的小说给他看,里面有提到纯阳之体会使得邪祟避之千里。”行秋往手心一锤。
“那我这边解决了!”
……
谈论许久,重点病人也只剩下了一位——达达利亚。
一位被从至冬运来的新病人。
“多重人格分裂,伴随视幻觉,情绪不定,喜怒无常……”魈重新起身扮演着助理身份念完了新病人的病历。
“看来极具攻击性呢。”温迪评价到。
甘雨翻看着手上的复印件“幻觉是 ,认为自己有一位叫摩拉克斯的恋人。”
“——实际上并没有这个人存在。”
摩拉克斯啊。
钟离被牵扯着进入了回忆,他还记得橘色头发的少年扑向自己时的欢喜,眼睛里藏不住的爱意。
他也忘不了少年嘴里喊着的“摩拉克斯——”和端详自己面孔后瞳孔迸发的失望。
“摩拉克斯?不,你不是……”
太阳下欢快翻滚的鲸鱼一样的少年,不该如此——如此狼狈。
“这个病人……”魈意识到几乎所有医生手下都负责了病人,这家伙太过危险,不能让他到……
“由我来负责。”钟离拍拍魈的肩膀,将他带回座位。
“可是……”
“放心,这边交由我吧。顺便,你也该好好休息。”

“女士小姐,之前是谁在负责达达利亚病人?”钟离认为,在接手前理应了解病人的状况。
“公鸡。”女士心不在焉地回答。
“不过我们很忙,女皇陛下要把他送到你那去照顾,你就照顾好他便是,他也没那么容易死。”
“出现这种状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钟离继续询问。
“他本来就疯……呵,要说严重起来,那就是那位幻想恋人的出现吧。”电话另一头的女士慢慢吞吞地吐出那个名字。
“——摩拉克斯。”
“从那次任务回来,他就开始臆想出那么个恋人。”
“那么,依照女皇的命令,我会把任务书发给你。”

达达利亚,至冬【愚人众】黑帮执行官之一,代号【公子】,真名阿贾克斯。
在雪夜出任务后昏迷,醒来后开始出现视幻觉。
钟离抿了一口茶,皱起眉头。
——信息太少了。
【愚人众】的医生连达达利亚的人格有几个,性格如何的记录都没有——翻来覆去都在突出这个不存在的恋人。
自己必须亲自去见他一趟。

“你好,达达利亚先生。”钟离礼貌地向他点头。
“我想您应当不会介意我打开录音笔进行记录。”他轻轻地推开开关,把录音笔放在桌上。
比起遮遮掩掩被发现,面对情绪敏感的患者,公开布诚更好些吧,他这样想。
“先生,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分生。”达达利亚直勾勾的盯着钟离。
“达达利亚?”
“您瞧,您都不认识我了,先生!”
如果不是结尾二字被他磨碎了才漏出唇齿,都要以为他现在完完全全的正常。
不过这样也告诉钟离一个讯息,现在是另一个人格在说话。
“关于这件事,我很抱歉,最近比较忙碌,再加上受了伤,我可能确实失去了一些记忆。”
“如果您愿意,可以再告诉我您的名字吗,这次我会好好记住。”
‘达达利亚’似乎没再纠结忘记他名字这件事,反而被受伤二字吸去注意力。
“受伤!先生您没出什么问题吧!”
钟离敢肯定,如果不是被束缚着,‘达达利亚’已经冲到自己面前了。
“无碍,差不多调养好了,只是总感觉自己忘了些什么。”钟离仍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公子!我叫公子,先生一定要记住。”
公子吗?对照资料看来,似乎有些合理,比起达达利亚来,公子看起来更加坚韧,但同时瞳子也少了光泽。
“先生。”公子轻轻挣扎一番,想离钟离更近些。
“很难受吗?”
“先生,我感觉已经被勒出痕迹了。”
“我喊人来放松些。”
“等人来,我就要窒息身亡了。”
他们都知道这不可能。
门外,为了防止达达里亚突然暴起,守着许多人。
但那双如大海般深幽黯淡的眼睛,像是笃定了他不会那么干。
“唉。”
他知道,当他这么做时就是妥协。
钟离步履平稳地走向公子,稍微放松了束缚带。
“你果然还是爱我的,摩拉克斯。”
“有机会我们一定要打一架。”
“你刚刚说什么。”耳边的湿润还没散去,钟离被惊到,退开距离站直腰看着他。
只是公子没为他做出解释,整个人如同石化愣在原地。
切换人格了,钟离记录下来。
切换出来的人格茫然地四处观察,嘴里碎碎念着些什么,瞳孔猛然收缩,身体颤抖起来。
“摩拉克斯呢?摩拉克斯在哪里!”
“先生……摩拉克斯?先生为什么不来见我……他把我丢掉了吗?”
“您先冷静。”钟离试图稳定住他的情绪。
“你……摩拉克斯?”他似乎才看清钟离的脸。
“摩拉克斯?”钟离跟着重复。
“是我啊,阿贾克斯,你不认识我了吗!先生!”
又是新的人格,今天还算走运,钟离本来已经做好了一无所获的准备。
这个人格叫阿贾克斯啊。

7月21日记录
幻觉的出现是不定时的,他偶尔会有把我认成摩拉克斯的情况。

主人格:达达利亚
目前出现时间最长,情绪最稳定的人格。
第二人格:公子
有些偏激,有心机,有暴力倾向(对战斗的狂热
第三人格:阿贾克斯
比较其他人格性格更为柔弱,更像是被照顾的孩子。
从面谈猜测会有第四人格出现。

6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