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合奏一曲吗? 上

(把LOF的文搬过来给论坛添砖加瓦!)
现代pa

CP:小提琴器乐表演生+音乐区up主达达利亚×钢琴演奏家钟离

人物属于米哈游,爱情属于公钟,ooc属于我

ヾ(✿゚▽゚)ノ

预警:第一次尝试写公钟,如果有不适请谅解。如果可以接受的话,感谢!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傍晚,钟离结束了今天的钢琴练习。起身,把钢琴椅重新推回原位后的他准备给自己泡一壶好茶。

钟离走到茶几边烧水,看了看桌上被自己精心照料但还是有些凋谢的清心花,不禁陷入回忆。

钟离是五天前搬到这座高级公寓里的,这座公寓是璃月音乐大学附近最好的住所。有很多月音在校大学生不想住宿的都会选择这里合租,除了距离近一点,这里的隔音效果也不错,虽然偶然会传来依稀的乐声但至少不会出现多种乐器揉杂在一起的噪音。对于今天宣布退役钢琴表演一线的他来说这里是一个不错的放松环境。

说起为什么钟离会选择退役,他的粉丝有很多猜想。家中出现变故,出了车祸导致手部受伤无法支撑演奏,想进军民乐领域等等,正常的狗血的猜测都有。

但真正的原因只有钟离自己知道,那就是他觉得自己应该休息一下了。

身为演奏者,钟离可以说是完美的。钢琴上的黑白键在他高超技艺的弹动中奏出悠长悦耳的旋律。音乐界对钟离演奏有相当之高的评价:内敛而不失磅礴之势,漠然而不失优雅。就算是没有听过钟离演奏的人,在谈论起钟离的时候都会说一句,“摩拉克斯的演奏真是太完美了。”

对于这些评价钟离本人不予置评,他弹琴并不是为了得到这些评价,他一切演奏都是顺从本心。

一周前,钟离完成了一场长时间的演奏会后起身行礼。音乐大厅响起热烈的掌声,一些热情的粉丝们捧着玫瑰花束站到舞台边,虽然钟离从不收任何听众的礼物,但他们仍然期望着这位演奏者没准有那么一次可以接受。

钟离走到舞台边,忍着疲惫感换上职业微笑对着这些热情的听众们道谢。聚光灯的光线强烈到让钟离有些目眩,他看不清舞台之下抱着鲜花的人的脸。只能听见他们吵吵嚷嚷的欢呼声。

“摩拉克斯先生你太棒了!”

“摩拉克斯先生今天的演出也非常完美!”

“摩拉克斯先生总是那么完美,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摩拉克斯先生。。。”

“。。。”

“。。。”

钟离已经几乎听不清这些人在说什么了,连续三天的演奏让他的身体状况直线下滑。头痛耳鸣和现在嘈杂的声音让钟离感觉到不适。头晕目眩的感觉让钟离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站不住而倒下了。

好累。。。但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先生,辛苦了。”

突然一个声音清晰地传入钟离的耳朵,他的微笑在这一刻不留痕迹的僵了一瞬后马上又调整了回来。

钟离花了点时间找到了声音的来源,是一个捧着一束清心花的青年,白色淡雅的清心在艳丽的玫瑰花束中显得格格不入。

“先生,辛苦了,要注意休息啊。”

“老爹!你自己看看!39.8度了你,你是要成仙吗!”棕色头发的少女现在暴跳如雷,拿着一只体温计在病房里气得直跺脚。

“哈哈。。胡桃你冷静一下,不过摩拉克斯,你这次真的是做的有点过了。”来不及换下翠色礼服的男性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竖琴一边这样说道。

钟离躺在病床上,脸色泛白,但双颊不正常地泛红,呼吸比平常急促了些。他皱了皱眉,按压太阳穴试图缓解自己的头痛:“抱歉。胡桃,巴巴托斯。我本以为可以。。”

胡桃没等钟离说完,反驳道:“你可以什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老爹,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要那么勉强自己!我都不敢告诉魈哥,怕他直接从国外飞回来。要不是接到温迪叔的电话我都不知道你又接了演出。”

温迪拨弄了两下琴弦,确认音准无误后放下了竖琴。难得正色道:“摩拉克斯,这次我完全同意胡桃的说法,你自己数数这个月你都接了多少场了?”说着又失笑道:“你都不知道,你的这个小丫头知道这事后直接从月音百米冲刺到这里的那个样子。”

钟离也知道自己这次让养女和好友担心了,他无法反驳什么,只能又说了一句,“抱歉。”

胡桃被这两个字堵地有气发不出,温迪问声也只是无奈笑笑没说什么了。

“老爹,你之前的住处被个无脑粉找出来了,我给你找了个新住处,就在我学校附近,等你出院了就可以直接住了。”胡桃叹了口气,决定转移话题。

“嗯,我知道了,谢谢。”钟离扯出一个微笑着道谢。

胡桃拿自己的这个逞强老爹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嗐,行了行了,今天你够累了,我还是突然跑出来的现在得回去一趟。。。哎等一下,这束清心从哪里来的?”

温迪贼嘻嘻的笑道:“这可是老爷子收到的花哦~”

胡桃一脸难以置信:“老爹你居然收礼物了?!对方什么人,男的女的,好不好看?!”

不怪胡桃惊讶,钟离收礼物这件事情出现的概率不亚于太阳从西边出来,璃月不冻港结冰,蒙德酒产倒闭的概率。

面对胡桃的问题,钟离有些答不上来。舞台上的灯光让钟离无法看清对方的脸,虚弱的身体让他无法确认更多有关送花者的细节。

在脑海中,唯独剩下的,就是那句担心自己的话语,和那青年拥有的与白色清心相称的橙粽色头发。

回忆结束,钟离发现自己走神太久以至于热水差点扑出了烧水壶,暗道不好马上关闭了开关。有惊无险后钟离再次看向清心,微微翘起嘴角,轻柔地摸了摸柔软的花瓣。

就在这时,一段若有若无的旋律传入钟离的耳朵。据钟离的判断,这悠扬的乐声来自一把价格不菲的小提琴,而位置应该就是钟离琴房的正上方的那个房间。

演奏者拉响的旋律钟离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在钟离搬来的这几天里都可以听到。那乐声时而似雷电高亢,时而如流水柔缓。高超的技术技巧与演奏者的情感完美的组合在一起,每每都让钟离不由得静声聆听。

不过今天,楼上的演奏者似乎不是很在状态,出错频频,不是音错了就是速度失控。

钟离听了一阵心升奇怪,就凭这几天的乐声判断,这是一段自创曲,并且从初步定曲到最终成形就只花了三天。这足以证明这位楼上的邻居实在不应该犯这些低级错误。

嗯。。。难道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钟离这么想着。只听那旋律再一次因为失控而停下,钟离脑海里莫名地想象出了一个为演奏失误而懊恼的模糊身影。

既然如此,就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钟离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从新打开了琴盖,思索片刻便按照自己的理解弹奏出这几天听来的那段旋律。

有别于小提琴,在钢琴的演绎下这段旋律又多上了一份凝重雅致。不一会儿,楼上也再一次传来了小提琴声。

两种西方乐器的乐音相互交融,产生了美妙的化学反应。原本浮躁的小提琴在钢琴的帮助下稳定了下来,乐章的魅力被发挥地淋漓尽致。恬静时如小溪流水过浮石,高亢时似浪涛冲刷崖壁。

最后收拾音完成,这次的合奏落下了帷幕。不得不说这次的合奏非常成功,钟离如此想着,自己很少于他人合作,每个杰出的音乐表演者都会有自己的演奏风格。钟离一直独奏的原因就在于钟离的钢琴风格过于鲜明。硬要比喻的话就像是一块历经岁月洗刷打磨的岩石,不为任何事物所撼动。在次数不多的私下合奏中,钟离的琴音,无论是技巧还是情感表达,往往都会压过合作者。

但这一次大不一样。就钟离而言,这次合奏自己非常愉悦,完全沉浸在对方的表演之中,像是浸入了一片蔚蓝深邃的海。钢琴一开始出于引领的旋律慢慢地变为小提琴的调味品,辅助着对方达到更加完美的效果。

还是第一次,出现了敢于与岩石一较高下的巨浪啊。真是狂妄又厉害的演奏者呢,钟离笑道。不知道明晚会不会还有合奏的机会呢。

钟离不知道的是,此时他楼上的邻居正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和自我反省中。

达达利亚生无可恋地看着直播设备,覆盖了一整个屏幕的弹幕清一色都是一句话:

“鸭头,你变心了,你不要摩拉克斯了!”

。。。。。。待续。。。。。。

6 个赞

哦哦!!好像是B站上的那对楼上楼下音乐家,这个好棒!!

哇!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撞设定了!我的灵感来源是我小区天天用架子鼓和萨克斯打架的邻居哈哈哈。